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魂穿娘胎,被皇帝老子偷听了心声 > 第35章 为什么哭?
    奶妈正在叠着被子,龙麟就乖巧的站在那里。

    他的眼泪完全到了止不住的地步,整个眼角,像是彻底决了堤,两行晶莹的泪珠,挂满了整个小脸。

    龙麟的脑海之中,完全都是他前世母亲的身影。

    如果他能够回去,他一定可以舍弃这里的一切。

    龙麟的哭泣,完全没有一点声音,嘴角完全紧闭在一起,只有无声的泪滴。

    奶妈将被子叠好之后,转身的一瞬间,整个人瞬间惊呆在了当场。

    她面前的龙麟,完全哭成了一个泪人。

    两行热泪,彻底布满了他消瘦的整个脸颊。

    瘦弱的龙麟,竟然因为哭泣,全身都是轻微的颤抖着。

    这是怎么了?刚才还一切都好好的,怎么一下子龙麟竟然就伤心成了这副模样?

    奶妈吓坏了,赶忙将龙麟整个身躯揽入了自己怀中。

    “殿下...殿下,怎么突然就哭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奶妈不明白,看着小脸抽搐,不停落泪的龙麟,她一下子就心疼了。

    刚才在院落之中,与龙麒对峙还凶狠的像是要吃人,怎么一扭头就哭成了这副样子?

    难道?是因为她所说的那些话吗?

    “殿下...奶妈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啊,你别哭,奶妈以后都不再说你了,好好的不哭了,马上就能吃饭了。”

    奶妈一边开口,一边将龙麟眼角的眼泪用手温柔擦拭。

    可龙麟眼中的眼泪,明显就是完全控制不住。

    那一滴滴从眼眶中掉落的眼泪,就像是奔流的小河一般。

    奶妈彻底的陷入了慌乱之中。

    如果龙麟以前常常哭闹,那她定然是不会如此的大惊小怪。

    可自从她照顾龙麟开始,龙麟就从来没有落过一次泪。

    当初在皇后寝宫第一次抱着龙麟之时,龙麟虽然咿咿呀呀的乱叫,但眼角里面完全就没有一点泪滴。

    从她带着龙麟离开之后,龙麟的乱叫之声立刻便停了下来。

    自从那天开始,龙麟整天都是笑嘻嘻的模样,从来都是不哭不闹。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龙麟落泪,而这一哭,竟然就是如此的汹涌,完全就停不下来的模样。

    刚才龙麟战胜了龙麒,一直都是嬉笑的神情,就连跟随她进屋之时,脸颊的笑容依旧清晰可见。

    现在突然哭成了这副模样,那在奶妈看来,必定是因为她所说的那些话,才导致龙麟如此的伤心难过。

    可她的那些话,说的非常温柔,并没有一点点语气加重责怪的意思,怎么就让龙麟一下子哭了。

    龙麟的双臂,整个伸开环抱住了她,小脑袋完全靠着她,双眼的眼泪依旧不停的流着。

    龙麟从来不哭,这一哭,奶妈的心也顿时变得七上八下。

    通过眼泪的宣泄,龙麟的内心逐渐平复了一些。

    此刻的他,完全将奶妈当成了前世的妈妈,他用力的抱着奶妈,就像是曾经在妈妈的怀抱中一样。

    母亲的怀抱,永远是那么的温柔,也永远是那么的让他心安。

    但他也许再也回不去了,恐怕他前世的母亲,也再也无法见到了。

    以前,他也会非常想念前世的亲人,但从来没有哪一刻像刚才一样,那股情绪爆发的竟然那么的猛烈。

    心底的难受,完全就无法克制。

    奶妈安抚他的话,他完全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不难发现,奶妈这是误解他了,其实这也正常,毕竟他的事情,是那么的匪夷所思。

    奶妈将一切的过错,全部揽到了她自己身上。

    殊不知,在他眼中,这位奶妈是有多么的好。

    就奶妈刚才教导他的那些话,恐怕不是大家闺秀,绝对说不出来。

    虽然这些话非常有理,但却很难对他起到改变作用。

    不过,有些话,奶妈所说与他所想完全吻合,但有一些,他却是不会苟同奶妈的想法。

    毕竟,他有他自己的思维,也有属于他自己的想法。

    该做的事情他自己会去做,该出现的敌人,他也完全无所畏惧,只要别人不招惹他,他也懒得去费那个劲。

    其余的敌人他也没有,眼下只不过就是只有龙麒一个。

    只要龙麒不招惹他,本为手足,他自然也不会找对方麻烦。

    但这个家伙,竟然不想让他好好的睡觉,这一点他是绝对不能忍。

    清晨那一觉,对于他来说是睡的最舒服的时候。

    前世连夜网吧磕游戏,到了早上五点左右,那就跟神仙附体了一样,上下眼皮疯狂打架。

    身体往椅子上面一躺,脑袋往椅子扶手一卡,双腿搁在键盘的旁边,耳机往脑袋上一放,褂子一盖,音乐一响,瞬间入睡。

    一觉睡上几个小时,醒来后他又可以龙精虎猛的顶一天,甚至,晚上还可以继续磕一夜的游戏。

    论起熬夜,小小龙麒他是完全不会看在眼里。

    必须要将这个小子,收拾的服服帖帖才行。

    奶妈温柔的拍着他的背,神情与他一样,也明显变得非常难过。

    他是因为想念母亲而伤心,奶妈恐怕只能是因为他而难过。

    眼泪哗哗流了那么多,情绪得到了彻底的释放,龙麟总算是止住了自己的眼泪。

    在奶妈说话自责之时,其实他非常的想要开口,但他那个时候,咽喉哽咽,完全就无法说话。

    眼泪可以流,但哇哇哇的哭声不可以有。

    现在,他总算是可以开口了,那股难过的情绪也完全淡弱了下去。

    他松开了奶妈,用双手疯狂将眼泪全部擦拭,努力冲着奶妈露出一个笑容。

    “奶妈,您千万别自责,我哭并不是因为您的缘故。”

    “你所讲的那些话,对我有非常大的帮助,我非常的想听您多讲一讲,您可千万别以后不说了。”

    “您不光要说,看到我不对的时候,一定要多次的提醒我,这样我才能够少犯错误。”

    奶妈看到龙麟停止了流泪,这才心情变好了一些。

    听了龙麟这些话,奶妈多少是有些将信将疑。

    刚才那个情况,除了她,还能有什么原因会使得龙麟哭泣?奶妈怎么想,都完全没有其余的可能。

    “殿下,你说的是真的吗?”

    “奶妈我也是从书籍中学到的,还有就是教习先生的一些指点,你以后开始求学之后,也同样可以学到非常多的知识。”

    “以你的聪明跟才智,一旦求学,定然可以事半功倍。”

    “龙麒殿下已经去求学了,你也应该要去求学殿求学才对,这样你才能在以后也不输于你的哥哥。”

    “可是殿下,如果不是因为那些话,那你告诉我,你究竟为什么突然就哭了?”

    奶妈眼神专注望着龙麟,等待着他的回答。

    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那在奶妈看来,必定就是因为她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