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章 进阶成就?
    ()  正义执行(白银15)正义或许会迟到,但正义永远不会缺席。你听,有人正在流着血和泪,他们嘶声裂肺的发出着无人理会的控诉。而你,究竟要作何选择?是冷漠的做一个看,发出无用的唏嘘。还是选择挺身而出,付诸于你内心的正义?

    条件达成(一):孤儿寡母,怨女幽魂。二十年尘封的血泪得见天日,或许可以一慰逝者的在天之灵?

    特质——???

    奖励——???

    什么特质奖励神神秘秘的先不提。单说这个成就,就让曹玮难得的有了一种久违的感觉。

    因为这是个典型的阶段性成就,其性质和曹玮之前完成的两个成就一模一样。

    之前的两个成就是“路见不平一声吼”(黄铜)以及“剗恶锄奸”(青铜)。

    前者是他八岁那年,看见有小偷钻窗户偷东西,一边把邻居家养的德牧签过来堵在了窗户下,一边大喊抓贼来的成就,而后者则是他在假期打工的时候,靠着机智脑瓜,识别并捣毁了一波人贩子后达成的。

    二者虽然成就名称不同,但光看这经历和意思就能看得出来,这是那种与罪恶不共戴天的成就。

    成就点是好东西,曹玮当然会想顺着这个思路一路做下去。但可惜,成就的触发随机性太大。不论他怎么行侠仗义,哪怕说之前那样针对那些古惑仔,系统都没有给他一分一毫的提示。

    这让他一度以为,这个类型的成就已经是告一段落了。却不想,居然在这种情况下又被他触发了个苗头。而光看这个解释,这个成就似乎都有些不同凡响的意思。

    什么叫做正义会迟到,但正义绝不会缺席?难道说自己要专门找那些陈念冤案下手?可断案这个东西,又不是他掐指一算,就能算出来凶手到底是谁。简直头疼...

    曹玮这边还在转动脑筋的打着白银级成就奖励的主意。另一边,陈静仪却已经是开车把他们送到了码头边上。

    “风叔,接下来就麻烦你了。请一定帮我母亲的魂魄送回归位,还有请告诉她,我终于替她报了仇,亲手手刃掉那个混蛋了。”

    虽然说大部分时间都没有派上什么用场,但最后了结黄永年的一枪的确是出自于她之手不错。所以她说自己亲手报了仇倒也没有什么问题。

    而到底是一份拳拳孝心,林风自然是没有不允的道理。于是点了点头的,他就承诺道。

    “放心吧,陈警官。话呢,我是一定带到。只是希望你经过这一次高升之后,千万不要失了以往那份伸张正义的信念和决心。不然,你可对不起我和师兄的一番苦心了。”

    林风做人从来都是坦坦荡荡的做派,所以此刻他也是丝毫不含蓄的,直接就把心里话给说了出来。

    而听到他的这番话,陈静仪也是面露惭色。虽然说是曹玮率先提出把他给摘出去,好把功劳让给自己的,但林风却不带丝毫迟疑的紧随其后...可他并没有理由这么做。

    论交情,她可不如曹玮和林风称兄道弟来得亲密。而且论起身份,和只算是普通人,最多也只是一点物质嘉奖的曹玮不同。林风可是实实在在的香江皇家警察,有着这么一层身份分润,不说一跃成为督察级的高级警官。最起码的,也可以从东平洲那种偏僻的乡下角落调回来不是。

    可他却轻而易举的放弃,好似根本没有把这种功劳放在眼里一样。这自然是让陈静仪多少有些愧疚和自惭形秽的感觉。

    她知道,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的确是有些犯了贪念。毕竟这么一桩功劳全算在她头上,怎么也能给她省下十几年的苦功。

    她已经收到了上级的暗示,下周督察考试一通过,她就会正式以督察的身份来接受媒体的采访以及上级的嘉奖。而等到年底业绩考核的时候,她就能再升一级的,直接成为东九龙刑事情报科的高级督察。

    堪称火箭一般的晋升速度,让哪怕是她这样的冷淡性格都有一些晕晕乎乎的感觉。而也是在这种巨大的利益驱使之下,她到底是选择了沉默。

    人嘛,有私心很正常。林风也知道不可能要求所有人都跟圣人君子一样无欲无求。他也不求别的,只求陈静仪去当个好警察。毕竟经历过最黑暗的时代,他太清楚一个好警察和一个坏警察之间到底是有多么大的区别了。

    “你也放心吧,风叔。为了报仇,我已经这样坚持了十几年。哪怕说如今大仇得报,我这十几年养成的习惯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忘掉的。况且我在我母亲灵前发过誓的,要追查凶手,伸张正义。这就是我的人生信条,我这一辈子都不会改变这个初衷的。”

    “你有这个觉悟就好!”

    如果说陈静仪真的能坚持这么一个初衷,那么林风倒也不会觉得自己的一番苦心是所托了非人。当然,嘴上说说什么人都可以,她是否真的言行如一,还是要让时间来见证。

    时间林风有的是,所以只是留了个心眼的,他就对陈静仪点了点头,然后径直就把目光转向了曹玮。

    “师兄,马上就要开船了,我们先就此别过吧。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如果有什么需要用得着我的地方,call我,我一定随叫随来!”

    “不用这么麻烦,那个风叔,要不我请几天假,到你家里住上一阵子?正好我对你的那些法术符咒很感兴趣,我这边也有金丹秘术,不妨我们师兄弟多交流交流?”

    之前还不觉得符篆之术能有多了不起。但亲身经历过之后曹玮才切实地感觉到,果然这种能流传千年的东西就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个中的神奇,他是深有体会。而有了这样的一番体会,他自然是也是把主意打到了林风的看家本事上。

    他也不白要。拿道家玄门正宗的金丹秘术来交换,这笔买卖绝对是他吃了大亏。按照以往老一代的习气,这种行为简直和欺师灭祖没有区别。

    不过曹玮到底是新生代,一脉单传的他也不怕有什么老一辈的蹦出来找他的麻烦。在学习这方面,他从来都没有过敝扫自珍的念头。再加上林风的为人他也是认证过的,所以自然有那个胆子去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

    “哎~还是算了吧。”

    曹玮的诚意林风是感受到了。而要说对这种玄门正宗的不传之秘不感兴趣,那绝对是在说假话。

    但林风是个有理智的。不说这种北宗嫡传秘术他有没有资格一窥,就算是真的冒险一窥,他难道就能练成了不成?

    炼精化气,炼气化神之说他也不是没有听说过。别的不多说,单说他这个年龄,恐怕就已经是错过了这种金丹秘术的机缘。

    所以,他只是稍微一想的,就果断摇了摇头,拒绝了曹玮的提议。而曹玮一听这话,脸上一个错愕之下直接就反问了起来。

    “不是吧,这种事情你都不答应。你难道想要让我拜师你才肯教我这些东西不成?”

    “师兄何必如此?”曹玮的问题也是让林风直接苦笑不已。看过曹玮的本事,他可不敢打这样的主意。“师兄的金丹秘术已成,只要修炼下去,不说长生有期,最起码也是和三丰真人一样能成就陆地神仙一般的境界。放着这种好好的堂皇正道不走,反而打这些旁门左道的主意。这不是舍本逐末了吗?”

    “这不是艺多不压身吗?”

    对于林风这种变相的劝说,曹玮完全是左耳朵听,右耳朵冒,根本就没有放在心里的意思。

    毕竟他有着技能栏的存在,而技能这个东西恰巧又是他的系统核心所在。他自然会想着多多益善。只是这种理由肯定不能明着说出去,所以他也只能随便的搪塞一下。

    “况且之前的情况你也不是没看到。就我现在这点修为,碰到个魔界妖兽都有些捉襟见肘的。这要是不多学一点本事傍身,下次遇到更厉害的那我岂不是要直接完蛋。风叔你也不想看着我这么年轻就英年早逝了吧。所以不如...”

    “道门修行又不是打打杀杀,师兄何必沉迷于此。”

    摇了摇头,林风只觉得曹玮是少年心性作祟。毕竟年轻人吗,总是会对这种速成的神异本事更加感兴趣。

    他也不好直接就说什么拒绝的话,这样也未免太伤了感情。所以稍微一个思揣的,他就从随身的布兜里掏出了一本泛黄的书籍来。

    “我大茅山派人丁凋零,按理来说有师兄这种良才美玉求道,我自该是广开方便之门的才对。但师兄毕竟是玄门正宗的一门之长,我也不好做这种毁人门庭的丑事。这实在是有违道义。所以师兄还请见谅,我大茅山一脉的本事就不拿出来献丑了。”

    “不过这门六丁六甲护身神咒是我早年因缘巧合得到的,应该是当初战乱之时,自茅山上清一脉流出的典籍。师兄要是感兴趣,不妨参悟一下其中奥秘。好歹是玄门正宗的法术,也不算是辱了师兄的身份。”

    “这怎么好意思呢?”

    说是这么说,但曹玮一手死死捏住书本的动作也足以表明他的真实想法。

    你这哪像不好意思的样子?林风翻了个白眼,却也是干脆的放了手。而典籍一入手,曹玮迫不及待的一翻。随后他脸色一变的,就有些讪笑着的对着林风说道。

    “那个,风叔。要不我还是跟着你去进修一下吧。这些鬼画符的玩意,你不教我,我怕我一时半会的入不了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