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魂穿娘胎,被皇帝老子偷听了心声 > 第9章 意不意外?
    在千影离开之后,皇帝一人独自饮起了酒。

    发生如此离奇的事情,绝对是苍天对龙朝的眷顾。

    这样的好事发生,值得他好好的喝酒庆祝一番。

    这个皇后,他没有看错,真是他的一大福星。

    皇后的安危,非常重要,绝对不能出现一丝的意外。

    不论是现在,还是在将来,这一点都不会改变。

    皇后一旦出事,必定会对那两个皇子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

    有两名最出色的影卫保护皇后,他也就可以完全放心。

    其余的六名影卫,分别保护出生后的两名皇子,各占三位,算是他送给他们的第一份大礼。

    能让影卫保护的人,绝对是对于整个龙朝来说,最为重要的一些人。

    这两个皇子,绝对是重中之重。

    ...

    小太监提着灯笼,每迈出一步,都感觉双腿有千斤之重。

    这短短的一段路程,硬是让他走出了当年进宫的感觉。

    满心的哀嚎,也完全无法改变这要命的任务。

    萱妃寝宫之内,火烛摇曳一片明亮。

    寝宫之门并没有关闭,留着一道清晰的缝隙。

    门缝之上,一双双明亮秀丽的双眼频繁眨动。

    他的出现,立刻让这些窥视的双眼闪离了门口。

    哀呼!暴露了。

    小太监不敢继续踌躇,几步来到了寝宫门口。

    二话不说,先跪为敬。

    头一低,腿一弯,小太监朝着地面直接跪去。

    啪!

    腿还没有来得及落地,一声巨响瞬间响彻在他的耳边。

    里面的四名宫女,顺着门缝,老远就看到了太监朝着这边赶来。

    刷刷刷......

    四名宫女迅速朝着内屋跑去,一副争先恐后的模样。

    其中一位最为机敏,动作相比之下要更胜一筹,她的脚步最先快速迈入了内屋之中。

    后面的三人,立刻怒目而视,心里瞬间骂骂咧咧。

    宫女两步跑到萱妃面前,立刻开口。

    “娘娘,有太监朝着这边来了。”

    “来了吗?桃儿,干的好,明日有赏。”

    萱妃这话一出口,后面三位宫女顿时一脸羡慕。

    三位宫女互相朝着对方看了一眼,满心的酸楚。

    这样的好事,怎么每一次都落在桃儿的头上?

    腿长了不起啊?

    这也太欺负宫女了,就不知道让一让的吗?

    上次是她,上上次还是她,为何每一次都是她?

    几个宫女的反应,萱妃压根就没有注意。

    她现在的心里,满心充满的都是皇上的身影。

    后宫之争,恩宠永远都排第一。

    谁能独得皇上恩宠,谁就在后宫有着超然的地位。

    对于这一点,萱妃有着绝对的信心。

    简直可以说是,自打她进宫以来,就一直独得皇上恩宠。

    以前皇上最在意的是皇后,现在她绝对是最讨皇上喜欢的那一个。

    她这寝宫,早已引得无数后宫嫔妃羡慕不已。

    这些妃子越是羡慕嫉妒,她就越是发自内心的开心。

    蹬...蹬...蹬...

    萱妃第一时间朝着外边跑去,她要赶着先去迎驾。

    几个宫女连忙跟在了旁边,一路跟着朝着门口跑去。

    “皇上...皇上...萱妃恭迎皇上驾临。”

    满心欢喜的萱妃,一把拉开房门立刻就朝着地面跪去,她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开始乱跳,整个双眼都笑成了一线天,眉睫下弯犹如天上残缺的明月。

    萱妃这一跪,后面的宫女哪里还敢站着,全部立刻跪倒在地,就等着看见皇帝之后开口高呼万岁。

    门被萱妃打开狠狠的撇在了另外一边,要不是有门框紧紧拽着,怕是这一下直接就能将门彻底的甩飞。

    跪地之后,整个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门外跪地的小太监,硬着头皮开了口。

    “奴才参见萱妃娘娘千岁,皇上命奴才来传话,今日皇上陛下要在御书房彻夜批阅奏折,改日再来。”

    听到外面小太监的话,萱妃整个人傻了眼。

    什么?陛下不来了?

    萱妃原本的笑脸瞬间僵硬在那里,一下一下缓慢的抬起了头。

    不知情况的小太监,这个时候也同时缓慢的抬起了头,他想看看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这一抬头,一双眼睛正好就对上了门内跪地的萱妃娘娘。

    这一眼,只感觉就像是被一盆凉水从头浇到了脚底,透心凉,非常凉。

    四目相对,萱妃柔和的目光渐渐变得阴冷。

    被这样的眼神盯着,小太监心底直呼完了,这下子不死也要脱成皮。

    他也没有想到,这萱妃娘娘不等外边太监高呼皇上驾到,竟然直接就开门跪地相迎。

    这一跪,两人就像是互相给对方拜了一次。

    如此尴尬的事情发生,这萱妃娘娘怎么可能放过他。

    天啊!

    他怎么这么惨,这要命的事情怎么一件接着一件发生。

    没有看到皇上,萱妃愣愣的站了起来。

    她的视线不再看向门外的太监,反而当先看向了报信的小宫女桃儿。

    “桃儿,陛下人呢?”

    桃儿吓傻了,跪在地面双眼都被吓的缩在了一起。

    “娘娘...娘娘...奴婢只是看到了这个小太监,并不知道皇上没有来啊,娘娘饶恕奴婢吧。”

    萱妃双眼变得越发冰冷。

    “呵...是你说看到了对吧,娘娘我现在问你,陛下人呢?怎么没有来?”

    这一声吼,吓的桃儿彻底的抖了起来。

    外边的小太监,也一瞬间被吓的狂颤了起来。

    完了,娘娘要暴走了。

    “娘娘...娘娘...”

    砰...砰砰...砰砰砰...

    桃儿开口的声音被彻底打断。

    暴怒之下的萱妃,立刻朝着桃儿一脚连着一脚直接踹了上去,每一脚,都直接踹在桃儿的上半身。

    吃痛之下的桃儿,紧紧的抱头跪倒在地面之上,一边慢慢的朝着后边躲闪,一边开口求饶。

    “娘娘...是奴婢错了,求娘娘饶过奴婢吧,娘娘,奴婢真的错了...真的错了。”

    砰砰砰......

    一下下的踢踹,听得小太监眼皮疯狂的跳动。

    其余三名宫女,同样跪趴在地面之上,身体虽然也忍不住的在发抖,但她们的心中,却是忍不住的想要发笑。

    哈哈...娘娘的赏赐拿了那么多。

    这一次,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有因就有果,你的报应就是腿太长,哈哈......

    强烈的剧痛传入桃儿的体内,她嗓子都快喊的哑了,但娘娘的怒火明显没有散去。

    桃儿的内心,感觉特别的冤,她明明说的是看见太监来了,可并没有说皇上来了啊。

    娘娘问她皇上在哪?这哪是她能够知道的事情,小圆子不是已经说了啊,皇上在御书房啊。

    呜呜呜......

    这些话,桃儿可不敢说出口,那样只会让萱妃娘娘更加的暴怒,甚至有可能会为她自己招来杀生之祸。

    不停的求饶,才是保全她自己最好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