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八章 厨艺比拼 下
    ()  欧嘉慧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可不是顾左右而言他,而是曹玮此刻的确是做起了惊人动作。

    只见此刻他的案台之前摆着一块一尺见方的大冰块,而他本人则是手持冰凿菜刀的,直接就大刀阔斧的在这冰块上动作了起来。

    迅捷动作之下冰花四溅飞扬,看得出来他心里已经是有了个腹案。但此时此刻,在这种表面功夫上浪费时间的做法却属实是让许多人不解。

    因为一个小时的时限摆在这里,有这个时间做什么不好,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么一大块没用的冰上花功夫?

    “老板,看来你是赢定了。你这小师弟根本就没有赢的想法,他这简直就是在磨洋工啊。”

    欧兆丰这边的帮厨在他耳边小声的嘀咕,显然很是不看好嘴上没毛的曹玮。但欧兆丰不这么想,因为他已经是看出了点端倪。

    “这个时候雕冰,不用想。肯定是做鱼生了。刚切的金枪鱼想要保持极致的新鲜,最好的办法就是冰鲜冷冻。也只有这样,才能留住鱼生本来的美味。时间拿捏的倒是不错,就是不知道他这一道鱼生做完,剩下的时间还够不够做另外一道。”

    一眼就看穿了曹玮的想法之后,欧兆丰也是不再耽搁的,直接就把鱼头鱼骨放进了一口大锅中,开始烹起了鱼汤来。

    金枪鱼这种大型海鱼,国外都鲜有吃鱼头的习惯。包括霓虹,也是主要以鱼生吃法为主,少有拿头尾来做菜的。

    但欧兆丰和这些人不同,他偏要从鱼头入手。

    那些个鬼佬对着鱼头不知怎么下手,平白的把这当成垃圾给处理掉,哪是他们没有脑子。在欧兆丰这种的中式大厨眼里,鱼头可是上好的食材,处理得当的就是一道天然的美味佳肴。他可不会做那种买椟还珠的蠢事。

    锅中水一冒烟,他就往锅里加上上好的花雕、香料以及葱姜,务求将鱼腥味拔除的干干净净。而等到沸水翻腾,大片大片的血沫涌出之后。他直接将鱼头捞出,然后血沫一撇干净的,就将鱼骨连同着剩下的汤水直接倒入了高压锅中,开始猛火加压了起来。

    这是务求把金枪鱼龙骨之中的精华全部的榨取出来,汇入这一锅鱼汤之中。可以说,他这一道菜的精髓就在这道汤里面。

    当然,有汤无食可不行。所以他立马就抽出一把大菜刀,手起刀落的就开始处理起了刚刚烹煮了一道的鱼头来。

    金枪鱼头骨坚硬,想要跟许多淡水鱼那样稍微一煮,就把脑壳给煮烂开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而这一动刀子,鱼头形体的完整必然保留不住。所以欧兆丰此刻就在想,到底该怎么样才能将这鱼头部分的精华给换一种方式的呈现出来。

    这就是大厨和普通厨师之间的一个区别。

    普通厨师做这个,只管做好,味道不差就行。但他这个级别的大厨,就要兼顾色香味形四方面的搭配。

    一道鱼头松垮垮,稀烂烂的摆盘端上去,那只会坏了他的名声。他既然要做,就必然要在这四方面都做的出彩才行。

    “把胡萝卜、冬笋、莴笋给拿过来!”

    想出了一个办法,他一边呼唤着帮厨给他拿配料。一边就换上了小刀,开始在已经煮的半熟的鱼头上连刮带剃了起来。

    论刀工,他是比不了曹玮。但比起绝大多数的厨师,他还是拔尖的那一群。

    手上刀光不断,整个鱼头连皮带肉,就连内里最细微的筋膜都给刮蹭了个干净。而把这些剃下来的肉片给层层叠叠的码在一起。欧兆丰也是立马转手的,就开始烩起了汤汁来。

    到底是几十年的老师傅,动作麻利不说,步骤上也是井井有条。曹玮这边冰山刚雕出了个形,他那边的两道菜步骤便已经进行了大半。

    这让曹玮看的一愣,多少也是有了些紧迫的感觉。虽然说从来没有把厨师当成是自己的主业,但他这个性格摆在这里,自然是不愿意随便就输给了别人。

    所以冰山刚一成型,他立马就换了把薄菜刀,开始飞快的处理起了那几块鱼肉来。

    刀工是他的长项,他自然是想要扬长避短。所以以食材本身新鲜来凸显美味口感的鱼生就成了他最好的选择。

    手起刀落,片片鱼肉如同飞花飘落,朵朵晶莹剔透,几乎是透光可见。

    这是把鱼生的薄如纤毫展现的淋漓尽致。而这样的一番刀工施展之下,哪怕是刚刚还对他百般看不顺眼的一众帮厨们,此刻也多少是在心里有了点佩服的感觉。

    毕竟厨师和医生类似,都是看手上功夫的职业。和那些一点本事没有,全靠表面光鲜和吹嘘的流量明星不同。这一行当当真是全凭本事论高下。

    你手下功夫高超,你就要被人高看一眼,出任总厨,年薪百万那都不是梦想。可你要是手上本事半点没有,任是你嘴上功夫天花乱坠,能把死人给说活了,也不会有人愿意买账。

    因为食不会因为你说得好听就来掏钱,你到最后还是只有喝西北风的命。

    这些帮厨在后厨里长的有几十年,短的也有三五年。好坏高低多少也能一眼看出个大概。而曹玮把本事这么一露,他们自然也是知道了其中的厉害。心里的抵触也是不由得弱了三分。

    说到底,人家和自家老板也是同门师兄弟,这最多也只是门内的友好切磋。自然是没有必要把人家当成是踢馆的大敌来对待。而这么一想,几个帮厨也是立马殷切了几分。

    “靓仔,你要的螃蟹。我给你挑的大个的,保证膏满油肥!”

    “谢谢了。”

    匆忙的把几个螃蟹洗刷干净,放进了蒸笼里。曹玮这边把鱼生摆好位置之后,也是连忙开始处理起了金枪鱼的颈腩来。

    金枪鱼的颈腩脂肪肥美不下于鱼腹,同时因为内里有着筋络组织,它在食用起来也比鱼腩更有嚼劲。

    曹玮的选择是在保留筋膜的前提下对其进行烤制。这样既能保持金枪鱼肥美的口感,同时也可以体现出一种有别于鱼生的独特风味。当然,仅仅是单纯的烤制并不能成为他致胜的手段。想要在这种厨艺较量中胜过欧兆丰这样的老厨师,他还必须要别出心裁一些才行。所以...

    “猴赛雷啊,原来还可以这么玩!”

    “这刀工,简直就是绝了!”

    曹玮接下来的表现让一众帮厨大开眼界,他们在争相观摩的同时也是把曹玮围了个水泄不通,愣是让恨不得把脸都贴在玻璃上的欧嘉慧都没有能看到个究竟。

    她自是急得抓耳挠腮,几度三番的都忍不住想要摸上去凑个热闹。但一看何敏不动声色的坐在那里,似乎一点也不关心的模样。她到底还是按捺住了自己这旺盛的好奇心。

    “何姐,你就不好奇吗?”

    “还好吧。我觉得现在保持一点神秘感的话等下也许会有更大的惊喜?所以,倒也不是不能多一点耐心。”

    “哇,你这养气功夫真是佩服佩服...话说,何姐,你是做什么工作的?我觉得一般人可没有你这么好的脾气。”

    可能是觉得何敏言之有理,欧嘉慧没有再继续抓耳挠腮的想要一探究竟。而是把自己好奇心一转的就放在了何敏的身上。

    这种别样的关注让何敏稍微有些不适应,但出于涵养,她还是坦诚的回答道。

    “我是老师,在爱丁堡学校工作。”

    “老师?难怪。也只有你们这种天天对付一群学生仔的老师才能有这么好的耐性。不过,你是老师的话,那是怎么认识我小师叔的,我看他也才十七八岁的样子啊?”

    仔细的打量了一眼人群中的曹玮,再回过头来的看了看何敏。欧嘉慧突然间的脸色一变,整个人都陡然的浮现出了一种仿佛探听到了惊天大秘密的惊喜来。

    “等等!何姐,你们俩不会是那个关系吧?这么刺激的吗?”

    “别乱说,我和他只是朋友,普通朋友而已!”

    一听欧嘉慧的这个猜测,何敏立马就涨红了脸,连忙的争辩了起来。但这种事情可不是她一句话就能争辩的清楚的。甚至说,她越是表现的这么紧张,就越是让欧嘉慧坚定起了自己的判断。

    完全是忍不住的一搓手,欧嘉慧挤眉弄眼之余已然是带上了一副猥琐的表情。

    “朋友吗!我懂!嘿嘿,你就放心吧,我不会随便乱说的。不过何姐,你悄悄告诉我,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又是怎么处到这一步的。是谁先主动的,是我小师叔吗?”

    “你真的误会啦。还有,你要在这么说的话我可要生气了!”

    “行,我不说好了吧。”

    看着何敏真的有了点恼羞成怒的意思,欧嘉慧也不好再继续撩拨她。而这个时候她也是抬头一看墙上的挂钟,立马她就跟猴子一样的蹦了起来。

    “喂!时间到了。我们可以开吃了!”

    “到点了,到点了!一个小时已经到了。你们做好了没有啊!”

    欧嘉慧扯着嗓门这么冲着外面的一叫唤,不论是曹玮还是欧兆丰都是连忙的终止了手上的动作。

    时间可以说是刚刚好。而也是看了这边已经停下了手,开始用毛巾擦拭自己双手的曹玮一眼。欧兆丰微一点头的,就对着他微笑了起来。

    “小师弟,你准备好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