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五十七章 姐妹情深
    ()  “不好意思啊,我朋友吓你们的。这样,我多给你们一点小费,就当是给你们赔罪了!”

    让两个伙计把自己订的餐品拿到屋子里,阿红一边替自家姐妹赔罪着,一边就有些大手笔的给了五百块的小费出来。

    而看在钱的份上,两个伙计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只能提点着阿敏以后要注意,不要什么人都觉得是坏人,就径直的带着餐箱离开。而直到这个时候,阿红才双手环抱的冲着阿敏坏笑了起来。

    “看不出来你这个丫头平日里文文静静的,居然还有这么泼辣的一面。我该说你是真人不露相吗?”

    “什么真人假人的!还不是因为你。电话里你也不说清楚,害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呢!”

    埋汰的翻了个白眼,这个叫做阿敏的女人回想起自己刚刚的泼辣,一时间也是有些燥的不行的,冲着阿红就撒起了泼来。

    和浑身没有一点矫情,利落大方、美艳奔放的阿红不同。这个叫做阿敏的舞女完全是另一种小家碧玉,我见犹怜的风格。不过巴掌大的小脸,虽然是浓妆艳抹,但依然可以看出她五官的清丽和气质上的楚楚动人。

    而也不知是巧合还是什么其他的情况,她在眉眼上和身为老师的何敏竟是有着惊人的相似。不过,毕竟不是完全相同。况且两人的气质风格差别也是极大。稍微辨别一下的话,也不难辨别出她们谁是谁。而单凭这一点,就可以说这个阿敏是个天生丽质难自弃的美人胚子。

    如此美人,居然和阿红一样流落风尘。这其中自然也是一个故事。而阿红就很清楚这故事里的一切,这也是她此刻把阿敏叫过来的原因所在。

    不过阿敏对此还是一无所知,打闹完之后的她看到桌子上那一大堆,少说也是五六个菜的外卖。心里一时好奇之下,她也是立马就对着阿红打趣了起来。

    “红姐,你不会是发财了吧。居然点了这么多好吃的。我看看...哇,龙虾、鲍鱼、还有鱼翅?你这未免也太舍得了?我记得你的股票不是在跌吗,这么吃不过日子啦?”

    “放心,吃不穷我的!”

    放在昨天,可能阿红还真的会计较一下这点小钱。但眼下,这些可不会被放在她的心上。

    “不过我这么着急喊你过来可不是单纯为了请你吃大餐的,我是有正事找你...”

    “对了,你火急火燎的,我还以为你在赌场那边得罪了什么人呢?到底是什么事情,居然让你这么着急的催着我过来?”

    “放心,是好事情!”

    拉扯着阿敏把她按坐在了餐桌边上。阿红一边殷勤的给她递了一盅燕窝,一边就拉着她的手说道。

    “你还记得我原来跟你说过的话吧。”

    “你说过的话多了呢,哪一句啊?”

    被眼前这一桌子菜勾得馋虫大动,这个阿敏可没有空细想阿红究竟要和自己掰扯些什么。而看到她这个心不在焉的小模样,阿红只能把她整个人往自己面前一扳的,就正色说道。

    “就那句...那天晚上我跟你说的,劝你赚够了钱就收手,这一行是不能一直干下去的话。”

    “我知道的,红姐。而且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们姐妹俩一起捞够了就收手,然后把攒下的钱拿去做小生意...可问题是,这离我们的目标不是还远着吗?”

    阿敏有些不清楚阿红为什么这个时候又提起了这个。因为就跟自己对红姐的事情一清二楚一样,自己家里是个什么情况阿红应该也是清楚的才对。

    她妈妈身体才刚刚好转,妹妹还要上学,继父现在还在牢里。一家人正是需要钱的时候,怎么能说不干就不干了?这不是开玩笑吗?

    看着阿敏不解和困惑的眼神,阿红也是不再隐瞒的,直接就说道。

    “没错,以前我们距离攒够钱的目标还远。但是现在,我们有钱了!很多很多!”

    “很多是多少?”

    之前还在为了股票的事情急得快掉头发,结果一转眼就说自己有钱了,阿敏当然会怀疑这话的真假。而面对她的怀疑,阿红直接对着她伸出了五根手指来。

    “这个数!”

    “五十万?你哪来的五十万,你把股票卖了?可你的那些股票也值不了这么多钱啊。”

    靠,小妮子,你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白了阿敏一样,阿红显然是觉得这丫头心直口快的有些太不会说话。她投资的眼光是差了一点,以至于说都快把老底都给赔进去了。但你也没有必要明说吧。这也就是咱俩关系好,不然就凭这句话,我非要把你的这张破嘴给撕了。

    懒得和这妮子继续掰扯,不然还不知道她能给掰扯到什么地方去。阿红干脆就摊了牌。

    “是五百万!”

    “五百万?”一听这话,阿敏一惊,整个人都忍不住蹦了起来。“红姐,你哪来的五百万?”

    对于她来说,五十万都够离谱的了,就更不要说五百万了。她首先震惊于这个惊人的数字,然后就是直接质疑起这笔钱的来历。

    不是她不信任阿红,而是知根知底的情况下,她真的想不到阿红有什么本事能突然弄到这么大的一笔钱。此外也是最关键,她怕这笔钱来路不正。

    如果说是因为违法的事情而得来的这五百万,那她真的打算建议红姐赶快投案自首,免得被抓到了之后更加不好交代。毕竟不管是兵还是贼,都不是她们两个小舞女能够得罪得起的。

    阿敏是什么性格,阿红比谁都清楚。所以都不用说出口的,她就知道阿敏在担心些什么。

    小姐妹能首先考虑到自己的安危而不是钱的问题,这固然让她感动,但她联想这么丰富说真的还是挺让她无奈的。

    “放心,这笔钱来路很正。是从赌场赢回来的?”

    “赢回来的?红姐,你什么时候有这种本事了,我怎么不知道?”

    阿红是个什么手气,这一点从她买股票都快亏死了也能看出来一二。你说她一个晚上从赌桌上赢个万把块,阿敏勉强还能相信一下。但五百万?你就是把她们俩绑在一起,后半辈子的运气都压在上面,她也不觉得她们能有这样的本事。

    “喂,你个死丫头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话是这么说,但这个埋汰的意思阿红就有些接受不了了。她运气怎么就不好了,如果运气不好的话,她怎么能碰到那么一个小男人?

    想到那个把自己折腾了一个晚上的小男人,阿红的脸上又是忍不住的泛起了绯红。而这被眼尖的阿敏一下子看到了,她立马就忍不住诧异了起来。

    “红姐,你怎么看起来有些奇怪啊。看你这模样,还有这脸色,就好像是朵浇灌了的鲜花一样。你老实交代,是不是背着我找男人了?”

    “关你屁事啊!”

    阿红还想着抗拒从严,但阿敏和她是什么交情?一番威逼利诱之下,阿红到底还是选择了坦白。而她这一坦白,立马就让阿敏惊掉了下巴。

    “红姐,不是我听错了吧。你居然会被人包养,而且还是一个比你年纪比你小那么多的小男人?你怎么会答应这么荒谬的事情?”

    “荒谬吗?或许吧,不过那个时候我真觉得,我应该博上一把。毕竟女人一辈子能有几次遇到这样的机会。既然遇到了,那么就不该让它错过...”

    这个道理,阿敏也明白。毕竟她也是一样的身份。而扪心自问的,假如有一天,她遇到了一个好像自己真命天子一样的男人,她愿意赌上自己一切的去博上一把吗?

    或许会吧。

    终究是还不到那一天,阿敏也无法肯定自己会做出怎么样的决定。而此时此刻,她也只能是为阿红由衷的感到高兴。不管以后如何,最起码她现在是幸福的。而这对于她们来说,其实就已经是一个很美好的事情了。

    话虽如此,但阿敏多少还是有一些异样的感觉。因为她知道,阿红既然碰到了她的真命天子,那么以后她自然就不可能再从事舞女这个贱业。明明是件好事没错,但一想到自己以后就要孤零零的一个人,她内心里就难免有了些悲伤。而这表现在脸上,就是她的表情一下子就有些落寞了起来。

    这模样也是逃不出阿红的眼睛,而她此时则很是干脆的一把揽住阿敏的肩膀,冲着她就说道。

    “你这丫头想什么呢?难道你以为我这么专程的把你叫过来,就是为了对你炫耀一下吗?我是那么不讲义气的人吗?”

    “我们当初说好了的,要一起金盆洗手,一起重新开始。现在我有这个机会了,难道我还能把你抛下来不成?”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我想好了,准备拉你一起干。小男人给我留了五百万说是让我不要省着花,既然这样,那我们姐妹俩就干一票大的。不是说好要一起做生意的吗,这五百万就当是我们的本钱好了!”

    别的不多说,对于自己的这个姐妹。阿红绝对是真心的。而她的这番话也让阿敏由衷的感动,毕竟人这一辈子,又有几个人能这么真诚的来对待你?

    正所谓人以国士待我,我以国士报君。阿红这么掏心掏肺,阿敏自然不好意思再拒绝。然后,她就问到了个正题上。

    “那红姐,你想要做什么生意了没有?”

    “嗯,我想好了。我们开奶茶店!”

    把自己刚刚总结出来的那些东西一说,阿敏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虽然和阿红是同一个阶层的小人物。但阿敏明显要比阿红心思活泛,且更具商业嗅觉。所以她一听就听出来了,这事大有可为。

    “这等于说是把金拱门那样的西式快餐给搬到了大街边上,而且以更低廉的价格和更丰富的饮品菜单来抢占青年男女的市场。听起来真的可以做耶,而且做得好的话,未必不能像是金拱门那样成为连锁店一样的模式呢!”

    “啊,你确定?”

    “当然。不过如果是白手起家的话,那么还真有不少问题需要解决。一个是店面和人手,这个好说,年轻点的打工仔有的是,而且我们自己也可以上。问题是菜单和机器。卖饮品吗,关键是口味,很多东西都需要有专业的人来研究。另外如果要贩卖冰淇淋这样的冷品的话,那么机器也是一个问题。”

    阿敏越发越来劲,最关键的是她还说的头头有道。这就让阿红一时间有些惊奇了。

    难道自己的这个小姐妹,还有什么经商的天赋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