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八十五章 营救人质的标准方法
    ()  拿人质来进行要挟,这对于古惑仔来说算得上是家常便饭。从事这个行当,就没有几个人没干过讨债这种事情。

    而有时候真的碰到那种死活不愿意还钱的老赖,那把他的老婆孩子劫持过来做人质,逼着对面还钱也就成为唯一的选择。

    这种事情以前可不少。别说绑了人家老婆孩子了,有时候真就是要不到一分钱,把人家一家人堵在家里一把火给烧了的事情都有。

    潇洒哥在道上混了十几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的。对于这种事情没什么不好接受的。只是,眼下的这个环境实在是有些操蛋。

    如果是在自己的地盘上,他绝对会对这种劫持人质的行为拍手叫好。但眼下这众目睽睽,周围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看着的,这种行为就显然有些不合时宜了。

    靠,这个王八蛋究竟是想要救我,还是想要害我?

    心里难免有些嘀咕。这个手下莫不是道上的对头专门来搞自己的。但事已至此,他也只能是默认下这个事实,并且对着温嘉文就叫嚣了起来。

    “温老师,现在你的学生在我小弟手里!识相点的你最好把我给放开,不然,可别怪我小弟手一抖的在这个臭丫头的脸上划上几道。看她这花容月貌的,你也不想她以后变成个丑八怪吧!”

    “畜生,你敢!”

    嘴上一声喝骂,温嘉文凭借着陈近南赋予他的经验记忆,已然是清楚的判断出了局势。

    这个时候他绝对不可以妥协,因为妥协的结果只能是换来这帮子古惑仔的步步紧逼。

    连胁迫人家女孩当人质来威胁自己的事情都干得出来,他就不能指望这伙人还能有什么做人的底线。

    所以,绝对不能妥协。而如果不妥协,那么唯一的办法也就是再一步的施加压力了。

    心里面已经拿定了主意,温嘉文手上一使劲,抓着潇洒哥的头发就把他的脑袋给拉的后仰了起来。而下一刻,潇洒哥只感觉脖子上一凉,却是温嘉文抬脚掂起脚边的砍刀,手上一抓的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冰冷的触感刺激的他一下子连鸡皮疙瘩都炸了起来。而心生恐慌之下,他更是连嗓音都变得尖锐失声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啊,杀人可是犯法的!有什么事好好说,大家可以商量的吗!”

    这番话明显是有些认怂了的意思。而作为一个大哥,他这么失态的样子绝对是有些丢分的。他自己都能猜到,这幅丑态要是传出去,道上的人绝对会把他视为笑柄,很可能连手底下的小弟都要看不起他。但他没得选啊。

    神经病啊,一般人碰到这种挟持人质的行为不应该是投鼠忌器吗?你这么一下子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是几个意思,想要来一个鱼死网破?就只是一点小矛盾而已,有必要闹得这么大吗?

    潇洒哥完全想不透温嘉文的脑回路。讲道理,一般的老师这么能打也就算了,可随随便便就干出这种把刀架在别人脖子上的事情,你确定这是你一个老师该干的?

    你礼貌呢?还有现在香江的教师资格标准已经这么离谱了,都已经是看谁更彪的吗?到底我是在道上混的还是你是在道上混的,我怎么感觉你他妈的比我还不讲道理呢?

    “没什么好商量的,你们这种古惑仔是什么人我一清二楚。现在放了你,只是养虎为患。我可不相信我在放了你以后,你会那么老实的放了我的学生!”

    大哥,我叫你大哥行了吧。我们古惑仔的信誉有这么差吗?

    听到这么个说法,潇洒哥连哭的心都有了。

    没错,他们古惑仔是下三滥,翻脸不认人的事情也是常有。可问题是,这他妈是在大街上,周围围观的群众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你放了我,难道我他妈真的敢翻脸不认账?我只要敢这么做,都不用你出手的,那些个条子都能把我的皮给扒掉一层下去。

    当然,这话他不敢明说。毕竟都已经硬着头皮做到这么一步了,他要是再说出这种掉价的话,他这个大哥就真的可以金盆洗手了。

    所以,尽管心里面已经把这个自作主张,让局势变得这么复杂的小弟骂了无数遍。但明面上,他还是不得不做出一副慷慨自负的模样。

    “温老师,你想清楚了。你是个老师,手上沾上一条人命的话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你的下半辈子也就毁了。为了一个惹是生非的女学生,你有必要做到这么一步吗?香江那么多老师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你又何必非要出这个头。”

    “放了我,大家各退一步。今天的事我就当没发生过,这个臭丫头我也当卖你个面子,放了她这一马。大家就此别过,从今往后井水不犯河水!你看怎么样!”

    听到这话,温嘉文哼了一声,直接就是冷笑了起来。

    “好啊,你先放人!”

    叼你老母的,你当我傻啊。

    有些蛋疼的瞪了温嘉文一眼,潇洒哥心里忍不住就骂骂咧咧了起来。

    老一辈人说读书人一肚子坏水,今天看来果然没错。

    让自己先放人,然后你这小子再来个翻脸不认人。那岂不是把自个儿的小命给交代在了你的手上,是死是生都由你说了算?

    潇洒哥觉得自己心再大,也不可能大到这么个程度。所以当即他就反驳了起来。

    “温老师,你这么来就没意思了吧。你让我先放人,可等一下你要是不放了我们怎么办?你身手这么威,我们可吃不消。要是你来个翻脸不认人,那我和这些小弟们岂不是要杀要剐都随了你的便?这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道理!”

    “放心,我温嘉文堂堂正正一辈子,做人有口皆碑,可不会跟你们这些古惑仔一样连点基本的信誉都没有!”

    脸上虽然是笑眯眯的,但温嘉文手上可没有怎么气的,直接就在潇洒哥脸上啪啪的拍了几下。

    没用多大力气,伤害几近乎为零,但侮辱性却几乎是拉满。

    自己堂堂一号大哥居然被人这么嘲弄,这自然是让潇洒哥忍不住就眼红脖子粗的,有些想要发作起来。

    但,脖子上冰冷的刀口到底是让他很快就恢复了冷静。反正今天脸已经丢得够狠了,也不缺这一次。

    而这么一想,他的理智也是立马上了线的,让他开始衡量起这里面的可能来。

    论人品,轮信誉,好吧,他承认,温嘉文这个老师的确是比他们强。不是强一点,而是强很多。

    随便在街上抓一个人,让他在老师和古惑仔之间挑一个能信任的对象,只要不是脑子被驴踢了的,恐怕都会选前者。

    毕竟前者的社会地位真的挺高,而他们古惑仔...将心比心,恐怕连他自己都不好意思说自己会信任一帮子烂仔的人品。

    所以稍微一个思量的,他到底还是点了点头。

    “好,温老师,我买你这个面子。沙皮,放人!”

    “老大,不好吧。我要是这么放了这个臭丫头,你确定这个家伙不会直接把我打死?”

    看着神色明显不善的温嘉文,持刀劫持朱婉芳的古惑仔沙皮忍不住就咽了口口水,开始惴惴不安了起来。

    说真的,自己突然来这么一出劫持人质的戏码,真的就是脑子一热。事实上做完这一票之后,他自己都后悔了。

    这么多人在这里围观着,他难道还能真的搞出人命不成。而要是这里面出了什么差错,别的不多说,估计那帮子条子都能生吞了自己。

    他妈的,难不成是昨天晚上在马栏里把脑浆也跟着一块射出去了,自己平日里也没有这么蠢的说啊。

    总之是感觉到了骑虎难下,而眼下潇洒哥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则更是让他有了一种被放在火上烤的感觉。

    放人吧。这似乎理所应当。毕竟又不可能真的搞出什么事情,再加上当老大的都已经谈妥了,他这个小弟实在是没有必要再继续硬顶下去。

    但说真的,心里还是怕。

    潇洒哥这个老大敢赌这么一波,他可不敢。毕竟自己干的蠢事自己知道,这仇恨几乎都在他身上的,他可没有多大的信心相信温嘉文会那么好心的放自己一马。

    眼下这有个人质在手,自己或许还算是有个保障。可要是人质没了,那岂不是整个小命都要落在人家手里?

    他可不敢这么赌,而也是求生欲作祟之下的,他当即就开起了条件来。

    “要不老大,我先带着个丫头跑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等你确定安全了,我再把她给放掉?”

    小弟的心思潇洒哥自然能猜到,可对于他来说,他妈的事是你惹出来的,你死不死关我屁事!噢,这个时候你知道怕了,怎么在动手之前不动动脑子?还想跑,你跑了以后,这个彪子把老子撕票了怎么办?

    死小弟不死老大,这笔账潇洒哥还是算得清楚的。所以他立马就摆出了一脸怒相,当场就义正辞严的教训了起来。

    “他妈的,让你放人就放人,哪这么多屁话!我们出来混,讲究的就是一个义气。你让老子说过的话当屁放,还想不想让老子在道上混了!赶快点,给老子把人放了。不然等老子回去了,你看老子扒不扒掉你一层皮!”

    卧槽,这么无情的吗?

    叫做沙皮的古惑仔明显听出潇洒哥是认真的,而根本不敢违逆潇洒哥的意思,他在一番犹豫之后,到底还是松开了朱婉芳。

    朱婉芳的好朋友郭小珍早就等在一旁,一见状立马就抱着她的肩膀把她给带到了温嘉文的边上。

    而看到朱婉芳只是受了点惊吓,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温嘉文也是把刀子一丢的,就对着潇洒哥踹了一脚。

    “今天算我放你一马,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