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一百零六章 香江特警队
    ()  开枪的是陈静仪。

    这个不知道从什么时候醒过来的女人在看清楚眼下情况后所做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掏出了枪,然后果断冲着黄永年的脑袋扣动了扳机。

    点三八的威力永远是感人的,尽管说在她的超水平发挥之下,这一枪隔着二三十米的距离仍是精准的正中靶心。但这么远的距离,点三八的杀伤力已经是拉胯到了极致,以至于说除了将黄永年的脑袋打成了个滚地葫芦之外,这一枪就没有了其他的效果。

    黄永年感受到了这一点,所以即便他脑门上多了一个洞,里面嵌了一颗干瘪的弹头。但他还是疯狂地咧着自己的嘴巴,一边哈哈大笑着,一边就蠕动着触须的向着出口拼命的攀爬。

    可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就好像上天专门在和他作对,不想要让他逃出这个地下停车场一样。眼看着他就要逃到出口位置,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却是突然的挡在了他的面前。

    小平头,戴着个眼睛,一脸畏畏缩缩的木讷模样,看起来几乎和平常的上班族没有什么两样。黄永年压根不把这个人放在心上,一心逃命的他只把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当做是误闯进来的倒霉蛋。

    一看这男人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他当即就把这当做是了一个机会。而也是扑腾着触须就势一跃的,他凌空飞起之下张牙舞爪的向着这个男人扑了过去。

    “你的身体我要了!给我去死!”

    几乎陷入癫狂的他大张着嘴巴,大有一嘴就要把这个男人脑袋给咬下来的意思。但他并没有注意到的是,这个男人哪怕是面对他这样的怪物,眼神也始终是保持着冷静。

    没有慌乱,也没有见到这种异类怪物的惊讶。就好像是习以为常了一样,仔细看甚至还不难从里面看出一点戏谑的意思。

    这可不是正常人该有的模样,而曹玮也是看出了这一点,这才保持了个按兵不动。

    当然,他没有随便动作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这个家伙看起来属实有些眼熟,离着老远一看,就好像是某个已经在歌坛称神的传奇人物一样。

    长着这么一个特殊的模样,在这个电影的世界里总不能是一个死跑龙套的吧。虽然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但光凭他的这幅镇定模样,曹玮都觉得可以赌上一赌。

    当然,他赌对了。

    眼前这个男人果然不是什么泛泛之辈。面对着飞扑过来的黄永年,他轻轻一笑,手上寒光一闪,就是一把飞刀瞬间自袖口中飞出,一刀正中黄永年的脑壳。

    论威力,普通人甩飞刀的那点杀伤性可能还不如刚刚那一枪点三八。但这家伙这一记飞刀,贯穿性和力道都是十足。一击之下,黄永年的脑壳直接原地起飞,任是他怎么挣扎都没有用的,就已经是噌的一声被钉在了一根水泥柱上。

    这个时候,黄永年的三个部件都已经算是有了交代。说一句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也不为过。即便他还在挣扎,但这挣扎也已经是彻底没有了意义。

    西装男信步上前,似乎是想要接收这个战利品。但还没有等到他走到跟前去,曹玮已经是先一步的挡在了他的前面。

    “这位老兄,你这一句话不吭的就想要坐收渔人之利,似乎有些不合适吧。”

    “让开!特警队办案,无关人员都给我闪一边去。”

    特警队?曹玮倒是知道香江这边是有飞虎队的没错。但好像也不是你这个样子的吧。

    曹玮没动,只是以目光对陈静仪发出询问。而陈静仪在摇了摇头之后,也是拎着枪的就走了上来。

    “黄永年!”

    别忘了她可不仅仅是一个警察,还是一个身负血海深仇的女儿。眼下终于是得到了一个亲手报仇的机会,她自然是不会有任何的手下留情。

    砰砰砰砰...根本不顾黄永年眼神里流露出的那种哀求,她对着黄永年的脑袋就死命的扣动起了扳机。

    打空了一个弹巢还不觉得满意,重新上弹又打空了一轮。在愣生生的用一把点三八把黄永年的整个脑壳都给掀开,把里面彻底打成一滩浆糊,也让曹玮身上的那个系统有了新的提示之后,她这才骤然的停下了手,然后整个人就像是丢了魂一样的呆立在了那里。

    曹玮有些担心,但主要的注意力还是放在那个西装男的身上。他不知道这个人的真实来意,但光从他之前露出来的那一手看,他都不是什么可以小觑的人物。

    尤其是,曹玮还隐隐约约的从他的身上感觉到了一点威胁。

    那是来自纯阳真炁的反应。纯阳真炁无暇无垢的特征让他具备了非常的敏锐性。

    之前面对黄永年的时候他其实就已经是有过类似的感受。但因为之前并没有接触过类似的情况,再加上他心里早有成见,所以他也是误把那种对邪恶气息的警示当成是了对这种人面兽心之辈的厌恶。

    可眼下,已经有过一次这样的经验,并且面前这个家伙于他来说还颇有眼缘的,他可不觉得这会是什么错觉。

    同类?还是说,黄永年的背后有着一个妖物所组成的势力?

    出于警醒,曹玮不得不往坏的方面想。毕竟光是一个黄永年就已经是让他使出了浑身解数,这要是再多几个类似的或者更厉害的货色,他可吃不消。

    他提防着眼前这个西装男,而西装男也在提防着他。

    自己是什么情况西装男心知肚明,而能清楚的从曹玮的身上感知到那种威胁性,这足以让西装男对他提起心来。

    事实上,他并没有恶意。不然不会在那个时候选择对黄永年出手,也不会说对陈静仪的这一番举动完全的无动于衷。

    只是他的职责就是要把这种属于异类妖魔的案件隐藏在不可为世人所知的阴暗角落里。所以他不得不做出一个表态来。

    “看这女人的样子,她应该是和这家伙有仇才对。现在仇也报了,你们是不是可以让开,让我把这家伙的尸体给带走了?”

    “呵,你想得美。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有什么邪门办法把这玩意给复活过来?还特警队,我可不知道什么时候香江的飞虎队还负责管这些玩意了。”

    “不是飞虎队,是特警队!我们是特殊部门,不是你们这些普通人可以打听的!”

    西装男皱着眉,强调了一句。但曹玮却是直接嗤之以鼻。

    “你唬我啊!”

    “他应该是特警队的人没错。这一点我可以作证。”

    眼看着两人的气氛有些僵持,有些颤巍巍,走路都要大喘气的林风这个时候却是扶着墙的走了过来。

    “香江这边是有个特警队没错,隶属于不列颠那边的特殊事物调查局。像是这种异类妖魔,一般也的确是在他们在监管没错。”

    “不过,放任一个异类妖魔潜入警队,一二十年都没有发现还让他犯下这么多罪行,你们特警队也是难辞其咎。这事情我会向协会反应,你们特警队等着我们的投诉吧。”

    “风老四,你当我是吓大的吗?”

    林风这边话音刚落,那一边地下车库的入口就是哗啦啦一大片的走进来了几个西装革履的家伙。

    为首的是一个叼着雪茄的干瘦男人,而他显然和林风是老相识,以至于一见面就直接开喷了起来。

    “嘉木?你这个老鬼还没死?真是祸害遗千年!”

    “你死了我都不会死!”

    被叫做嘉木的干瘦男人信步上前,一边瞪了西装男一样,冲着他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一点小事都做不好”,一边就直接和林风打起了交道。

    “风老四,你说这事怪我们特警队,这我可就要和你好好说道说道了。”

    “有什么好说道的。这家伙人不人鬼不鬼,一身恶心模样,不是异类妖魔是什么。这东西本来就是你们特警队负责的,眼下他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们特警队难道不要给出个交代!”

    听他们一口一个异类妖魔的,曹玮心里也是难免好奇了起来。而本着一个基本的求知欲,他也是张口就询问了起来。

    “风叔,你们说异类妖魔,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异类妖魔啊?就是对那些我们神州以外妖魔鬼怪的一个统称。这玩意是从那些洋鬼子的地界过来的,什么吸血鬼、狼人,还有眼下这个魔界妖兽,都是异类妖魔的一种。我们神州修士一般不用和这些玩意打交道,但谁让应该和这种玩意打交道的部门玩忽职守了呢?”

    “风老四,你别血口喷人。这事可赖不了我们玩忽职守!”

    林风最后一句话明显就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而只感觉自己是被中伤了,那个叫做嘉木的家伙立刻把手里面的雪茄一掐,就冲着林风直接抗议了起来。

    “哦!这还不算玩忽职守。我记得当年我们说好了的,香江这个地界上,妖魔鬼怪我们协会包了,这些异类妖魔则由你们特警队去负责。双方井水不犯河水,共同维护整个香江的秩序。当初你嘉木可是拍着胸膛保证,绝不会让任何一个异类妖魔在香江这个地界撒野的。可现在呢?你嘉木说话是当放屁使的吧!”

    “我...”

    嘉木心中一恼,差点就要破口大骂。不过也是自知理亏,再加上手下面前,他多少还是要有些基本的涵养。所以也只是脸色稍微那么一沉的,他就压抑着一肚子的火气,好声解释了起来。

    “这里面有些隐情,你不知道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