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不可收拾
    ()  “符篆之道,首在心诚。师兄既然已经修炼了金丹大道,体内自然有无垢元阳法力滋生。只需要以此法力灌注笔下,虔心祷告,哪怕是照猫画虎,也自有神效。剩下的,就只是个水磨工夫。无他,唯手熟尔。”

    作为经验丰富的前辈,林风说起画符来自然头头是道,直指问题核心。而听着他的解释,曹玮也是点了点头的,同时又有些困惑了起来。

    “那那些朱砂符纸什么的?难道就没有要求了吗?”

    “锦上添花而已。你有法力,自然可以画成神符。你没有这个本事,哪怕就是用最上好的辰砂,御用里的青词纸,写出来也依旧只是鬼画符罢了。当然,有法力的法师是可以靠着朱砂、鸡血之类的外物来增添一些符篆的威力,节省一些法力上的消耗。但师兄的内丹术已经势成龙虎,一身法力磅礴浑厚至极。又何须在意这么点旁枝末节呢。”

    “你这么说,那我可就要抽空好好研究研究了!”

    把书本一团的塞进了自己的裤兜里。曹玮觉得此行当真不虚,不说认识了林风这样的知名人士,光是这个收获就已经是值回了票价。

    只是自己这光拿了好处的,却没有给出什么回报来,似乎也实在是有些说不太过去。所以想了一想,他就试探道。

    “那个风叔,这本书算是我承了你的人情。那个往后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管开口。但凡是我力所能及的,我都在所不辞。”

    “哎,我们师兄弟,说这个就生分了。”

    刚摆了摆手,说了句套话。林风心念一转的,却是有些羞赧的提出了个条件。

    “不过,师兄若是有空。不妨多制点金纸给我。不瞒师兄,师兄的金纸却是比我的好用得多。我想要囤积一些,也好日后用来打通阴司的鬼神...”

    “这好说,哪天我给你送过去!”

    一听这话,小事一桩。曹玮直接一挥手,就差来一句给林风一卡车。

    只是他回答的豪迈,林风也是拒绝的干脆。虽然说话说的挺气,但这拒绝的意思却是显然而见的。

    “不用,不用。师兄只要递给我那堂弟就行。他每个月都要往东平洲来看我一趟,正好可以让他捎过来。”

    “风叔,你这话说得不是太气了吗?”

    “不气,不气!这路途遥远,舟车劳顿的,还是不劳烦师兄你了。你就按照我说的来吧。”

    如果说一开始这话还能听出来几分套的意思,那么再往下,曹玮就只能从这里面听出来刻意了。

    “不是,风叔。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有点不欢迎我呢?”

    不是感觉好像,而是林风真的就不欢迎曹玮跑到他家去。

    虽然说对于曹玮的本事、人品很是认同,不然林风也不会这么自然的就和他以师兄弟相称。但这也仅限于他的人品和本事。私生活作风方面,光看曹玮的这个命犯桃花的面相还有他和陈静仪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林风都要下意识的和他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

    没办法,这是一个老父亲必然的防范心理。丰厚的人生阅历让他太了解曹玮这样的小白脸对于无知少女的杀伤力。

    而恰巧的是,自家侄女是个不长心的小白菜,无知懵懂之下,说不定曹玮只是在她面前一转悠的,就能把她的心给勾了过去。

    他可不想冒这样的风险。所以自然是严防死守,杜绝任何曹玮介入到他侄女身边的可能。当然,明面上他不好说得这么直接。所以也只能是一阵尬笑着。

    “哪能?师兄你要是光顾,那我自然是要扫榻相迎的。”

    “那我就不气了!”

    “哎哎哎,我还没说完呢!我说扫榻相迎,这不是塌还没扫吗?不如改天,改天!”

    这话说的,曹玮算是看明白了。人家就是不欢迎自己,只不过是找了个托辞。而自问自己也没有得罪过林风的,曹玮把前后这么一联想,倒也是猜出了他这么做的原因所在。

    “至于吗?风叔,我是什么人你难道还信不过吗?”

    “师兄哪的话,我怎么可能信不过你。我就是信不过你们俩...”

    脸上虽然是一片尴尬,但既然已经被曹玮猜到了缘由,林风倒也不再做什么遮掩。

    “阿莲这丫头是个不省心的,再加上师兄你还这么年轻。年轻人一冲动,很容易就做下错事吗!我这也是为了你们好。等师兄你年龄大一点就知道了,男女之情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有功夫浪费在这种琐事上面,还不如一心向道,早日修成正果的好。毕竟人生短短情爱,哪能比得了长生久视,朝游昆仑暮苍梧来的逍遥?”

    也就是林风是他八竿子打不着的师兄弟,而不是他正儿八经的师门长辈。不然碰到曹玮这么个情况,不把他直接按着头的授了三坛大戒,他都对不起曹玮这一身类比张三丰,王重阳的造化。

    正常人有这个福缘天赋,谁还想着这些不着调的玩意。男女之间的那点破事,真就这么有意思吗?

    这话是林风的言下之意,他不能明说,也就只能在心里这么想想。而也幸好是他没有明说出来,不然曹玮肯定会反驳一句,这事还真就挺有意思!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曹玮在修行上的态度一直秉持着老庄一脉的思想。在他看来,如果连做人都不能逍遥自在,那修成神仙难道就能超脱了吗?这不就是扯淡吗。

    当然,这只是他的一家观点。他也没有那么闲,一定要把自己的观点普及给别人。所以也只是冲着林风摆了摆手的,他就直言道。

    “行了啊。你不放心我就直说,大不了我不在阿莲那丫头面前晃悠了不就是了。跟我说什么长生久视,长这么大我还就没见过有谁是真的能长生不死的!你这不是在晃点我吗?”

    “哎...师兄说的是。”

    长叹一声,林风也是一阵唏嘘。

    千年的鬼神他都见过,但那到底是身死之后而成的鬼神,况且鬼神也有烟消云散的一天,到底是比不了道家一脉一直所追求的不死神仙。可长生不死,真的存在吗?林风扪心自问,他自己都在怀疑。

    这是他不想争辩,也没法争辩的问题。所以也只是一拱手的,他就干脆的上了渡轮。

    “保重,师兄。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风叔。有空常来玩!”

    曹玮挥手告别,心里是一点都没有这样的疑虑。因为生死这种观点,对于他这样的重生者来说到底是要淡薄上许多。

    人嘛,从生到死是一个必然的过程。古今无数人都没有人能够例外,凭什么你以为自己会是那个例外?

    所以与其做着这样的白日梦,倒不如想想,该怎么把自己有限的人生变得更精彩一点。回首往日,不负此生。这不比长生不死的当个神仙值当?

    心中自是洒脱无限,连带着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开始变得自由不羁了起来。而这放在陈静仪的眼中,他好像一下子变成了天边的云、尽头的风,明明是近在眼前,可又好像是远在天边。

    这种捉摸不透,仿佛不论怎么伸手去抓都没法抓住他的感觉让陈静仪心里忍不住的就是一堵。然后她立马就叫出了声来。

    “喂!”

    “怎么啦?”

    回头古怪的看了陈静仪一眼,曹玮自是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异样的。他只感觉陈静仪表现的有些奇怪。

    而看着曹玮陡然间的一个转变。从原本不可捉摸,好像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存在一下子变成了那个熟悉的邻家大男孩的模样。陈静仪在心里喘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是忍不住的翘起了嘴角来。

    “走吧,我送你回去。正好可以请你吃顿晚饭!”

    “哇,我废了那么大的功夫。车都给你搭进去了,你就请我吃个晚饭?这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放心,车子会给你修好的。”

    忍不住对着曹玮翻了个白眼,陈静仪倒是并不反感他这么和自己说话。只是明显感觉他要狮子大开口,所以她也是随即警告了起来。

    “请你吃顿晚饭还不够?你还想要什么?我警告你啊,别以为帮了我一个忙就可以随便勒索我!我可是警察,说话之前你可要想清楚了!”

    “哇,你这思想也太不纯洁了吧。我不过就想吃完饭之后去看个电影而已,这样难道很过分吗?”

    曹玮嘴角一挑,佯作无辜的耸起了肩膀。而陈静仪则是眉眼一瞪,忍不住的冷哼了一声。

    “就只是看看电影?”

    “当然,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在路过你家的时候请我上去喝杯咖啡也是可以的。”

    “喝咖啡?小朋友,你玩的很花吗?看样子你以前没少说过这样的话啊。”

    陈静仪又是一声冷笑,眼睛一眯的,就已经是流露出了危险的光芒。而对此,曹玮则是干脆的举起了手,表示。

    “我没有,别乱说。这话是我从电影上学来的。怎么,喝咖啡这话难道有问题吗?我还小,只是个孩子。我真的不懂这里面是什么意思!”

    “真的不懂?”

    “真的不懂,要不,姐姐你教教我?”

    “好啊。”

    看着曹玮干净脸庞上的阳光笑容,陈静仪鬼使神差的来了一句。然后话音刚落,她就忍不住的心脏砰砰直跳了起来。

    她不知道自己是哪来的胆子,但这话既然说出口了,她自然是没有收回去的道理。所以也是把脸一绷,强忍住内心里的那股子羞涩。她面无表情的就发动起了汽车,然后冲着曹玮就是一招手。

    “走,姐姐我带你去和咖啡~正好也让你见见世面!”

    “那啥,姐姐我还是第一次,你可一定要...”

    “放心,大家都是第一次。我会温柔一点的!”

    这是破罐子破摔的意思了。强憋着心里面的一股子笑意,曹玮老老实实的扮演起了自己青涩大男孩的角色。

    而看着他这副憋着副坏笑的模样。陈静仪也是一阵心里想死一般的感觉。

    我怎么就说出这种话了?

    脚指头恨不得抠出一个一室一厅来。陈静仪心里臊的可怕,但愣是没有说出半个认输的话。

    开弓没有回头箭,这个时候她只能强撑着。而也就是这么强撑着的,事情到底是一发不可收拾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