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九章 善者不来
    ()  一老一少一女三个鬼类没有吭声,只是以一副阴冷的眼神注视着曹玮一行。而李冰琪似乎是有些被曹玮给吓住了的意思,这个时候反倒是主动的介绍了起来。

    “大师,这是我妈妈、姐姐和侄子...”

    “还真是一家人?那这栋房子,是你们以前的住所?”

    李冰琪瞪着大大的眼睛,有些无辜的点了点头。

    “一家四口都死在这间房子里?灭门惨案?”

    这一次李冰琪刚要回答,她的那个短发的姐姐却是先一步的张开了口来。

    “你是谁?问这么多干嘛?”

    作为一只多年的怨鬼,李冰琪的这个姐姐并非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之前好几次都是她出手差一点要了曹达华的小命。要不是说曹达华运气好,再加上及时跑回了家里,被祖宗的灵位给庇佑住了。那指不定已经遭了她的毒手。

    而之所以她现在表现的那么克制,不仅仅是因为曹玮手里抓着她的妹妹。更多的还是因为从她的角度去看,曹玮这个人简直有些离奇。

    面对这些鬼物,曹玮虽然没有露出所有的底牌,但一身纯阳真炁勃发之下,却也是让他周身都被这一层无形的氤氲烟霞笼罩。

    普通人看不见,但她们这些阴邪鬼物却能看的清清楚楚。

    而只是一看就感觉刺眼,离得老远的都能感觉到一股炙热气息扑面而来,仿佛眼前是熊熊山火一般,这自然是让她们忍不住的心生忌惮。

    可以说要不是自家妹妹被这个不知道深浅来历的家伙抓在手里,她们早就躲得远远的,避其锋芒了。可尽管因为李冰琪受制而不得不显露出身形来,也并不代表她们就能任由李冰琪这个傻子把她们的老底都给揭出来。

    “我是谁?”

    手上抓着李冰琪不松,这既是为了防止这个女鬼逃跑,也是防止她被自己溢散的纯阳真炁所伤害。

    虽然之前的查验让曹玮多少意识到这个女鬼有些特殊,好像她并不像是寻常鬼物那样的...脆弱。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可不想这么一个送上门来的趁手人质因为自己的一个疏忽就被这么被玩没了。

    有人质在手,这是为了方便谈判。而也是把脸色有些难看的达叔往前推了一步,曹玮指着他宽厚的背影就直接说道。

    “眼前这位你们应该认识吧。我和他是叔侄关系,亲的。这两天功夫,你们可是没少对他下黑手吧。怎么,现在不认账了吗?”

    曹玮这话一开口,几个鬼物就知道事情要遭。这算是收保护费收到了警察局门口了,怎么看都是踢到铁板了。

    但既为鬼类,本身就性情偏激。再加上女人天生不讲理的特性。哪怕说她们知道这一回是自己理亏,被人找上门来的一点都不冤屈。这个时候她们也依然还是瞪着一双双幽绿阴冷的眼睛,冲着曹玮就强辩了起来。

    “这个房子本来就是我们的家,我们一家在这里已经呆了十年时间。现在你叔叔强闯进来,想要抢走我们的家,我们当然不会对他气。没有直接要了他的性命,已经是对得起他了。”

    “你们家?说得好听,把房产证拿出来看看?”

    要是这女鬼态度端正一些,那曹玮或许还愿意好声好气的和她掰扯几句。可她一上来就要倒打一耙,曹玮自然不会惯着她。

    “达叔,把房产证拿出来给她开开眼!”

    “看清楚了。这是正儿八经的房产交易声明,在政府公证处公证过的。上面写得明明白白,我叔叔几百万真金白银买下了这栋房子的所有权,他已经是这栋房产的所有人。从法律的角度上来讲,这里的一砖一瓦,每一块草坪都在他的名下。而说句不好听的,你们这几个死鬼也该在其中的才对。”

    “要我说,碰上这种情况你们早就该卷铺盖滚蛋的才对。可你们居然敢对我叔叔动手动脚,还想要害他的性命。这我就不能忍了。我今天就是想要问一问,这天底下到底还有没有公理了。要是没有,那我今天可就要跟你们掰扯掰扯,这个理字到底是怎么写的!”

    曹达华是带了房产证和协议声明过来没错,但他可没有想到曹玮让他带这种东西过来居然是这么个目的。

    这算什么?打着自己的旗号,光明正大的挑衅几个被占了老巢的女鬼?饶是他刚刚多少见识到了曹玮的一点手段,这个时候也是难免有些心里惴惴了起来。

    而眼看着对面的两个女鬼被曹玮这话一激,脸色都有些发绿。他立马就挥起了手,做起了和事佬来。

    “不至于,不至于!我买这房子的时候也没有想到里面居然住了你们几位。我们这也算是...算是不打不相识。我的意思是,大家还是放宽心,心平气和一点,不要随随便便就伤了和气。有话好说吗!”

    两个女鬼刚刚是想要直接动手的。毕竟她们这脾气,实在是咽不下这么一口恶气。

    可曹达华软话说得及时,尤其是看他这张老脸。丑是丑了点,但说起话来眉眼一皱,眼睛都眯得有些看不到的模样,很是有一种诚恳的感觉。所以她们干脆也就是顺着这个台阶往下一下的。就直接冷声问道。

    “好,我卖你个面子。你们想怎么谈!”

    “我靠,达叔你搞什么鬼。我这边都已经准备直接动手了好吧。”

    曹达华这么一搞,明显是有些打乱了曹玮的节奏。以至于说他现在只感觉有些不上不下的,还真不好按原计划那样的继续下去。

    为此,他只能跟曹达华抱怨。而曹达华一听他这话,则是连忙把他嘴一堵的,就拽着他小声说道。

    “阿玮啊。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啊。对面人多势众,你确定你能搞得定?”

    回头看了一眼对面,老弱病残对面占了一半。曹玮觉得自己有十足的把握,当然他说的就要相对保守一些。

    “问题不大,七八成吧...”

    “七八成?那你有办法保住你阿叔我的安危吗?对面可是好几个,你随便漏了一个过来,你阿叔我可就完蛋了。”

    “放心,问题不大。区区阿猫阿狗而已,我保证,一个都跑不出我的五指山。”

    看了一眼曹玮的脸色,曹达华很是狐疑。这包票在他看来打得实在有些太大,以至于说他很是怀疑曹玮是在吹牛。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可不仅仅是对曹玮说的也是对他自己说的。所以仔细想了一想,他还是建议道。

    “要不我们还是先谈谈,要是能谈出一个双方都能满意的结果,息事宁人的话最好。实在不行,你再想办法动手?”

    “有必要这么费事吗?你拿着那本书躲到一边去。给我五分钟,这几个小鬼要捏圆捏扁都可以随你挑!”

    “别啊!阿玮!”

    曹达华一听这话,连忙喊停。他有些不能理解,自己侄子明明这么聪明一个脑袋瓜,怎么干起这事来这么莽撞?

    那可是鬼啊,给她们一点面子好吗?随随便便就喊打喊杀,不尊重人不说,也未免太刺激自己这个老人家的心脏一些。他可不想冒任何的风险,所以这个时候只是拖拽着曹玮的胳膊,他就连声的劝说起来。

    “你叔叔我刚刚才和人家说了要谈判,你不能让叔叔我言而无信吧。大丈夫行走天下靠的就是个诚信。我这话都说出口了,你要是再出尔反尔,那不是打了阿叔我的脸。这要是传出去了,阿叔我还有什么脸在江湖上混。”

    “而且对面一家不是女人就是孩子,我们叔侄俩这要是连好话都不说两句就直接动手,未免有些欺负人家孤儿寡母的意思。说出去太不好听了。所以听阿叔我一句劝,我们先谈再说?”

    “不是,达叔。你什么时候这么讲规矩了?”

    看着曹达华这一套接一套,大道理简直跟层出不穷的一样。曹玮有些傻了眼。而曹达华一听他这反问,却是猛地一拍胸脯的,直接就露出了一副豪气干云的模样。

    “开玩笑,你小瞧你阿叔我啊。别看你阿叔我混的不怎么样,但我这为人,我这气度,那可是有口皆碑的好吧。想当年在粉岭...”

    刚准备吹个大牛,但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曹达华突然闭上了嘴巴。而眼看着这没有了下一茬,再加上话都被曹达华说到这个地步了,曹玮自然也是没得选择。于是他只能冲着几个两个女鬼说道。

    “听到没,看在我叔叔的面子上,给你们给机会。说吧,你们想怎么谈!”

    “哼,你先放了我妹妹再说!”

    对面的女鬼显然是以李冰琪的姐姐为首。而她先是看了好似一脸诚恳的曹达华一眼,有些满意的微微颔首。然后才脸色一变的,直接对曹玮提出了要求。

    当然,这要求曹玮肯定不答应就是了。

    “凭什么!你妹妹打算偷袭我们被我当场抓获。这算是你们打算害人的标准人证物证,归属权在我。你一句话就想要让我交出去,你脸大是吧!”

    曹玮一句话,直接把李冰琪的姐姐撩拨的肺都要气炸了一般。

    她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曹玮这个看起来阳光帅气的小白脸说起话来居然这么尖酸刻薄,反倒是他的那个叔叔,人虽然是丑了点,但性格却要好相处的多。

    这俩真的是亲叔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