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四十八章 赌王手段
    ()  赌局继续,曹玮越发的游刃有余起来。

    放长线钓大鱼这个道理他还是懂得的。输点小钱,没事来把大的。筹码很明显的见涨。

    而对于他这条过江猛龙,不论是唐彬还是刘耀祖都是持一个欢迎的态度。因为自从曹玮入场之后,明显的,那个大马赌王就开始走了下坡路。

    或许他们俩不见得输得比之前少,但是能看到查洪被人压下这个嚣张气焰,那也是极好的。正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有人陪着总比一直是他们俩难兄难弟的强不是。

    查洪此刻很恼火,但恼火之余也有点惊疑。正好借着此刻有些小腹憋涨的意思。他叫了个停的,就带着两个保镖暂时离开了赌局。

    而没了这个家伙在场,唐彬更是嘲笑的肆无忌惮。他重新点了根雪茄,狠狠嚼了两口之后就满是嘲弄的点评道。

    “这个查洪,还号称大马赌王。我看也就这么点水平。到底是南洋那种鸟不拉屎的地界,稍微有了点名声就不知道自己祖坟是朝哪立的了!”

    “这家伙是有些邪门。人家医生都说吃素的健康,可我看他成天尽是吃这些水果蔬菜的也没见多健康。不还是胖成个猪样,走路都带喘的?”

    刘耀祖也是奇怪了一句,并且很明显的,他也是看出了那个查洪的异样。这个年代,南洋那地方的邪术还是挺出名的,所以他第一时间就联想了过去。

    “你说,这个查洪是不是养了什么小鬼。不然就他这点水平,也不至于说能在濠江酒店这么大的一个赌场大杀四方,无人可制吧。”

    “养小鬼?不至于吧。这东西你也信。而且就算他养了小鬼,别忘了人家濠江酒店也是请高人设计过的。这么大一个风水局,难道还镇不住一个小鬼。况且,他要是真的养了小鬼,那司空老弟又是怎么把他杀得屁滚尿流的呢?”

    “你说是不是啊,司空老弟?”

    曹玮此时刚跟边上的侍应生要了一杯可乐,而一听到唐彬这么问向自己。他把嘴里的吸管一吐的,就挑着眉说道。

    “两位,马上就要千禧年了。太空上挂了百十个卫星,电视信号都快接通整个华夏了。都这个年代了你们还跟我说迷信?抱歉,我不信迷信,我信科学的。”

    “你运气这么好,两百万上场到现在都赢了三千多万了。说这种话未免也太不给财神爷面子了吧。小心财神爷跟你翻脸,断了你的财运。”

    “对啊,靓仔。财神爷你得罪不起的。赶快说点好听的求财神爷原谅才对!”

    曹达华听到唐彬和刘耀祖他们的闲言碎语,却是表现的比曹玮还要更紧张一点。对于他来说,这三千多万已经是远远超乎想象的战果了。他不是那种贪得无厌的人,现在收手完全可以接受。

    只是,他想着收手,曹玮却没有这种想法。开玩笑,难得在一张赌桌上碰上这样的卧龙凤雏,这要是错过了,下一次碰见可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我能坐在这里陪各位玩牌,是因为我书读得多,有脑子。可不是靠哪路神仙给了我运气...真要是有神仙这玩意的话,香江这地方也不会成为人家的殖民地不是?”

    这一句话说的,瞬间就把在场的这些人给整没词了。这年头还不跟几十年后,除了个别两个小资阶级,绝大多数人还是有着一个正确的自我认知。

    你说要他们旗帜鲜明的站内地这边,他们可能会有些犹豫。毕竟这年头内地的经济的确堪忧,香江的人对内地也普遍有一种优越感。但要说让他们真就认了那些洋鬼子当爹,但凡是有点骨气的人都还是不愿意的。

    曹玮这句话算是刺中了他们敏感的神经,这伙人自然是没有心思再和曹玮闲聊下去。

    恰好此时,查洪也刚好是从外面走了火来。所以唐彬稍微哼了一句的,就对着查洪发作了起来。

    “搞快点!知道的知道你去上洗手间,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去生孩子了呢!赌桌上要是都跟你这么拖拖拉拉的,大家还不如把时间用在夜总会里找小姐!”

    查洪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因为此刻他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曹玮的身上。

    时间回到十几分钟前,让手下看守好大门的查洪独自一人钻进了洗手间里。他此行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喂养他随身携带的那个小鬼。

    南洋一带自古以来就盛行蛊术以及养小鬼之风。而查洪脖子上的这块佛牌,就是请的巫术高人专门弄来的一只小鬼,并且还是非常罕见的天童鬼。

    所谓天童鬼,就是幼年夭折的特殊儿童。和用一般夭折的幼儿充当小鬼不同,天童鬼的要求尤其苛刻。

    首先就是这须是阴年阴月阴时出生的纯阴童子,而且这童子死时必须已经知道记事,而且还不能大于十二岁。

    此外他不能是死于意外、凶杀等情况,因为那样怨气过重,不符合天童鬼的要求。只能说是因为身患那种无法挽回的先天性疾病而病故,并且这中间他父母双亲还要对他不离不弃,以亲情消弭掉他生前全部的怨恨,让他只带着一腔遗憾离世才行。

    而等他死后,巫师就要想办法慑来他的魂灵,替寄主与他交涉。

    一般来说,只要满足天童鬼生前的一些愿望,并且愿意从今往后都不沾荤腥,以纯净之身来供养,那么天童鬼就愿意供宿主驱策。

    就好比查洪,他废了好几年功夫才请来了这尊天童鬼。而答应这天童鬼的条件就是照顾这天童鬼生前的父母,让他们往后的人生无忧无虑,富贵荣华。

    听起来简单,但实际上操作起来可不容易。最起码比起那些只要愿意掏一笔钱就能从那些巫师手里请来的小鬼要麻烦得多。

    但就像买东西讲究一分钱一分货一样,天童鬼既然这么难搞,自然也是有它存在的道理。

    首先,天童鬼不算怨鬼。按照佛门的说法,它几乎可以比类天人。而按照道家观点,它则有那么几分鬼仙气象。

    一身纯阴鬼气,虽说不能兴风作浪,害人性命。但也是不受寻常法术手段的限制。比方说这葡京酒店,当年就是请了风水高人设计,很多地方都是专门克制这种养小鬼之类的阴邪法术。要是说有那个不开眼的敢在这里玩弄这种邪术,轻则邪术失灵,重则小鬼反噬,直接要了宿主的性命。

    但天童鬼就没有这个担心。管你这风水格局怎么样的驱邪克煞,只要你不是那种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的帝王气象,它差不多都可以来去自如。并且寻常的法术手段根本治不了它,除非说你是那种能开天眼的高人,不然等闲角色连看到它的跟脚都难。

    除非碰运气,不然赌场怎么可能随时有这种高人坐镇。所以绝大多数的情况就是,查洪靠着这只天童鬼在赌桌上大杀四方。

    天童鬼的能力轻易就能搅动那些赌们的情绪,让他们在赌桌上频频失态。而趁此机会,查洪收拾他们当然不算难事。

    当然,天童鬼是厉害,但也不是所向无敌。

    当年那教查洪养这小鬼的巫师对他说的很清楚。天童鬼法力不高,胜在隐蔽。所以一旦遇到哪些阳气深厚、煞气浓烈的家伙,天童鬼反而奈何不了他们。

    只是人在江湖,难免会有些意外。所以真要是有这个时候,那么就只能使出一招血祭秘术来加强天童鬼的法力,才有可能一举压过这种对手。

    这秘术查洪虽然没用过,但也是牢牢记在了脑子里。所以眼下一碰到曹玮这么邪门的对手,他心里立时就拿定了主意。

    尽管说这秘术后果不小,但这已经不是一场胜负那么简单了。

    他这次来濠江是有一笔大生意要谈,而这笔生意的关键就是,他要打出一个不下于当年赌神高进一般纵横不败的名头来。

    想要从大马一隅之地的赌王变成横跨东南亚的大亨,他就看这一次的机会了。所以只能胜,不能败。再大的后果,他也要忍着!

    用骨针扎开食指,一狠心咬破舌尖。查洪用淋漓的鲜血将佛牌涂了个遍。这种反应不仅仅让寄身在佛牌中的天童鬼大受刺激,几乎是要狂暴了一般。同时也是让远在他老家沙巴州的一个巫师有所感应,开始拿着天童鬼的骨灰坛做起了法来。

    查洪这边看到佛牌里雕像的眼睛隐约散发出幽幽绿光,就知道那边巫师已经开始做法了。这让他心中大定,尽管因为被天童鬼吃了不少精气而有些脸色发白,但到底他还是强作没事模样的回到了赌桌上。

    一回来就听到了唐彬对他的嘲讽,他当下也是半点不气。

    “偶尔赢了两把就得意成这个模样,你们香江人怕是没赢过钱吧。不过也就差不多到此为止了,时间不早了,最后玩两把大的。我倒要看看,你们最后到底还笑不笑的出来!”

    “哎呀,你个大马瘪三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你当我是吓大的啊。我告诉你,你想玩多大我就陪你玩多大。我有的是钱,就怕你拿不走!”

    “好!我就喜欢这么爽快的。”

    查洪眼睛一亮,同时整个赌厅里一瞬间阴寒之气大作,简直就是阴风阵阵一般。旁人可能无法察觉,顶多就是以为冷气开得太过。但曹玮却是能清清楚楚感知到这其中的差异。

    这让他眉头一挑,当下就觉得这个游戏是越来越好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