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魂穿娘胎,被皇帝老子偷听了心声 > 第32章 入求学殿
    龙麒心底也是特别的无奈,母后还在为龙麟担忧,可母后哪里知道,他这弟弟,可不是一般人啊。

    母后担忧的事情,不过就是龙麟求学之事。

    求学决定着十五岁出仕为官,决定着能否获得一个好的官位,对于以后都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首先影响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婚姻。

    皇子成婚,正妻非常重要,对于能否踏上皇位,对于整个皇子的一生,都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所以,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含糊,可谓是头等大事。

    可要命的事情是,婚姻这件事情非常的复杂,各方面因素掺杂在一起,对于皇子本身来说,其实非常被动。

    当今的皇上,他的父皇,之所以能够登上宝座,就离不开她母后家族的大力支持。

    所以,母后忧虑的事情,其实也不单单只是一个求学。

    如果不是今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恐怕包括他在内,所有人都完全被龙麟的表象所蒙蔽。

    可偏偏这种表象,看上去又合情合理没有一点的问题。

    龙麟从出生开始身体就十分虚弱,这件事情,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完全就是出自他之手。

    为了保命,太医开的药龙麟整整吃了五年,开药的太医一直以此为荣,认为是他保住了龙麟皇子的性命。

    对于这件事情,龙麒也不敢确定。

    究竟是龙麟的命大,还是太医的药起了作用,这事情恐怕就只有龙麟自己清楚了。

    但这件事情,后宫绝对无人不知,怕是满朝重臣,也早已经打听的清清楚楚。

    这样一个病秧子,活下来就成为了奇迹。

    所以龙麟的表象,完全就是合情合理,根本就无须伪装。

    以此为借口不去求学,这一举动更是让无数人轻视了龙麟,小道消息恐怕早已经传的沸沸扬扬。

    这种情况下,龙麟怕是更会被无数人直接瞧不起。

    这一切,从表象上来看,也都完全合情合理,就连他,一开始不也被这表象所彻底蒙蔽。

    母后在担忧龙麟的未来,可他却是将龙麟看成了头号劲敌,从此以后,恐怕再也不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

    虽然他无法想象龙麟会以什么样的方式逆袭,但他坚信,龙麟的未来,绝对与她母后所想完全不同。

    如果龙麟本就拥有前世记忆,如果他前世本来就是博学之才,那他还有必要去求学殿求学吗?

    念及此处,对于龙麟不去求学这件事,龙麒现在也产生了强烈的怀疑。

    可无论如何,他都在以后绝对不会再轻视这个弟弟。

    快速用过早膳之后,龙麒抬起了头。

    “母后,您是在为龙麟的事情担忧吗?其实您无须太过担心,兴许他身体好一点后就会自己跑去求学。”

    龙麒并没有暴露龙麟学识不低的事情,只是开口宽慰了母后几句。

    听了龙麒的话,皇后露出了展颜的笑容。

    “是啊,兴许你说得对,身体才更加的重要一些,也许他身体健硕一些之后,就会自己去求学也不一定。”

    “麒儿,你身为哥哥,要有一个好的表率,闲暇时间,也该多去探望你弟弟才是,你们可是真正的亲兄弟啊。”

    皇后这句话说的非常深情,并没有指责龙麒的意思。

    可这句话听在龙麒耳中,却是让他露出了一丝愣神。

    “是,孩儿明白了,孩儿一定会多去探望弟弟。那孩儿告退了。”

    皇后点了点头,龙麒转身离开了皇后寝宫。

    他与龙麟是亲兄弟不假,同父同母,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可他们二人这种情况,还能像亲兄弟那样去相处吗?

    有些事情,他母后根本就完全不知情。

    他从来不去探望龙麟这件事,母后明显已经得知。

    最后这句话,显然是在提醒他,要重视兄弟之间的亲情。

    母后还是原来那个母后,对待每一份感情都非常的深情,前世因为他们兄弟二人,没少被气的得病。

    每次看到母亲因他兄弟二人落泪,他内心深处都有一种刀搅般的剧痛。

    他可以委屈自己,再也不愿看到母后如前世那般。

    这也是那件事情,他不愿意传扬出去的一个原因。

    如果母后得知他们二人,早上刚刚上演了一场夺命大战,绝对会被气的直接得上一场大病。

    龙麒暗暗决定,以后与龙麟之间,一定要维持表面的和睦。

    本来他与龙麟之间,未来的大战也一定都会发生在暗处。

    离开这里之后,龙麒朝着求学殿急行而去,这个地方,他相当的熟悉。

    求学殿,并不在后宫之内,但就在后宫的旁边,毕竟是为了皇子求学所设。

    求学每日正常三个时辰,上午下午各占一半,这个时间虽然有着明确的规定,但其实并不严格。

    龙麒一路来到求学殿,顺着大殿进入到学堂之中。

    大学士吴子良,已经来到了大殿的教习习位,他正在翻越着一本书籍,看的津津有味。

    龙麒也没有开口打扰,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去。

    对于吴子良,他并不陌生,前世这老头对他的看法,非常的不好,一心只认可他兄长一人。

    但据说,这老头在教习弟子之时,下手是特别的狠。

    在这学堂中学习的人,目前只有前面的四位皇子,加上他龙麒,也不过一共五位。

    学堂内桌椅板凳一应俱全,纸墨笔砚放于桌案之上。

    两侧有着整齐的书架,上面有他们必学的书籍,也有一些供他们自愿研习的书籍。

    时隔多年,龙麒再次踏入这个地方,才知此处这十年光阴,究竟是有多么的珍贵。

    龙麒拿起一本书籍独自翻阅,辰时已过,另外四位皇子才陆续姗姗到来。

    这四位皇子,分别就是排在他前面的四位皇子,从大皇子到四皇子,都在其中。

    最大的年龄刚到七岁,最小的就是龙麒刚好五岁。

    几人踏入学堂之后,吴子良放下了手中的书籍。

    他的视线,首先便朝着龙麒直接看了过去,紧接着,就流露出非常满意的目光。

    有了响动,龙麒自然也放下了书籍,吴子良教习的目光,他自然也完全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这样欣赏的目光,对他龙麒来说只有好处。

    而他这一世,也下定决定要博览群书刻苦求学。

    四位皇子眼看换了教习,都露出一丝忐忑之色,他们赶忙来到了桌案之前,分别迅速坐好。

    教习手中的戒尺,是可以抽打他们的利器。

    这是皇权特许,他们这些小家伙当然会心生紧张。

    看到那摇晃的戒尺,龙麒忍不住的就有些想笑。

    前世的他,是这里挨揍最多的一个人,到了后面,教习都一脸厌恶不再对他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