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一遍零三章 二段变身
    ()  “这到底是什么鬼?黄永年呢!”

    看着眼前这和曹玮纠缠、厮杀的怪物,陈静仪忍不住就是一阵失神。尽管已经是猜到了某个可能,但骤然看到那个已经纠缠了她半生的黄督察居然变成了这个模样,她还是一时间百感交集了起来。

    她看到了黄永年,黄永年自然也能看到她。而说真的,这当真是黄永年极不愿意面对的一个状况。

    对于陈静仪,他这些年来一直都在玩一个类似于养成的游戏。陈静仪既是他的目标,也是他精心培养的一个作品。只是这个作品眼下还不是完工的时候,所以他是一点也不想在陈静仪的面前暴露自己的真实面目。

    而眼下...他只能祈祷陈静仪没有能看出来自己的真实身份。

    这是一份侥幸的心理。或许理智告诉他,自己已经暴露了。但出于生物的某种本能,他到底还是存有了这么一份念想。

    但,陈静仪可不会给他这样侥幸的余地。很快遏制了自己的杂念,陈静仪抬枪一指,对着黄永年就大声地喝令了起来。

    “黄永年,你的事情已经暴露了!立刻投降,不然我就要开枪了!”

    被人戳穿的感觉可不好受,厮杀之中的黄永年瞬间身形一顿,冲着陈静仪就露出了个难以置信的神色。

    他显然还没有做好被揭穿的准备。但不论是曹玮还是陈静仪都不打算给他准备的机会。

    抬腿一记冲天脚,曹玮一脚正中其下巴。刚猛的力道直接将其下颌骨踢成了粉碎,并且更是余势不减的几乎要将其整个颈椎都给生拔出来一样,让他巨大的身躯都止不住的后仰倾倒了起来。

    而陈静仪趁机,更是直接扣动了扳机。

    之前的喊话只不过是例行公事,可不代表她真的有想要让黄永年投降的意思。按黄永年的罪名,他被抓最多不过是终身监禁。而陈静仪要的可不是这样一个结果。

    血债血偿,这才是她想要的。

    所以这个时候她表现的自然是无比果决。而枪声一响,之前还犹犹豫豫的警察们自然也不能再拖拖拉拉下去。

    不管之前的动静多么超乎他们的想象,眼下这自家伙计都已经和对面交上锋的,他们怎么样也都要做出点行动才行。可刚一持枪杀入,眼前的景象还是吓了他们一大跳。

    一个身高一丈,半人半蛇,满身鲜血淋漓的怪物立在那里,绝对的震撼人心。以至于有人脸上一抽的,当场就忍不住破口大骂了起来。

    “我叼你老母的,这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

    “黄永年,你已经被包围了,你是跑不掉的!”

    杀人诛心,莫过于此。如此大庭广众的情况下暴露出黄永年的真实身份,简直就和公开处刑无异。

    而她之所以做这样一个举动,为的就是在肉体上毁灭他的同时,也在心灵和社会层面上给他以致命的一击。

    黄永年已经是感受到了这一击的分量,摇摇晃晃站起身来的他面对周围这一圈或是惊恐、或是异样,甚至还带点嘲弄和戏谑的眼神。一瞬间就有了一种被扒光了衣服一般无地自容的感觉。

    这感觉可要比刚刚被踢碎了下巴,同时还身中几枪的剧痛要来的刺激。以至于他立马就有些慌张的捂住了自己的脸,并且极力的就否认了起来。

    “不,我不是。我不是黄永年,我不是黄永年,你们认错人了!”

    这纯粹是欲盖弥彰,本来那些警察还有些不大相信。毕竟眼前这个怪物的模样真的让人很难相信他曾经会是个人。但他自己这么一说,本来的不信也立马变成了肯定。

    “我靠,这家伙真是黄永年,他怎么变成了这幅鬼样子!”

    “你应该说,只有这种怪物伪装成了人的模样,才有可能做下这么丧心病狂,令人发指的事情才对。黄永年,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想承认吗?你已经败露了!不管今天你能不能从这里逃出去,整个香江也都不会有你的容身之地。你已经是一败涂地了!”

    死死的盯着黄永年的一举一动,曹玮在截断他所有退路的同时,也是毫不气的对着他进行着进一步的心灵打击。

    攻心为上,他并不担心自己言语上的刺激会让黄永年发狂。因为即便他发了狂,在自己以及周围这么多只枪的威胁下,他最多也就是一个垂死挣扎的下场。

    结果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反而说如果他这个时候还能保持冷静,那才叫糟糕。因为你根本不敢肯定,他会不会想尽一切办法的杀出重围,然后在潜伏一阵子之后,继续去祸害其他无辜的人。

    曹玮可不想给他这样的机会。同样的,陈静仪也不想,她只想在这个时候杀他而后快。所以在看出了曹玮的意图之后,她也是立马就冲着黄永年警告了起来。

    “没错,你已经彻底输了!你的老巢已经被我们给端掉了!你的同伙还有那些被你绑架的女孩都已经被我们找到了!黄永年,你已经身败名裂。总局已经发出了通缉令,你无路可逃了!”

    这样的一番话,到底是让黄永年回过了味来。而眼神骤然之间变得凶狠起来,他冲着陈静仪就已经是嘶声发起了质问。

    “你们早就知道了?你们他妈的在演我?”

    这事由不得他不这么想。因为不管怎么看,陈静仪出现的都太过巧合了一些。尤其是这一连串的变故之下他连反应都没有来得及就已经是被逼到了绝路。要说这里面没有一个严谨的计划,那真是打死他都不相信。

    “没错,我们就是在演你。”

    脸上摆出了个胜券在握的表情,曹玮一字一句,直接敲打起了黄永年的心灵。

    “我们早就猜到了你可能是那个凶手,所以我们也早已经开始围绕你做起了调查。你的过往,还有你用来关押那些无辜少女的地方,我们都已经调查的明明白白。而为了迷惑你,我们也是故意在你面前做出来了还不知情的假象。”

    “你被我们给蒙住了不是吗?不然也不可能我随便一说,你就悄悄的跟到了这里。”

    “不过我是真的没想到啊。我本来还以为你只是个普通的心理变态,但谁能知道,你的本质居然会是这么丑陋的一个怪物。话说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反正都要死了,你也干脆痛快一点,省得让别人连个验尸报告都不好写不是?”

    “你,该死!”

    从来都是自视甚高,不然黄永年也不会有胆子栖身警队这么多年来。而就是这么一个自傲的人,如今却被曹玮给耍得团团转,以至于身败名裂,离死不远。这自然是让他对曹玮生出了一万分的怨恨。

    曹玮!曹玮!他从来没有恨过这么一个人,因为在他看来,都是因为曹玮,他才会有这么一个下场。

    陈静仪是他看着长大的,她有什么本事黄永年心知肚明。他不觉得陈静仪有那个能耐扒出自己的真实身份,除非说他自己愿意暴露出马脚,否则陈静仪绝无发现他的可能。所以,这一切只能是因为曹玮。

    只有曹玮这样的聪明人,才能从那些蛛丝马迹中找到自己的存在,也只有他,才能布置下这么一个针对自己,把自己陷入到万劫不复之地的陷阱。

    心里面忍不住的佩服,但佩服之后更多的还是痛恨。以至于说咬牙切齿的凝视了曹玮一阵,黄永年却是突然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来。

    “你想知道我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好,我满足你的好奇心。正好我也要让你知道,别以为你们就能吃定我了。想要让我死,没你想的那么容易!”

    话音刚落,黄永年的嗓子里就猛地发出了嗬嗬的声响。

    听起来像是便秘,但实际则不然。因为曹玮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非常异样的波动。

    就好像是从他的身体里裂开了一个间隙,然后从这间隙里面直接就喷涌而出了一股阴暗、污秽且混乱的洪流一样,这让他体内的纯阳真炁本能的就生出了反应。

    “什么玩意?”

    心里还在诧异着,但黄永年的躯体已经是发生了改变。

    原本鲜血淋漓,满是伤痕的躯体在这诡异力量的作用下,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起来。并且的,他的躯体开始进一步的异变,而且很快就变化到了一个越发畸形可怖的程度。

    脸部开始急剧的拉长,眨眼间就变成了宛若鳄鱼一样的奇长大嘴。手臂急剧拉升,本身就已经够凶悍的两只利爪很快就变成了蜘蛛那样的节肢造型,撑着他越发壮硕的身躯,直接弓成了一个匍匐行动的模样。

    这还不是最吓人,最吓人的是他居然在胸腹之间又裂开了一张大嘴。并齐的骨头向着两边张开,宛若利齿一样相互交错开合,而一条条触须样的玩意则是不断在其中喷吐,如同舌头一样,让人光是看上去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恶心。

    这玩意的丑陋可怖已经超出了人类能接受的底线,哪怕曹玮在看到这么个东西的时候都是忍不住的毛骨悚然。自然就更不要说这些只能算是平常人的警察了。

    眼睛一阵发直,浑身忍不住的哆嗦。面对这仿佛是来自于噩梦中的怪物,这些警察完全是下意识的就扣动起了扳机。

    五六把点三八齐射,好歹也是打出了一层弹幕效果。但这作用吗,只能说是寥寥。

    子弹最多陷入到黄永年的皮肉之中,肌肉稍微一个用力的,就将弹头从肌肉里挤了出来。而他也不是打不还手的性格,胸腹处的大嘴一张,一声诡异的尖叫骤然回荡,却是让所有人连同曹玮在内,都有些止不住的迷乱了起来。

    什么玩意?你二段变身也就算了,怎么还带特殊技能的?

    曹玮体内纯阳真炁自发涌动,却是将他的心神自迷乱中拉扯了回来。而他刚一清醒,就看到黄永年正向着边上一个警察做起了飞扑。

    其速度之快,让曹玮根本无暇救援。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怒喝却是骤然传来。

    “孽障,尔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