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五十六章 新人生
    ()  司空,是汉代三公之一,也是曹玮他们家族的渊源所在。而明昭,既是他的道号。二者结合凭空生出来这么一个名字,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一个能方便行动的马甲。

    曹玮没有细说,阿红也没有多问。不过凭借着风尘场里混迹这么多年的经验,她也是大致的能料想出来,这应该是为了应付和联胜后续追查而弄出来的一个假身份。

    这就跟江湖上很多人都会用一个花名,而不用自己的本名一个道理。某种程度上也是为了不被累及家小。

    可这里面存在着一个问题,那就是曹玮是在唐彬面前露过脸的。尽管说他那个时候乔装打扮了一番,但这种程度上的乔装打扮,真的能混淆别人的视线吗?

    答案是...能!当然,这并不是因为曹玮是乔装打扮的本事高手,几乎能让他改头换面一样。而是,他在这个时候动用了特殊功能型道具。

    昨天的一番厮杀,给他解锁了一个新的黄铜成就。

    冷酷杀手(黄铜):你是一个莫得感情的杀手。特质——当你大开杀戒之时,凡人将因为你而颤抖。

    解锁获得三十点成就点入账,重新把他的成就点冲到了五百这个数值。

    而拿出十点成就点往自己乔装用的平板眼镜上使用了个特殊降临。他的这个平板眼镜当即就有了这么一个特殊的说明。

    克拉克的平板眼镜(临时)。

    说明:来自氪星的遗民卡尔艾尔为了隐藏在人类世界当中,不被那些普通人发现自己的身份。使用了这样一副眼镜来进行伪装。而神奇的是,当他戴上这副眼镜之后,没有人知道他是那个来自氪星的超级英雄,所有人都只把他当做是堪萨斯州的乡下男孩,大都会星球日报的记者——克拉克.肯特。

    作用:戴上这副眼镜,你的一个形象将被从人类的意识当中割离出来,除了你所认同的对象之外,所有人都不会认为你本尊和这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有什么特殊的联系。小心,这并不是万能的,因为总有人可以发现端倪...

    备注:这是个临时的便宜货,它只能持续二十四小时。你可以尝试永久性的拥有它,因为它值得你这么做。

    这是一个非常的bug的能力。从阿红看到曹玮戴上眼镜,整个人都直接变得目瞪口呆就能看得出来,它的功能绝对超乎想象。

    曹玮自然也想永久拥有这样一个特殊道具,但可惜,那个数字太惊人,以至于他现在根本不敢有这个念头。

    要知道,把陈近南请到温嘉文的身上,也才十点成就点两个钟头。其效果之巨大,堪称能让人脱胎换骨。可同样的点数放在一个眼镜上却只能让它维持这个功能一天,这足以说明这个眼镜非常的珍稀且昂贵。

    曹玮敢挥金如土,却不敢挥霍自己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成就点。所以,他只能放弃。

    “记住我之前跟你说的话,别舍不得花钱。乖乖等我联系,明白吗?”

    相比较于青春洋溢的曹玮,眼前这个明显要冷酷和成熟许多的司空明昭倒是让阿红更能接受一些。而看到她乖乖的点头。曹玮笑着在她妍丽的脸蛋上抚摸了一下,就头也不回的向着门外走去。

    “我走了,别忘了想我...”

    这话听在阿红的耳朵里,只让阿红感觉身上一阵酥麻。而直到窗外车声呼啸,他整个人都不见了人影之后。这个向来以坦荡热辣而著称的大女人已然是按捺不住内心里羞涩和窃喜的,直接就把自己一头埋在了枕头里。

    “要死了,真是要死了。阮湘红,你怎么这么不知道羞。怎么能真就答应了他,被一个比你小这么多的小男人给保养了。你真是...”

    说着说着,她自己都忍不住傻笑了起来。

    不过傻笑归傻笑,她倒也是没有忘记了正事。

    一个激灵的坐起了身,连忙的将曹玮留下的皮箱抱入怀中。打开来一看,里面满满一箱的大面额钞票让她整个人都震撼了起来。

    尽管说昨天晚上有上亿的筹码堆在赌桌上,但那只是筹码,和真金白银的钞票相比到底还是差了那么点感觉。而且再说了,那个时候那些筹码可和她没有半点关系,哪像现在,这五百万都是任由她挥霍的。

    当然,说是这么说。但真要让她像是那些大亨包养的情妇那样挥金如土,她自己都舍不得。

    按她自己的想法,与其做一个败家娘们,还不如想着用这笔钱搞投资、做生意。说不定她就能借着这么一个机会,一跃成为商界里的一个传奇人物呢。

    这个想法她还跟曹玮提过一嘴,而曹玮也是表示了支持,甚至还给出了不少的意见。只是当时她人还有些迷迷糊糊,现在一回想起来,居然已经是有些记不太清楚了。

    这哪行?她可是真的想要做出一点成绩,好让她的小男人能够对她刮目相看的。所以一番翻箱倒柜之下,她就已经是拿着纸笔的开始抠起了笔头来。

    “小男人是怎么说的啊?奶茶?对,奶茶。”

    “把传统的奶茶和果汁汽水冰淇淋混合在一起,开一家主营饮品、兼营小吃点心的小店面。主打的是各式饮品,面向的是青少年男女。好像是这么说的没错,可这东西行得通吗?”

    毕竟是真菜鸟,从来没有在商业圈子里转过哪怕一天。所以即便是捏着曹玮交代给她的,几乎等同于商业圣经一般的后世经验,她还是难免的有了些迟疑。

    她可不想曹玮给她的第一笔钱就打了水漂,所以她也是很认真的在思考着其中的可能。但尽管她觉得这或许行得通,但内心里的不自信还是让她忍不住的踌躇。

    “烦死了。我记得小男人还说过些什么东西啊...对了,合作伙伴。要找靠得住的合作伙伴。”

    “靠得住的合作伙伴?”

    对于这个人选,阿红根本就不假思索的,拿起床头的座机话筒就直接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对面首先传来的是一个粗豪的女人嗓音。

    “阿红,你这个死丫头,你死哪去了。一整天都不见人影,你是不是不想做了啊。”

    “cat妈啊,我先跟你说个好消息啊。有人愿意花二十万买你的那辆小破车,只要你说车被人偷了,钱马上就能到我账上。怎么样,你卖还是不卖?”

    “卖,当然卖。碰上这样的凯子,你可不能让他跑了!”

    电话接通的第一时间,阿红不是忙着给自己找信得过的合作伙伴。而是先处理起了那辆车子的事情。以这样的借口抹除掉自己和那辆车子的关系,这样就算社团那边顺藤摸瓜的找了过来,她也能用这个借口糊弄过去。

    毕竟,她只是一个舞女。而谁也不能指望一个舞女有这么大的胆子不是。

    “我就知道你这么说,所以昨天下午我就已经把你的车子卖掉了。钱在我这里,我过两天回香江就给你。你现在把电话给阿敏,我有事情要跟她说...”

    “哎呀,你个臭丫头。都敢这么和我说话了啊!”

    “喂,八婆。你想清楚再说话,你的二十万现在可是在我这里!”

    作为妈妈桑和舞女小姐,两人的关系还算是不错。以至于说相互之间都可以用这种特殊的称呼来进行调侃。

    当然,一般情况下肯定是妈妈桑要底气更足一些,但谁让现在阿红成了大爷呢。

    “好,我这就去。你个臭丫头,到时候你要是拿不出钱你就死定了!”

    “少不了你的,赶快把阿敏叫过来!”

    一番催促之下,电话那边很快就响起了一个文文弱弱的女性声音。而听着这个声音,阿红立马就大呼小叫了起来。

    “阿敏,是你在那边吧。听着,现在马上把所有的事情放下,到我在濠江这边租的房子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你!记住了,马上过来!来晚了就要出大事了!”

    “喂,喂...红姐?”

    虽是浓妆艳抹,但依然不减清丽姿色的阿敏有些焦急的放下了话筒。然后来不及多说些什么的,她对着cat妈告了个假,就匆匆忙忙的赶着最近的一班渡轮,向着濠江杀了过去。

    而等到她来到阿红的房子前,已经是快要正午的时候。

    两个男人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的,此刻正堵在阿红的门口,砰砰作响的敲打着房门。而一看这情况,这个气质柔弱的女人当即就像是被刺激了的母豹子一样,挥舞着自己的手包,就噼里啪啦的就砸了过去。

    “你们是谁?滚开啊,别以为这里是个女人你就可以欺负她,我已经报警了你们知道吗,等警察来了你们就死定了!”

    “大姐,大姐!饶命啊,我们什么都没做啊。我们就是送餐的伙计,我们没干坏事啊。”

    两个男人被这突然的泼辣举动弄得狼狈不堪,可偏偏他们又被阿敏说的报警给吓住了,根本不敢还手。以至于说他们只能是连声的叫屈,然后还赶忙的把自家的外卖箱子给亮了出来。

    “啊,送餐的?”

    看着人家手里提着的大铁箱上明晃晃的“和记”大字,阿敏脸一红,也知道是自己误会了。而这个时候,恰巧阿红打开了门,一看门口这情况,她也是直接纳闷了起来。

    “哎,你们这是?阿敏,你来了怎么也不吭一声啊。”

    “大姐,你叫的外卖。还有,能不能跟你朋友说一声。我们真的只是送餐的伙计,没必要闹到叫警察这么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