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四章 慎重的选择
    ()  哈佛大学的硕士毕业,这个学历已经不低了。

    尤其是他还是从数学系这种出了名的艰涩学科里杀出了一条血路来,说他是一个天才一点也不为过。

    但就是这么一个广义上的天才,此刻却正在揪着自己脑门上不多的头发,对着眼前这满篇的公式怀疑人生。

    不是说完全看不懂。只能是看懂了,但是好像又没有真的看懂。

    这比看天书更让史蒂夫这个骄傲的伦敦人感到难受。

    因为如果是前者的话,他大可以说一声什么垃圾论文,简直是在浪费我的时间,写这东西的傻子不会以为自己随便编一堆看不懂的东西就可以那些菲尔兹奖吧。然后随手把它扔到垃圾桶去。

    但后者,只要他还有一个数学工作者该有的学术操行,有一个学术刊物编辑该有的职业素养。他就没法去昧着良心的否认,这篇论文本身的质量。

    完全不知所云和能看出来这里面的艰深,只是没有那个能力去辨别其中的真假还是有着一定的区别的。

    只是,对于史蒂夫这么骄傲的人来说,他显然有些没法接受自己连这种最基本的工作都无法达成的残酷事实。

    为此,他只能绞尽脑汁的一字一句,一个公式一个公式的在自己的稿纸上做起了演算。而这么一来,时间自然也是过得飞快,可以说是一晃眼的,时间就已经是来到了下午。

    “嘿,史蒂夫。要不要吃点点心,你都坐在这里一天了!这可不像你的性格!”

    作为标准的伦敦人,史蒂夫雷打不动的有着喝下午茶的习惯。同事们也是早已经习惯,而乍一看他今天居然这么勤勉的工作,他们也是难免有些奇怪。所以当即也是有人开始做起了试探。

    “嗯?嗯...这个思路好像没错。难道是我想的太复杂了?”

    “史蒂夫?史蒂夫?混蛋?”

    确认了史蒂夫是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同事只能无奈的耸了耸肩膀,选择了离开。而史蒂夫还在工作,此刻距离他开始研究论文上的内容已经过去了整整八个小时,而整个论文他也才不过才翻看了十几页。

    任重而道远,莫过于此。哪怕说是偶尔观察他一下的同事们也开始意识到了,这个骄傲的伦敦佬怕是碰到一个难啃的骨头了。

    这让他们多少是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毕竟别人抓耳挠腮到连头发都拔下了几撮,而自己却能在这安安心心的喝着下午茶,讨论一下晚上去哪里消遣一番。这种肉眼可见的差距自然是能让他们内心里感到庆幸。

    但这种心情过后,很多人却也是有些吃味了起来。

    虽然未必喜欢史蒂夫这个人,但他的本事大家还是认同的。一篇论文能让他这么的吃力,恐怕就是换成他们也未必能好到哪里去。而这也就意味着水平。

    只有足够高水平的论文才能有这样的质量,而按照消耗的时间和精力来判断,只要不是史蒂夫看花了眼,失去了自己平时的水准,那么这片论文恐怕就已经是有了刊登在年刊上的资格。而这就是实打实的业绩,代表着一份丰厚的奖金。他们自然会吃味。

    只是这东西既然已经落在了史蒂夫的手里,那么除非史蒂夫犯傻,否则他们也只能是在肚里这么感慨一下,这个该死的英国佬真是好运之类的。

    自己的运气是好是坏,史蒂夫有些拿捏不住。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的头发一定会掉得很快。

    本身昂撒人就有着秃顶的传统。他虽然一直以来都在做着防备工作,但多少也是有些不可避免的意思。

    本来他还希望,自己能把这个时间往后拖延上那么几年。但今天这一遭走下来,他光是摸一把脑门,都能感觉到头顶上的越发稀松和清凉。

    心情自然是郁闷至极,但精神上却又是格外的亢奋。

    历经好几个小时的奋斗,他到底是摸清楚了这篇论文的前奏部分。也就是摸清楚了作者的大致思路。

    他以一个天才的角度构建出了一个新的公式,然后用这个公式去对非线性偏微分方程进行求解。就目前来说,他在思路上非常正确,演算推证的结果也没有任何的疏漏。而如果不出史蒂夫所料的话,接下里的论文就该是这个公式的逻辑验证部分。

    只要数学逻辑上没错,作者能够完整的交代出自己这个公式是如何设想和构建出来的,并且这份构想能够符合数学逻辑的推理,那么这个公式就是能站得住脚的。

    到了这一步,他作为编辑的工作也就差不多完成了。毕竟他的水平也就只能做到这些,确定这个公式到底成不成立,能不能把它作为NS方程的一个重要里程碑,这不是他一个小小的编辑能够决定的事情。那该由数学界的那些大佬们们来敲定。

    总之,不管这个公式具不具有现实上的推广和实践意义,亦或者说它只是一种纸面上的漂亮。那都是那些大佬们该头疼的事情了。

    他的工作到这里就可以宣告结束,而他本人也可以从这个折磨中抽身出来。只要他能确定这个公式的逻辑部分。可...

    “法克,为什么这种验证环节里面还有代数几何和拓扑学的东西!”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这放在数学这门大学科里就是很多专职的数学研究人员或许在某一方面研究的非常深入,但是一旦换一个方向,转入到另一个领域之中,他可能就直接是一头雾水了。

    史蒂夫就是这样。他大学时期专研的就是微分这一块,所以看论文的前奏部分虽然有些吃力吧,但也不是全然没法入手。但眼下,这论文论述公式逻辑的部分突然一个信马由缰的,直接转入到了代数几何的方向。这直接就是让他两眼发直的,愣是连看都看不太明白了。

    不是说他堂堂一个哈佛的硕士,对代数几何就一点不懂了。而是这论文中代数几何的部分实在是水平太高,远远超出了他能理解的范畴。

    总之就是我看了,好像是那么回事。但是你让我说出个所以然来,抱歉,我没有这个能力。

    满满的无力感觉让史蒂夫拼命的抓扯着自己的头发,嘴里法克法克的一连骂了七八遍。而等他稍微回过神来,陡然意识到自己这么一通脏话有些败坏了平时形象,正准备进行补救的时候,再一抬头的他却是发现,整个办公室里居然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窗外只有昏黄的灯光,这灯光史蒂夫很少看见。

    因为一般天还没黑他就会赶着下班,跑的比一般同事都快,自然是没有多少机会看到这一盏老旧路灯勤恳工作的场景。而也是一看到这,他才陡然意识到,天色居然都已经是这么晚了。

    看了一眼手表,晚上十一点。这个时间让他脸色一抽的,忍不住就是倒吸一口冷气的露出了一个牙疼的表情。

    本来还约好了女朋友,准备请她吃一顿烛光晚餐顺带做一些有益身心健康的事情的。但现在这么一看,别说他打得这个好算盘了。过了今晚,她还算不算是自己的女朋友可能都是个问题。

    但要说后不后悔,史蒂夫倒也觉得不至于。

    因为现在的他只想收回自己之前的评价,或许这个论文的作者满脑子的奇思妙想把他折磨的几乎快要发疯,简直都想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弱智。但他没法否认的是,这的确是天才般的想法。

    假设他的公式论证部分没有被人发现什么问题的话,那么毫无疑问的,他将会是本年度最出名的数学家之一。而他的这篇论文,也将刊登在数学年刊的杂志上,被递送到全世界各个著名的院校以及那些富有卓越头脑的数学学者们的办公桌前。

    他的名字,将享誉世界。最起码说在数学这个领域上是这样的没错。

    “对了,这个家伙叫什么来着?让我看看...WeiCao?真是奇怪的名字。爱丁堡学校?这又是从哪冒出来的大学,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过。不过算了,或许是我孤陋寡闻呢?”

    难得说出了一句自谦的话,这个被深深挫败了骄傲性格的伦敦人打开了自己的办公桌抽屉,在清空了里面所有的东西之后,就打算把论文给整理进去。

    但转念一想,他又放弃了这个打算。

    虽然数学年刊这种等级的出版社里不大可能出现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但这个时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失误而让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中途跌落。所以老老实实的把文件袋收进公文包,史蒂夫就准备把它带回家里面再继续研究一下。

    至于说女朋友...反正是要跟他闹分手了,那么还不如干脆一点,就趁着这个机会干脆分手算了。

    女朋友只会花钱,浪费你辛辛苦苦赚来的薪水。但这篇论文只要发表了,却可以让你实实在在的赚上一笔奖金。甚至说运气好了,评上副总编都未必不是问题。孰轻孰重?

    精明的编辑在脑子里飞快的计算着得失,然后他果断的唾骂自己。

    史蒂夫啊,史蒂夫。你怎么能如此的堕落,用肮脏的金钱和利益来玷污这纯洁的爱情?什么?这不是爱情,那没事了。就让肮脏的金钱利益来得更猛烈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