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魂穿娘胎,被皇帝老子偷听了心声 > 第22章 百川百达
    龙麟用手抓了抓自己的脑袋,身体往被子里面缩了一点,入了秋的天,还真是有些冷。

    龙麒对于他不去求学这件事,感觉非常的满意,甚至表现的十分开心。

    为什么会是这样?他不去求学,对龙麒来说能有什么好处?

    这里面不光如此,父皇对他表现出不满之时,龙麒的开心变得要更加明显一些。

    嗔嗔......这事情越想越觉得有意思。

    父皇对他不满,这跟龙麒又有什么关系?他又为何会变得那般开心?

    他不去求学,正常情况定然是会让别人觉得他没有文化。

    与之相关的事情,就是定然不会按时跟着恩师完成每一天的学习,这种情况下,那位大学士恩师必定也会对他非常的不满意。

    皇子在十五岁的时候,皇上会任命这些皇子出仕为官,这件事情他也有所耳闻。

    到了那个时候,这位大学士的意见定然是能起到很大的作用,那位大学士想必对他的评价也一定会非常的差。

    最大的影响应该就是,他到时候会得不到皇上的重用。

    可这一切,跟他这位哥哥龙麒有关系吗?他在那一个劲的高兴个啥?

    难道,他不被重用的话?龙麒就能得到皇上的重用?

    龙麟轻微摇摇头,这种可能性小到了极点。

    除非只有一个上好的官位,恰好又只从他们兄弟二人中挑一个上任,那这才能符合上面的那句话。

    可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这么大的一个朝廷,官位之多怕是数不胜数,绝对不会是这样。

    那龙麒到底是在高兴什么?又为何对他敌意那么强烈?

    如果不是跟出仕为官有关系的话,那还能是什么?

    天啊,难道是因为那唯一的宝座?皇上的皇位?

    龙麒难道是想当皇上?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一个五岁的小屁孩,就算他想要当皇上,可皇上的皇子有那么多,要不是没有了他龙麟,这皇位就非他龙麒莫属?

    且不说这几年出生的小皇子,光排在前面的可就有五位之多,少了他龙麟,别的皇子难道就不会跟他去抢?

    越想越是头疼,龙麟翻了一个身,感觉一阵阵的心烦。

    去他妈的,他成了皇子,是为了享受生活,这哥哥有跟没有其实没有什么两样,爱咋咋去。

    一瞬间,龙麟突然就感觉他自己非常的孤单。

    皇上跟皇后,几日才能见上一面,见面也完全没有一点前世那样的亲情,感觉非常的不自然。

    龙麒这个哥哥怎么都看他不顺眼,更不像是个亲人。

    他的身边,就剩下了奶妈跟几个小宫女。

    奶妈对他很不错,但毕竟没有血缘关系,与亲人并不相同,宫女对他那种畏缩,一时半会又很难改变。

    这么算下来,他可怜的身边竟然连个能好好说话的人也没有,突然他就非常想念前世的那些狐朋狗友。

    喝着酒,撸着串,吹着牛......醉了之后各吐心声。

    翻来覆去,冰冷的被褥之中久久不能入眠。

    龙麒在给皇上皇后磕头之后,朝着外边慢悠悠的走了出来。

    父皇对他很满意,这是他预料之中的事情。

    他有着前世的记忆,自然各种表现远非同龄人相比。

    除了龙麟他不得不小心之外,其余的那些皇子,他压根就不会放在眼中。

    他的身后,跟着奶妈与好几个宫女。

    这个奶妈对于他来说,现在完全就是可有可无。

    要不是见皇上会用到她,他恐怕压根就不会让她出现。

    平日里,这位奶妈压根就不用照料她,他的一切也绝对不会让奶妈插手,完全就是宫女在服侍着他。

    这几个小宫女心灵手巧,办起事来他倒是特别的满意。

    对于这个奶妈,他心里多少感到有些厌恶,想到前世传出来的那些沸沸扬扬的事情,就让他觉得恶心。

    刚到他的房屋门口,龙麒就一眼扫向了奶妈。

    被龙麒这么一看,奶妈明显有些拘谨,神情之中立刻露出一丝恐慌。

    “五皇子殿下,您有什么安排?”

    “奶妈,回去早点休息,你要聪明一点,该出现的时候出现,不该出现的时候就好自为之。”

    “啊......是,我明白了。”

    奶妈紧张回了一句,赶忙朝着屋中走了进去。

    望着奶妈的背影,龙麒闪过一丝厌恶。

    回头,望向了身边的两位小宫女。

    “你们也下去休息吧,今日时辰不早了。”

    “奴婢遵命,五皇子殿下也早点休息。”

    两位宫女转身离开了这里,她们多少也有些恐慌,不明白皇子殿下为何对奶妈那般的冷漠。

    自从她们跟了五皇子在身边服侍开始,从来没有被五皇子责骂过一次,甚至对她们都还非常的不错。

    但偏偏对奶妈,五皇子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宫女离去之后,龙麒露出了一丝笑脸,今日面见父皇,整体他都感觉非常的满意。

    龙麒将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几名影卫。

    他与龙麟都住在皇后寝宫之中,整个皇后寝宫屋舍非常的众多,他与龙麟住在最大的一处院落之中。

    他与龙麟的屋门正好相对,龙麟早已经回到了屋内。

    在后宫的外面,有着禁军在昼夜的巡视,除非特殊情况,他们绝对不能踏入后宫一步。

    但这八名影卫明显不同,他们不但出现在了后宫,甚至,就保护在皇后与两位皇子的四周。

    皇上既然能够让他们进入后宫,那这八名影卫,势必也早就不再是一个完整的男人。

    这些事情,龙麒不去问,也能想的非常清楚。

    他与龙麟各有三名龙影卫,两边的影卫互不干涉,平日里甚至从未有过交流。

    他的门口有着两名影卫,龙麟的门口,也站着两名影卫。

    他曾经试探过,保护龙麟的影卫,压根就不会搭理他,就像保护他的影卫,完全不会去管龙麟的死活。

    这样的情况,应该是他父皇的安排。

    “百川、百达。”

    “主子,您有何安排?”

    龙麒也很无奈,从他们跟随他那一刻开始,就一直都是这么喊他,对于他的吩咐,也从来都没有拒绝过一次。

    “明天我要在卯时初起床训练,演武场太黑,就不去了,我们就在这小院中练习。”

    “奴才遵命,主子您明天主要练哪一种武器?”

    “练习长棍吧,其余天色太黑也不好施展。”

    “主子,平日里都是辰时饭后开练,明天为何提前?”

    “因为啊,明天辰时饭后,我要到求学殿开始学习。以后练习武功的时间,就会变的更少了一些。不过有你们指点我习武,想必我的武功进步会非常的快。”

    两名影卫露出一丝恍然之色,原来竟然是这样。

    “好的主子,明天我会提前把木棍带来供您练习。”

    “嗯,你们自行安排要保持足够的睡眠。”

    两名影卫恭敬点了点头,目送龙麒踏入了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