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八十二章 轮回?
    ()  好家伙,我直接好家伙,合着六道轮回就是这么个玩意?

    一想着那些天天吃斋念佛,祈祷着下辈子能混个好日子的信男善女们死后往六道轮回里一钻,眼一睁一闭的,外面就欢天喜地的唱起了“多冷的隆冬”。

    那滋味感觉可不要太酸爽。

    佛教发源地的那点人口肯定不够这轮回过去的善男信女塞的,估计十有八九,这所谓的六道轮回还是要和其根本所在——南亚婆罗门教的轮回体系玩一出拼多多。

    但问题是,轮回这个概念是人家婆罗门教最先提出来的,佛教的这点东西顶多只能算是个拿来主义,版权和核心技术可都是捏在人家的手里。所以就算是暗地里做了什么手段,使得佛教能单独圈个地盘出来的不受其影响。但转生出来的结果可不能也是你说的算吧。

    人上人的投胎名额可是稀缺数。人家婆罗门教好几亿的虔诚信徒都在排队呢,轮也轮不到不到你们这些佛教徒的身上啊。

    所以真要是轮到了这些个善男信女,曹玮估计,那什么祭司、贵族的出身是不用想了,好位置估计早就被抢光了。

    运气好一点的,转投个平民出身,或者干脆就是当个猴、当个牛,好歹也算是有个特殊待遇。可要是运气差一点,成了人下人...那日子,恐怕就真的是连猪狗也不如了。

    这要是换成是了他,他肯定要在自己腿上写满惨字。而也是有些理解了林风不敢赌运气的想法,曹玮也只能是有些心虚的一笑。

    “想不到,一个阴曹地府还有这么多弯弯绕绕。这样一看,这阴间的成分好像和人间也没有多大的区别吗?”

    “山君城隍体系算是掌握着主权的政府,如果把佛门还有其他宗教当成是深耕本地多年的外企的话,那我们道门估计也就是个国产企业的成分。总得来说,两边都是给政府打工的,顶多也就是个亲疏有别。也难怪风叔你会说城隍老爷未必怕了人家菩萨佛祖这种话...”

    这话理解的不算差。因为按照这么一算,什么菩萨佛祖也就是一间大型外企的董事长、总经理。按阶级划分也就是个资本家的行列。而资本家,搁在外国的地界上可能好使一点,能让那些个政们把他们当成是大爷供着。可在华夏这地界上,那可是自古以来只有当官的看不起经商的,可没有商贾能站在官老爷头上拉屎撒尿的道理。

    “你这么理解也不是不行...总之,我们这些成天和妖魔鬼怪打交道的一定要注意。得罪谁都行,只有两个招惹不得。”

    “一个是人间的朝廷,惹了祸事,被公门一通缉,你就是把漫天神佛请下来都没有用。遍数几千年,这世上还没有过一国法度要杀人,一个佛祖显灵就把他轻轻放过的事情。”

    “然后就是地府的城隍老爷。和人间一样,地府也有地府的法度,除非你有本事斗得过一地城隍,百千鬼将,十万阴兵。否则,你最好还是循规蹈矩,老实一点的好。人间的朝廷顶多喂你粒花生米,可底下的城隍老爷,可有的是办法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林风诚心的告诫了一句,也算是给这个话题收了个尾。可曹玮却突然的一挑眉,有些戏谑的就反驳了起来。

    “风叔,你这话说的不对吧。比方那孙猴子...”

    “且不说孙悟空这个从元杂剧里脱胎出来的形象到底有没有其人。你确定孙猴子斗得过关二爷和岳爷爷这样的人物?这两位可都是兼任了城隍老爷的职务!”

    林风翻了个白眼。他算是看出来了,曹玮这个名义上的师兄根本就是在榨他的江湖经验。

    明明挂着个师兄的名号,但却是干着徒弟才该干的勾当。这当真是让他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不过也就只是一分经验,算不上什么大事。他也没有怎么把这放在心上。所以一个没好气的,他就直接反问了起来。

    一个是戏曲小说中的人物,一个却是现实历史中的豪杰英雄。曹玮失心疯了才会去压码一只猴子。

    猴子是情怀不错,难道二爷就不是了。论身份、本事、地位,二爷可是样样都比猴子强。

    论身份,二爷是正史人物,汉寿亭侯,荡寇将军,是彪炳史册,能享配武庙的豪雄。而猴子要不是因为一部《西游记》变得家喻户晓,估计也就只能在戏台上翻腾。

    论本事,二爷是东汉末年的不世名将,身经百战之下,那是实打实的和数十万兵马对阵过。而猴子,一个大闹天宫也只是小说家言,其分量轻飘飘的几乎和键盘侠一个滑铲差不多。二者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至于地位,那就更不一样了。猴子虽然在西游记里被吹得响亮,到最后更是捞到了斗战胜佛的名号。但真要比起来,不说别的,光看看谁家的香火鼎盛就能看出个高下来。

    这世上关帝庙有多少,大圣庙又有几个?一眼就能看出个高下来。而可别忘了,二爷可还是武财神。

    整个南方拜二爷的不知凡几,论起香火,如来老儿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更何况是猴子。

    所以拿猴子出来找茬,纯粹是自讨没趣。曹玮算是吃了个哑巴亏。而看到他这偃旗息鼓的,林风也是心里一乐,捞起一大把金纸就塞到了曹玮的怀里。

    “别想那么多了,师兄。趁现在多点点金纸出来。招魂要想不出差错,最好就是把阴差鬼神给彻底买通。现在点的钱越多,等下就越好说话!所以别废话了,干活吧。”

    “噢!”点就点喽,就当学了门手艺。况且,这也是他当初答应陈静仪的。

    说了要帮她,那就要帮到底,答应人的事一定要做到,这可不是他在嘴上说说而已。

    曹玮这边还在给人当着苦力,而另一边,东南中学,朱婉芳却在经历自己人生中最煎熬的一天。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做错了什么,明明只是帮着指认了一帮杀人凶手,却要被整个学校里的恶势力敌对。

    那些普通学生根本不敢接触她,而那些已经和社团有着各种牵连的烂学生,则开始变着法的给她找起了麻烦。

    突然间抽掉她的椅子,甩开她的书本那都已经是小事情了。就连她上个厕所的时候,都有几个男女学生冲进来要给她点颜色看看。

    当然,纵然是这样的坏学生,也不敢在这种光天化日之下做什么违法的事情。所以他们也只是往朱婉芳的身上泼了一桶冷水,然后拽着她的头发的给她来了几个耳光。

    但即便如此,这也已经是让她备受煎熬。

    此刻,朱婉芳正蜷缩在女厕所的角落里。而在她面前,则是几个趾高气昂的好像公鸡一样的男学生。

    “他妈的,臭婊子把老子的老大给害进去了,居然还敢来上学!我看你是真的不知道死活了!”

    扇了一个耳光让朱婉芳脸上见红的还不过瘾,动手的这个学生嘴上骂骂咧咧的就要再来上一下。

    但他刚把手抬起来,就只感觉手腕像是被铁钳夹住了一样。脸上一个抽搐的猛一回头,他立马就看到了一脸愠色的温嘉文正怒气冲冲的瞪着自己。

    “你在干什么?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温嘉文被陈静仪提醒过了,早就知道黑涩会那边可能会报复。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报复居然已经开始了,并且还是在他的学校里。

    要不是说朱婉芳的那个好朋友急急忙忙的赶过来向他求救,他甚至都还不知道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而一想到自己的学生居然坏到了这种地步,他的内心里当即就冒出了一股子说不出来的愤怒。

    疾言厉色,表情凶悍的几乎是要吃人一般。打人的学生一见这架势,下意识的就有些发抖。但转念一想,这不过就是个老师而已。

    而他是谁,社团的明日之星,已经成功傍上潇洒哥身边的沙皮哥,没几天就要接上佐治的班,成为新一代校园老大,努把力说不定就能混成刀疤那样的大哥人物。怎么能怕了这么一个不起眼的书呆子老师。

    想到这,他立马就摆出了一副足够嚣张的嘴脸,冲着温嘉文就叫嚣了起来。

    “温老师,我劝你最好别多管闲事。你知道这个死丫头得罪的是谁吗?那可是社团的老大潇洒哥,你一个老师得罪不起的!”

    眼见得这个学生不仅不知错,甚至还敢对自己大放厥词。一脑门子怒气的温嘉文抬手就是一巴掌的,直接就把这个烂仔给抽在了地上。

    “闭嘴,你这个败类!好好的学生你不当,你去学那些古惑仔。你爸妈这么辛苦的把你养这么大,送你上学就是为了让你干这种烂事的吗,啊!”

    有了陈近南的一番灌注,温嘉文不仅仅有了内力武功傍身,更是在发起怒来的时候不自觉的就有了陈近南的三分气度。

    而陈近南是什么人?南郑一系东宁总制使,算得上一个小朝廷的军政大员。此外他还是天地会总舵主。

    要知道那可是天地会,是历史上真正让清廷头疼不已的秘密结社组织,也是往后洪门的前身。而这相当于整个洪门的龙头祖师爷的身份,哪个黑涩会的老大敢跟他比气派。

    所以即便他这气度只有陈近南的三分,但也是威吓的这个烂仔学生心中一个战栗的,一下子就说不出话来。周围几个学生见状则更是噤若寒蝉,气都不敢大出一个。

    温嘉文懒得管这些烂仔,只是脱下了外套往瑟瑟发抖的朱婉芳身上一披。而也清楚这事不可能就这么完了,那些黑涩会肯定还有更狠辣的招数在后面等着,他干脆也就对着朱婉芳保证了起来。

    “朱婉芳,等下放学我送你回去。别怕,有我在,我不会让那些社会败类对你怎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