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一百零七章 个中隐情
    ()  “隐情?能有什么隐情?”

    嘉木这些人的想法林风显然是心知肚明。

    无非是觉得97在即,作为不列颠特殊机构下属,早晚是要被撤回英格兰本局的。所以干脆摆烂,好留下这么一个烂摊子去恶心人。

    至于当年的信誓旦旦,不过只是一些忽悠人的口号。他们到底是不列颠下属的官方机构,而不列颠,那可是有着数百年光荣传统的搅屎棍,指望他们能干什么好事,根本不可能。

    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不外如是。而也正因为根本就不是一路人,林风自然也不会给他留半分的颜面。

    “俗世的官僚作风,你就不要拿出来搪塞了。听了只会脏了我的耳朵。我就问你一句,嘉木。当年的协议你们特警队到底还打不打算遵守了。如果你们没这个打算,那么就给我滚一边去。香江这地界,不是没了你们特警队,就治不了这些妖魔鬼怪!”

    嘉木能怎么说?他就是心里再想摆烂,也不至于把这种事拿在明面上啊。而且再说,这件事还真的存在着一些隐情。本来他还不打算明说的,这个时候也是不得不袒露了出来。

    “风老四,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你还不知道我是什么人。我嘉木就是再不济,也不至于在自己的任上干这种玩忽职守的事情吧。这事真的是有原因的。这个家伙真就不是一般的魔界妖兽!”

    “哦?我倒是要看看你能说出个什么花来!”

    林风不为所动。他这种江湖阅历,也不是随便什么人说上两句话就能忽悠得了的。而也是意识到林风的难缠,同时又考虑到林风在协会里的地位,那是一个举足轻重。所以干脆也是稍作沉吟的,他就对着身后的几个手下示意了起来。

    “你们几个去收拾现场,还有记得清除一下无关人员的记忆。”

    说是让手下人干活,实际上摆明是有支走他们的意思。这让跟在他身边的几个手下面面相觑,但到底还是老实的离开。

    而看着一开始的那个西装男还站在自己边上,嘉木眉头一皱,就直接训斥了起来。

    “阿强,你怎么回事,听不懂我说话吗?”

    “队长,我...”

    “出去,出去!这是机密,你是什么级别?这是你能探听的事情吗?”

    完全不管这个叫做阿强的西装男脸上是何等的委屈,嘉木态度恶劣的就差指着他的鼻子让他直接滚蛋了。

    这个颐气指使的模样让曹玮看得心中冷笑。

    不管这个叫做嘉木的家伙本事如何,反正他的这官架子摆的倒是挺大。就是不知道掰开来之后,他会不会是草包一个。

    也是因为刚刚已经见识过了阿强的身手,曹玮先天性就代入了一点立场。毕竟阿强的身手当真不错,而他那样的本事不管是放在哪,都该是受人尊重的才对。

    但嘉木,他对阿强呼来喝去的比对一条狗都没好到哪去。指望这样的人会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曹玮直接就给予怀疑。

    当然,嘉木是什么人和他没关系。他还没有无聊到去干涉人家部门的内部问题。而林风大概也是同样的想法,只是相比较于曹玮只是在心里冷笑,他则是干脆把这幅颜色摆在了脸上。

    “阿强?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他是你当年那个搭档阿正的儿子吧。我听说阿正临终的时候可是把身后事托付给你了,可你就是这么对待他儿子的?”

    “风老四,这和你没有关系,你少在这给我煽风点火!”

    似乎是被撩起了什么糟糕的回忆,嘉木脸色一沉,就不耐烦的挥起了手。而看着林风也是适可而止的,他狠狠的一嘬雪茄,就开始吞云吐雾了起来。

    “你们抓到的这个家伙不是一般的魔界妖兽。最起码的,不是从我们看管的那几个口子里逃入境的。”

    “不是从你们那逃入境的你们特警队就没有责任了吗?这么说我要是随便放两个冤魂厉鬼,铜甲铁尸的去不列颠转一圈。只要不是我亲手送过去的,就和我没有责任了是吗?”

    “风老四,你不要强词夺理。听我说完!”

    林风是个什么脾气,和他打了这么多年交道的嘉木当然清楚。只是他没有想到,都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家伙居然还是和年轻时候一样,一副又臭又硬的茅坑里石头的模样。这就属实是让他有些头疼了起来。

    他知道,林风这家伙说得出,做得到。所以也是顾不得打什么马虎眼的。他也干脆就坦白了起来。

    “你也知道,魔界妖兽并非是香江的本土产物,哪怕说被殖民了这么百十年,魔界妖兽也最多只是在这里经营出了一点小势力,而不能像是周围其他几个国家那样,直接让魔界侵蚀了冥土,开辟出了通往魔界的裂隙来。”

    “所以特警队的工作一直很简单。只要看住了布置在香江周围的结界,就可以防止这些魔界妖兽偷渡进来。而我们的进出记录很清楚,里面可没有这样一个家伙的存在。”

    “呵,你也知道在你们特警队的纵容之下,那些魔界妖兽已经在香江经营出了自己的势力。你们怎么就敢肯定,这个家伙不是那些魔界妖兽搞的鬼?”

    林风这话,曹玮能听出来些许的怨气,嘉木自然就更能听出来他话语里的意思。而也是一瞬间拉长了一张老脸的,他直接就不气的嚷嚷了起来。

    “风老四,你别在这没事找事。当年是个什么情况你也清楚。元大宗那伙人不过是从半岛那边逃过来的丧家之犬。他们本身就没有多大的威胁性,要的也不过是在香江这个地界苟延残喘而已。”

    “当年我们两家碰头,可是说的明明白白。是我们双方大多数人的都认可了,只要元大宗这伙人老老实实的夹着尾巴做人,我们就不和他们为难的。毕竟那时候谁也不想和他那一帮子丧家之犬开战,搞的整个香江生灵涂炭。怎么,这个时候你要拿这个事来翻我的旧账吗?”

    “哼!养虎为患,我当年是这个意思,现在还是这个意思。”

    林风冷哼了一声,倒也是没有继续翻这个旧账的意思。而看着他在这件事上算是松了口,嘉木心里长吁一口气的,也是立马趁热打铁了起来。

    “总之,我来之前也给了元大宗电话。他说的很肯定,这不是他的人。最起码的,他的印象里就没有这样一个家伙的存在。”

    “你觉得元大宗的话可信?”

    “最起码他骗我们没有好处不是?别忘了,他们到底是丧家之犬,当年半岛一战可是把他们的胆子都给吓破了的。这么多年他们都老老实实的夹着尾巴,没有理由在这个时候突然龇牙不是。况且,元大宗也老了。他没有那么大的野心了!放任这种不确定因素来破坏我们这几方维持多年的平衡,对他来说难道又有什么好处不成?”

    林风不吭声,但也是默认了嘉木的这个说辞。而嘉木刚想要就这个话题说得更加深入一些,可一看旁边一直竖着耳朵偷听的曹玮和陈静仪,他当即就是皱起了眉来。

    “风老四。这俩个是什么人?你家的后辈小子?”

    这是赶人的意思。显然他并不打算让接下来的话落在曹玮他们的耳朵里。只是林风虽然听出来了他的意思,却并没有赶走曹玮的打算。

    开玩笑,他和嘉木的关系还没有好到能为他得罪曹玮的地步。所以也只是直接的挑动了一下眉毛,他就老不气的对着嘉木这么说道。

    “说话气点。这一位可是北派全真的曹明昭曹道长,阴世地府在人间的判官行走。要是得罪了他,你可就要好好地想一想自己的身后事该怎么办了。”

    “北派全真?判官行走?”

    仔细的打量了一眼曹玮身上的这一副造型,不管他怎么看,都只能从曹玮的身上看出来他林风的手段。

    这一身请神符篆太鲜明,怎么看都是他风老四的本事。而光从这一点说曹玮是北派全真,他就第一个不相信。

    “风老四,没想到这么多年你居然学会讲笑话了?现代还有几个明字辈的全真弟子?况且判官行走?你当他是包公转世吗?”

    “这...”

    林风也只是从日游夜游二神那里听说,曹玮到底是不是,他心里也没底。当然,他倒不是怀疑堂堂阴司正神,会在这种事情上和他开玩笑。他只是担心,曹玮的本事还没有练到家,以至于说根本就显示不出他地府判官的本事。

    这要是让曹玮出了洋相,那他这个多嘴说漏了嘴的,岂不是也要跟着受埋怨吗?他这么一想,当即就是冲着曹玮露出了个抱歉的模样。

    “师兄,我不是有意的...”

    “无妨!既然嘉木队长想要见识一下,那么就让他见识见识不就好了!”

    论降服这些妖魔,曹玮自然是没有林风来得精通。毕竟光论这种神异的手段,他这个只会物理手段的欠缺的不是一点半点。但要说行使一下判官的权柄,他还真是一点不虚。因为这么多年来,他身上的这个系统还真就没有晃点过他。

    系统出品,必是精品。这是绝对的。

    而也是带着这股绝对的自信,曹玮双掌一合,眼中顿时幽光一闪的,就已经是大喝了起来。

    “阴司鬼差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