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魂穿娘胎,被皇帝老子偷听了心声 > 第20章 震惊皇上
    龙麟心中不停的嘀咕,这些话全落入了皇帝的心中。

    真是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

    他身为皇帝,天下大事惊见了不知道有多少,但从来没有任何一次,能够让他感到如此的震惊。

    唯一一次能与此刻相比的事情,也与这两小子脱不了关系,就是他第一次听到他们心声的那一刻。

    现代的力量?可以吊打整个星球?

    星球是个什么东西?他暂时还有些不太明白。

    但任何国家绝对没有一丝还手之力,这一句他能懂。

    这后代的力量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怎么可能强大到任何国家都没有还手之力?

    这事情可能吗?怎么想都觉得完全没有一点的可能。

    但从这小子坚定的语气来看,这事情八成应该是真的。

    对于这股力量,他现在是极度的好奇,恨不得立刻就能拥有这样一股力量,将四周的一切国家横扫一空。

    他是皇帝,自然不缺争霸之心,开疆扩土这样的大事,绝对可以名留整个青史。

    眼睛盯着龙麟,皇上露出一丝怪怪的眼神。

    他现在心中有一股极其强烈的冲动,竟然感觉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他能成为皇帝,心性自然早已经练到了极佳,这样的情况出现,还真是极其的罕见。

    他是真想把这个小子按在地上,让他把未来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说出来。

    特别是关于那恐怖的力量,更是要交代的清清楚楚。

    可终究,他还是强硬的将这个念头打消在了心中。

    听到另外一个人的心声,这绝对是神迹,凡人怎么可能拥有这样强大的能力。

    天机不可泄露,一旦惹怒了天神,那后果完全不可想象。

    虽然打消了即刻动手的念头,但这股力量,已经被他彻底惦记在了心上。

    一切不可操之过急,皇帝将这件事情暂时放在了心底。

    这小子不愿意去求学的原因,他现在也彻底清楚了。

    这个小子在重生之前,竟然已经读了二十多年的书,难怪听到求学之后,竟然会表现的无动于衷。

    要学习的东西,这小子一语道破看来没有假。

    可那未来,竟然有那么多的东西要学的吗?

    古人所学,竟然只不过就是其中的一门功课?

    这小子说后代可是要学习九门课程?那都是学些什么东西?

    从这小子话中不难听出,这小子明显有些看不起古人所学的东西。

    想想也能理解,如果真要学习九门课程的话,那的确是完全没法相比的一件事情。

    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学习方式,学出来的人才定然也是有着非常巨大的区别。

    还好,他能够听到这小子的心声,要不然当初听了另一个孩子的话后,他是绝对不会让这小子活下来。

    也非常庆幸他能够听到这样的心声,要不然他绝无任何可能得知未来的一些事情。

    既然已经学了二十年,想想也确实没有继续的必要。

    如此看来,这小子又能舒服的生活十年。

    不知道为何,一想到这小子又能舒服的享受十年,他的心里就感觉特别的不舒服。

    不过不舒服也没有办法,目前只能这么做。

    太小的皇子根本就没有上朝的资格,这个先例绝对不能开。

    把这个小子带在身边,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旦他这么做了,定然对朝局会产生很大的影响,整个后宫怕是也会立刻变得不得安宁。

    眼前的龙麟,实在是太弱了,他的身体在娘胎中受了影响,能够活下来已经是一件极其不容易的事情。

    这十年,就让他好好的养养身子,十年之后,他会让这小子把一切都主动的暴露出来。

    皇上与龙麟两人互相对视着,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说话。

    经过短暂的酝酿,龙麟总算是有了一个合理的借口。

    “父皇,孩儿身体太过虚弱,暂时还不能求学,等日后身体恢复之后,孩儿再去求学。”

    龙麟的话一出口,皇后立刻就被惊的变了脸色。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小儿子竟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身体虚弱,不去求学?这不是明着惹皇上生气吗?

    求学这件事情非常重要,关系到他以后整个的未来,不努力求学,到了十五岁时怎么出仕为官?

    一旦让皇上不能满意,怕是出仕的官会十分的不如意。

    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完全没有了尽头,只会越来越差,再想改变皇上心目中的看法,定然是难如登天。

    为了自己的小儿子,皇后急忙开了口。

    “皇儿,你身体虚弱这件事,父皇跟母后我都很清楚。”

    “可求学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你要非常努力才行。”

    “做任何事情都会有困难的出现,你要学会克服自己。”

    皇后拉着龙麟的手,可谓是苦口婆心。

    母后的一番好意,龙麟自然是能够感受得到。

    可这件事情,龙麟是打定了主意,他感觉是真的没有必要,他只想舒舒服服的享受生活。

    龙麒一听,差点直接大笑出口,被他强忍了下来。

    等了半天,没想到这傻弟弟竟然敢直接拒绝皇上。

    错过了这次求学,他错过的可是整个人生,未来再想弥补,就像前世的他一样,将再无任何的可能。

    当年的他还好歹重复了一次,这傻弟弟可比他还要更狠,直接开口就是拒绝求学。

    厉害厉害,这样的傻弟弟,怎么有资格能成为他的威胁,他内心深处的杀心,再次变得更小了一些。

    以他弟弟这样的表现,皇位基本与他彻底没有了关系。

    这样的傻弟弟好,他就完全不需要费尽心力的去除掉他,而他这样的表现,怕是也没有机会再将龙国带向灭亡。

    弟弟越傻,他心底就越是开心,毕竟他也不想背上一个击杀亲兄弟的名头。

    有些事情他知道,可别人却是完全不清楚,一旦弄巧成拙,那极有可能会搭上他自己的一生。

    要是被父皇发觉误会,那等待的他的后果,怕是绝对好不到哪里去。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自然是不会轻易狠下杀手,就算是到了不得已的时候,他也一定要有非常周密的计划才行。

    龙麟朝着皇后望去,表现出一副极度虚弱的模样。

    “母后,我的身体太弱了,下地行走都特别的艰难。”

    “您看我这个样子,去了求学殿能坚持的住吗?”

    “大部分的时候,孩儿都只能躺在床上昏睡,等孩儿身体变好一些之后,孩儿再去求学您看行吗?”

    龙麟说的是声泪俱下,满脸都是一副凄惨兮兮的神色。

    这副逼真的模样,差点把他自己都感动的直接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