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一章 达叔历险
    ()  欧兆丰最多也就只能说到这里,他毕竟只是个师兄。这年头连亲大哥、亲老爹都没有资格决定你人生的走向,更何况是只是个师兄呢。

    情绪或许会有那么一点,但却也不会过渡放纵。甚至说在埋怨了那么一番之后,欧兆丰直接就不再提起这一茬的,反而是重新和曹玮有说有笑了起来。

    之前只能说是一个人生的建议。我固然是掏心掏肺,无比诚恳。但你接不接受却也是你的自由。没有说因为你的拒绝,我就恼羞成怒,老死不相往来的。

    成年人的世界,不该也不会有这么的简单。

    总之,这一顿师兄弟的比拼算是圆满落下了帷幕。尤其是在欧兆丰主动让手下的伙计送上几道拿手小菜以及面点,缓和下气氛之后,这一顿饭到底是以宾主尽欢的局面收场。

    对于何敏来说,这一顿不仅是吃到了平时难得一见的大餐,同时还是被欧兆丰视之为自己人的,送上了许多后厨的干货。自然是收获颇丰。而对于曹玮来说,他更是血赚。

    认识了自己的便宜师兄,顺带拉进了和何敏之间的关系这是其次。真正的好处是,他又解锁了一个新的成就。

    特级厨师资格(白银):厨艺越发精湛的你已经青出于蓝,有了特级厨师的资格水平。

    特质——大厨风范。

    奖励——极致嗅觉。

    按理来说,这样一波血赚,曹玮理当加快脚步,最好能一步到位直接把何敏给拿下。但问题是,以何敏的脾气,想要把她一波拿下可不太容易。

    况且,曹玮自问自己还没有渣到昨天和人刚共度春宵的,今天就要换人的地步。所以径直的把何敏送回了家,说了几句贴心的话,曹玮就已经是悠悠然的回到了他和达叔的小窝里。

    而刚一进门,他就有些是目瞪口呆的瞪大了眼睛。

    “我靠,达叔,你在这搞咩啊!”

    达叔此刻的形象足以称得上一声犀利。头顶上不伦不类的戴着曹玮的白玉莲花冠,身上围着华丽的天仙洞衣。

    脖子上挂着一圈大蒜不说,两只手上还一手捏着一串佛珠,一手攥着一串三清铃。

    这还不止,仔细一看,达叔的胸口上鼓囊囊一片,却是曹玮带过来的黄庭内景经被塞了进去。而在后腰上,他还塞了一本不知道从哪摸出来的金刚经。

    这打扮,再加上贴满全身的黄符,不佛不道,不伦不类到了极点。可以说如果他不是脑子出了问题,那么就只有撞鬼这一个理由可以作为解释了。

    “达叔,你撞鬼了?”

    “对啊,太邪门了。我到现在连门都不敢出。阿玮你快想想办法啊,在这样下去我就要被玩死了!”

    曹达华表示,自己这一天一夜,不知道被那些鬼东西折腾的有多狠。要不是他灵机一动的,历经千辛万苦的跑回到家里,他恐怕自己都要被交代在路上。

    虽然不知道是家里的哪件法器起了作用,让那些整了他一路的玩意没能再继续玩下去。但这并不妨碍他把全部的家伙事都给挂在身上的,然后老老实实的等着曹玮回来给他打支援。

    可哪想到,曹玮这一走居然就是两天一夜。而他因为大哥大不慎丢失,电话线也被剪了的缘故,却是连发消息呼救都做不到。

    就在他以为自己完蛋了,要被活生生饿死在家里的时候,曹玮的及时出现不下于救星一般,到底是让他看到了一丝希望的曙光。

    仔细看了看达叔的脸色,除了饿了几顿饿出来的精神萎靡外,的确是有些印堂发黑的意思。这一点曹玮已经学出点东西来了,基本可以判断这是被鬼物给缠上身的一种表现。而一得出这么个结论,曹玮也是立马诧异了起来。

    “不是吧,达叔。你这刚买了一栋凶宅的就被缠上了?要不要这么准?还是说香江这边的凶宅就这么厉害!”

    “哇,你还有功夫在这说风凉话?你手里的东西呢?赶快给我交出来!”

    老早就闻到了曹玮手里面拎着的东西,要不是说有心想要诉诉苦,让曹玮知道自己有多辛苦。他怕是早就扑上来了。

    “放心,本来就是给你带的。谁想到达叔你会这么惨!”

    放下从满汉楼打包回来的酒菜,任由达叔在那大快朵颐。曹玮一边拿出了贡香,一边就恭恭敬敬的给香案上的先祖牌位礼敬了三支。

    伴随着香火气味在房间里的弥漫,曹达华眉宇间的阴郁黑气立马就开始逸散。而看到这,曹玮这才是给自己点上一根烟的,一屁股坐倒在了曹达华的面前。

    “说说看呗,达叔。你是怎么撞上这么不干净的东西的,又是怎么被折腾的这么惨的?”

    “还不是因为你!”

    有着美食下肚,再加上香火味也是稍微的安抚住了他的情绪。曹达华显然是平静了许多,就连说话也变得有中气了起来。

    “非要买什么凶宅。这下好了,我被那些脏东西给缠上了。”

    “本来我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那个宅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作怪。只是我没怎么放在心上,毕竟我人都不在里面了。谁想到,这边刚签完合同,怪事就来了。”

    “先是走在路上莫名其妙的有东西从楼上掉下来,好几次差一点砸到我的身上。然后要么是路边的车子突然失控,笔直的往我身上撞。要么就是什么流浪猫流浪狗之类的,看到我跟看到大餐一样,非要撵我几条街才行。”

    “我这一路是紧赶慢赶,都不敢往人少的地方走,连庙都钻过好几个。就是不怎么顶用。好在我想起来你好歹是观主,行李里应该有那个北辰观留下来的好东西,我这才赌了一把的跑回了家里。”

    “哇,幸好让我猜对了,那些倒霉事到底是没有跟回来。可我刚想给你打电话,电话线却不知道被哪个王八蛋给剪了。这就差点要了我的老命了!”

    曹达华一通叫苦,倒也是没有什么夸张的成分。因为本身他的遭遇就已经够离谱,说出来都怕没人信。

    当然曹玮是信的,因为他这两天的遭遇比曹达华还要更加离谱一些。而一想到达叔因为自己的一个决定,差一点把老命都给交代进去了。他愤愤然的一拍桌子,然后立马就拍着胸脯的保证道。

    “达叔,你放心。既然我回来了,那我肯定是要给你主持公道的。你先吃好喝好,然后好好睡一觉,明天我们叔侄俩就去那栋凶宅看看。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哪蹦出来的冤魂厉鬼,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的,欺负到达叔你的头上来了!”

    “不是,阿玮。你刚刚说啥,去那个凶宅?就我们俩个?你脑子秀逗了吧。”

    如果说前半句话还能让达叔老怀安慰的,感觉这个侄子没白养,不枉他冒这么大风险的走上这么一遭。那后半句话,简直就像是当头给了他一棒子的,差一点没把他整个人给打傻过去。

    “我都这么惨了,你还要把我带到那种地方去,你是嫌我不够惨是吧。还有,阿玮啊,听叔叔我一句劝,这种脏东西,你就别往里面掺和了。你本事再高还能和那种玩意斗,你这不是老寿星吃砒霜,找死吗?”

    “要我说,你还是赶快打电话叫救援吧。什么法师高人的,先喊十个八个过来。然后你这几天也别去上学了,就和我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别一个不小心让你也被那些东西给盯上了。我可不想一大把年纪了,还要体会一下白发人送黑发人!”

    达叔虽然平静了情绪,但到底也是有些被那些脏东西吓破了胆。以至于他这一出声的,全是一股子惊忧畏惧的情绪。仿佛只要迈出家门,他们叔侄俩就是有九条命都不够死的一样。

    对此,曹玮不是不能理解。而他也是连忙出声安抚道。

    “放心,达叔。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糟。这种鬼物要是真有那么厉害,你早就没了,哪能坐在这里等我回来。我估摸着也就是两三个上不了台面的小鬼,都不用叫人的,我出面就能给它们解决了!”

    “胡闹!”一声呵斥,曹达华对于曹玮的这番话是一个字都不敢相信。甚至说他话音刚落,曹达华就已经是很不气的教训了起来。

    “你以为你是谁?捅破天的孙猴子吗?之前招惹黑涩会也就算了,毕竟你老豆的事摆在那里,你不肯低头我也能理解。但鬼怪这东西你也赶着趟的上去招惹,你以为你是神仙转世还是有三头六臂?你是不怕死还是怎么着?”

    教训的话一说完,他语气一软的,也是放低腔调的说起了好话来。

    “阿玮啊,你就听叔叔一句劝。别这么胡搞乱搞了。叔叔我年纪大了,受不了刺激。你要真出了什么意外的话,我可怎么向你死去的老爸老妈交代啊!”

    “达叔,你别担心。我这么说真是有把握的。”

    达叔是什么想法,曹玮自然明白。对于他的这种关怀爱护,曹玮要说不感动那肯定是假的。可总不能让达叔这么一直被吊着吧。不说他这担惊受怕的日子并不好过,就连曹玮自己,也不想因为这种小事而被拖累的施展不开手脚。

    别忘了,他可是正在谋划着一件大事呢。哪有功夫把时间浪费在这里。所以清了清嗓子的,他也是干脆对着达叔坦白了起来。

    “达叔啊,其实这两天我也是碰到了一些事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