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一百零八章 鬼神召来
    ()  曹玮的声音不算是大,但是这一句话落在在场的一众人耳朵里,却是一阵震撼的轰鸣。

    宛若这声音直传入一个无底深渊,在大地的深处层层回荡。而他们此刻就驻足在这深渊之上,光是一想,这就足以让人从脚底心上蔓延出了一股刺骨的冰凉来。

    当然,这只是发生在不为人所知的空间上。常人并不能感知到这种灵异空间的变化,他们最多也只是感觉气温一瞬间的有些下降。

    但林风和嘉木不能以常人等闲视之。和妖魔鬼怪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他们的灵觉早已经锻炼到了可以清楚的察觉到这周围环境上的变化。而正是因为看的如此之清楚,嘉木才立马色变的,忍不住就怪叫了起来。

    “竟然真的打开了冥土通往人间的大门?”

    “当然是真的,难道还能骗你不成?”

    林风脸上嗤笑,但心里面却也是暗自紧绷了起来。故老相传,判官行走能沟通幽冥,召来阴司鬼神。眼下幽冥洞开,那阴司鬼神岂能不来?

    暗自思量之间,一阵森寒阴气已然是如同夜晚寒风一般席卷而过。只听叮当声响的,空气中已然是骤然的响起了清脆的铜铃声。

    这声音一响,林风和嘉木瞬间神经一跳。就连陈静仪也是下意识的毛骨悚然了起来。

    虽然只是一介肉体凡胎的普通人,但好歹是和鬼神有过接触,陈静仪的先天灵觉也已经是多少被挖掘出了一些。

    这让她并非一般人那么懵懂无知,最起码眼下她就能感觉到那冥土在自己面前展开的晦涩,以及于朦胧中看到,一队威武军士,浑身铁甲兜鍪,白袍如雪,红衫如血。腰插长短双刀,背负强弩硬箭,手持鬼神旌旗的身影正轻飘飘的从晦暗的冥土中似慢实快的行走出来。

    他们当头一人腰间系着个拳头大小的铜铃,那叮当的声响就是从这里发出。而这声音虽然清脆,但不知道为什么的,光是听到这叮当声响,陈静仪的心脏就是一阵阵忍不住的剧烈跳动。意识恍惚的,就好像是整个人都要跟着这铃声游走出去了一样。

    “捂住耳朵别听,这是引魂铃。是阴差用来吸引无主游魂的!小心被这铃声给勾走了魂魄!”

    一看这情况林风立马就大声提醒,而眼前这阴差的架势也是让他忍不住的就在心里暗自叫糟。

    因为这阴差全然不是他熟悉的本地阴差的模样。看这森严气度,威风架势,分明就是上位大城隍麾下的精锐鬼神跨界而来。

    这些鬼差可不会卖自己面子。而一旦曹玮制不住他们,那今天这事态恐怕就要糟糕了。

    他心里还在揣度着其中的厉害,那当头的阴差却已经是不着痕迹的抬头瞥了他一眼。虽然只是轻轻一瞥,但却是让林风和嘉木瞬间就脊背发汗了起来。

    因为表面上看,这当头的阴差是一副面目平常的模样没错。但落在他俩的眼睛里,这阴差却已经是变成了副青面獠牙、满头赤发、一双铜铃大眼幽光霍霍好似鬼火燃烧一般的凶恶鬼神形象。

    这模样天生就有震慑生魂的本事,他俩也是不能免俗。而好在这阴差也就是稍微警告了他们一下。随后,他就转过了头,径直的冲着曹玮弓起了身来。

    “大人有召,不知所谓何事?我等阴差,听奉大人调遣!”

    派头吗?倒是有了。可是该怎么说才能让自己不漏了怯,丢了脸呢?

    曹玮心思活泛,稍微一想的倒也是拿出了个主意。随后只听他干咳了一声,伸手一指的,就指向了黄永年的脑袋。

    “将这恶徒魂魄索拿,清算出其所犯下的种种罪行,一一从重论处!”

    “诺!”

    领头的阴差一个挥手示意,当即就有手持枷锁铁链的手下向着黄永年大步走去。

    手上铁链一挥,一个不断扭曲的朦胧魂魄当即就被铁链套着手脚的给拖拽了出来。而再把枷锁往头上一套,这依稀还能看出来是黄永年原本模样的魂魄直接就成了待宰的猪狗,再也没有了半点反抗挣扎的余地。

    索拿了黄永年,阴差刚要复命。但仔细盯着黄永年的魂魄一看,他咦了一声的,突然就是一个挥手。而霎时间,黄永年身边一下子就多了二三十个朦朦胧胧的鬼魂。

    这些鬼魂大都是女性,并且多数残缺。一眼看过去,直让人头皮发麻。不过鬼差什么恶行恶相的鬼魂没见过,自然是不为所动。而只是稍微的将腰上的铃铛一个摇晃,叮当声响中,这些个女鬼阴魂就已经是不由自主的向着那些摇动着白幡旌旗的鬼差飘荡了过去。

    “大人明察秋毫,此人果然是罪大恶极,罄竹难书之辈。如今一应人证俱在,下吏必将其索拿入地狱,让其受尽万般刑罚,永世不得超生。请大人放心!”

    为首的鬼差拍着胸脯,信誓旦旦。言语中多少有些讨好的意思。这让一边看着的嘉木忍不住有着发直了眼。

    而曹玮却是点了点头,然后指着其中一个阴魂说道。

    “将这个魂魄留下,我要送其归位魂主。然后你等去吧,一应刑罚,可不要少了这个家伙的!”

    “诺!”

    随手将一个无主的幽魂,也就是陈母的爽灵推出了队列。阴差们一个应是,随后便是在一阵铃铛渐远的声响之中,渐渐的隐没在了被打开的冥土裂隙之中。

    而曹玮这边通幽法术一收,冥土裂隙即刻关闭。嘉木见此心中也是一落,然后再一摸额头,脑袋上汗涔涔的一片,后背一凉,也早已经是被冷汗浸了个通透。

    “曹道长真是...高人不露相啊,哈哈...刚刚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还请曹道长千万不要计较,千万不要计较啊。”

    绞尽脑汁才想出这么一句话,嘉木此刻当真是后怕不已。虽然说老人早有一句莫欺少年穷告劝,但临到自己头上,谁还能记得这么句老话。

    嘉木猜想过曹玮有后台,但是没想到人家居然是这么硬的一个后台。背靠阴司,人间的判官行走。这样的身份他真是想都没想过。

    眼下人家这么一显露本事,再一联想到自己之前对他的些许不敬,嘉木直接就是一阵头皮发麻。

    这要是一觉半睡半醒的,突然发现自己床头站着几个青面獠牙的鬼影,那乐子可就真是大发了。

    “没事,我一般懒得跟蠢材计较。嘉木队长是吧,你刚刚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说没说的,不如趁现在赶快说出来吧?我怕你现在不说,以后就没有机会说了。”

    一听这话,嘉木瞬间就是一个心里叫苦。这说还是不说的,他已经是拿不准了主意。

    下意识的想要求助于林风,可林风却也只是把头一撇的,就掏出符纸对着陈母的魂魄比划了起来。

    这幅摆明了不讲义气的模样让嘉木心中骂娘,而事到如今,他也只能是有什么就说什么的,把一切都给交代出来了。

    “还有也就是,我听说过这么一个情况。”

    “据说岛国那边的魔界妖兽有些不太安分,他们似乎在研究什么能改造人类,把人类变成妖兽的办法。虽然到目前为止,岛国那边也只是发现了一些隐晦的线索和传闻,还没有发现什么切实的证据。但保不准...”

    “你是说,你觉得黄永年是被从人类改造成魔界妖兽的?”

    “我只能说不排除这种可能。”

    摇了摇头,嘉木哪敢说这么笃定的话。他只能简单的说一说自己的想法。

    “这个人好歹也是官方出身。警队入职的时候有专门的审查,而审查里就有我们特警队的人。如果说他本身就是个妖兽的话,没有理由说我们发现不了。除非说他中途被人顶包,或者干脆他就是后来才被人改造出来的。不然,他怎么可能混入到警队里面去?这又不是古惑仔往警队里安插卧底!”

    警队入职流程繁杂,体检验血一个不少。在这种情况下想要蒙混过关基本不大可能,所以嘉木的这番话倒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只是,林风还是在怀疑。不过怀疑的对象不是嘉木的这几句话。而是怀疑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官方势力的插手。

    说岛国那边?谁敢肯定这里面没有另一个岛国的手笔?

    不列颠的那群鬼佬逐渐日薄西山,他们心里肯定不乐意。所以谁敢肯定他们没有借用魔界妖兽的力量来东山再起的打算?

    在香江这个马上就要失去的殖民地上做这种手脚,成功了,得到了一张重要的底牌。失败了,也可以在香江埋下一颗地雷。不论结果如何都影响不到不列颠本土,甚至还可以给他们重新干涉香江的借口。这种搅屎的活,难道不像是这些鬼佬的手笔吗?

    肚子里虽然有着这样的疑问,但林风却并没有把这宣之于口。

    一来是做这种妄测没有什么任何实际的意义,他到底没有确凿的证据来证明。二来也就是他信不过嘉木,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一番猜测,就引来什么杀身之祸。

    所以也是干脆的一摇头,他就重新把这个皮球给踢了回去。

    “不管是什么情况,这家伙是魔界妖兽总是没错的吧。既然他是魔界妖兽,那他就是你们特警队的问题。以前没发现已经是你们的失职了,怎么,现在还想推卸责任,打算把以后可能出现的这种情况也给糊弄过去吗?”

    “风老四,你...”

    “少给我套近乎!嘉木,我还是那句话。你们要是管不了,那就我们来管。协议上明明白白写着的,既然担不起这个义务,就别想享受你们的那份权力。首鼠两端,你当我们是傻子不成!”

    一句话,让嘉木忍不住的狠吸雪茄。而也是在一阵烟雾弥漫好似烟囱之下,他到底是咬了咬牙。

    “管,我们当然管。放心,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