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六十五章 人才辈出
    ()  俏皮话说完,两人戴好了装备,直奔此行的目的地——重光精神病医院。

    这不是何敏第一次来,而每一次,她都会有一种精神病果然是精神病,和我们正常人就是不一样的深切感触。

    她一个成年人有着稳定的三观尚且还有这种感触,更遑论曹玮这样的未成年人。再加上一般人往往都说天才和疯子只有一线之隔,所以她当然要防范着点,可不能让曹玮变得和他们一样了。

    “等下不管你看到什么都别太吃惊,也别和他们深入交流。这些人脑子虽然不正常,但只要你不惹他们,他们也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嗯?”到底是没见识过,曹玮自然是不知道其中的厉害。而只把这当做是何敏在小瞧自己,所以他嗯了一声的,就挑着眉毛说道。“你该不会觉得我连精神病是什么样都没有见过吧。”

    “这些人和你以往见过的不一样...你看到之后就知道了。记住我的话,别搭理他们!”

    说完这话,何敏轻车熟道带着曹玮去登记,然后领着曹玮的就往医院的重症监护室走。

    而这一路上,曹玮也算是见识到了,何敏口中的这些不太正常的精神病到底是有多么的特殊。

    “梵高的一生是凄苦的一生。别看他现在作品卖的那么贵,一副向日葵能拍出上亿港币。实际上这跟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因为他已经死了。死了怎么收钱,天堂也收不到美刀啊。而他活着的时候,那是连饭也吃不起。很多时候都需要他的穷兄弟去接济他。”

    “可以说,除了一个固有的天分之外,他能有这么大的艺术成就,很大一部分还是因为生活对他的磨炼。”

    “一个时常感受痛苦的人,才能发现这个世界不一样的一面。也只有一个沉浸在自己痛苦世界中不能自拔的人,才能以艺术的手段表现出常人所根本无法理解的瑰丽色彩。这是我一直坚持的,以痛苦来造就艺术的原则...所以你们想要跟我学画,就要先学我,没事就先往自己身上插三刀再说!”

    这话听得曹玮直龇牙,因为从理性上判断,这个家伙的观点并没有多大的问题。

    伟大的艺术家,像是梵高、贝多芬,都是在病痛、贫困的折磨之下才磨炼出了足以传世的经典作品。就好像梵高被贫穷疾病折磨了一辈子,贝多芬到最后创作出命运交响曲几乎已经是个聋子了一样。这的确是激发自己艺术灵感的途径没错。但前提是,你也要有这个艺术细胞啊。

    也不确定人家有没有这个本事,你就怂恿人家往自己身上插几刀,也难怪你会住这里。

    神仙还不止这一个,比方说还有一个家伙就拿着个剧本在跟身边的人讨论。

    “昨天斯皮尔伯格又给我打电话了,问有什么好剧本,是不是可以给他推荐一下。我跟他说,现代人已经看惯了男欢女爱,你侬我侬。要弄就弄个大点的。正好最近我看到一本小说,写的是把恐龙复活搬到现代的事情,我感觉这很有搞头。只要找个好特效公司把恐龙做好,那观众还不拼了命的掏钱要到电影院参观?做得好了,不说出个1234这样的续集,光是周边都能卖到手软。”

    “哎呀,他居然跟我说这个点子不行,说没有大明星出场没有人愿意掏这个钱?我叼他老母的,当时我就跟他说,爱拍拍,不拍滚。你这种成天拽的跟二五八万一样的犹太佬,哪凉快给老子去哪待着吧。”

    这人...也是个人才。如果曹玮记得不错的话,《侏罗纪公园》这本小说也才刚刚发布。哪怕说去除掉关于他和斯皮尔伯格之间不得不说的那些故事,单就眼光来看,这个家伙的眼光也已经是够刁钻的了。

    这就是这个精神病院不同凡响的地方,果然不同凡响...

    然而还不止这些。越往前走,里面的精神病就越奇葩。有念叨着国际货币调节,金融股市动荡,马上就是一波大崩盘的金融神棍;有拿着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在黑板上大书特书,大喷特喷,恨不得在爱因斯坦质能方程式后面再添几笔的物理民科;还有一个字都不肯多说,只是埋头在一顿稿纸上写写画画着复杂数学公式的数学奇才。

    真是数学奇才,曹玮驻足在边上看了有一会儿。可以肯定的是这家伙在黎曼猜想的求解上已经有了相当精深的研究,虽然说距离得出能够确定这个猜想成立的正解还有一段相当遥远的距离,但他体现出来的这个数学功底,就已经是不在很多大学的教授之下了。

    这种人都能被关进精神病院,这地方也太藏龙卧虎了吧。

    “你这个地方的欧拉乘积公式不该这么代入,你应该这样...然后求出这个...然后再转入到素数的计算函数领域。这样看的话,你的计算步骤就可以节省一大步,顺带还避免了多余的验证性工作。”

    写东西的病人没有理他,曹玮也不以为意。只是在何敏警告的眼神中和她直接离开。而直到他走了之后,这个病人才抽出了一张纸,开始按照曹玮刚刚说的笔笔画画了起来。

    “不错,这么做的确节省了一大部分验证性的工作。小伙子,你很有思路吗,在哪个学校工作?咦,人呢?”

    曹玮此刻正在受何敏的提溜,她板着脸的就拧起了曹玮的胳膊肉。

    “你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随便和这些人交流吗?你是一点都不怕是吗?”

    “还行吧。我稍微看了一下,刚刚的那些人里面有不少还是有点真才实学的。从专业的角度来看,我不觉得他们有什么问题!”

    “等你发现问题就晚了!你就不能老老实实的听我一次?”

    “行,当然行!我乖乖听话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

    听到曹玮服软,何敏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也不撒手的,拉着曹玮的胳膊就带他来到了守卫严密的重症监护区。

    精神病院的重症监护区和一般医院的不同。

    这里的重症说的是他们的精神状况,基本上都是那种无法控制且具有极端情绪,容易产生攻击倾向的不安定分子。这种人,需要被关在一个绝对安全的病房里二十四小时监控才行。而何敏的老师罗兰,因为有过攻击警察的前科,如今也被安置在了这里。

    何敏提前有过预约,并且也不是第一次来。所以医护人员并没有多做为难的,就开打了罗兰老师病房的大门。

    而跟着何敏走进去一看,曹玮也是立马看到一个态度安详的老妇人,正安安静静的坐在床沿上。

    “是阿敏啊,你又来看我了?这位是?”

    “罗老师你好,我叫曹玮,是何老师的朋友。”

    “是阿敏的朋友啊。难得阿敏会带着朋友来看我。小伙子一表人才,是在哪里高就的啊。”

    何敏说罗兰老师把她当做自己女儿来看待那是一点都没错,这才刚见面,就已经是开始了丈母娘式的挖根究底。

    一般人碰到这个情况肯定很难招架,但曹玮,仗着自己一张上到八十岁下到八岁只要是女性就能通杀的脸蛋,倒是一点也不怵这样的场面。

    “我还在读大学,目前在中文大学数学系。因为从何老师这里听说了罗兰老师你的事情,所以就跟过来看望一下。初次见面,有些打扰您了。”

    听到她这么说,何敏忍不住就狠狠瞪了他一眼,显然是责怪他擅自给自己加戏。而罗兰老师则是不疑有他的,很是高兴的就点起了头来。

    “大学生啊?那也不错,只比阿敏小了几岁而已。而且学数学的都是聪明的孩子,照你这情况,只要好好用功,想来以后留在大学里当个老师应该不成问题吧。”

    “这个是当然的...”

    “罗老师,你就别问他这个了。我这次带他过来,主要还是为了你的事情!”

    眼见得这两人聊得越来越离谱,简直就像是要把自己给卖了一样,何敏连忙插了句嘴,把事情扯回到了正题上。

    “我的事情?我能有什么事情啊。”

    听到何敏说到自己,罗兰老师脸色当即一变,显然是不想再提及的意思。而对此,何敏连忙一把抓住她的手掌,就开始关切的劝导起来。

    “可罗老师,你这样也不是办法啊。这里到底不如家里呆的舒服。而且阿玮家里是开道观的,他自己也是个小道士。你就让他看看,说不定能让你的病情有所好转呢?”

    “开道观的,他不是大学生吗?阿敏,你可别让人骗了啊。”

    一听何敏这么说,罗兰倒是没怎么在意自己的事情,反倒是对曹玮警惕的审视了起来。

    而不用何敏给他作解释的,曹玮自己就已经是先一步的说明到。

    “罗老师,我可不是骗子。道观是家里面老人留下来一脉相承的,我自己也是九年义务教育读过来的。何敏老师对我家里的情况了解,我叔叔和何敏老师还是一个学校的同事。我可不敢在这种事情上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