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九十二章 再见
    ()  这一次招魂的耗时远要比之前来的磨叽。

    不过想想也正常,如果阴司地府的办事速度还赶不上这些阴间的市井江湖人士,那打得可就不仅仅是日夜二游神的脸了。

    当然,如果这事日夜二游神出面的话肯定速度还要再快上一筹。可问题是,他俩要出面,那岂不是把徇私两个字摆在了明面上。仅仅是点头之交,曹玮的面子再大也不至于大到让这两位冒这种风险的地步。所以,只能等。

    而这一等,直接便是等到了后半夜,这才有动静传来。

    先是插在法坛上的一面招魂轻轻摇动,然后就是嘻嘻哈哈的童子笑声传来。这笑声一起,林风脸色就陡然一肃,手上将符纸一捏,就开始提醒道。

    “魂魄找回来了!”

    一点幽光撞进招魂幡,林风用符纸一抹,再以莲花灯一燎。幽光化作火星,直接落入符纸包裹的八卦牌上。八卦牌微微一颤,显出阳和之气。这让林风眉头一抖,直接就开口道。

    “胎光之魂归位了!”

    这是个开始,随后不久,便是五六道幽光在护法童子的护送下先后归来。林风一一接应,也是一一报数。

    “尸狗归位、伏矢归位、雀阴归位、非毒归位、除秽归位、臭肺归位...加上魂主本身的幽精之魂,三魂七魄,只缺爽灵和吞贼了!”

    又过了一时片刻,最后两个护法童子也回转了回来。只是和之前那些嘻嘻哈哈的同伴不同,这两个童子是带着个哭腔,仿佛受了委屈一般的,哼哼唧唧跑回来的。

    他们意思只有林风能听得明白,而看着曹玮和陈静仪两人都是大眼瞪小眼的望着自己,他在听完这番哼哼唧唧之后,也是连忙解说了起来。

    “这两个小东西说,剩下的两个魂魄定在了一个地方动弹不得。任由他们怎么拉扯都不肯跟他们回来。这是正和我叫委屈呢!”

    “那风叔,能否说明白点,这剩下的一魂一魄到底在哪,我们自己去把它们请回来?”

    这种事情陈静仪肯定是没法子想的,只能由曹玮来拿主意。而曹玮也是半点不气的,直接就提出了一种设想。

    “也好。”

    认同了这个想法,林风也是对着这两个护法童子一阵叽里咕噜。而只听那小童子一阵尖锐的哇哇大叫,林风这才有些了然的点起了头来。

    “有些线索了。在永丽街的一间民居里,爽灵是跟在一个人身后的,这个人应该就是那个在逃的凶手,他背后还有不少其他的冤魂。”

    “至于吞贼,则附在了一截舌头上,被锁在了一个冰箱里。畜生,真是畜生,这人丧尽天良,已经没有人性了!”

    林风不仅仅是茅山道士,他还是个正儿八经的皇家警察。所以一听这话,他就知道这凶手到底是个什么尿性。分明是个灭绝人性,心理变态的人皮禽兽。

    不管是出于私心还是出于公理,他都不可能任由这么一个披着人皮的禽兽从自己眼皮子底下跑掉,所以他二话不说,就一脸正色的向着陈静仪保证了起来。

    “陈警官,你放心,这事我帮定了。如果不把这样的一个人皮禽兽缉拿归案,我就对不起我身上的这一身警服!”

    有他这么一位术法高人插手相助,这自然是好事。陈静仪眼圈一红,就要感激涕零。但这个时候,那夜游神却是又有些不合时宜的插嘴了进来。

    “我说老几位,这阳间缉拿凶犯的事情先往后推推。眼下这可是还有一个时辰不到就要天明了。你们几个看着也不像是有飞天遁地的本事,能一眨眼的就在海上跑个来回。所以有这功夫,还不如趁着现在母女团聚,把该说的都给说清楚了!”

    “徇私之事,一不可二!”

    “我这老弟弟可是也说了,这事可一不可二。本就是看在小老弟的面子上这才把令堂从底下带上来,可不能说等到天明了,我们哥俩还不把她给送回去吧。这可是坏了规矩!”

    这两位阴神的意思很是明显,那就是只多今晚,过了夜天一亮他们就要带着陈静仪亡母回去。这事就是曹玮的面子都不好使,曹玮还没法让他们徇私到那么个地步。

    而一听这话,陈静仪心里一慌,立时就抓紧了曹玮的手臂,一双眼睛如泣如诉的就对着他哀求了起来。

    曹玮也是明白她的意思,于是深吸了一口气。

    “两位老哥,这亡魂还有一魂一魄没有归位的。我这朋友就是想要和她亡母叙旧,恐怕都不大容易吧。”

    “爽灵是慧根灵性,吞贼是七情之忧。只是欠了这两个,不碍事。多少有了点身前的记忆,总比浑浑噩噩的一个痴鬼强不是。”

    “无伤大雅。”

    两人这么说,曹玮也是无奈。不过他还是争取了一下。

    “可如果两位哥哥把这亡魂带了回去,那等我们找到剩下的一魂一魄,又要怎么让它们复合呢?”

    “风老四不是还在这里。让他开个坛,请个阴差把这一魂一魄送下去。有我哥俩打个招呼,这自然不算是什么问题!”

    夜游神可是人精,自然不会给曹玮什么钻空子的地方。而听他这么一说,曹玮就只能是拍了拍陈静仪的肩膀,宽慰了起来。

    “也只能如此了。不过你也不用难过。又不是不能再见了,等到清明中元,总还是可以再相见的吗!”

    “说的就是。清明中元,鬼门大开。城隍老爷自会让这些怨鬼幽魂回家团圆。介时有我这老弟和风老四相帮,你还怕不能和你母亲重聚吗?”

    “人心不足。”

    两个阴神一句好话,一句坏话,算是给这事彻底定了个性。

    此时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事不会再有什么转圜的余地。而林风又怕陈静仪小女儿脾气上来了,直接冲撞了这两位,那样未免不美。所以他也不做迟疑的,抬手一举八卦牌的就施起了法来。

    “请魂主显身!”

    一声令下,八卦牌上幽光一闪,法坛之前立马就多了个朦胧的身影。而在林风抽调阴气的灌注之下,这身影也很快就变得充盈了起来。

    哪怕说十几年都没有再见过这个身影,但此时一相逢,陈静仪还是忍不住的一声啜泣,止不住的就伸过了手去。

    “阿妈,是我啊阿妈!我是阿仪啊!”

    触手冰冷刺骨,却丝毫不能阻挡她想要握紧这鬼魂双手的想法。而也似乎是听到了她的呼唤,这恍若大梦初醒的亡魂一个身躯发颤之下,立马就伸出了一双手,颤颤巍巍的向着陈静仪摸索了过来。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这鬼魂的眼睛不能视物。

    她身前是被人蒙着眼睛杀害的,死后怨气不散之下,自然也有这么一道阴霾将之双眼遮蔽。

    这意味着没能放下,而正常人也确实放不下。什么昨日种种,已成过去,放下仇怨,早登极乐?那是放屁。

    这世上不是什么人都有这种圣母傻子一般的觉悟,更何况她一个好好的单亲母亲,无端在家中被人残害致死,只留下一个五六岁大的女儿在世间苦苦挣扎。这种怨气要是能放得下,那这人心胸未免也太宽广了些。

    人,还不能够屈辱到这个地步。况且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心安理得的一边想着下辈子,一边就把自己这辈子当成是个畜生一般的糊弄过去。

    陈静仪的母亲就是这样。哪怕魂魄已经逸散了十几年,直到如今才刚刚复合了大半,她还是心心念念着,一点也没有把过去给遗忘的意思。

    而也正是这种心心念念,陈静仪一开口,她就想起了自己留在人世的那个小女儿。

    冰冷的手掌触及脸庞,已经长大至成人的面容摸起来和她记忆里的完全就是两个感觉。这让她手上一僵,多少有些惊诧和惶乱的意思。

    而看到这,林风也是手上一动,悄悄的就捏住了一张符纸。

    别看这个时候母女重逢的有些温馨,但鬼物到底是执念纠缠,性情偏激之物。她要是一时间发觉不对,骤然发狂了起来。那首当其冲要遭殃的就是陈静仪。

    他可不想让好好的喜事变成了莫大的悲剧,所以自然也是要做防一手的准备。

    不过事情好歹是没有沦落到这个地步。因为尽管陈静仪和她小时候相比已经是变了个模样,但那种血脉相连的母女天性却是不会断绝的。

    亡魂已经感觉到了,眼前这的确是她的女儿没错。而一想到再重逢,女儿已经是从一个小豆丁变成这么大的一个大姑娘。她忍不住的就反反复复摸索起了陈静仪的脸蛋,同时嘴里也开始呜呜咽咽了起来。

    看得出来,她很想在时隔多年之后对陈静仪说些什么。但因为怨气纠缠,再加上她生前还被人拔了舌头,所以她也只能是这么从口中发出这种含糊难明的声音。

    她是说不出话来,但陈静仪却能明白她此刻的心思。

    而也是一把抓住自己母亲的冰冷手掌,陈静仪一边洒落着滚烫的泪水,一边就语带呜咽的对着她哭诉了起来。

    “我很好,我很好,阿妈。我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活下来了。”

    “然后我一直记着,一直记着要给你报仇的这件事情。我考上了大学,我当上了警察。我这十几年来做梦都在想着要抓到那个禽兽,亲手为你报仇。”

    “阿妈,告诉我,那个禽兽到底是谁!我一定,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我一定要让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