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七十七章 登门拜访
    ()  曹玮有钱了没有给自己配一个大哥大。因为习惯了后世那种方便小巧的手机,大哥大这玩意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个累赘。

    他可不想学这个时代的土老板,一手夹着个包一手拎着个大哥大,恨不得把壕字写在脸上。所以就和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人一样,他也仅仅只是随身带了个传呼机在身上。

    “房子已买,六百五十万。东西有点厉害,罩不罩得住?”

    只是几个字,信息含量倒也足够巨大。

    曹玮并没有避讳着陈静仪,这使得她只是稍微一瞟就能看到个大概。而看到上面提及的数字,她也是立马就把脸色绷了起来。

    “六百多万?看你家的那种情况也不像是能掏出这么多钱的。你老实交代,钱从哪来的?我警告你啊,作奸犯科的事情最好别做,如果做了,我劝你立马自首。不然被我们抓到了,我可不会给你留情面!”

    “靠,不是吧,madam。赌场里赢了钱买房也犯法吗?”

    “赌场里能赢六百万?你当赌场是你家开的啊。”

    这么烂的理由陈静仪当然不会相信,她只当曹玮是不愿意和她说实话。所以也是白眼一翻的,她就再度警告了起来。

    “要是编不出什么好理由就算了,反正我不是商业罪案调查科的人。不过我还是那句话,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真要是犯了罪现在自首比被我们警察抓到的要好。最起码能给你从轻发落!”

    “那我可真是谢谢madam你了。不过你就不能想我点好的?区区几百万,值得我去冒这种犯罪的风险?你这是看不起谁呢?”

    “我只是警告你!如果不是最好!”

    头也不回的来了一句,陈静仪直接推开了眼前这间小警署的大门。而看着里面一个有些诧异的军装警,她也是直接把自己的证件给掏了出来。

    “我是东九龙刑事情报科的警署警长陈静仪,这是我的证件。我来这里是找林风林警官的。不知道他现在?”

    “原来是madam啊!”

    东平洲是个小地方,大小警员加在一起可能也就阿猫阿狗三两只。所以一般情况下除了会留一两个警员坐镇警署之外,大多数情况下他们都会处于一个巡逻的状态。

    可不赶巧的,曹玮他们要找的林风就是这样。

    虽然很想对陈静仪这种冰山美人一般的美女上级献献殷勤。但无奈天公不作美,坐镇警局的小警员也只能是很遗憾的说道。

    “你要找风叔可有点不赶巧。他今天在外面巡逻,算算时间,可能过半个多小时他就下班直接回家了。Madam你要是不急的话可以等一等,我下了班以后可以带你过去。”

    “不用了,请问那位风叔的地址是...”

    陈静仪可不是什么好打交道的人。即便是同事关系,她也不会给人轻易攀交情的机会。所以一句话打断了这个警员的遐思,她要到了林风的地址,带着曹玮就顺着地址摸了过去。

    而也是刚来到地址上所载的位置,曹玮看了一眼大门,立马就饶有兴致的驻足了下来。

    “怎么,你看出什么东西了吗?”

    陈静仪到底是刑事侦查科的高级警官,观察力自然是敏锐,所以一看曹玮的动作就意识到了他发现了什么。

    而曹玮此刻只是把目光放在了一扇木门之上。

    很传统的木质对开大门。左右两边挂着两张已经有些陈旧的对联,上面写着“天地无私,为善自然获福。圣贤有教,修身可以齐家。”

    笔力遒劲,锋芒毕露。看得出来写这字的人是个书法高手。

    而门面上贴着的两个门神,左边的身穿斑斓甲胄,面容威严,神态威武,手持一把桃木长剑,显得威风凛凛。而右边这个则是一身黑袍,神色安然,一手拿着根草编绳索,一手则抚着一只吊睛白额,凶相毕露的猛虎。

    这是神荼、郁垒。算得上是最早的门神。

    《山海经》里记载,说沧海之中有一座叫做度朔的大山,山上有一株桃木,其冠盖能覆压三千余里。桃树的东北枝丫处,有一座鬼门,是天下万鬼进入阴阳两界的地方。而鬼门之上有两个神人,其职责就是审查这些进出的鬼物,从其中挑出凶恶阴邪之辈,以苇索将之擒拿喂食给身边的老虎。以确保阴阳两世的安宁。

    这两人就是神荼、郁垒。古人将其形象和猛虎一起刻成桃符悬于门前,用以除夕之夜驱除妖邪鬼魅。这便是最早的门神由来。而后来直到宋元时期,才渐渐有了秦琼和尉迟恭,以及钟馗这样的其他门神取而代之。

    眼下这种以相对真实的形象将神荼郁垒两位门神画在门上的,已经算是少数了。这说明请门神的这位至少是个懂行的,而不是绝大多数人那样,随随便便就请了两尊门神上去。此外,门楣上的那块黄铜八卦镜,对于曹玮来说也是格外的显眼。

    这是曹玮渐渐修习通幽之术后才得来的能力,那就是晓视阴阳。

    将纯阳真炁灌注于眼瞳之中,便可以如同开了法眼一般,观看到世间的种种神奇变化以及那些常人所根本无法察觉到的妖邪鬼魅。

    而此刻在他的眼中,这面上乾下坤,摆出天火同人卦的铜镜就好像是一面小太阳一样,散发着灼灼热浪,直逼三丈之外。而光看这,他就知道自己算是找对门了。

    “当然,看样子这就是林sir说的那个堂哥的住处了。果然是个高人,我们没有白来一趟!”

    “嗯?我怎么看不出来?”

    陈静仪有些困惑的打量着这些东西,除了画像有些古拙、对联意思有些说教之外,她还真没看出什么其他的东西。

    这是肯定的,曹玮见状也是一个白眼,随即很不气的说道。

    “这不是废话吗?要是被你看出来了,人家还怎么能叫高人?叫人吧,madam。别在这干杵着了!”

    狠狠的瞪了曹玮一眼,陈静仪也不搭理他的,直接就拍起了门来。而伴随着门后一阵清脆的“来了,来了”的叫喊声,一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岁的靓丽女孩却是直接打开门的张望了过来。

    “你们找谁?”

    “你好,我是东九龙刑事侦查科的陈静仪,我有些事情想要来拜访风叔,不知道...”

    “你们找我叔叔啊?”

    留着一头齐肩短发,笑起来脸蛋像是一颗青涩而又甜美的苹果,让人忍不住就想要咬一口的靓丽女孩展颜一笑,却是直接就把大门给让了开来。

    “我叔叔还没回来,不过应该也快了。两位请进来坐吧,用不了多久的。”

    曹玮倒是不气,还没等陈静仪拿定主意的就直接走进了门去,顺带还和这个女孩攀谈了起来。

    “那我们就不气了。对了,小妹妹你叫风叔叔叔,那不知道你和那位林海林sir是什么关系啊?”

    “喂,别一张口就叫我小妹妹的。你看起来也不像是比我大的样子吗?”

    长得阳光帅气的好处就体现在这里,随口攀谈之下,这个靓丽女孩就一点戒备心都没有的,一边娇俏的噘了噘嘴,一边就笑嘻嘻的回答道。

    “你说的那个林海是我堂叔,风叔呢是我去死老爹的亲弟弟。我叫林美莲,你可以叫我阿莲。知道了吗,小弟弟!”

    “阿莲?阿莲!叫的也挺顺嘴的。”

    面对这种讨人喜欢又热情开朗的女孩子,曹玮自然是不会摆什么脸色。他眯起了眼睛,把有些狭长的丹凤眼挤成弯弯一道,然后就对着阿莲露出了一个阳光般灿烂的笑容来。

    “我叫曹玮。同学一般叫我玮爷,当然吗,既然你都让我叫你阿莲了,那么你随便称呼我阿玮或者靓仔也就行了。”

    “咦,你这个小弟弟脸皮真厚,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让别人叫他靓仔的!”

    阿莲皱了皱鼻子,摆出了一副嫌弃的模样。而对此,曹玮却是非常坦然的一耸肩膀,表示道。

    “不过是陈述一个事实而已。毕竟像我这种能拉高人类男性平均颜值的人,如果不叫靓仔的话,那也太不尊重事实了不是吗?”

    “这话倒是没错。”眼睛盯着曹玮看了好一阵子,阿莲才眉眼一弯的,捂着嘴嘿嘿一笑。“不过你还是有些厚脸皮,这又不冲突。靓仔玮,干脆我以后就这么叫你好了。”

    “随便,反正我吃得消。”

    正主不在,却只看到曹玮和这个叫阿莲的女孩打得火热。陈静仪忍不住冷哼一声,冲着曹玮就警告了起来。

    “喂,你给我老实点。风叔不在这你就敢调戏他的侄女。你不怕人家回来知道了,把你用棍子打出去?我可提醒你啊,真要是遇到这样的事情我可不会帮你。”

    “怎么,吃醋了?”

    “嘁,你这种小屁孩,别把自己想得跟个钞票一样,人见人爱!”

    陈静仪白眼一翻,当即就是一脸不屑的嘲笑了起来。而对此也是不以为忤的,曹玮只是哂然一笑,就对着阿莲说道。

    “那就是了,我觉得凭我和阿莲的关系,她肯定会给我求情的。”

    “那可不一定...”

    “没错,不是不一定。是肯定不会!”

    阿莲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刻板的嗓音便已经是直接插了进来。

    而几人回头一看,却是一身军装警打扮的林正英大师登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