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七章 鬼吓人
    ()  第二句摆明是冲着身边这个女鬼去的。曹玮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在对别人说话,他甚至还把脸贴到了女鬼的面前,几乎就是和她面对着面的一个模样。

    这自然是吓了那个女鬼一跳,也是让前面的司机差一点蹦起来。他仔细的看了一眼后排,自然是除了曹玮之外什么都看不到。而怎么看曹玮都不像是在作伪的模样,他立马就对着坐在副驾的曹达华小声询问了起来。

    “喂,老兄。要不要这么邪门啊!”

    “你问我我问谁啊,我又看不见...”

    冲着司机一个抱怨,达叔也是立马紧张的向着曹玮张望了过去。

    “阿玮,什么情况啊,你看到什么了?”

    曹玮此刻并没有功夫理会曹达华,因为眼下这个女鬼在发现曹玮似乎能看到她之后,第一时间的就想要逃跑。但曹玮凌空一抓,却是直接把她给拽了下来。

    纯阳真炁一个激发,先天上的克制瞬间当即就让这女鬼忍不住的一声惨叫。而伴随着她体表一层阴气的崩散以及曹玮真炁的辐射,曹达华和司机都是只感觉眼前一花的,这个女鬼的形象立刻就映射到了他们的眼中。

    “我靠,有鬼啊!”

    曹达华刚提起一口气的就要尖叫出声,出租车司机就已经是快人一步的放声大叫起来。

    明明是一个一脸糙容的老爷们,这个时候却尖叫的好像是一个受了惊吓的小媳妇。一脸惨白的他几乎都没法控制自己的动作,手上掰着方向盘胡乱一转的,他们所在的这辆出租车直接就在马路上漂移了起来。

    而这可不是在公路上,而是在山道上。底下就是悬崖,这样的刺激足以让曹达华把自己快蹦到嗓子眼的小心脏硬生生的咽下去。然后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惊恐的模样,他劈手一把抢过方向盘的往内侧一打,就以一个比谁都凶狠的表情对着司机大吼了起来。

    “叫叫叫,叫你妈啊!快点踩刹车啊!”

    或许是这凶相起到了作用,或许是这司机此刻也意识到了,车子要是出了意外他的结果不会比碰上鬼好上多少。所以总算是回过神来的猛地一脚踩下了刹车。车子呲溜一声的,就已经是在左摇右摆的蛇皮大走位中停了下来。

    “呼...妈的,真是没被鬼吓死,差点被你这个王八蛋吓死!就你这胆量,还敢出来跑出租,回家带孩子吧老弟!”

    也算是一场劫后余生,曹达华浑身一阵冷汗直冒的,整个人都有点瘫在椅子上大喘气的意思。不过人虽然是没什么精气神了,不代表他的嘴也会消停下来。而面对这一场突发危机的始作俑者,他自然是一脸不屑的就冲着这个司机嘲讽了起来。

    出租车司机此刻还在哆嗦。

    和多少还有个神通广大的侄子可以倚靠的曹达华不同,他在这孤身一人心里全然没有一点底气的情况下撞到了鬼,可以说是一身胆气十成都已经去了七八成。再加上刚刚又来上这么一遭,他浑身的胆气都已经是泄了个干净。

    所以是随即可见的,这个出租车司机直接一个抽抽,当场就是口吐白沫的要背过气去。而以曹玮的视角,更是可以看到他的魂魄都有了些要离体的迹象。

    这是要被吓死了?

    心里也是有些诧异,曹玮当然不可能让这种事情在自己眼前发生。所以抬手对着这离体的魂魄一按,纯阳真炁宛若云柱灌顶之下,却是愣生生又把这已经离了体的魂魄给塞了回去。

    魂魄在自个身体里反复横跳是个什么滋味,曹玮并不清楚。但他能看见这个出租车司机陡然间的一个浑身颤抖,然后脸上直接涌上一股子血色,却是又一下子惊醒过来。

    “我刚刚是怎么了?”

    “你刚刚好像羊癫疯犯了,老兄。不是我说你,你差一点把我吓死!”

    有些像是大梦初醒,这个司机刚醒转过来的时候还有些迷迷糊糊。不过经由达叔这么善意的一提醒,他立马就有些迷糊的描绘起了自己刚刚看见的情况。

    “我没有羊癫疯啊。我就记得我好像是突然间飞了起来,然后一大巴掌从天而降,就好像是如来佛祖拍孙大圣一样的把我一下子拍了回来。然后我被这么一吓...不对!鬼啊!”

    总算是回过了神来,出租车司机往后视镜一看,整个人又是一哆嗦的,扯着嗓子就尖叫了起来。

    “叫叫叫,叫什么叫。不就是个鬼吗,有什么好怕的!”

    被这司机反反复复的惊吓了好几轮。曹达华表示鬼什么的已经没有好怕的了。反倒是这个司机一惊一乍的,有些太过于挑战他的神经。要不是考虑到他这个小身板很可能经受不住下一轮的,他现在就大嘴巴子招呼过去,好好帮他清醒清醒。

    没被鬼害死差点被你这个活人给玩死,这个世界有这么滑稽的事情吗?

    虽然还有些牙齿打颤,但被曹达华这么一说,出租车司机还真是稍微回了点胆气。

    他仔细的通过后视镜察看了一下后排,目光主要还是集中在那个女鬼身上。怎么说呢,漂亮的有些不像是他印象中的女鬼。

    如果不是说是亲眼看到她凭空出现的,他甚至都没法把眼前这个漂亮到几乎让人没法移开眼睛的女人和他想象中那些青面獠牙、动辄要人性命的鬼怪联系到一起。

    但既然清楚了他的身份,他自然是一分旖旎的念头都不敢有。而也是看到曹玮宛若铁铐一般牢牢抓住这个女鬼的手掌,以及这个女鬼对曹玮有些分明的畏惧神色。他也是连忙咽了口口水的,对着曹玮就嚷嚷了起来。

    “大师,救命啊。赶快把这个脏东西给收了吧,别让她在胡乱害人了!”

    “无量天尊,居士口下留德。这女鬼害没害人还是两说的事情,怎么能一棒子给打死了。”

    曹玮从来都不耐烦这些围观群众在边上的咋唬。所以尽管这个司机叫的还挺真切,他也依然是一个白眼之下,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说辞。

    这个说法当然不可能让这个司机信服。他这种市井小民最在乎的从来都是自己的切身利益,可不会去关心其他什么人的死活。更不要说眼下这个女鬼连人都不能算。

    所以一听曹玮那出了这个说辞,他立马就有些不依不饶的叫嚣了起来。

    “大师,这个时候你可不能有妇人之仁啊。这个女鬼突然间跑到我们车上摆明了是想要害我们。也就是碰上了你,不然鬼知道我们这车上会不会多上几条冤魂。大师你虽然慈悲为怀,但除魔卫道不也是你的本分。怎么能就这么放过这个女鬼了?”

    这个世界有意思也就有意思在这个地方。明明刚刚这个出租车司机还怕得要死,要不是曹玮在这里拉了他一把,恐怕他都已经是要把自己魂都给吓没了。可这回刚喘过气的,他立马摇身一变,直接就是一副凶恶嘴脸对着这个女鬼就喊打喊杀了起来。

    受害者是他,害人者也是他。如此精彩的脸谱切换当真是让曹玮感觉长了见识。而也是对一脸欲言又止的曹达华使了个眼色,曹玮摇了摇头,却是一脸云淡风轻的说道。

    “除魔卫道,是我们出家人的职责没错。可眼下这个女鬼究竟有没有犯过杀孽,贫道却还不清楚。既然居士你这么信誓旦旦,那好。要不我把这女鬼放开,你和她好好谈谈。要是她露出了什么狰狞面目,亦或者居士你能证明她是害人恶鬼的话,那贫道我再下霹雳手段也不迟啊。”

    一听这话,刚刚还一脸哀求、拼命摇头的女鬼直接一顿,就对着身前的出租车司机无声凝视了起来。

    而被她那双大眼睛这么一瞪,出租车司机只感觉小腿肚子一颤,差一点就是一股热流要顺着裆下倾泻而出。

    “这个...不合适吧。大师,我是有这个心,可我也没有这个本事啊。”

    出租车司机一脸讪讪然的连连摆手,显然是没有和女鬼亲密接触的打算。而看着他这副变得飞快的嘴脸,曹玮也是嘴角一挑的,就不无嘲弄的说道。

    “居士既然知道,又何必多说废话。难道不知道祸从口出的道理。眼下虽然有贫道可以护你一时周全,可谁敢保证这女鬼没有同伴好友,会为她寻仇?贫道虽然不怕,但居士你...”

    “这...”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女鬼,出租车司机只感觉从她的眼里看出了一丝狠厉。这让他立马一缩脖子的,也是有些畏缩的就对着曹玮嘀咕了起来。“大师,我知道错了。要不你和这女鬼说说,我刚刚也就是开个玩笑而已。让她别放在心上...”

    “不急,不急!居士还是先开车吧。我们可是付了车费的。”

    曹玮是诚心要吊一吊这个司机,自然不会给他什么承诺。而这司机刚想在多恳求上两句的,曹达华已经是干脆的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让你开车就开车,婆婆妈妈些什么?你再这么叽叽歪歪的小心我夜里放一堆小鬼去找你!”

    “开就开嘛,这么凶干嘛?”

    司机算是看出来了,这两个人就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他现在不想别的,只求平安无事。所以也是老老实实的把档位一挂,油门一踩,就重新向着指定的地点出发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曹玮则是稍微一打量眼前的这个女鬼,在其有些战战兢兢的脸色之下,也是随口就对她询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