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族战场:我有无数合成能力 > 第90章 尔等,俱不配为我之对手
    《万族战场:我有无数合成能力》来源:..>..

    撼天重锤之下,林天脸上露出痛苦及挣扎之意!

    但若是细细去看,便会发现这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过于僵硬。

    没错,林天不得不承认,他的确不怎么会演戏。

    伴随着身形距离地面越来越近,下一刻,他脸上的痛苦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森然冷笑。

    “果然,还是地上比较好使力气。”

    唰!

    林天瞬间冲出,身形率先冲至那些兽帝级护道卫面前。

    既然起初已示敌以弱,那么便要获取一些回报。

    “天极血斩!”

    林天怒吼出声,头顶那柄撑天血剑伴随着他身形的前冲,轰然落下!

    那血剑刚一落至半空,其剑身之上便迸发出一道十几丈的剑芒,直劈而下,直直的斩入众万族护道卫群中。

    “不好!快退!”

    墨麒麟族中的那位兽尊中期强者墨天罡咆哮一声,庞大的麒麟身下腾起一股汹汹幽火,身形已是疾退而出。

    眼观如此,其他护道卫纷纷做出应对。

    或逃,或御,或反攻!

    下一刻,血剑已然落下。

    “噗嗤!”

    瞬间,浓郁的血液再次泼洒虚空,甚至于感染的那血剑之上的血色都浓郁了几分。

    这一斩,屠得六名万族护道卫!

    “还有二十四个!”

    林天嘴中呢喃,空间瞬移发动,直奔墨天罡而去。

    这一次,他要斩最前!

    而眼看林天杀来,墨天罡竟丝毫不惧。

    它眼中怒火迸发,四蹄接连踏空,施展出万千蹄影,猛踹向林天。

    “血斩!”

    林天右臂一举,那撑天血剑骤然缩小,直至化形于如同长剑那般,被林天操持着攻向漫天蹄影。

    砰!砰!砰!

    接连不断的炸响声响彻望月峰底,林天挥舞血剑,竟挡下了那漫天蹄影,并最终将其接连爆碎。

    突然!

    “吼!”

    一股诡异的咆哮声骤然自漫天蹄影后方响彻,那咆哮声带着层叠波动,由墨天罡之气血加持,接连不断的撞击在血剑之上。

    “不好!要糟!”

    林天脸色一变,心中暗道一句糟糕,急忙将那剑柄松开。

    这咆哮声中竟带着每年数以万计的拍打之力,由血剑之尖端处拍下,直至剑柄处。

    在这速度极快的拍打之下,剑刃之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口,继而轰然炸碎!

    眼看林天血剑离手,周边众护道卫呼啸而至。

    其中,一毒蜥,一冥蛇如同疯了一般的猛冲到林天前方,仿佛恨不得立刻将他镇杀。

    眼见如此,林天丝毫不惧,身形一闪便迎着攻击而上。

    “接我一拳!”

    由快到极致的速度加持,林天双拳直直砸向了那毒蜥及冥蛇。

    拳头在虚空中擦出绚丽的火花,整片虚空在这一拳之下都在扭曲、坍塌。

    “轰隆!轰隆!”

    下一刻,只听到两声巨震响彻平地。

    那毒蜥刚想释放出幽深剧毒,那冥蛇刚想刺出锋利毒牙,但在林天的两拳之下,所有的动作都骤然凝结。

    “噗嗤!”

    血,漫天激射!

    两者的头颅瞬间被打爆,残躯更是激射而出,重重的砸在一堆乱石之中,连元神都被轰的爆碎!

    眼观此景,墨天罡心中大骇,那巨大的墨麒麟身影极速缩小,竟再次变化成为了人影。

    很显然,它害怕了!

    而且它心中明白,体型大非但不会占据半点的优势,反而会成为林天的活靶子。

    只要挨上那么一拳,即刻便会惨死于当下!

    “哞!”

    突兀的,一声怪吼响起。

    林天一转身,凝眉望去。

    只见在那百米开外,一头喷火怒牛一足踏震苍穹,朝林天狂奔而至。

    那如铜柱般粗壮的四根蹄子宛若砸钟,携带着无尽力势,踩的山岭树木崩断!

    眼见如此,林天极速掠上。

    他准备重施故技,给这怒牛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力量。

    旋即,林天运转双拳,一千五百余座万丈山岳的力道迎着怒牛狂砸而出。

    “咔嚓!”

    只一拳,怒牛那粗壮如铜柱一般的四肢竟宛若水管崩碎一般炸裂。

    鲜血飙射而出,怒牛的身躯重重倒下!

    林天得势不饶,一拳又是砸出,径直砸向怒牛那庞大厚重的身躯。

    眼观如此,怒火脸上露出惊惧之色,心神巨震!

    它心中知晓,自己定然难挡这种强势而凶狠的攻击,它强撑着身体的虚弱之感,庞大的身躯腾飞而起,立马向其他护道卫而靠拢。

    不过,要论速度的话,林天比他最少都快上一倍!

    就在它腾飞而起的瞬间,拳头已砸到它胸前。

    这一刻,怒牛微微低头,甚至都能清晰看到那拳头周围的虚空崩裂,凹陷,好似承受不住拳头力道的冲击。

    “轰隆!”

    一拳直冲而至,重重砸在了它的心口之上。

    仅一瞬,怒牛的心口位置一下碎烂成碎肉,残躯更是翻滚而去,直到飞了近千米之远才轰然落下。

    而在落下之际,它已彻底的失去了生机。

    “他的速度太快了,大家快快恢复幻体,若是以本体迎战,只能被当成活靶子!”

    万族护道卫之中,有恐惧之音传出。

    眼看林天接连屠杀数名护道卫,其余护道卫大惊失色。

    不说这拳头力道,单单这般极速,就算是兽尊都难以企及,这让它们完全想不通,林天到底掌握着何种神器?

    没错,直到目前为止,所有万族天骄及护道卫心中都认为,林天身上定然是藏有一种特殊的武器。

    若不然的话,他凭什么能有如此快到速度及如此重的拳力?

    他们可不认为,一介武皇真就有这种骇人听闻的战力!

    而此时,林天并没停留,在一拳镇杀那怒牛之后,他又冲向了另一位护道卫。

    “一起上!”

    眼看林天似乎想要将它们逐一击破,墨天罡紧咬牙关,召集几名护道卫相继从后背进攻。

    “看我的!”

    突然,一声咆哮声响彻,继而一枚巴掌大小的铜钟突现于天际。

    下方,墨名扬的另一位护道卫手掌摊开,无穷无尽的元神之力释放而出,操控着那铜钟降临到林天头顶。

    下一刻,无穷墨色光影忽然自铜钟之内显化,继而泼洒而下,最后将林天困于这墨色光影之内。

    墨色光影中,林天左突右冲,一拳接着一拳的轰出,但除了能够让那铜钟不断震颤之外,竟无法将其攻破!

    “快!我困住他了!”

    那名护道卫大喜。

    而随着它一声怒喝,其余护道人逮住机会几乎没有半分的犹豫,朝着林天极速冲进。

    一道道毁灭攻击酝酿,继而齐刷刷的砸下。

    因为林天的速度太快,加上有空间瞬移这相当于b一般的能力,使得它们几乎逮不住林天,每一次的攻击都无法奏效。

    而如今有了个机会,众护道卫那里会留手?

    而待的众护道卫接近之际,突然间,被“困”在墨色光影中的林天豁然抬眸。

    “你们不会以为这破钟真的能困住我吧?”

    他冷笑一声,双臂微微扬起,继而猛地一颤。

    “咔嚓!”

    下一刻,那墨色光影如脆弱的琉璃一般,轰然炸碎!

    “不好!快退!”

    眼看林天脱困,众护道卫面色大惊!

    被困住的林天它们并不害怕,但是这个可以自由行动,且拳力异常恐怖的林天,它们却连靠近都不敢!

    “都已经来到我身边了,你们还想要去哪?”

    目视着众护道卫疾驰而去,林天举起手臂,如熬汤一般在虚空之中忽的一搅。

    下一刻,一股飓风骤然成型!

    “哈哈,畜牲们,尝尝我的飓风领域吧!”

    林天仰天狂啸,飓风空间形成,将所有护道卫笼罩在其中。

    “不好!”

    墨天罡神色惊惧,极速爆退。

    其他护道卫自然也不蠢,它们瞬间便已明白林天刚刚的那一番动作是在诱他们靠近,并将他们都锁定于这飓风领域之内。

    “嘿嘿,接下来便进入,猎杀时刻!”

    林天坏笑一声,身形一跃而出,瞬间便来到了一兽帝面前。

    旋即,他一拳轰出,直直的砸在其脑门上。

    砰!

    那头颅化作了漫天的血渣,而残躯与那元神,更是在瞬间便被狂暴的飓风之力搅的粉碎。

    一击得手,林天再次出手。

    他身形不停的在飓风之中闪动,对着众护道卫发动了猛烈的攻击。

    一尊尊护道卫宛若蝼蚁一般,被接连打爆!

    远处,炙焰毒蜥以及头顶上站立的朱作言都看的有点麻木。

    此时此刻,朱作言总算是明白为何林天敢夸下海口,说出那一句请他前来看戏的戏言。

    那给人族带来无边恐惧的兽尊之境,在他手上竞如宰鸡宰鸭般的轻松。

    这一刻,朱作言心中突生无尽豪迈!

    有此人族后辈在,万族又有何惧?

    ……

    “啊!!!!该死!该死啊!”

    飓风领域之中,突然爆发出了一声蕴藏着痛苦、无助、害怕、愤怒的咆哮声。

    而下一刻,所有的狂风尽皆化作虚空。

    场中,唯有林天以及墨天罡站立。

    而其他万族护道卫尽皆化作了尘土残渣,随着狂风呼啸,飘洒至了无边天际之中。

    “混蛋!我跟你拼了!”

    在意识到场中只剩自己一个时,墨天罡疯狂燃烧气血,朝着林天冲来。

    这一刻,它体内的丹田不停的鼓动,竟是已做好了与林天同归于尽的准备!

    然而在对面,林天却异常平静的看着它。

    “尔等,俱不配做我的对手,终有一天,我会杀上神兽殿,将其彻底捣毁!”

    话毕。

    “唰!”

    一道寂灭血线骤然自林天眸中射出,而后以极快的速度进入墨天罡眼中。

    “轰!”

    紧跟其后的是一个硕大的拳头,其上散发着无可匹敌的撼天之势!

    “砰!”

    硕大的头颅骤然炸碎,继而,血雾飞舞,泼洒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