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六十章 黑衣降头师
    ()  泰国,一个位于普吉府的小村寨里。一个巫师打扮的年轻男子匆匆忙忙的就跑进了一间位于村寨边缘的高脚吊楼里。

    这种吊楼是泰国的传统民居。以高高的木桩将房屋的整体抬升到一米五以上,从而形成一种上方住人、下方则饲养家畜的栏杆式建筑。

    因为东南亚一带气候湿热的缘故,上层结构往往开阔通透,一方面是利于采光,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通风。

    但这座吊脚楼和寻常样式的不同,因为它包裹的非常严实。

    每一扇门窗都由厚重的木板封闭得死死的不说,就连底下用来饲养牲畜的地方也全部用栅栏和木板给围护了起来。

    仅样式上就让人在直观上觉得诡异,再加上这座建筑背靠峭壁、身边又有幽潭的,则更为其添了几分阴森的气息。

    如此特异独行,整个村寨的人自然也对此忌讳颇深,以至于说这座建筑方圆几里之内,别说是个人住的地方了,就连块像样的开垦田地都没有。

    偶尔有几只家禽家畜不小心跑了过去,村民也是宁愿隔着老远的可着劲吆喝,也不愿意走到跟前的去把这些家禽家畜给驱赶回来。

    似乎是有一种刻入骨髓的恐惧在作祟。而这畏惧的原因吗,年轻的巫师自然是非常的清楚。

    轻轻的扣了扣门,巫师低着头,极尽卑微的就说道。

    “乃猜大师,我是拿督。我有重要的事情向您汇报!”

    大门吱呀一声的大门,显露出即便是有着幽幽火光照耀也依然是有些晦暗的室内环境。这种环境天生就能让人感觉到不适,但这个年轻的巫师拿督还是强忍着心里上的膈应,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然后径直就来到了一个盘坐在屋子中央的男人面前。

    “向您问好,乃猜大师。我给您带来了查洪的坏消息。”

    拿督不敢直视这个男人,说话间已经是直接跪倒在地,并且把脑袋死死的埋在了地板上。

    “濠江那边医院传来的消息,查洪已经是植物人了。天童鬼的骨灰坛碎在了我的面前,我想应该是查洪遇到了那边的高人!”

    “高人?能将我炼制的天童鬼收服,的确是高人。但,这不是你能逃脱责罚的借口。”

    盘坐在那里的巫师张开了眼,周围点亮的蜡烛光火瞬间一炽,烛芯的火焰也一下子泛起了幽幽的绿光。

    “当初我们说好的。我帮你们炼制天童鬼,助你们成为东南亚一代的赌王。而你们则将十年内赌博所得的一半收入划分到我的名下,并且每年都要为我提供修炼降头所需要的尸骸材料。如今还有三年时间,拿督。你们违约了!”

    “乃猜大师,这不关我的事啊。是你说天童鬼无往不利,无人可制,查洪才敢去濠江那边和人赌钱的。哪知道就只是几天的时间他就遇到了那边的高人,天童鬼的法术一下子就被破掉了,我根本就没有办法阻止啊。”

    或许是因为过于恐慌的缘故,这个叫做拿督的巫师直接就犯了一个大忌讳。那就是着急忙慌的甩锅,结果一下子把锅甩到了乃猜的身上。

    职场上敢这么干的职员都免不了的要被上司穿小鞋,自然就更不要说这个修炼降头的巫师了。他可不是什么良善之人。

    所以只见他把手指直接往面前的一根蜡烛一挑,一点幽幽磷火当即飞出落在拿督的身上,一下子就在他皮肉上飞快的升腾了起来。

    拿督也是个有法力的,但是却显然没法和乃猜较量。以至于说他连点像样的抵抗都没有,就已经是被这钻骨燎心的毒火折腾的痛疼不已,开始不可抑制的满地打滚了起来。

    “乃猜!饶命,饶命啊!”

    全然不是对手,拿督只能拼命的求饶。而也并没有真就要了他性命的意思,乃猜也是顺手抓过身前的一个人头骨,把天灵盖一般的盖子一掀的,就将其中的乌黑液体直接泼洒到了拿督的身上。

    磷火被这液体一浇,当即熄灭。而再一看拿督的模样,除了脸色有些惨白之外倒也是看不出半点被火烧的痕迹,属实也是有些诡异。

    是神秘的蛊毒之术,还是说单纯的只是个幻觉?本身只是个稍微有点小道行的拿督猜不出来,也不敢去妄自揣度。他只是拖着疼痛到几乎麻木的身躯,再一次的跪伏在了乃猜的面前。

    “乃猜大师,我错了。请你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会找到办法弥补你的损失的。”

    这个态度才正常,而这也正是乃猜想要的。

    作为黑衣降头师中最为声名显赫的大降头师。乃猜虽然法力冠绝整个东南亚,但他也知道,这世上隐藏的高手不知凡几,其中不乏能和自己抗衡的存在。虽然他并不畏惧,但也不想凭白就招惹了这些个人物。

    赢了什么都得不到,反而还要搭进去不少施法的材料。而输了更惨,说不定就要丧失自己大降头师的。这种赔钱买卖他可不想干,所以相比较于这个,他倒更想拿这个拿督废物利用一下,把他身上最后一点油水给榨出来,来弥补自己的损失。

    而想到这里,他当即拍了拍手。

    “乃密!金莎!你们两个出来!”

    在乃猜的呼唤之下,他身后的房间里当即就走出来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和一个看起来很是性感的女人。

    两人身上都是只披着葛麻和兽皮,一副原始而野蛮的做派。同时,他们的身上还涂抹着大量黑色的油膏,这东西拿督只看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是黑降头师用来修炼的尸油没错了。

    再加上他们皮肤上还绘制有不少古怪的刺青,身上还挂着零零碎碎属于人类的尸骸骨头。毫无疑问的,两人也是修炼巫蛊邪术的黑降头师无疑。

    像是乃猜这样的黑降头师,肯定不会让什么无关紧要的同行待在自己的边上。那是把自己的秘密拱手告人,连拿督这种半吊子都不会做这样的事情,自然就更不要说他。所以这两人的身份一目了然,必然是乃猜的徒弟无疑。而对此,乃猜也做出了进一步的肯定。

    “这是我的两个徒弟,乃密和金莎!从今天开始,他们和你一起行动。什么时候你能给我赚够一千万美刀的钱,什么时候你就可以让他们回来。而在这之前,他们叫你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

    “一千万?”听到这个数字,拿督瞬间就尖叫出了声。而似乎意识到自己不该用这种语气说话的,他立马就再一次的趴伏在了地上。

    “乃猜大师,不是我不想为您效劳。实在是这个数字太巨大了,哪怕说是杀了我,我也拿不出一千万啊!”

    “我也不是让你现在就拿出来。按照我们之前的约定,我给你三年的时间。三年里,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只要见到这笔钱就行。”

    “乃密和金莎是我从小教养长大的徒弟,一身本事已经有了我七八分的火候。有他们在你身边从帮协助,想来弄钱应该不是问题。”

    “记住,我只要结果。见到这笔钱,你可以安然无恙。甚至说我们以后还可以继续合作下去。可如果三年之后你完不成我的要求,那么你也是应该知道的,对于我们降头师来说,这世上有的是比死亡还要更加让人畏惧的手段!”

    话说到这个地步,拿督自然不好再多说些什么。只能带着乃密和金莎两人离开。而别看这两人在乃密面前一言不发,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一离开乃猜的修炼之地,两人立马就原形毕露了起来。

    “你就是拿督?那个请师傅炼制天童鬼的小巫师?”

    乃猜可以看不起拿督,那是也因为他一个小手指就能把拿督给碾死。这一点拿督自己也是清楚,并且亲身体会过。所以他自然要在乃猜的面前极尽卑微的摆正好自己的态度。

    但,这俩只是乃猜的两个徒弟。尽管乃猜对他们的评价很高,但这年头,谁还不会说两句大话啊。

    拿督自觉自己不管是阅历还是经验都要比这两个初出茅庐的学徒要强。所以也是回身一礼的,他就有些不卑不亢的说道。

    “我是拿督不错。但小巫师?再怎么样,我也比两位学徒强一点吧。”

    “就你这种半吊子的玩意,也好意思和我们比。”

    乃密和金莎对视一眼,当即哈哈大笑了起来。而看着这俩人如此肆无忌惮的嘲讽自己,拿督脸色一黑的,当即就从自己身上取出了一根骨钉来。

    “欺人太甚,你们真以为我是好惹的吗?”

    噗嗤一声,拿督是半点也不气的直接就把骨钉插进了自己的手掌中。而就好像这双手不是他的一样,任由手掌被扎个对穿,鲜血横流之下显露出好大一个窟窿的,他愣是一声疼不叫的,对着乃密就开始念念有词了起来。

    念得是什么无人得知,但乃密却是一下子忍不住痛叫了起来。

    因为伴随着拿督的诡异动作,乃密的手掌上当即出现了一个血窟窿,其形状模样完全和拿督手上那个一般无二。而有意思的是,伴随着乃密手上伤口的出现,拿督手上的伤口却在一点点的消失。似乎就像是转移了一样,他愣是以某种诡异的手段把自己的伤势转移到了乃密的身上。

    “乃密!”

    金莎一瞬间惊慌失措,而看着这模样。拿督立马就得意的大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