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魂穿娘胎,被皇帝老子偷听了心声 > 第89章 陋中之陋
    龙麒的话,非常气,可三人听在耳中却是尴尬不已。

    贵登门,明言是为拜访恩师,的确应当请君入室,略尽地主之谊。

    可他们生活之地,均是非常简陋之草屋。

    眼前人,明显自带一身贵气,又怎肯屈降身份,迈入他们简陋至极的草屋之中。

    所以,从一开始,他们就有些难言开口。

    恩师飘子先生,最起码还小有名气。

    可他们三人,目前不过就是普通学子,自认有点学识,但也不敢妄自撑大。

    生活拮据,室内简陋,实在无颜开口相邀贵。

    他们也没有想到,这眼前少年,竟然会主动开口。

    三人略显谦卑,其中一人尴尬开口。

    “少年有请,陋室不染,还望贵担待。”

    “无妨,三位先生请。”

    在三人恭敬之下,龙麒踏入了草屋。

    进屋瞬间,龙麒就皱了皱眉,果然是陋室,而且还是陋中之陋,在这样的地方苦学,实属不易。

    草屋破洞不少,简易木床,简单书架,灰尘四起,只有几个简单木凳。

    三人也踏入了草屋之中,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破败草屋之中,竟无一处可容贵落座之地。

    龙麒浅吸一口气,主动来到一处木凳前,坐了上去。

    “三位先生请,三位先生既然是飘子先生的学生,那理应才学不浅,为何不参与科考?任仕途而证己身?”

    看到三人不自然无奈的神色,龙麒心底微微一笑。

    这个原因,龙麒有过听闻,只不过具体不太清楚。

    飘子先生有一规定,不准门下弟子参与科举应试,但却可以入朝为官。

    这样的规定,乍一听就想要发笑。

    不科举应试,朝廷怎么可能会给其官做?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微小到了极点。

    从这三人一瞬间的表情,龙麒就能发现,其实三人也是充满了无奈,心底深处,必定是想要参与科举应试。

    可尊师重道早已深入人心,他们又岂敢违背师命。

    三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眼神之中多了一些东西。

    “少年如此年龄,不该是朝廷中人,为何会有此一问?”

    “不瞒少年,恩师有命,我们自当遵守。”

    “少年来此?难道是想请恩师为官不成?”

    他们摸不准龙麒的情况,神色变得更加谦卑恭敬,内心深处,隐隐多了一丝幻想。

    龙麒先是点了点头,紧接着便轻微摇了摇头。

    请飘子先生做官?这基本无法实现,此人厌倦官场,又怎会轻易为官,断然不可能。

    如果有为官之心,就不会定下这样的规定,更不会断绝弟子们参与科考的迫切之心。

    不参与科考,对于他们来说,想要为官,那难如登天。

    至于这三人,如何说服了前世的兄长,他不清楚,但这三人后来的确很受兄长看重。

    “哦?飘子先生有命在先?为何不许你们参与应试科举?”

    三人露出一丝茫然与无奈,显然也不清楚具体情况。

    “恩师之命,自然有恩师的道理,我等属实不知。”

    龙麒点了点头,也不继续在这件事情上面纠结。

    “我确有请飘子先生出山的念头,但既然飘子先生已经云游四海,又有这般规定,自然不能强求。”

    “不过,我欲请三位为我府中谋士,助我一臂之力,他日若三位功劳不菲,我自当会重赏之。”

    这话一出,三人立刻惊的直接站了起来,眼神全部露出震撼之色,满眼都是不敢相信的神情。

    他们三人,现在属实不过就是籍籍无名之辈,何德何能,竟然有人会直接邀请他们成为谋士。

    这个年岁不大的少年,又是什么人?他又怎会说出这样惊骇的话语?

    三人惊骇之下,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然后才再次恭敬的看向龙麒。

    “敢问少年,您究竟是何人?为何会需要谋士?”

    龙麒听了微微一笑,缓缓站了起来。

    “我叫龙麒,是当今天子第五子,不日将出仕为官,三位若能助我,自当从此衣食无忧。”

    刷刷刷......

    三人全部惊骇的瞪大了眼睛,立刻赶忙朝着地上跪了下去,内心充满了不敢置信。

    “草民不知是皇子殿下,还望五殿下恕罪。”

    “草民等人,见过五殿下。”

    皇子身份,何等之尊,三人心中自然心知肚明。

    “三位先生快快请起,我目前还没有为官,无须跪我。”

    三人满脸惊骇的站了起来,神色变得比之前,还要更加的恭敬。

    龙麒从怀中取出了三锭银子,放在了三人的面前。

    “三位先生无须现在回应,可深思熟虑后在做决定。”

    “这里是纹银各五十两,若三位先生答应,便用做路上之盘缠,去京城找我。”

    “若三位先生不愿意出山,那就当我留给三位先生的见面礼,还请笑纳。”

    “当然,此事还需三位先生保密,泄露出去,那定然是对谁都没有好处。”

    龙麒话落,云淡风轻转身,朝着草屋外面走去。

    如果不是草屋多有破洞,他怕是根本立足不了多长时间,光那股味,就能让他呕吐不止。

    来到屋外,龙麒一瞬间就感觉好了很多。

    那银子拿出手的一瞬间,三人双眼立刻就放出了光芒。

    清贫的日子过久了,怕是这三人,早就有了想要改变的念头。

    他们三人,毕竟与他们的恩师飘子先生不同,又怎么可能会愿意,一直过着如此清贫简陋的生活。

    龙麒的脚步声,刚走出去了几步,便听到了身后传来的急切脚步之声。

    哒...哒...哒...

    这样的声音一响起,龙麒立刻明白,这件事情,他已经成功的办妥了。

    想他以皇子之身,亲自来此面见这三人,这是何等的造化,三人又岂能不懂珍惜。

    这比起三人的前世,必定是方便简单了太多。

    前世这三人,怕是经历了不少艰难,才能留在兄长身边。

    远的不说,以这三人如此清贫的模样,光踏入京城,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三人快速来到龙麒的身后,一脸恭敬的开了口。

    “承蒙五殿下器重,我等三人自当愿意为五殿下效劳,此事恩同再造,我等三人又岂敢不识抬举。”

    “日后我等三人,将永远追随在殿下身旁,为殿下鞍前马后出谋划策,还报殿下对草民三人的厚望。”

    “殿下在上,请受我等三人叩拜,以谢殿下之隆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