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四十四章 决胜二十一点(下)
    ()  “别愣着啊,发牌啊。”

    其他玩家开始发声催促。虽然说曹玮这一波着实让人眼红,但他赢得再多,是他赢钱不是自己赢钱。而自己眼前压得再少,输赢也都是自己的。

    连这都分不清楚玩什么二十一点,他们可还等着看庄家开牌看自己输赢呢。

    庄家的明牌是黑桃Q,此刻长发男人对着周围一圈玩家歉意一笑,也是直接把暗牌掀开了过来。

    方片5,十五点。不论结果如何,这一把他这七十多万都已经是输定了。

    当然,他还要继续下去,因为规则规定,没到十七点的情况下庄家必须继续。而下一张,方片A。这牌一露出来,场上当即一片唏嘘。

    这张牌早来一张,都是黑杰克的牌,庄家直接绝地翻盘,不至于被人痛宰上这么一刀。可眼下,这只是个小小的一点,而十六点的点数逼得庄家还必须要继续下去。但下一张,他的运气可就没有那么好了。

    “红桃7,爆了,爆了!”

    庄家爆牌一赔四,赢家的玩家都开始欢呼起来。达叔这一把压了一万,等于白赚一万。而罗兰度也是压下了自己的老本,五千块一下子回水,他又有了嘚瑟的资本。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曹玮的七十多万。

    葡京这么大的门面自然不可能说会把这笔钱赖掉。所以长发男子面不改色的就是把七十多万、去掉抽水的筹码推到曹玮面前,然后微笑着说道。

    “先生您的七十五万五千,抽水百分之五我们已经拿掉了。请问您还要继续吗?”

    “当然。怎么,不行吗?”

    “我们开赌场的,自然不可能对顾说不行。请稍等!”

    长发男人拿出了几副未拆封的新扑克,甚至又叫人重新取来了一个新的洗牌机。一番动作毫无遮掩,摆明了是在怀疑曹玮暗中耍了手段。

    但曹玮无所谓,对于他来说,这些动作也不过就是让他把自己用作推导的数学模型中的数字更换一下而已。

    长发男人动作表现的越明显,这个答案就越容易被推算出来。而眼下,他都不用再去观望两轮的,就已经知道了牌堆最顶端是什么样的货色。

    “我梭哈,你不介意吧。”

    这话一说出来,周围一片哗然。除了知道曹玮厉害的达叔之外,连罗兰度都忍不住张大了嘴,发出了感慨。

    “靠,小白脸,你当自己是赌神高进啊。高进也不敢这么玩啊!”

    这话的确。因为二十一点是发牌之前先下注,除非说你能让庄家帮你作弊。不然摸到什么牌真就只能看天意。

    高进师承千王靳能,据说他这一脉和当年的上海滩赌王向闸北有所关联。向闸北师承赌王龙四,精通各种千术以及心理战。而高进,就是这一门中心理战的集大成者。

    而江湖传言,高进从不在赌桌上出千。但他总是能凭借自身出色的谋略和心理战术压垮对手,在不可能的情况下反败为胜。因其作风堂皇正大,所以才被赌坛尊称为赌神。

    这话真假先不说,单说不出千这点。不出千,那么牌堆里起手先发的手牌就永远是未知数。除非你能有什么特别的手段知道自己的手牌会是什么,否则,输赢真的是只能看天意。

    长发男人脸色阴晴不定也是因为这个。他不知道曹玮是真有什么神异的本事,还是说单纯就是有钱阔少仗着自己运气好在这里逞威风。

    出千什么的他倒是没想过。因为刚拆封的新扑克和洗牌机都是出自于他手,能做手脚的地方就这些,他可不认为这世界上还有人能单靠眼神出千。所以想了又想,他就有些歉意的说道。

    “对不起,先生。这是大厅赌桌,有封顶限额的。五十万已经是我们能接受的最高限额了,刚刚那一把就已经是有些不合规矩的了。所以您看...”

    “好吧,五十万就五十万。发牌吧!”

    曹玮也不强求,直接把五十万给推了出去。而看到这,长发男人脸色一紧的,也是飞速的发起了牌来。

    他不会让别人动手脚,自己却也不敢动什么手脚。几百万乃至几千万赌场大厅都输得起,可要是动了手脚,那就是臭了赌场的名声。他们开门做这种生意靠的就是名声,所以自然不敢乱来。

    可这么一来,他就基本已经奠定了败局。

    因为一发牌,曹玮面前直接就是一张红桃A和梅花J。又是一把黑杰克!而这也是让场上瞬间就如同炸开了锅一般变得喧闹起来。

    赢钱永远是最能刺激人神经的事情,而哪怕说不是自己赢钱,看到有人在这里豪赌大胜,那也能刺激得这些玩家兴奋上头不已。

    “有没有搞错,又是黑杰克?”

    看着自己手上高达二十点的一对牌,罗兰度没有半点兴奋,有的只是见了鬼一般的感觉。

    他这把就算能赢,能赢多少。了不起一千块。可曹玮这呢,算一算又是七十万入手。两者差距之巨大,让他直接没有了对比的心思。而脑子里一时懵圈之下,他也是忍不住生出了这样的一个疑问。

    这小子不是扮猪吃老虎,是高手来着的吧。

    达叔这把牌小的可怜,压上去的五千块基本打了水花。但他不在意,因为他知道自己赢得更多。

    可以说要不是多年卧底的经验让他能死死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此刻恐怕都会直接跳上桌子欢呼起来。

    几乎两百万赚到手,等同于他们叔侄俩人均百万富翁。这个年代里像是他们这样的小市民能有这样的身家财富,几乎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他已经打算好了,回去就给自家死去多年的老哥老爹上一炷香。然后等曹玮长大了,让他回老家修宗祠,修公路,修学校。让他们知道,曹家这回真的是发达了。

    作为一个还保留着一定老派思想的国人,曹达华会有这种想法并不奇怪。当然曹玮不知道他在这样的胡思乱想,因为他如果知道了,只会说一句,这才哪到哪啊。

    重生带系统,要是一辈子只能混成一个百万富翁,那这人生简直失败,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个重生者。

    曹玮在重生后早早就给自己定下了目标,而这目标之宏大,根本就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眼下,充其量只能算是百米赛道上的第一步。

    当然,他的第一步对于眼下这个长发男子来说就已经是压力山大了。

    他的牌面上明牌是张方片A,理论上来说,他有黑杰克的潜质。但此刻的他却根本不敢对自己抱有太大的信心。

    额角稍微渗出了些冷汗,他向着周围的玩家们问了一圈是不是还有人要牌。在得到了否定的答案之后,他只能将自己暗牌掀开。

    一瞬间,一张明晃晃的黑桃9让他心中当即一空。而抬头一看,曹玮依旧是那副从头到尾都没有变过的傲气表情。

    这只让他感觉到曹玮的高深莫测,就好像是坐在这里的不是曹玮,而是那个大名鼎鼎的赌神一样。他一下子就没有了和他再战下去的勇气。

    这是高手,真正的高手。

    意识到这一点,他连忙对着身边的手下使了个颜色。然后对着曹玮哈哈一笑的,他就主动把七十多万的筹码推到了曹玮的面前。

    “先生真是厉害,佩服佩服。还没有请教?”

    “我复姓司空。”

    都已经是乔装打扮了,曹玮自然也要给自己编造一个假的身份。当然,这种事情长发男子也是司空见惯。他不以为,只当曹玮说的是真的。

    “司空先生的赌术如此精湛,只在这种小台面上小打小闹未免也太没有意思了。不如请先生移步到上面的贵宾厅里,今晚有赌术高手较量。如果有先生横插一脚,想必今天会更加的精彩!”

    “哦,赌的很大?”

    “当然。虽然比不上那些世纪豪赌,但也是起步十万,封顶五百万的大手笔。就是不知道司空先生有没有兴趣呢?”

    “有点意思,走!带我去见识见识!”

    赌,曹玮不怕。因为这东西对于他来说毫无难度可言。但千术就不一样了。很多人把千术传得神乎其神,而他倒是挺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千术能被人这么吹捧,而这些千术又是否能逃得过他的眼睛。

    有机会让一两个骗子丢掉自己吃饭的家伙,让他们再也骗不了人,这可是积善行德的好事。曹玮当然不愿意错过。

    不怕曹玮是个狠人上去大开杀戒,怕就怕曹玮油盐不进,卷了钱就跑人。

    一看曹玮答应下来,长发男子当即松了一口气。而也是抬眼间正好看见个熟悉身影的,长发男子当即招呼了起来。

    “阿红,过来这里!”

    被他打招呼的是一个一身红色礼服的长发美人。五官虽然并不是特别的精致,但是却别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张扬野性。长而亮的眼睛带着一股勾人的味道,略微有些丰厚的嘴唇则让她笑起来有着一种特殊的坦荡。

    这是个爱笑的女人,笑起来脸上有一个可爱的小梨涡且丝毫不带扭捏。配合上她一身艳丽的红衣和波浪卷的大长发,更是有着一种特别的风情万种。

    一听长发男子招呼她,她利落大方的就走了过来。而径直的向着曹玮一伸手,长发男子就介绍道。

    “这是司空先生,刚来我们赌场的大豪。阿红,别说我不照顾你。司空先生可就交给你了,你可别惹人家生气!”

    “怎么会!”

    落落大方的一笑,这个被叫做阿红,职业明显是个陪酒女的女人已经像是一团火焰一般的来到了曹玮的身边,并且毫不气的就挽上了曹玮的胳膊。

    “司空先生这么靓仔,能让我陪着他可是我的荣幸,我怎么敢惹他生气。您说是不是啊,司空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