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一章 鬼话连篇
    ()  这话说出来,曹达华则保持着一个怀疑的态度。到底是没害过人还是没有来得及害人,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就李冰琪这个姐姐表现出来的泼辣和野蛮,他不觉得这一家子会是什么好鬼,最起码这个当姐姐的不算。但没办法,李冰琪这个女鬼长得实在是太漂亮了。

    作为一条资深老咸鱼,曹达华还从来没有被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这么苦苦哀求过。哪怕说李冰琪严格来说不是女人,而只是一个女鬼,她所能发挥的作用也是巨大的。

    怎么说呢,曹达华只感觉自己好像是挨了一记直拳一样,心肠一软的,他就忍不住对着曹玮说起了好话来。

    “阿玮啊,我看要不再给她们一个机会?好歹这也是一群女人,你这么喊打喊杀的真的不是很合适啊。”

    “达叔,你到底是哪边的啊?”

    曹玮是真切的感受到了,把达叔带到这里简直就是一个错误。这老小子别的没干,光在这拖自己的后腿了。

    可问题是,他既不能撂担子不干,也不能说一点不给达叔面子。所以在脸色有些难看的按捺住白虎的爪牙之后,他也是把手里抓着的李冰琪一甩,就翻着白眼的重新坐了下来。

    “算了,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这些女鬼能搞出什么花招来。”

    “呐,这算是给你们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啊。你们好好想一想,到底要不要从这里搬出去。我侄子的态度你们也看到了,你们要是再这么头硬,我也是没办法了。”

    曹玮唱白脸,曹达华自然是唱起了红脸。而他这话一出,几个女鬼脸色瞬间就是一片惨然。她们到底是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被人从这里赶出去的一天。而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无家可归的成为一群孤魂野鬼,他们自然是心有戚戚然了起来。

    “先生,你这样赶我们走,我们能去什么地方呢?从我们一家惨死在这个宅子里之后,我们就只剩了这么一间屋子来遮风挡雨。你这么赶我们走,岂不是要让我们成为孤魂野鬼?”

    李冰琪意识到比起曹玮,曹达华才是容易心软的那一个。所以她自然也是连忙对曹达华卖起了惨来。

    而曹达华典型的小市民心理,自然是有同情心泛滥的那一面。他一想这一家五口女人小孩的要是沦落到外面,的确是挺惨的。可要让他让出这栋宅子,他又舍不得。

    这到底是几百万,不是几百块。同情心再泛滥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把这个数目拿出去做善事。所以左思右想之下,曹达华到底还是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曹玮。

    “阿玮,我看她们是挺可怜的,要不...你像个办法?”

    “我...关我屁事?”鬼类偏执,曹玮可不会随随便便就相信了这几个的鬼话。但曹达华既然开了口,他也不可能说全没有一点反应。所以眉头一挑之下,他也是拿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来。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我把她们送到阴司地府去不就行了!”

    “不,我们不去地府!你就算是杀了我们,我们也不去地府!”

    一听这话,几个女鬼尤其是李冰琪姐姐的反应是格外的激烈。其声嘶力竭之下,眼睛中都开始泛出一阵阵红光的,似乎都已经是有了一个鱼死网破的意思。

    而李冰琪还算是清醒,她知道就算她姐姐拼了命,最大的结果恐怕也是鱼死了,网没破。所以趁着事情还没有糟糕到那一步,她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姐姐,然后就越发的对着曹达华苦苦哀求了起来。

    “先生,不是我们不想去地府报道。实在是我们一家还有没有昭雪的冤情,我们不能就这么走了啊。”

    “冤情?你们有什么冤情?”

    曹达华恍若一头雾水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同时也是悄悄的眯起了眼睛。

    他是买主,怎么可能不调查清楚这栋凶宅的往事。多年前的这一桩凶案,因为凶手是自首的缘故,案情非常明了,一切缘由他也算是了然于心。所以尽管说有一些同情李冰琪的遭遇,但让他站在一个足够公正的角度上去评判,他也依然觉得这一家算是自食恶果。

    凶手本身和李冰琪只是男女朋友关系,送了这么一大套房子给你们一家你们还贪心不足。明知道因为股市动荡人家财产疯狂缩水还贪得无厌的无度索求,这是个人都忍受不了。

    那男人肯在分手后把这套房子留给你们而不是把你们给赶出去,就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但这一家真是吸血吸惯了,明知道人家已经和你家断绝了关系,结了婚,成立了新家庭。还依然不依不饶,结果愣是把人家逼的发了神经病,雨夜里提着一把斧头的就找上门来...

    结局是惨了点没错,但这样的恶果,何尝不是你们当初中下的恶因。

    况且那男人事后也向警方自首,注定要在牢里服刑到死。按照法律和伦理的角度来说,这里面的恩怨已经算是有了个了结。

    可现在,李冰琪张口就说她们家身上有冤情。这就让曹达华心里忍不住冷笑的,想要看她们能编出什么谎话来了。

    李冰琪一家自然不知道曹达华对她们的事情早已经是明镜一般。所以私下里眼神一交汇,就由李冰琪率先张开了口来。

    “不瞒先生你。这栋宅子其实不是我们家的,而是我原来的男朋友送给我的。我生前的时候,我们两人的感情很好,他爱屋及乌之下的,就买了这栋宅子送给我,也方便我照顾家里人。”

    “可是后来这个王八蛋变心了,他瞒着我妹妹有了别的女人,还和她结了婚!”

    李冰琪的姐姐这个时候直接接过了话头,而从她那憎恨愤懑的眼神来看,她对于这个男人的变心实在是刻骨铭心,以至于刚谈起这个话题的她就已经是一脸扭曲模样的咬牙切齿了起来。

    “我妹妹为了他整天的以泪洗面,连人都病倒了。可是这个王八蛋别说回心转意了,就连过来看她一眼都不愿意。我和我妈妈去他公司和他家里找他,希望他能和我妹妹重归于好,可是这个王八蛋根本翻脸不认人,直接就叫人把我们母女俩给赶了出来。”

    “要是这样也就算了。可是这个混蛋好狠的心,光是那么赶走我们,羞辱我们一家还不够。他还趁着一个晚上,提着斧头的找上门来。我妹妹还以为他是回心转意了,可谁想到他居然会狠下心来的对着我们一家挥起屠刀!”

    “你说这样负心薄幸的男人该不该死,我们一家是不是要报这个血海深仇才能够瞑目!”

    看着这个女鬼的一脸癫狂,再看看这一家老少那副满脸仇恨的阴冷表情。曹达华表示,这可真是一个故事,两种解说。要不是他提前知道了答案,他还真就被这几个女鬼给糊弄过去了。

    而眼下,受害者一套说辞,凶手也是一套说辞,你说他听谁的。

    这当然是废话,作为一个警察,哪怕只是个卧底警察,他也选择听有着警方严格论断之后的那个答案,也就是凶手的那个答案。

    动机、过程、证据,一清二楚,这是回溯事实的基本要素。而相比较之下,这几个女鬼的一面之词明显就主观情绪过重,直接就显得错漏百出。

    曹达华是容易心肠软,但他又不是傻子,更不是那种明知道别人在骗他他还继续软着心肠给别人骗的白痴。

    所以面对几个女鬼有些殷切的眼神,他只是呵呵一声,就慢慢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你们几个当我是白痴吗?还是说你们真就以为,当年的事情我就一点不知道了?这可是我花了几百万买的宅子。明知道它是个凶宅,我会不弄清楚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话一说,李冰琪一家当即色变。而李冰琪更是脸上浮现出惊恐的,连忙就扑倒在了曹达华的面前。

    “先生,你不要被那些小道消息给骗了啊。我们真的是无辜的,你要相信我们啊。”

    “拜托,你们是鬼。俗话说鬼话连篇。和警察查出来的事实相比,你们凭什么让我相信你们,就因为你长得漂亮?可漂亮也不能把我当傻子耍吧。”

    这一次曹达华没有再心软。面对李冰琪的哭诉,他板直了腰的,却是连看她一眼的心思都欠奉。

    诚然,李冰琪是漂亮,是很容易让人生起同情心。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就可以依仗着这份漂亮为所欲为,一味的去博取曹达华的同情。

    他承认,自己刚刚的确是因为这份美貌而有些心软了,但眼下,当得知自己被当成是个傻子来蒙骗之后,这份美貌不仅仅没有起到什么正面作用,反而还让他觉得面目可憎了起来。

    同样的一个错误,曹达华不会犯第二次。所以径直往曹玮身后一躲的,他就直接对着曹玮吩咐了起来。

    “阿玮,交给你了。这几个鬼果然是一点都不值得同情,简直就是浪费我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