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魂穿娘胎,被皇帝老子偷听了心声 > 第43章 习武之心
    龙麟看着眼前的影卫,感觉就像是看一个怪物。

    身怀绝世武功的大内侍卫,这简直就是强的有些离谱。

    不过,这些人越是强大,他就心里越是高兴。

    要是太弱了,来个凶猛的刺,那他怕是就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

    “你叫什么名字?”

    “属下百兽。”

    “呵...别,你这样的根本就不是百兽,简直就是鸟王。”

    六米高的院墙,瞬间就悄无声息的上去了,这家伙简直就跟长了翅膀一样。

    龙麟下地的时间还并不长,虽然与影卫一同吃饭,但基本就没有什么交流。

    饭桌上面常说话的人,也就他与那几名小丫鬟。

    砰!

    影卫听了龙麟的话后,非常果断的竟然直接跪倒在地。

    这突然的举动,顿时让龙麟有些不明所以。

    “你这是干嘛?”

    “属下鸟王参见殿下,感谢殿下赐名,鸟王日后一定对殿下唯命是从。”

    不难看出,此刻的影卫,脸色明显非常的激动。

    就像是龙麟随意的一句话,就使得这名影卫获得了巨大的好处。

    不就是一个名字吗?龙麟愣在了那里。

    鸟王?这个也能算得上是个名字?

    感觉跟他原本的百兽比起来,其实差距并没有多大。

    唯一的区别,好像就是这里面多了一个王字。

    难道,这影卫还以为叫个鸟王就能成王?

    他要不是皇帝,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效果,这绝对是无稽之谈。

    这点常识,想必这影卫心中也是非常的清楚。

    他说这影卫是鸟王,其实纯属笑谈,不过看鸟王这激动的样子,龙麟也就在心中默认了这件事情。

    只是龙麟还是很奇怪,不知道这鸟王在高兴什么,又为何非常果断的将这外号揽下。

    “行,你起来吧,以后你就叫鸟王。”

    鸟王起身,恭敬的站在一旁。

    龙麟瞬间敏锐的发现,另外一名影卫,明显脸色变了。

    “殿下,属下也希望殿下能够赐名。”

    龙麟一听,脑海之中疯狂的冒出了问号。

    ??????

    啥情况?他们这些影卫不是有名字吗?干嘛非要让他给赐下一个名字?

    “你也想要当一个王吗?”

    “哇!殿下,您真是太聪明了,属下也想,求殿下赐名。”

    呵......龙麟心中顿时就乐了。

    上下嘴皮动一动的事情,还有比这更简单的事?

    “行啊,你有什么拿手的本领,耍出来让殿下瞧瞧。”

    这名影卫立刻扭头看向了一旁的院墙。

    这细微的一幕,自然逃不过龙麟的眼睛。

    “跳墙的不算,他已经用过了,你换一个。”

    这名影卫一听,急得是抓耳挠腮,眼睛四处乱瞅。

    “殿下,这里没有什么可用之物,属下力大无穷,不知道该怎么展示给殿下观看。”

    力大无穷?龙麟顿时就笑了,这还不简单吗?

    “好办,你现在去那膳房,拿一颗生鸡蛋过来。”

    龙麟话音刚刚落下,这名影卫撒腿就离开了这里。

    那奔行离去的速度,简直就是一头脱缰的野马。

    这他娘的也太快了吧?火车估计都在后面撵不上。

    回头,龙麟看向了鸟王。

    “你刚才上墙的这个本领,是叫做武功吧?习武多久了?”

    “是的殿下,属下习武十五年整,从未间断。”

    十五年,就可以达到这样的水准,那不就是意味着,他只要勤奋苦练十五年,也能成为一个绝世高手?

    想想就莫名其妙的心动,他也想成为一个大侠。

    “鸟王,殿下我如果要达到你这样的武功,需要修炼多久?”

    鸟王上下瞅了瞅龙麟,立刻便微微的摇了摇头。

    “殿下,属下练武,从刚下地便已经开始,期间的练武过程,殿下恐怕完全无法承受。”

    龙麟挑了挑眉,心底还真是有些不服气。

    啥意思?是说殿下我就吃不了苦呗?殿下我要是狠起来,连自己都能打。

    “这个你无须考虑,殿下我能够吃苦。”

    龙麟说的坚定,但鸟王听了却是完全不信。

    别说是龙麟,就他们习武的过程,龙麒也完全扛不住。

    最关键的是,龙麟这副小身板,根本就不行。

    “殿下,即便您真的能吃苦,想要达到奴才这样的武功,恐怕终其一生也无法实现。”

    ???

    龙麟撅着嘴,啥意思?

    鸟王习武就能实现,轮到他就完全不行?

    “这是为何?那龙麒不也在习武?”

    “龙麒殿下的确是在习武,他的身体也略强于殿下你,但就算是他,终其一生也无法达到。”

    这话听了,龙麟就更加的迷糊了。

    啥意思?大家不都是一样的人?

    要论起特殊来,他好歹还是一个穿越者,不比这影卫要更加的特殊?

    凭啥他们就行?到了他跟龙麒这里,就完全不行?

    “那又是为何?难道龙麒也吃不了苦吗?”

    想到龙麒,鸟王那是打心眼佩服。

    养尊处优的皇子,能够有龙麒殿下那样意志的人,绝对是非常的罕见。

    “不,龙麒殿下很吃苦,他从三岁便开始习武,这两年基本没有中断。”

    “但他习武的过程,与奴才们完全不同,如果他能持之以恒全天习武,恐怕三十年后也能成为一位高手。”

    “可是龙麒殿下还要求学,所以三十年后,也许他可以有我们一半左右的武功。”

    鸟王的话,彻底使得龙麟愣在了当场。

    他还真不知道,这个龙麒竟然从三岁便已经开始习武。

    难怪,那长棍在龙麒的手中,竟然能够那般的威猛。

    龙麟相信,鸟王绝对没有骗他,这事情,鸟王也完全就没有骗他的必要。

    这两年,他自己基本都是在床上成长度过,对于龙麒,他还真是一点也不清楚。

    原本他以为,龙麒也与他一样,都是缩在屋中,现在才明白,这龙麒竟然已经练习了两年的武功。

    这事情,正常吗?

    一个三岁大的皇子,之前一直都跟随在奶妈的左右,养尊处优要啥有啥,他又怎么可能会跑去练武?

    这个年代,可与他前世所处的现代完全不同。

    在前世,可以通过电视了解一些东西,萌生练武之心还勉强能够理解。

    可这里条件落后,龙麒两年前为何会有习武的念头?

    说起习武,这可比求学要艰苦的多,对于一个三岁的孩子,除非被逼无奈,否则正常人断然不会跑去习武。

    即便是因为好奇想要模仿习武,可一旦受累也势必会直接放弃。

    这习武的事情,必定是龙麒自愿,他身边的影卫,断然是没有那个胆子强迫于他。

    莫不说坚持两年之久,就是几天恐怕都是匪夷所思。

    龙麒为什么要跑去习武?又为何能够坚持两年?

    从这鸟王的表情来看,就连这些大内高手,也对龙麒的表现是非常的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