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六十八章 重光李昂
    ()  面对曹玮的武力威胁,眼下这个鬼物也是属实纳了闷了。

    这位爷,您到底是武曲星下凡还是关公转世啊,怎么动不动就要动拳头啊。

    哪怕是再热衷于使用武力的暴徒,在遇到比他们更加暴力的角色时都会由衷的希望对方能讲点道理。鬼物也是一样,面对比他拳头更大的曹玮,他压根不敢做半分行动上的反抗,只能是在嘴上做着极力的抗议。

    “这不公平,大爷。这个老太婆做错了事,她应该受到这样的惩罚!”

    “法院是你开的,你说她做错了就做错了啊。”

    翻了个白眼,曹玮觉得眼前这个鬼物绝对是生前吃错了药,要不就是那种典型的小市民思想。

    把自己定位在一个弱势群体上,觉得自己既然是弱势群体,那么道理和公义就应该偏向于自己这一边。认为只有自己的观点是对的,其他人的观点只要和自己抵触,那都是错误的,都是不公平和不公正的。

    这种想法,既枉顾白纸黑字的法律条例,也枉顾社会约定成俗的公序良俗。属于典型的自我中心,而对于这种人,曹玮觉得压根就不能惯着他。

    “少给我废话。听着,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带着你老婆老老实实的滚回去,别在人间给我瞎折腾。一个是我现在就把你给灭了,然后等我找到你老婆,我再把她给灭了。反正你们已经杀了人,按照规矩,我这是斩妖除魔,天经地义的事情,谁也不能拿这和我说事!”

    “怎样,你的选择是什么?”

    在生和死之间做出抉择,这是压根就没得选的事情。而正常人遇到这么个情况,往往都会屈服。但问题是,鬼物的思想并不能以正常人来揣度。

    曹玮刚接触可能不明白,这人世间作乱的鬼魂亡灵说到底了其实上都是因为一个执念在作祟。生前有所执念,死后化作鬼魂就会眷恋不去。而要是怨气执念过重,那很有可能就会直接化成凶魂恶鬼,为祸人间,使得生灵涂炭。

    道士、和尚、巫师,自古以来都在和这些妖魔鬼怪们打交道,所以也早已经形成了一套约定成俗的规矩。曹玮虽然是张口就来的,但有一点说得对,那就是这个鬼物既然已经杀了人,那么他斩妖除魔,天经地义。

    别说什么他们有不得已的苦衷。在人间飘荡的鬼魂哪个没有苦衷?问题不在于他们有没有苦衷,而在于他们杀了人,见了血。

    杀了人,人的生魂血气就会为之所掠夺。鬼物受此滋养,一来是自身阴气会越发的壮大,二来也是自身灵智会越发的蒙昧,逐渐的就会如同上瘾一般,越发渴求起这种生人阳气的滋养。

    活人染瘾尚且难以戒除,更何况是这些一腔执念的鬼魂。所以一旦开了头,往往是一个越演越烈的下场。

    而出家人即便慈悲为怀,又岂能说因为些许小小的同情怜悯,就让万千的无辜生灵置身于危难之中?

    所以,斩妖除魔,势在必行。

    曹玮此刻已然是和先辈们做了一个类似的决定。不过他倒也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好歹也算是给这个鬼魂留了一条活路,但可惜的是,面对这仅有的活路,这鬼物却是陡然间凄厉大笑了起来。

    “神仙?原来这个世界神仙也是一样,都是一样的不公平,都是一样的欺压我们这些命如草芥的小人物!”

    “想让我走?你们不就是想要我放过这个老太婆,好让她继续欺负我们家囡囡吗!”

    “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我不会让你再碰我家囡囡一根毫毛的。就算是死,就算是变作冤魂厉鬼,我也要保护我的囡囡,我要让你们这些骗子、坏人,永远不能伤害她!”

    你这逻辑,神经病吧?曹玮无力吐槽。

    尽管说这个鬼物作为一个父亲保护自己女儿的心情他能够理解,但是他不得不说的是,他选择错了手段,并且还开始越错越深了起来。

    不管是作为一个旁观者,还是作为一个道士,他都不能任由这个鬼物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去伤害那些无辜之人。所以此刻的他也只能直接握起了拳头。

    “你已经死了,白痴。一个死鬼你还想怎么变成冤魂厉鬼的来害人!”

    “既然我给过你机会你却不知道珍惜,那么也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如同澎湃的火山瞬间喷发,纯阳真炁一下子变得如大日当空一般,气势已然是拔升到了极致。

    这个时候,鬼物别说是对抗了,就连身处这真炁辐射当中都会感觉到仿佛烈火焚身一般的煎熬。

    不过它并没有和曹玮针锋相对的意思,而是本着一股顽强的求生意念,瞬间把自己缩成一团的就要从门缝里挤出去。

    尽管成了个鬼物,但是并不意味着他就变成了个傻子。小市民的狡诈依旧存留在他的本性之中,而他也非常清楚的是,曹玮保得了罗兰一时,保不了罗兰一世。

    只要他今天能够逃掉,那么早晚有一天他会有机会报复回来。而等到那个时候,他要让今天在场的所有人都付出代价!

    心中恶狠狠的发着毒誓,鬼物在承受着真炁伤害的同时已然是逼近到了门口,距离逃出生天也不过是一步之遥。

    毕竟是无形无质的鬼物,哪怕说曹玮能在实力上彻底的碾压它,也没法说能在这初次遭遇的情况下顾得了万全。

    他刚意识到这鬼物的意图,鬼物就已经是钻进了门缝之中。而这个时候再追,已经是有些来不及了。

    曹玮不甘心放弃,毕竟这一放弃不仅仅是罗兰,可能就连何敏都会陷入危险之中。他不能把希望寄托在这鬼物不会牵连无辜上,所以他两步一追的,就一把拽开了门。

    而大门刚一打开,就看到一个黑衣黑帽、戴着个墨镜的男人,手里拿着一把弹弓的对着自己就是biu的一声。

    一块手指大小的块状玩意飞射而出,只不过射向的不是曹玮,而是比他更先一步从这房间里钻出来的鬼物。

    而就好像是被什么具备神秘力量的玩意给击中了一般,整个缩成一团只以一股阴森鬼气游弋于空气中的鬼物当场就是一声刺耳的尖叫,然后整个身体不受他控制的就向着曹玮飞射了过来。

    曹玮这个时候哪还会跟它气。以纯阳真炁灌注在左手之上,如同飞龙探爪一般的当空一抓。那一团鬼物所化的阴森鬼气当即被他捏在了手里,然后被真炁一个镇压的,瞬间就变圆溜溜的一团。

    当然,这个情形一般人是完全看不到的。但眼前这个黑衣黑帽的墨镜男人却并不能以常人的眼光来看待。

    他盯着曹玮的右手看了一眼,然后伸手一掏,就抓了一把保鲜膜出来。

    “哎,放开那个家伙让我来!这可是我的地盘,兄台你从我的地盘上抢食,未免也太不讲江湖规矩了吧。”

    “你的地盘?这里是精神病院好吧。”

    完全搞不出来这家伙是从哪冒出来的,又是何方神圣。曹玮自然不会把手里的鬼物给平白无故的让出去。所以一看这家伙拿这个保鲜膜的就要过来抢夺,他也是半点不气的对着这个家伙劈手就是一下。

    不求一击制敌,两人之间还没有这样的过节。但怎么也不会让他近到身前来。

    然而,他的动作快,对方的动作却也不慢。以一个略显滑稽的模样骤然向后一跳,同时摆出了个白鹤亮翅的架势。这动作虽然看起来有些搞怪,但也着实是避开了曹玮的拳头。

    而随后,这家伙把墨镜一抖,用一双很是认真的眼神看了曹玮一眼。一边左右开弓的摆出了一个黄飞鸿经典动作,一边就冲着曹玮叫嚣道。

    “原来是个练家子!”

    “在下是重光李昂!这方圆十几里都是我罩着的,人送外号捉鬼专家的也就是我了。这位兄台,虽然你有那么一点本事,但不经过我的允许就跑到我的地盘上抢食,这是不是有些太不讲江湖规矩了?”

    “捉鬼专家?”

    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曹玮也是搞不明白他在江湖上到底是个什么地位。不过这张脸蛮眼熟,星爷吗!

    有这张脸在,他怎么都不会是什么默默无闻的小人物才对。所以尽管脑子里并没有关于这个李昂的印象,但曹玮还是稍微收敛了一点架势的,率先道起了歉来。

    “抱歉,这位李昂先生。这个鬼是附在我朋友的一个亲人身上的,她也是受这个鬼物影响才被送到了这里。我不知道这是你的地盘,所以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还请多多见谅!”

    “好说,你把这个鬼交给我,让我把他送走就行!”

    李昂一听这话,直接就要上手接收。但这么明目张胆并且似乎有些过于自来熟的行为,还是让曹玮忍不住皱起了眉。

    他伸手一挡,再顺势把李昂往后一推。一边表明了自己拒绝的态度,一边也是有些诚恳的对着他说道。

    “李昂先生,这个鬼还是交给我处理吧。毕竟,他和我的朋友有点关系,让我来或许更合适一点。”

    “换个地方就可以,这里不行。要是让道上的朋友知道有人在我捉鬼专家的地盘上搞事而我又没有什么反应,那我以后的脸往哪放,我还怎么让那些妖魔鬼怪的卖我一个面子。一句话,你交是不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