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四章 梦中改命
    ()  曹玮在打坐冥想。

    正常情况下他此刻应该是处于一个虚极静笃,一念不生的状态。但有些奇怪的是,他此刻脑子里却像是展开了一副画卷一般,悄悄地就浮现出了一些人和事。

    首先是白天那个司机,然后则是一个陌生的,曹玮确认自己绝对没有见过的憨厚男人。

    雨夜天里,男人扶着一个孕妇,焦急的拦下了司机的出租车。看孕妇那模样就不难看出来,她怕是要生了。

    正常情况下,一般人有那个能力的话怎么都该是伸出援手的才对。但这个司机态度非常恶劣的拒载了不说,还在一脚油门之下让孕妇直接动了胎气,受了伤。

    然后,即便说敦厚男子及时找来了救护车,把自己老婆给送到医院里,但也已经是来不及了。一尸两命之下,敦厚男人的家庭直接支离破碎。这不仅仅是彻底的改变了他的人生,也彻底改变了他的信念。

    原本的男人,只是一个典型的小市民。老婆孩子热炕头大概就是他一辈子的追求。但眼下,这个人生追求的破碎使得他开始无限的沉沦。

    他的思想开始发生转变,他开始寻求起自己人生如此沉沦和破碎的缘由来。而一个因缘巧合之下,他确定了自己的目标。那就是出租车司机。

    因为在他看来,如果不是那个出租车司机拒载了他老婆,如果不是那个家伙根本不在乎他们死活的一脚油门就走,那么或许他的家庭,他的人生根本不会变成今天这样。

    于是他开始报复。但也不是无度的报复。仅存的良善让他牢牢记住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坏人的这个道理。所以,他开始对出租车司机进行一场考验。

    如果是那种恶形恶相,心怀不轨的出租车司机,他就会毫不留情的夺走他们的生命。可如果是那种老实巴交的谋生者,他不仅不会伤他们分毫,反而会把自己的积蓄赠送给他们。

    某种程度上他算是心存死志,所以他对于钱财倒也是一点不留恋。而也是因为这种特殊的审判,受害者一个接着一个的增加。他渐渐的就有了一个特殊的姓名——的士判官。

    小市民不会记得这些死掉的出租车司机的凄惨,他们只会记得这些司机糟糕的言行和他们恶劣的态度。同情者只是少数,更多的人是在拍手叫好。但唯独两个群体例外,那就是警察和司机。

    前者是无法对这种无视法度,私设审判的犯罪行为熟视无睹。而后者则是单纯的报团取暖,作为被盯上的目标,他们难免会人人自危起来。而面对这种已经威胁到生命的情况,他们自然是要奋起反抗。

    而男人尽管被一部分人追捧、赞颂,认为他是这个黑暗都市里行侠仗义的英雄。但他到底也只是一个肉体凡胎,所做的一切也不过是在发泄自己内心里难以平复的郁郁之气。

    他终究难逃法网。而在这之前,他首先受到的是来自司机的血腥报复。

    等待着他的或许是重伤不治,或许是一辈子的监禁生涯。但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作为一个普通人的人生早就已经被毁掉了。而在这个人生被毁掉的同时,则是许许多多个家庭的破碎,是许许多多个陌生人步上了和他一样的后尘。

    错,肯定是错了。但把所有的一切都归咎于这个曾经的普通人,这就真的是正确的吗?

    曹玮无法给出明确的回答,他只是为自己所看到的这一幕幕画卷沉默。而与此同时,他的系统也适时的给出了提示。一个新的成就已经在悄然中完成。

    改命(青铜级):一个不经意间的小动作或许会牵动整个命运网罗的神经。而一个关键节点的转变,带来的或许是很多人生命的整个扭转。你,吹动了命运的涟漪...

    特质——曙光。身处黑暗之中,这或许是最被人渴望抓住的东西。

    系统的说明,一如既往的喜欢故弄玄虚。但曹玮已经习惯了,他也多少有些理解了这种特质的意思。

    或许,可能...反正他并不介意也就是了。

    一夜无眠,等到天明。

    滂沱的大雨早已经止歇,而曹玮则是被身上传呼机的声响再一次的打断了冥思。

    信息是陈静仪发来的。告诉他,他的车子被修好了。问他现在在哪,她可以把车子给送过来。

    这是个好消息,因为曹玮可不想靠着两条腿的走过这漫漫山路。所以也是把宅子所在的位置一发,他就安心的等待了起来。

    陈静仪做事从来雷厉风行,也是一个小时不到,门口就已经是传来了曹玮熟悉的引擎轰鸣。

    往外一看,一身黑色皮衣夹克,打扮的英姿飒爽、冷艳帅气的陈静仪正在摘下头盔的向着大宅这边张望。而曹玮也是连忙的挥手,对着她招呼起来。

    “阿仪,这里!直接进来就行,家里没外人!”

    看到曹玮,陈静仪先是眼睛一亮。然后就是白眼一翻的,有些做贼心虚的就开始环顾起了四周来。

    好在这里是偏僻郊区,根本就没有什么路人。所以她也是稍微吁了一口气的,就推着车子走了进来。

    “这就是你叔叔新买的那个大宅子?”

    “怎么样,还不错吗?”

    走出门去,曹玮一边对陈静仪笑脸相迎,一边就伸开了双手的要给她一个大大的怀抱。陈静仪虽然翻着白眼,但到底没有抗拒。只是在曹玮顺势揽住她腰肢的时候稍微扭捏了那么一下,但也只是稍微而已。

    “大倒是挺大,不过看样子似乎有些年头了。接下来是要翻新吗?”

    “肯定的啊,毕竟房子买来就是要住人的。不把它翻新一遍,怎么住的舒服?”

    “那应该是要花不少钱吧?”

    陈静仪多少有些担心这笔开支巨大,这叔侄俩到底吃不吃得消。虽然说曹玮说过他们叔侄最近发了财,手上不缺钱。但就算是他们再富裕,买了这么一栋大宅子又能剩下多少呢?

    她有心想要提供帮助,但又怕直说出来伤了曹玮的自尊。毕竟按她的了解,男人在这方面应该还是挺敏感的。

    尽管暂时还不打算和曹玮确认关系,但这份该有的自觉她还是有的。而她这么一番旁敲侧击之下,曹玮也是明白了她的心意。

    “花不了多少!这栋宅子是凶宅来着的。昨天我刚把里面的几个小鬼给送走,眼下这才算是清净。不过也是托了这几个小鬼的福,这栋宅子拿下来好像半价都不止,老板还搭上了一波翻修服务。”

    “那你岂不就是赚大了?”

    陈静仪平日里虽然行为冷淡,但也不是完全的不食人间烟火。眼下的房价是什么水平她非常清楚,而一听曹玮说了半价,她立马就在心里估算出来了,这一波曹玮叔侄俩少说是省下了几百万的开销。

    羡慕,这是肯定的。但却也是有些羡慕不来的感觉。

    或许之前的遭遇让她能在面对鬼神的时候多少多上一些理性。但让她去和鬼抢房子住,她到底还是有些心理上的膈应或者忌惮。

    反正她有政府提供的公租房,所以倒也是没有太多的想法。不过曹玮却还是很贴心的提及了一句。

    “还行。怎么样?要不要我也给你弄一个?正好我准备让我叔叔用这种方法囤一批房子下来,也算是给他找点事情做。到时候带你转一圈,如果有看得上的话,你挑一个就当我送给你的?”

    “免了!我可不想被人说我收受贿赂!”

    陈静仪翻着白眼,表示拒绝。看她那样子估计也是在心里腹诽,怎么会有人有送女朋友鬼宅这么清新脱俗的想法。

    曹玮倒是不这么觉得这想法有什么问题,毕竟送花哪有直接送房子来的浪漫?他只把这当成是了陈静仪的不好意思。

    而也是稍微上了点心的,他就开始对着陈静仪调笑了起来。

    “行啊,陈警官。看样子你这升职的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啊,这么快就有高级警官的觉悟了吗!”

    “没错,已经确定了。年底的时候就给我升高级督察!以后你可就要给我小心点,别干了什么作奸犯科的事情落在我手上。不然,我可不会给你什么好果子吃。”

    “不给我好果子吃?好啊,那我倒想要问一问,陈静仪高级督察,你是打算对我动公刑呢还是动私刑?你就不怕我报复回来吗?”

    曹玮意有所指,揽着陈静仪腰肢的手掌也开始不安分的动作。这种过分的亲昵一下子就让陈静仪涨红了脸,以至于她立马就绷不住的,一巴掌就把曹玮的爪子给拍了开来。

    “喂,我警告你。不要得寸进尺啊!”

    “这怎么能叫得寸进尺呢?我这可是用专业的手段来帮你检查身体。这是为了你好,防止你腰肌劳损好吧。”

    “呵...你骗鬼呢,你当我看不出来你的小心思吗?”

    “冤枉,真是冤枉。我可还是个孩子,很纯洁的好吧。要说想歪,也该是你想歪了才对。毕竟明明那天是你主动的呀!”

    “你还敢说...”

    陈静仪刚要发作,却是突然间哑了火。因为她看到曹达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窗户边上,正偷偷摸摸的向着他们张望。

    “天气真好啊,不行,我要睡个回笼觉再说!”

    看到陈静仪发现了自己,曹达华立马一伸懒腰,打着哈欠的就缩了回去。

    他人是溜了个飞快,但这尴尬却也是让陈静仪羞的有些无地自容了起来。

    打情骂俏被对方家长抓了个正着,这可不是她设想中的情况。所以一通恼火之下,她也是把所有的怨气都撒在了曹玮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