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魂穿娘胎,被皇帝老子偷听了心声 > 第50章 妙不可言
    龙麒门外的两个小丫鬟,在龙麒灭掉蜡烛之后,又安静的等了一会。

    可时间不长,她们便困倦的离开了这里。

    龙麒的门口,百川与百达两名影卫,依旧把守在那里。

    他们二人心里十分清楚,这龙麟必定还会有敲响铜盆的时候。

    果然,当他们看到那两名影卫起身之后,便立刻想到,那该死的敲盆之声又要响起了。

    此时的屋内,已经响起了龙麒轻微的鼾声,这点声音对于他们二人来说,自然是可以听的清楚。

    铛铛铛铛......铛铛铛铛......

    剧烈的响声,再次在小院之中响了起来。

    百川与百达听了直皱眉头,但却没有任何办法。

    屋内的龙麒,整个人依旧在沉睡之中,但他的眉头,却是正在逐渐的开始拧起。

    伴随着眉头拧到最大程度,龙麒的双眼睁开一条缝隙。

    四周一片漆黑,一阵阵极度吵闹的声音,不断的从外面传入他的屋中。

    他心中的怒火不断的向上攀升,内心之中恨不得当场可以将龙麟给掐死。

    时间不长,两名丫鬟再次点起了蜡烛。

    龙麒起身,直接下地,黑着脸朝着外面走去。

    他的步伐,一点也不稳健,走起路来,竟然像是一个游魂一样。

    他的整个脑壳,传出一阵阵剧烈的疼痛,一双眼睛,干涩到完全无法睁开的地步。

    整个胸腔之中,除了怒火之外,就是更加强大的怒火。

    啪!龙麒将门直接拉开。

    门外的两名影卫,看着龙麒如此模样,顿时就露出一丝不忍。

    此刻的龙麒,早已没有了以往的英气,一双眼睛,布满了恐怖的血丝。

    双眼眯着一条缝,明显还没有完全清醒。

    “百川,去演武场拿一根长棍来。”

    龙麒只说了一句,便朝着院落中走了下去。

    他并没有去到龙麟的面前,在院落正中站停了下来。

    太过干涩的双眼,龙麒只能是闭了起来。

    整个精神,完全就是处于一种极度朦胧的状态。

    夜风不断的吹着,刺骨的清凉让龙麒清醒了不少。

    但整个头,传出了炸裂一般的剧痛,龙麒咬着牙,强忍着全身各处传来的不适。

    铛铛铛铛......铛铛铛铛......

    敲击铜盆的声音,不断的响起。

    但这声音,明显是有着一定的规律,同样的大铜盆,但是敲击之后发出的声音明显不同。

    越是听的时长,龙麒竟然越是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原本剧烈的头痛,竟然淡淡的削弱了很多,他的体内,仿佛又再次涌现出了一股股的力量。

    龙麟同样眯着眼睛,瞧着不远处的龙麒。

    他本以为龙麒会上来直接揍他,但是明显并没有。

    这个哥哥虽然有那么一点讨厌,但其实人还并不是特别差劲。

    被他如此三番四次的折磨,竟然还能依旧保持一定的清醒。

    这细微的差别,不由使得龙麟想到了自己。

    当他被龙麒惊醒之后,整个人完全就处于失控的状态。

    当时的怒火,彻底淹没了一切,根本就没有一点的理智。

    在愤怒驱使之下,他开口便直接对龙麒破口大骂。

    此刻想起,这一点他与龙麒相比就明显不如对方。

    如果不是龙麒一开始就对他充满敌意,那一瞬间他想必也不至于愤怒到那般境地。

    如果他不开口怒骂与龙麒好言相谈,兴许也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发生。

    争一时之气,事后想想其实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

    这就好比突然跳出了一群疯狗,然后对你不断的骂骂咧咧。

    这个时候,如果你陷入愤怒与疯狗计较,那首先其实就落了下成。

    争赢了疯狗,你比狗强了一点,可这又能证明什么?

    要是争不赢疯狗,那更惨,连狗都不如,在外人看来,其实就是一场狗与狗较量的好戏。

    可如果你潇洒的转身离去,那人还是人,疯狗也其实还是疯狗。

    有些事情,视而不见远比斤斤计较要更好一些,谁是谁非旁观者自然清楚。

    龙麟本来的一点小得意,顷刻间化为了乌有。

    从他开始准备一切之时,就料定了龙麒必会服输,龙麒除了换地习武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

    赢了龙麒?又能怎么样呢?

    矛盾只会变得越来越深,兴许还会引起极大的仇恨。

    可此时骑虎难下,有些臭毛病想改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但龙麟已经记住了他自身的这个缺陷。

    铛铛铛铛......铛铛铛铛......

    听着这样的旋律,龙麟都有点想念大圣了,可惜,那样精彩的电视剧,他恐怕再也看不到了。

    时间不长,百川取回了一根长棍。

    龙麒接过长棍之后,眼神逐渐的眯在了一起。

    跟随着这激烈的敲打之声,龙麒逐渐跟着旋律挥动起了长棍。

    这一次的长棍,挥舞的十分有力,长棍每一次敲击地面,发出的巨响都震耳欲聋。

    龙麒的愤怒,全部转化成了他双手的力量,正在疯狂的发泄着。

    啪啪啪......

    棍音与敲击铜盆的声音重叠在一起,这样的响声混合之下,竟然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龙麒的这套棍法,龙麟已经看过一次。

    上一次并没有仔细观察,这次一看之下,顿觉十分精彩。

    那长棍上面的力道,的确是恐怖如斯,明显是有着一股股的暗劲,顺着长棍敲击在了地面。

    这旋律配舞不错,没有想到配武更是妙不可言。

    啪啪啪......

    情不自禁之下,龙麟挥手竟然直接鼓起了掌。

    他的掌声,明显就弱了很多,被这两种强大的声音,掩盖的弱不可闻。

    但龙麟相信,龙麒定然是能够察觉。

    美美的欣赏了一套棍法,龙麟看的心中直呼过瘾。

    摆了摆手,他制止了身后两王继续敲击的行为。

    伴随着声音的停止,龙麒一棍挥出,凶狠的砸在地面之上。

    啪!

    啪啪啪......

    龙麟在那棍声落下之后,鼓了鼓掌。

    这一套棍法打完,龙麒整个脸色都累得通红,他的口中喘着粗气,但身体却是强硬站的笔直。

    此时的困意已经荡然无存,但他的内心,不断的传出虚弱的感觉。

    对于这古怪的敲击之声,龙麒顿时就惦记在了心中。

    这玩意竟然如此神奇,使得他在练武之时仿佛有着使不完的劲。

    一旦那敲击之声停止,全身的疲惫瞬间就会接踵而来。

    如果未来习武能有这样的旋律协助,那他练武不是效果会变得更佳?

    龙麟望着龙麒,露出了一丝和善的笑容。

    “哥哥晚安,好好想想,你如果能换个地方早上习武,弟弟我就不在敲这铜盆。”

    话落转身,龙麟朝着屋中直接走去。

    龙麒望着扭头就走的龙麟,一咬牙开了口。

    “你敲击的这旋律,是叫什么曲子?”

    龙麟回头,露出一丝古怪之笑。

    “耍猴神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