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一百四十五章 捉奸?
    ()  单身狗的反击并没有伤及曹玮分毫。对于钱包深不见底的他来说,三十万真就只是一个洒洒水的数字。

    随手掏出支票簿填了张三十万的支票过去,豪爽大气的让大琼斯看得直龇牙。不过一把这张花旗银行的本票捏在手里,本来还多少有点嫉妒感觉的大琼斯立马就觉得眼前这个小白脸开始变得顺眼了起来。

    开玩笑,这可是衣食父母。他就是再怎么得了失心疯,也不至于说去得罪这种能给自己大把送钱的财神爷啊。

    所以很是殷勤的给曹玮打了包,装了袋。大琼斯一边把曹玮送出门去,一边还拍着胸脯的给出了个这样的保障。

    “曹生,你放心。你要的东西最多一个月我就能给你搞出来。我大琼斯别的没有,手艺那绝对是有口皆碑的。别的不敢多说,最起码,我能保证让你花的每一分钱都物有所值。”

    “那就拜托你了。我等你的好消息!”

    “慢走,慢走!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联系我。我大琼斯好歹走南闯北一二十年,不说朋友满天下,但总归也是有一些门道。曹老弟有需要千万不要跟我气,只要你开口,就是天上的星星我也能想办法给你弄来一两个!”

    “你这话说的...真的什么都可以?”

    “当然是吹得啦。总不能说你要导弹我也给你拉过来吧。”

    翻了个白眼,大琼斯却是又意有所指了起来。

    “不过如果是什么一般的东西,那还是不成问题的。只要钱到位,什么都好说。”

    “你确定?”

    “我开门做生意的,难道还能骗了你不成。”

    一般人他或许懒得搭理,但像是曹玮这样一出手就是几十万的豪。他这种生意人自然要维护好关系。

    而怎么才能维护好这个关系?经验告诉他,渠道很重要。所以他并不介意向着曹玮透露出自己的一点底细。

    而深深的看了大琼斯一眼,曹玮也是当着他的面把他的名片给装进了兜里。

    这是一切尽在不言中了,大琼斯微笑着就给曹玮送了别。

    而曹玮前脚刚走的,四周就有老街坊和熟人探着脑袋的对着大琼斯打起了招呼来。

    “大琼斯,你这是又做了一笔大生意?”

    “小打小闹,勉强糊口而已。老哥哥们晚上早点收摊,我们去夜市里搓一顿好的,今天晚上我请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今天晚上我们哥几个可要喝的痛快。”

    “放心,酒管够。说起喝酒,我堂堂一个九尺大汉还能怕了你们不成?”

    言笑晏晏,无不显示他的社交之广博。而从这也能看得出来,这是个表面粗豪,内心细致,堪称是八面玲珑一般的人物。

    不然他一个洋人想要在这样一条古玩市场里立稳了脚跟,哪能那么的容易。

    老一辈华人的人情世故,他早已经是摸得透透的了。而也正是因此的,他才能在香江这个异国他乡里编织出那么大一块网罗来。

    这种人少见,但到底还是有的。而他到底有没有用,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了。

    太阳很快落上,夜色如期来临。曹玮抽空换了身打扮,就开着租来的一辆车来到了阿红当下的住处。

    这是一栋老旧大厦的高层,也是阿红早些年按揭下来的一处房产。房子虽然老旧了点,但也是阿红前半生的积蓄所在,她可舍不得就这么把它给卖了。

    况且换大房子是要用到一大笔钱的。曹玮虽然给了她五百万,但这钱她可是准备用在刀刃上。所以干脆她就放弃了搬家的这个想法。

    这固然是上进心的一种表现,但曹玮却觉得这个想法有些不太可取。因为他这一路上来听到了不少的闲言碎语,身边路过的几个中年妇女暗地里嚼舌根的对象显然就是阿红无疑。

    这是曹玮最厌恶的一个情况,这种长舌妇嚼起舌根来根本不在意她们的言语是否会对别人造成什么伤害。更何况她们说的还是自己的女人?

    所以趁着其中一个挎着对方手臂的长舌妇不注意,曹玮在经过她身边的同时手上直接就是一个小动作。

    而在类似于膝跳反应的神经牵引之下,这个女人不自觉的就伸长了手臂,啪的声就捣在了另一人的腮帮子上。

    而这一下,可就跟倒了个马蜂窝一样,瞬间就炸开了锅来。

    这种长舌妇一个个平日里都是没理搅三分、有理要你命的货色,怎么可能忍得了这么一口恶气。

    哪怕说另一个动了手的家伙现在还是满脸错愕,仿佛是见了鬼一把的连连摆手,嘴上叫嚷着“不是我,我没想要打你来着”。挨打的那个还是二话不说,手一伸的就直接撕了上去。

    “臭三八,你当我是傻子啊。好啊,我就知道你跟我老公有一腿,怎么,想打死我跟他继续鬼混吗。瞎想了你的心...”

    手上一抓,直接见了血。而一见了血,一开始还感觉有些理亏的长舌妇瞬间也就不淡定了。ltspanstyle谷ltspanstyle

    “哎呀你个臭三八,你敢诬陷我。什么我跟你老公有一腿,就你老公那个麻麻赖赖的模样,放我面前我还觉得反胃呢。倒是你,成天盯着人家二楼的小两口不放。怎么,看人家李生年轻力壮春心荡漾了?嘿,你打扮的再花枝招展人家也不会看你一眼。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的德性,我呸...”

    嘴上开了腔,手上自然也不会多气。两人一瞬间就纠打在了一起,很快就引来了一众围观者无数。

    大晚上的两个女人打得满脸是血,衣衫凌乱。各种各样的花边新闻机关枪一样的秃噜个不停,这不比看电视刺激?

    尤其是这两个长舌妇难得的成了其中的主角,平日里饱受其害的街坊们自然不会错过这么一个看热闹的好机会。

    而作为始作俑者,曹玮当然是溜得飞快。几步路转上电梯,一口气来到了十二层所在。曹玮按照阿红给她的地址找到了位置,然后咚咚咚的就敲起了门来。

    没人回应,但门却是被他给敲开了。这让曹玮有些纳闷的意思,不过也是不做多想的就抱着手里的鲜花走了进去。

    屋子里明显被收拾过,地板被擦得铮亮,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芬芳的花香。所有的东西都被收拾的井井有条,没有一丝丝杂乱的地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女人家该有的模样。

    但曹玮清楚,阿红可不是这么细致的女人。

    自己又不是没见过她的住所,不说和狗窝一样,但也不会比这好到哪去。

    大气利落有时候翻译一下就是不拘小节。都不拘小节了,你指望她能老老实实的跟个强迫症一样收拾卫生,那也太为难她了不是?

    所以,这很明显是刚刚才收拾过的。而考虑到自己上午才给她电话,恐怕这就是她专门为自己准备的了。

    凭借着敏锐的嗅觉找到了厨房,一看上面正炖着的老汤,曹玮就感觉自己应该是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阿红的手艺好不好,他光是尝一口老汤的汤底就知道。

    按他的评价,中下偏下。跟上辈子的他八九岁时候炒的方便面是一个水平。这样的水平,勉强也就能保证吃不死人。而看着厨房里这一堆乱七八糟保守估计能做出五六个菜色的材料,想来也不会是她临时决意打算练练厨艺而准备的。

    这应该是为了自己。

    心中论断之下,曹玮虽说是感觉到阿红的一片心意,却实在是不敢冒这样的一个风险。索性也是干脆的一捋袖子,他直接就在厨房里忙活了起来。

    而他这边刚噼里啪啦了没多久,门口处就传来了脚步声。

    曹玮以为是阿红回来了,手里提着个汤勺的就要出去和她打个招呼,给她一个惊喜。但这刚一露头,惊喜倒是没有,惊吓倒是十足的。

    卧槽!何敏怎么在这?

    当场就有了一种被人抓奸的感觉,曹玮心里面瞬间就开始疯狂叫糟了起来。而还没有等他开始狡辩的,对面的阿敏就已经是猛地抓起了玄关处的一把雨伞,然后对着曹玮一指,就紧张的质问了起来。

    “你是谁,你为什么在这里?赶快滚出去,不然我可就报警了啊。”

    嗯?这声音,似乎和何敏有些不大一样啊。

    一听阿敏说话的嗓音,曹玮立马就察觉到了不对。而再那么仔细一端详,他更是发现了她和何敏之间的一些显著区别。

    个头上矮了一些,身体上也更加的单薄。最关键的是气质,这份小家碧玉的感觉和何敏的那份知性自信还是有着挺大差别的。

    这是...敏女神扮演过的另一个角色?曹玮脑子里一片问号的同时,也是感觉到了这个操蛋世界对他的深深恶意。

    奶奶个熊,我都以为我是东窗事发了。

    深深地吐了一口气,曹玮也是适时的在脸上挂起了笑容。别的不多说,光凭这张熟悉的脸,他都不好意思对阿敏恶语相向。

    只是还不等他开口的,对面的阿敏就已经是警惕了起来。

    “不准笑,老实点,回答我的问题。别以为你长得帅我就会放过你,我跟你说,你这样的小白脸我是从来不会对你气的!”

    “那个...我不是什么坏人!”

    “呵,你说不是就不是了吗?随随便便闯到人家女人的家里,还口口声声说自己不是坏人?你把这话跟警察说,你看警察相不相信?”

    这...恐怕就要看来的警察是男是女了。

    “我真的不是什么坏人,我是看门没关所以我才...”

    脑子里稍微跳脱了一下,曹玮还是赶忙的举起了手来。为了以示清白的,他还刻意放下了手里的汤勺。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辩解清楚。对面的阿敏就再一次的嚷嚷了起来。

    “好啊,你还说自己是好人?门没关你就敢进来?你这都已经不是窃贼了,你这是强盗了。我告诉你,你别跑,等警察来了有你好看的!”

    不是,我要真是强盗还能容得了你在这跟我大吼大叫,姐姐,你是没睡醒还是脑子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