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八章 登门
    ()  “姓名?”

    “李...李冰琪!”

    “性别?”

    “女?”大概是第一次被人问这样的问题,以至于这个女鬼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都有些不自信了起来。而曹玮要的就是这种不自信。

    “给个肯定点的说法。你到底是男是女?看你样子也不像是个傻子,怎么连这你都不知道吗?”

    “女!”这一回女鬼李冰琪倒是拿出了一个肯定的语气。当然,肯定之余她也是更多了几分对曹玮的惧怕。

    不仅仅是因为曹玮刚刚所展现出来的让她这个鬼物都为之惊惧的手段,更多的还是他的这个态度,摆明了就是一个一板一眼,眼里不容沙子的做派。这让她感觉曹玮就是古时候坐在县衙里的青天大老爷,而她则是受审的刁民。一股先天的畏惧油然而生,自然是让她忍不住的有些战栗。

    可以说要不是被曹玮死死捏住了手,她怕是早就已经逃之夭夭了。而眼下根本逃不出曹玮的五指山,她也只能是老老实实的低眉顺眼,做出了一副受气相。

    “种族?”

    “以前是人,现在应该是...鬼?”

    “自信点,你现在就是个鬼!”

    翻了个白眼,曹玮觉得这个女鬼还挺萌。自己的身份都拿捏不住,居然还要自己来提醒她一下。估计活着的时候也是个迷糊鬼。不过这样也好,有利于自己查验一下她的身体。

    当然,这真是查验身体,而不是什么叔叔带你去看金鱼的那一套。

    曹玮捏着这个女鬼的尺桡骨,也是如同老中医一样的再给她把着脉。而就他此刻的感觉而言,毫无疑问的,这个女鬼是没有什么脉搏之类的生理特征。

    不过有些有趣的是,虽然可能她连实体都算不上,但是不知道是出于身前为人的习性,还是某种特异的规范。她的阴气却是在极尽可能的模拟着人类的那些体征。

    比方说,她会有那种紧张起来肌肉绷紧的感觉,尽管她没有肌肉。再比如,她的身体会因为畏惧而有些轻微的战栗。而同样的,连神经系统都没有,这战栗自然也是没有道理。

    这种情况,非常有趣。有趣到曹玮都有些想想要进一步的解剖看看,这些个鬼物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不过他到底不是什么变态科学家。主修的也不是什么自然生物类学科。所以尽管有些探索和求知的欲望,他到底也没有生出逾越过伦理这条线的想法。所以盘查还在继续...

    “出生年月...顺带死亡年月也报一下!”

    “1962年7月14日出生...死亡年月是1986年...”

    她话还没说完,就只听前面传出了一声感慨。

    “哇,62年,和我小妹一个年纪。死的时候才二十四岁,未免也太可怜了吧。明明是这么漂亮的一个大美女来着的...”

    说话的肯定不是达叔,因为他没有一个62年的小妹。而看着突然插话进来的出租车司机,曹玮也是神色古怪的翘起了嘴角。

    “怎么,刚刚对她喊打喊杀的是你,现在同情她的又是你。这位居士,你是不是有些太善变了?”

    “对啊,你这个出租车司机怎么搞得跟个戏子一样,说变就变!”

    两个人的冷嘲热讽也是让这个出租车司机一阵赧然。他从后视镜飞快的瞥了这个女鬼一眼,然后才小声的回答道。

    “我也没想到她这么惨啊。明明是个如花似玉的年纪,结果却英年早逝,听起来太可惜了一点不是吗?而且从她的表现来看,她好像也不算是什么恶鬼吧。”

    “人不可貌相,居士你又着相了。李冰琪,露一手给居士开开眼!”

    出租车司机犯得还是市井小民的老毛病,那就是同情心泛滥。讲道理来说有同情心不算是什么坏事,最起码的,一个社会的人文关怀就是由同情心和同理心构建起来的。但不是什么同情心都可以给,最起码农夫与蛇的事情不可取。

    鬼这个玩意曹玮还没有研究透。但是根据风叔还有之前的见闻,大致也可以得出鬼类多是执念深重,性格偏激之辈的结论。

    把他们当人,不太合适。因为人类的法律和道德理念已经很难对他们形成约束。真要是比喻的话,可能具有强烈攻击性倾向的精神病患者才更符合他们的形象。

    普通人并不适合和这种东西接触,因为一个不小心的疏漏就可能为你引来杀身之祸。曹玮是对这个出租车司机的市侩有些看不太顺眼,但还不至于说故意给他树立起这么一个可能会引来灾祸的观点。所以他也是直接对着女鬼一示意。

    而一听他的意思,女鬼却是一下子扭捏了起来。

    “大师,这不好吧。”

    “让你做你就做,费什么话啊。”

    这话一说出来,李冰琪就知道自己是没有和么讨价还价的余地。因此也是对着这个司机幽幽一笑的,她就突然这么来了一句。

    “司机大哥,你看我美吗?”

    “美,当然美...”尽管心理上已经有了准备,但骤然听到这么一番话,出租车司机还是内心里一荡的,忍不住就给出了一个这样的回答。

    只是他要是只回答不回头张望还好,偏偏他是有些耐不住自己好奇的,在说完这句话之后还非要从后视镜瞟上李冰琪一眼。而这么一瞟,可算是瞟出了事来。因为后视镜里他看到的李冰琪已然是变了个模样。

    一身鲜艳的红衣下,身段还是那个身段。但五官却已然不是那副娇艳的模样,而是摇身一变的,变成了个光秃秃的白板,隐约能看到的只有一些纤薄的褶痕,分明就是个没有涂抹勾勒的纸人的模样。

    阴森诡异、无名惶恐。霎时间就涌上了心头,而这一回真是再也憋不出的,刹车一脚踩死,一股热流顺势淌下,司机却是连尖叫的力气都没有,一下子就瘫软到了座椅上。

    这幅没出息的模样,换做刚刚达叔可能还要吐槽上两句。可这一回,别说是这个司机了,连他也被吓了个够呛。

    哆哆嗦嗦的靠近了门的位置,好方便自己一开门就能以最快的速度溜得飞快。曹达华瞥了一眼无动于衷的曹玮,只能是以一副颤颤巍巍的语调打起了商量。

    “阿玮啊,你让这个女鬼快点收了神通吧。这么个模样,真的是要吓死人啊。叔叔我年纪大了,顶不住的啊。”

    “这就吓到了?还有更刺激的你没见过呢!”

    曹玮指的是之前的黄永年。那家伙变身之后的恶形恶相可比眼下这个要刺激的多。当然,曹达华肯定是不清楚这个,也压根没有见识一番的想法。他只是连连的摆手,连多看一眼都不愿意。

    而看到他这么的抗拒,曹玮只能向着李冰琪使了个眼色。而李冰琪现在虽然连个眼睛都没有的,但到底还是乖乖的变回了原来的模样。

    “居士,这回知道人不可貌相了吗?别看什么人长得漂亮就随便动了心,你怎么知道这张皮下面的不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

    “当然,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人在做,天在看。你这平日里走南闯北的,还是多与人为善的好。”

    “大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就是求求你,能不能老是抓着我一个人这么折腾啊...对了,大师。这是车费!我刚刚想起来了,你这样的人物坐我的车是我的荣幸。我怎么能跟你要车费呢?真是...”

    听到曹玮出声,出租车司机这才有些回过神来的意思。好像对于他来说,曹玮的存在已经是一个定心丸一般。没他在,恐怕他现在都没有那个勇气再待在车里面。

    但说是这么说,这个大师的脾气也实在古怪。哪有平白无故就要这么吓人的,仔细一想,自己好像也没有得罪他啊。

    为了自保,也是为了接下来不继续被折腾。司机非常上道的把还没有捂热的几张钞票连忙掏了出来。甚至说里面花花绿绿的还多了几张。这让曹达华下意识的伸手,但却是被曹玮干咳一声的直接打断。

    “居士玩笑了,我是在意这点钱财的人吗?我就是想要告诫你,一些做人的基本道理。行了,你开车吧。等到了地点,今天这事也就和你没关系了。”

    “好好好,我这就开...”

    一听能逃脱苦海,司机哪还敢犹豫。油门一踩使足了劲,差一点没在山路上飙出个一百二十迈来。

    七拐八拐的山路没有能难得住潜力爆发下的出租车司机。也就是那么不到十分钟的功夫,他就已经是把车子停在了那间凶宅的门前。

    到了点,曹达华最先下冲了下车,跑到路边就大吐特吐了起来。这个时候的他天旋地转,人都跟被摇闪了架一样,显然是被这司机的车技给折腾了个不轻。

    而曹玮倒是和没事人一样,先是拽着女鬼李冰琪下了车,然后就对着司机伸出了一只手来。

    “居士,相逢即是有缘。往后要是碰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可以来这里找我!”

    “一定,一定!有空我一定拜会。”

    司机哪敢说不是,只能握着曹玮的右手连连点头哈腰。

    曹玮也没气,一通纯阳真炁灌注之下,也是消弭了一点他身体上惊吓过度的损耗。然后也是拍拍司机的肩膀,他就指着大门的方向说道。

    “快点走吧,没看有人已经过来接了吗?怎么,难道你也想留下来做?”

    “啊?”还没有搞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的司机往大门口一看,却是发现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一老一少一女三个人影。再仔细一看,这三个人却是连影子也没有半个。

    心里立时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司机连屁都不敢放半个,油门一踩就跑得飞快。

    而曹玮这个时候也是往那三个鬼物瞥了一眼的,就回头对着自己身边的李冰琪问道。

    “你们几个,是一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