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七十八章 八字相冲
    ()  和长相非常相似的林海有着本质上的区别,眼前这位林风一字剑眉,蓄着短须,表情上不苟言笑。且身姿端正,目光炯然。给人一眼看过去就有一种古板刚正的感觉,可以说不管在气质上还是在形象上,都和曹玮印象里的那个一眉道长林正英有着十分的相似。

    找到正主了。

    看见这位风叔出场,陈静仪显然要比曹玮热切得多。也不等这个风叔开口询问的,她就直接伸出了手,报出了自己的来意。

    “风叔你好,我是东九龙刑事侦查科的陈静仪。我有些事情想要向您寻求帮助!”

    “看出来了。你天庭带光,眉间带煞,眼角稍有赤光,天生就是吃公差这碗饭的。也算是入对了行,就是不知道你这种官运亨通的面相,来找我这种小警察干什么?我可帮不了你什么忙!”

    平常人要是张口就跟陈静仪说这话,她肯定横眉冷目,直接把说这话的人当成神棍骗子来对待。但这个风叔显然不同于常人,一身气质摆在那里,让她不由得就相信,他是个有真本事的。

    而她正要开口,风叔却是话锋一转的,直接就指向了曹玮。

    “既然这位是同事,那你又是谁?”

    “风叔既然对面相有研究,不妨看一看我的面相再说?”

    “哼,轻佻浮浪,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风叔对曹玮的第一印象并不佳,毕竟他就这么一个侄女,亲大哥当年撒手人寰的时候可是把这个侄女托付给了他。而一辈子孑然一身的,他也早已经是把这个侄女当成是了自己亲闺女来对待。

    老父亲心态作祟之下,说句不好听的,就算是门前过了一条大黄狗,他也要掰开腿看看这条狗到底是公是母,才会决定让不让它和自家侄女接触。而眼下这一回家就看到一个小年轻在调戏自家侄女,连阿莲都叫上了的。他自然是不会有多气。

    不过拿看相的眼光往曹玮身上一看,他却也是忍不住心里惊疑了起来。

    “天庭饱满,地阁方圆,这是大富大贵的面相。眉高眼阔,神华内敛,这是有大智慧。嘶...眼眸生光,筋骨强健。神完气足,器宇轩昂。这是福德深厚的模样。这名格,贵不可言,几乎是神仙佛祖一般,到底是从哪蹦出来的怪胎?”

    面相上看的林风是心里直犯嘀咕,但是表面上他却是不动声色,甚至哼了一声。

    “我看你面带桃花,眼角粉中带赤。一看就是命犯桃花。风流成性的面相。我奉劝你,我家阿莲是个本分姑娘,你最好有多远给我避多远,否则别看我是个小警察,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吃透苦头!”

    “那个风叔啊,这个事情我也是不想的。但是我也没办法啊,因为很多时候都是人家女孩子主动的,总不能说让我去拒绝人家的一片好心吧。”

    “这简单,我屋子里还有一瓶冲厕所的硫酸,你要不要拿去试试!我保证一瓶泼在脸上,什么女孩子都不会对你主动了!”

    “哇,你够狠。行,我不撩你侄女总可以了吧。”

    林风这种护犊子的心思曹玮能够理解,他对阿莲本身也没有什么想法。所以他当即服软,但林风却是依旧有些不依不饶。

    “最好是保持三丈,不,五丈以上的距离。以后如果能再不碰面,那就更好不过了!”

    “叔叔啊!”

    眼看着林风说得越来越过分,本来还没觉得有什么的阿莲也是忍不住害臊了起来。

    不是因为曹玮,而是因为林风这种护犊子的态度。想她都已经是上了大学的人了,结果还被这么当做小孩对待。这自然是让她心里有了些抵触的情绪。

    “咳...”而到底是老父亲,被自家闺女这么一叫唤,心里面一个慌张之下,他立马就干咳着收敛了起来。“远来是,有什么事情还是请入内细说吧。阿莲,去泡茶!”

    “略略略,臭弟弟!”

    阿莲自是个听话的姑娘,不过在路过曹玮身边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的对他噘了噘嘴,吐了吐舌头。

    这让曹玮还没有说什么,林风则就直接是黑了脸。等阿莲刚一从眼前走开的,他立马就一脸不耐烦的说道。

    “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说完赶紧走。尤其是你,可别再在我眼前晃悠了!”

    “不是吧,林警官,我还什么都没做呢!”

    曹玮下意识的叫屈,但林风可不打算跟他讲道理。

    “等你做了,那我就不是赶你走那么简单了!”

    “我...”

    曹玮还想要再争辩,但是陈静仪可不想再看这明显八字不合的两人继续打嘴仗。所以手上直接一拉曹玮的胳膊,她就越身而出的,直接对着林风说道。

    “风叔,是这样的。我想请你为我的母亲招魂!我有些事情想要问她...”

    “且慢!”一听这话,林风直接把手一伸,就已经是眉宇紧皱的摆出了一副抗拒的模样。当然,他不会说自己不愿意。而是摆起了事实,讲起了道理。

    “陈警官,我不知道你是从哪听说我会招魂的。但作为皇家警察队伍中的老人,我只能告诉你,这是封建迷信。且不说招魂这种东西到底是不是确有其事。就算是有,你觉得擅自将你亡母召唤回来,就真的是什么好事吗?”

    陈静仪被这么一说,表情当时就是为之错愕。而片刻之后,她就只能把求助的目光放到曹玮的身上。

    曹玮也明白。高人吗,总是有点不露相的想法。但眼下这事既然是他撺掇出来的,那他自然也是要善始善终,给陈静仪一个交代。所以他也只能是干咳一声的,就打起了援护来。

    “哎,风叔。大家明人不说暗话。你这大厅神龛上摆了这么多瓶瓶罐罐的,总不能说全是是腌的泡菜吧。我听说茅山派里有祭祀无主冤魂,助其往世超生,为自己积攒功德的说法。就是不知道风叔你这些罐子里,是不是那些东西呢?”

    眼看着曹玮就要伸手去触碰那些黄泥封盖,上贴符纸的大罐子。林风本能的想要伸手阻止,却又是被他给硬生生的按捺了下来。

    在他看来,这充其量是曹玮不知道从哪听来了些关于茅山的皮毛,然后就敢在自己的面前卖弄。既然如此,他也不介意给曹玮一个教训,让他先尝到点厉害再说。

    而曹玮,此刻也未尝没有以武会友的意思。

    所以眼见得林风没有阻拦,曹玮干脆就是把坛子上的符纸一揭。而当即就只听嘭的一声,坛子上的黄泥封当即崩开,一团阴煞寒气瞬间就要喷薄出来。

    但曹玮不给它这个机会。手上往坛口一按,纯阳真炁瞬间变作烈日灼灼,让那寒气冰消瓦解的同时也是一声惨叫猛地响起,坛子里的东西立马就嗖的一声龟缩了回去。

    而看到这,林风就有些不太淡定了。

    正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曹玮这手段虽然有些粗暴,但这纯阳真炁却是做不得假的。

    林风细细一品,脸上也是陡然一变的,就已经是眉头抖动着,有些惊疑了起来。

    “这是...道家内丹术?纯阳无垢,自然澄清。好神妙的法门!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在下全真一脉,北辰观第十九代掌观。道号明昭子。风叔你叫我曹明昭或者俗家名字曹玮都行。”

    曹玮稽首一礼,却也是让林风不得不正色以对。他是老派人士,一听曹玮这道号,忍不住一念叨,就连忙稽首还礼了起来。

    “道德通玄静,真常守太清。一阳来复本,合教永圆明...原来是全真教明字辈的前辈。现在林风,是大茅山派的再传弟子。之前多有得罪,还望见谅,见谅。”

    别看北辰观人丁单薄,香火薄弱到只剩下曹玮这一根独苗苗。但论起辈分,他还真不算低。作为全真嫡系,能以龙门百字辈论处。他这辈分一算下来,几乎要和那些晚清时期的祖师爷们平齐。

    当然“龙门不认宗,见了师爷叫师兄”那也是有名的。所以曹玮哈哈一笑,就摆手气了起来。

    “什么前辈不前辈的。全真一脉隔山不论辈,更何况风叔你还是大茅山派的弟子。我俩这关系差了十万八千里,没必要这么气。这样,我叫你风叔,你叫我一声师兄,我俩就算扯平了!”

    这话说得,连陈静仪这个外人听起来都感觉有些老不气。不过林风却不这么想,毕竟人家辈分摆在这里。再加上一句学无先后,达者为师的老话,只是稍微一个思索的,他就点起了头来。

    “这样也好。那么我就不气了,师兄!”

    “哎,气什么。都是道门师兄弟的!”

    曹玮是个不嫌事大的。既然能忽悠的林风开了这个口,那他自然也是不会多气。

    而就在他俩这你一言我一句的拉进了关系之后。林风也是干脆眉头一展的,直接就把心里话给说了出来。

    “师兄身负道家内丹术,一身真炁已经是炼精化气的境界。如此本事,为什么还要找到我这来?不是我小看了自己,实在是我这一身顶多也只是些画符解灾,驱鬼治邪的小手段,和师兄你这玄门正宗的本事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