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九十五章 余波
    ()  “陈警官,你终于回来了,你要是在不回来的话,我估计麻烦鬼都要吃人了!”

    带着曹玮刚回到警署,陈静仪就被同事们给围了上来。显然,这一个夜晚他们都被折腾的不得安生。所以一看到陈静仪,他们就好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激动。

    “是温老师的事情?他们还在这?”

    一听这些人的抱怨,陈静仪就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那一通电话。本来她还觉得,这都已经过了一个晚上的,那些记者多少要消停一些了才对。但是很显然,她低估了这些记者对这种大新闻的执着。

    “别提了,这群狗仔真是比我们当警察的还敬业。你都不知道从昨天下午到现在,到底有多少个狗仔想要偷偷摸进拘留室去和那个姓温的老师谈交易。麻烦鬼都发威了,要求所有人带着证件进来。你要是再不来把那个老师搞定,估计我们都要倒大霉了。”

    说话的是一个瘦不拉几的警官,他一边说着,还一边打量起了陈静仪身边的曹玮。

    曹玮男性公敌般的颜值到底不是盖的,哪怕说他一个字都没吭。但光凭他这个颜值以及他眼下好像很熟悉一样的跟在陈静仪身后的行为,就让这些单纯的单身狗忍不住对他投之以了敌视的目光。

    这是一个很正常的情况。陈静仪虽然平日里总是冷着一张脸,但这丝毫无损于她的精致容颜。就像是曹玮给她的定位一样,一个标准的冰山美人,放在警队这种男性荷尔蒙泛滥的地方,肯定是有着乌泱泱的一大片年轻警察想要像是铁达尼号一样的一头撞死在她这块冰山上。

    但很显然,没有人能撞沉这座冰山,几乎所有人都是铩羽而归。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的热情,毕竟总是会有人做着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美梦。直到曹玮的出现...

    一个光凭颜值就能让在场所有男性生出一种“此人帅气不在我之下”感觉的小白脸,自然是天然的就会引起他们的敌视。而立马的,就有人板着脸凑了上来。

    “这位先生,警局现在不欢迎无关紧要的人进来。麻烦你从哪来回哪来!”

    “那我要是从东土大唐而来呢?”

    “那就麻烦你往西天极乐世界去!不对,小子,你是什么意思,耍我们玩吗?”

    这些男警官一个个恨不得直接把曹玮给一脚踢飞出去的,自然容不得他有任何的挑衅。不过他们才刚打算发作,陈静仪就已经很不耐烦的开口说道。

    “行了,这是我朋友,是我叫过来帮我调查一件旧案的。阿文,给他发个证件,让他方便跟着我进出。还有,你等下去档案室调一批档案出来,我马上要用...”

    “又是那些十几年前的老案子?”

    陈静仪盯着这些陈年旧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她的这些个同事都知道,也不好多说些什么。只是眼下局里的麻烦...

    “陈警官,温老师那边你要多上点心啊。”

    “我现在就过去!”

    本身就是个雷厉风行的性格,再加上现在满心都是那桩关系到她母亲的旧案,她自然不愿意在这些闲杂琐事上多浪费时间。所以抛下一句话,他就径直向着拘留室的位置走去。而跟在她身后的,曹玮还不忘对她的那些个同事摆手告别。

    “那我们就先走一步了!几位,有空一块喝茶啊!”

    他自然是不会在意这些人对自己的心理感触,哪怕说他已经注意到有几个警察望向自己的眼神非常的不善。而看到他居然还有闲工夫在这撩拨自己的同事,陈静仪忍不住就是伸出了胳膊肘捅了他一下。

    “喂,你给我老实一点。这可是在警局,别跟在外面一样的嬉皮笑脸!”

    “放心,我可不是无的放矢。这不是在帮你盯着吗?”

    “省省吧,他们几个可不是什么嫌疑目标!我已经猜到那个人是谁了!”

    陈静仪摇了摇头,显然已经是有了主意。而回想起刚刚她那几个同僚的模样,曹玮倒也是了然的点起了头来。

    “我看也是。你的那几个同事一看就是那种嘻嘻哈哈,没什么心机的人。真要是他们干的,估计早就要去蹲赤柱了。”

    “你可别小看他们,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警队里精英。”

    想多夸两句吧,但实在是想不出其他的词。陈静仪也只能是摇了摇头的,直接就推开了拘留室的大门。

    “陈警官?还有,曹道长?你们怎么来了?”

    “听说你闹出了不小的动静,我们当然要过来看一看。温老师,你现在名声可不小啊。估计全香江的报纸现在都恨不得把你挂在头条上。我现在就等着看那些记者打算给你起个什么外号呢?”

    “不至于吧。”

    温老师摸了摸头,脸上也是挂上了书呆子特有的腼腆笑容。看他这样子,估计没几个人会把他和那个干翻一票子古惑仔的猛人联系到一起。可能也就是这样的反差,再加上他老师的身份,这才能在社会上引起这么大的轰动吧。

    不过不管怎么说,警方在这里面都是要挨挂落的那个角色。而并不想让警方受这样的挂落,陈静仪在打了个招呼,让看守这里的同事离开之后,就开门见山的对着温嘉文说道。

    “温老师,我赶时间。所以这事我就直说了。警方现在承受了巨大的舆论压力。所以不管是为了你考虑,还是为了警方的名声考虑,我都希望你能在这件事情上保持沉默。最起码的,如果那些记者要你说我们警察坏话,我希望你能多考虑一下再出声。”

    “不是吧,这都不能说的吗?我真的觉得你们警方有问题,如果不是说你们警方管理不善的话,那些社团怎么可能那么猖獗!”

    “这可不仅仅是警察的问题,这是社会的问题。不列颠人就快要滚蛋了,你当他们会那么老实的留一个干净的摊子下来?警察好歹还在想着维护社会秩序,最起码的也要让它维持在一个可控的范围之内。但那些记者吗,他们可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典型了!”

    “说句夸张的,这里面有多少人是那些不列颠人的走狗,你猜都猜不到。所以与其亲者痛仇者快,倒不如卖我们个面子?”

    要说开门见山,曹玮比陈静仪更加的干脆直接。一开口就是直接往社会根节上剖析,当场就把温嘉文说的一愣一愣。

    假如他还是之前那个书呆子的话,说不定他还会对曹玮的这番话嗤之以鼻。但脑子里到底是多了陈近南的一些记忆,而以陈近南的政治素养,他还真的能从这里面看出一些不一般的东西。

    不列颠人?在他朴素的思维里那可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典型。毕竟和那些被殖民了百十年就心安理得当二狗子的蠢货可不一样。所以一想通这点,他立马就点起了头来。

    “既然曹道长你这么说了,那么我自然是愿意相信你的。记者这边,我一个字都不会多说。这样的话,我是不是可以从这里离开了?”

    “当然。”直接打开了拘留室的大门,陈静仪顺手就对温嘉文做了个请的动作。而温嘉文也是稍微伸了个懒腰的,就径直的向着门外走去。

    这是个猛人,已经看过报告的警察们都知道。

    赤手空拳对七八个古惑仔,里面还有好几个拿刀的,结果愣是打得对面溃不成军,连拼一波的勇气都没有。这种人他们以往只听过别人吹牛,亲眼所见还真是第一次。

    所以眼见得他从拘留室里出来,愣是没有一个人敢拦他一下。而一直等到他大摇大摆的从警局溜掉,两个穿着高级警官制服的男人才一前一后的快步小跑了过来。

    “搞什么啊搞,你们这群混蛋。是谁把那个老师给放掉的,你们知道要是那个老师出去胡说八道的话,会有什么下场的吗?啊!是谁,到底是谁!别被我抓到,抓到你我一定要让你给我去交通警那里,开一辈子的罚单!”

    “署长,是我!”

    陈静仪面无表情,直接站出了身来。而一看是这个有名的冷面干将,冰山美人干的好事。挂着警司警衔的署长脸色一抽,整个表情立马就阴沉了下来。

    “陈静仪,你别以为你是个madam我就不好处理你。我告诉你,如果你不给我一个好的解释的话,就算是你,也给我立马去交通警那边报道!”

    “署长,我已经和温老师谈好了,他保证不会对记者乱说话。我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适合再继续拘留他,所以我让他离开了,请问这有问题吗?”

    相比较于署长的恼羞成怒,陈静仪倒是一副平平淡淡,冷冷冰冰的日常模样。这个态度让署长心里一堵,不过到底是老江湖,他很快就咽下了这口气,并且直接就把主意力转移到了其他的方向。

    “你刚刚说,你和温老师谈好了?这么快?”

    “温老师不是那种不好交流的人,况且我的这个朋友和温老师关系不错,有他在旁边撮合,本身就不是什么问题。”

    “好,很好!你早说吗,这种事情早说的话,大家也不用搞得那么不愉快了不是?”

    尽管刚刚还是一副气得快要跳脚的模样。但一听这惹得上面震怒,据说连警务处副处长都要找他喝茶的麻烦就这么被解决了,他还是忍不住的露出了一个解脱的笑容。

    被手下顶嘴,小事。被上级拖出去给那些记者当靶子打才真的要命!

    逃过了这一劫,他也懒得在这种小事上计较。所以只是稍微咳了两声的,他就哼着小曲的向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而直到这个时候,那个跟在他身后,一脸温和神色的总督察才抽出空来对着陈静仪点了点头的。

    “别在意,朱警司的压力蛮大的。不然他也不会脾气这么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