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四十五章 场上卧龙
    ()  “当然,能有这样的美人作伴,是我的荣幸才对。”

    男人喜欢听人家吹捧,女人自然也不会例外。反正又不是什么违心话,曹玮自然也乐意对这个叫做阿红的女人说一些好听的。

    这自然是惹得那个阿红露出灿烂笑容。而看着两人这样相谈甚欢,长发男子也是松了口气。

    能接受就好,说明这家伙还是喜欢这一套的。虽然说男人都该喜欢这一套,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他开赌场的也见过太多太多的奇葩了。

    鬼知道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糟糕癖好。所以在做这事之前,他也是微微的提着一颗心。好在,皆大欢喜。他也是顺势就说道。

    “阿红,带着司空先生去楼上贵宾厅,唐老板在的那一间!司空先生,您先去。这些筹码等下我就让人给您送过去。”

    “知道了,张经理。”

    听到唐老板这个名字,阿红眼光一凝。然后才漫声回答了一句。随后,她手上一用力就要带着曹玮往楼上走。而这个时候,一边看热闹的罗兰度却是突然张开了口。

    “喂,靓仔。你就这么走了?”

    “你想怎样?真想叫我逼你吃扑克?”

    曹玮回头反问了一句,立刻就让罗兰度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笑容。不过他到底脸皮厚,毕竟是个输个精光也能随便找块纸板遮着自己屁股跑路的人。虽然有些难免尴尬,但他还是觍着一张脸说道。

    “好歹是一个船上坐过来的。有这样的缘分,让我们跟过去见见世面不过分吧。你说是不是啊,达哥。”

    “对啊,对啊。见见世面也好啊。”

    有人先开了这个口,曹达华自然不会错过这么个机会。而看到达叔都这么说了,曹玮只能是无奈点头。

    “随你们便吧。我带两个上去没关系吧,张经理。”

    “当然,只要他们不添乱,我想没人会在意多两位观众的。”

    长发张经理直接把这两个定性为了观众。不是小瞧了他们,而是光看他们这个打扮和气质,他就不觉得这两个家伙能玩得起十万一把的赌局。

    罗兰度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家底。但看热闹吗,又不用掏门票。不管是看曹玮这个小白脸继续大开乱杀也好,还是看他输的连个裤子都不剩,那都是一件轶事,可以当做往后吹牛皮的谈资不是。

    两人连忙收拾收拾,跟上了曹玮的脚步。而在阿红的带领之下,几人很快就来到了一间贵宾厅里。

    葡京的贵宾厅,有赌场自己的,也有和其他合作伙伴合作的。一般是为了给那些不愿意抛头露面的豪们一掷千金,当然,很多时候也是那些商业巨头们玩两把,谈谈生意、笼络关系的一个手段。

    这件贵宾厅是赌场自己的,不然也不可能那么随便的就让曹玮上来。而一进贵宾厅,曹玮首先的一个感觉就是,一股别样的阴冷萦绕在了整个房间内部。

    赌场有把冷气开足,以迟钝玩家肢体和头脑的习惯。但眼下这种阴冷可不像是冷气的作用,哪怕说是已经习惯了在这种环境下工作的阿红,都是忍不住的打了个寒战。

    曹玮在这个时候表现出了怜香惜玉的风度,直接脱下了西装外套披在了阿红的身上。而阿红被这个动作吓了一跳,她看了看曹玮,眼波稍一流转的就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其实你可以抱住我的,司空先生。这样我们两个都可以暖和一点了,不是吗?”

    “这样就挺好,我可不想在这种时候因为不规矩而唐突了佳人。”

    “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正人君子?”

    “怎么,不像吗?”

    曹玮挑着眉毛,反问了一句。而也是盯着他英俊的五官看了许久的,阿红才突然的眨眼一笑。

    “如果所有的正人君子都长得像是你这么英俊的话,那么古代的那些佳人们可就真是有福了。”

    “你可真会说话。”

    “那是,我可是专业的呢。”

    两人说说笑笑之余,曹玮也并没有疏忽于对场上赌的打量。

    偌大的一张赌桌上只坐着四个玩家。

    荷官左手第一位是一个黑黝黝的大胖子。

    穿着一身东南亚那边的传统服饰,手上戴着大金表,十指上最少有八个纯金镶宝石的戒指。再加上脖子上一块用翡翠珠子穿起来的佛牌,整个人显示出来的就是一个字,壕。

    而这还不止,他的一些行为在曹玮看来也有很意思。比方说,他一直在吃东西。

    身边跟着四五个一身黑西装的保镖,其中有两个则一直在忙着给他端茶倒水。葡萄、香蕉、芒果、椰干...这种小零嘴似乎都没有停过。

    有趣的是,这里面没有任何的荤腥,甚至连一点带油水的都没有。就连手边的杯子里装的也不是酒,而是有些浓稠的果汁。

    这么爱吃素的胖子,曹玮还是第一次见。而最有意思的还不是这个,而是这个屋子里的阴冷气息。

    曹玮能够感觉到,这种阴冷的气息就来源于这个胖子,或者说的明白点的,就来自于他脖子上的那块佛牌。

    这是以往没有碰到过的事情,曹玮估摸着也是因为自己在龙虎丹法上有了点成就,才能感知的如此清楚。

    这让他忍不住就深深看了一眼这个胖子,而看到他的眼神,阿红当即就贴着他的耳朵说道。

    “这是大马那边来的一个赌王,叫查洪。最近一直在赌场里豪赌赢钱,有不少人都已经折在他手上了。听姐妹们说,这家伙好像挺邪门的。”

    不是像,他就是邪门。

    伸手在空气中捻了捻,曹玮能感觉到那些阴冷的气息在接触到自己时的飞快溃散。显然,这阴寒的邪门玩意奈何不了他。但这玩意对于其他人有没有作用,他可就说不清楚了。

    左手第二位玩家,是一个面向阴鸷的中年男人。而也是一看到他的,阿红的声音就开始变得冷冽了起来。

    “这家伙叫做唐彬,表面上是个大老板,实际上背地里干着很多见不得人的买卖。他为人心狠手辣,阴狠狡猾。你小心点,可别得罪了他。”

    “怎么,有过节?”

    阿红没有回话,而是顺势把眼睛瞟向了右手边的两人。

    “右手边第一个,叫做蒋伟,是赌业大亨蒋权的弟弟。据说他赌术了得,这一次过来是专程会一会那个大马赌王的。”

    曹玮看了一眼这个外形高大威猛,眉眼上看上去还有几分帅气的男人。他赌术怎么样暂时看不出来,不过这一局德州扑克,的确是他的赢面更大。

    场上玩的是那种比较休闲的玩法。就是没有公共牌,每个玩家从一明一暗两张牌开始陆续发满五张。

    叫做蒋伟的男人明面上三个九加一张8,运气好直接四个九,差一点也是三个九带一对。相比较之下,其他人的牌或多或少有些磕碜。也就那个大马赌王好一点,9、10、J、Q各一个,倒是有凑出个同花的潜质。

    但曹玮光是看各家的牌面就已经猜出了他们的底牌是什么。其他两个都是烂牌,蒋伟手里的那张底牌却是一张方片K。三个九,不小了。至少比大马赌王底牌莫名其妙的红桃4强。

    场面上除了最后一个家伙早早甩了牌之外,其他人都差不多压了五十万上去。眼看着这个大马赌王不管怎么搞都是要输惨了的,结果庄家刚来了一句“顺子说话”,他立马就哈哈一笑。

    “我的牌不错,再加五十万!”

    一百万买个什么都不是的玩意,难不成你想咋唬人?可对面牌面不小,没理由放弃啊。

    曹玮根本不觉得自己会算错,他只能以为这个胖子是在玩心理战术。而在他看来,这根本不济事,因为对面那个蒋伟要是真的是个高手的话,不至于会被这么简陋的战术吓到。顺子的前后两张牌各有一张在他手里,赌也要赌一把啊。

    但出乎曹玮意料的是,蒋伟怂了,怂的很莫名其妙。

    阴沉着脸把牌一盖的,他直接选择了放弃。还有那个唐老板也是一样,骂骂咧咧的嚼着嘴里的雪茄,他也是直接盖上了牌。

    “我就说我的牌很好嘛,你们斗不过我的。”

    大马赌王也不掀牌,把场上筹码一揽,就是一脸有恃无恐的霸气。而曹玮这个时候却是注意到了,场上的阴冷气息此刻却是回缩到了他的佛牌里,而他也是当场一个寒颤的,连忙就开始吃起了手边的东西。

    所以,这是使了什么阴招?

    虽然听说过有人会在赌场上玩这种邪门的手段,但亲身见识还是第一次。而这个时候,恰巧右手边第二个,那个戴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身边还跟着个妖娆妩媚的女伴的家伙看到了曹玮。他不以为意的一笑,就招呼道。

    “小兄弟在边上看了一会儿了,要上来玩上两把吗?”

    “不着急,你们先。我的筹码还没有送过来呢。”

    一屁股坐到场上,曹玮没有立刻下场的意思。而是饶有兴趣的示意着他们先继续。

    他此刻还想观望一下。因为虽然那个大马赌王有着个邪门的手段,但就场面的筹码来看,赢钱的可不止他一个。

    蒋伟桌子上高高一摞的筹码可不是假的。而能在这种邪门手段下赢钱,曹玮怎么也不会觉得,他是光靠了运气。

    正所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他倒是要看看,这个蒋伟究竟能耍出怎么样的手段。

    说不准的,他和这个大马赌王一样可以并称为这个赌桌上的卧龙凤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