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四十三章 决胜二十一点(上)
    ()  下一张,黑桃4。

    又是一副二十一点,看的罗兰度两眼发悻,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我靠,现在新手的运气都这么好吗?简直没天理,喂。庄家发牌啊。”

    他催促着庄家赶快亮牌。庄家马上就给亮出了手底下的一张红桃K。

    十六点,按照游戏规则,庄家最少要大于十七点才能停手的情况下。爆的概率巨大,而这也是让罗兰度忍不住兴奋了起来。

    “哇,要爆啊。史根零博士说这种牌爆牌的几率高达百分之七十六点三二五!哇,运气真好,庄家一赔五,开门红啊!”

    “这么厉害?”

    “你信我没错!”随口应了一句,罗兰度死盯着庄家手里的牌,嘴里简直就像是在咒小人一样念叨着。“爆,爆,爆!”

    然而,庄家下一张却是方片4。刚好二十点,和罗兰度持平。

    按照二十一点的游戏规则,庄家和玩家点数持平,不赔不赚。而整个场上只有曹玮叔侄是黑杰克,庄家想要稳住局势,下一张必须要能摸出来一个A牌来。

    但这种概率小得可怜,庄家显然没有这意图。所以下一刻,这个荷官小姐就已经是对着曹玮叔侄面带微笑了起来。

    “恭喜这两位先生,您二位的筹码!”

    “靠,这都行!死洋鬼子果然是骗人的。”

    普通二十一点一赔一,黑杰克一赔一点五,庄家赔了曹玮一万,赔了曹达华七百五。货真价实的筹码看的罗兰度眼馋无比,他当即就振奋了精神,有些不信邪的说道。

    “再来!”

    这一次罗兰度运气依旧不佳,起手一个黑桃J和方片7,十七点的巨大数额让他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

    达叔和曹玮也一样,达叔起手一张方片A和一张黑桃7,点数丝毫不占优势。而曹玮两张8,同样如此。

    相比较之下,庄家起手一张A,只要下一张是花牌等于直接结束游戏。而哪怕不是,她的优势也是巨大。对此,曹玮要求。

    “分牌!”

    所谓分牌就是在自己起手底牌相同的情况下,可以再投一注将两张牌做拆分,就好像是把自己由一个玩家变成两个一样,由庄家再发两张牌补充到之前的手牌上。

    曹玮拿了一张方片10和一张红桃2。然后他止住了方片10这边,毕竟只要大于3就会直接爆牌,概率太大。而相反的,红桃2这边他继续要牌,因为按场上只有罗兰度有一张花牌的概率算,花牌概率巨大。

    果然,花牌。黑桃Q,二十点。

    曹玮抿了抿嘴角,罗兰度看着却又开始嘀咕了起来。

    “这么走运气,我也来试试。要牌!”

    一张方片5,直接让罗兰度以一点之差爆掉。气得他瞬间就摔了牌,骂了一句“扑街”。

    这个时候,因为庄家牌面上是A,她开始询问玩家要不要买保险。这是一种特殊情况,就是以赌注一半的筹码赌庄家是不是黑杰克。如果是,那么玩家可以赢得两倍保险赌注。如果不是,那么保险金直接输掉。

    曹玮心里已经大概有了个底子,现在则需要确定一下。所以他直接就抛了一张一万的筹码上去,表示手上的两份牌都要下保险。

    这种玩法罗兰度从来都没见过,以至于他瞬间就对着曹玮指指点点了起来。

    “说你是新手你还不信,哪有你这么玩的啊。这不是说送钱给人家?”

    曹玮不理他,庄家则是询问是否还有其他人需要保险。达叔自然是紧跟曹玮脚步的,也下了一注。而这则更是让罗兰度吃惊。

    “我靠,老哥,你是不是吃错药了。这你都敢跟?”

    “不是啊,我看这个靓仔挺有脑子的,说不定呢?”

    “这要是都能中,我把这整副牌都给吃下去!”

    罗兰度气得口吐豪言,而下一刻,庄家直接亮出了自己的暗牌。方片K,黑杰克,在场上没有其他黑杰克的情况下,庄家通吃。

    “先生,您二位的保险金。”

    尽管被庄家通吃输掉了两万,但因为有五千块的保险赔偿,一赔二的情况下,曹玮等于没输,达叔也一样。而看着被庄家退还回来的筹码,罗兰度脸都绿了。

    “那个,我去上个厕所。”

    “别急啊。”眼下曹玮所扮演的可不是什么好说话的角色,所以他冲着荷官微微一笑,就直接说道。“小姐,麻烦给我一副扑克。我倒想看看这位仁兄怎么表演把这一副牌都给吃下去。”

    “靠,这么狠?”

    罗兰度瞪大了眼睛,而曹达华则是觉得罗兰度虽然嘴碎了一点,但人还不错。所以也是开始和起了稀泥。

    “靓仔啊,得饶人处且饶人啊。没必要和他一般见识!”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有规定...”

    尽管荷官很想满足曹玮的要求,但碍于规定,尤其是她还要为这个油水丰厚的职业考虑一下。所以她到底是选择了婉拒。

    这让罗兰度松了一口气,连道还好。而还不等他庆幸出声,曹玮已经是冷笑了起来。

    “别着急。等回到香江,买副牌还不容易。”

    “我就不信你能一直赢!我会一直输!”

    狠狠的撂下了一句话,罗兰度已经是带着个不争馒头争口气的想法,直接压下了自己的筹码。而对此,曹玮只能表示,无知真就是让人无畏。

    刚刚那一把,他猜到了庄家可能是黑杰克。而之所以要冒着输钱的风险不是因为他喜欢险中求胜,而是他需要通过看到接下来的几张牌来验证自己脑子里的数学模型。

    结果和他所料不差分毫,这就意味着他脑子里刚刚建立起来的数学模型的正确。而有了这个数学模型来帮助推导,二十一点这个游戏对他而言将不会再有任何的难度。

    因为牌堆里的所有牌他都可以通过计算推导出来,什么人下一张会是什么牌他都能清清楚楚。

    这样玩,几乎就是和作弊一般。可罗兰度居然还想要一头撞上来,得亏这玩的是二十一点而不是德州扑克,不然曹玮还真能让他光着屁股出去。

    游戏继续,此刻已然是进入到了曹玮的个人环节。

    先是经历了几个有赢有输,但总归是输多赢少的场次。毕竟他固然是能算是来接下来是什么牌,却没法改变牌的位置。所以顶多就是让自己赢多一点,输少一点,看起来倒也没有多大的技术含量,就连荷官也以为,这只是这个靓仔单纯的运气好而已。

    可这一把,曹玮开局直接把所有的筹码都压上了赌桌。而荷官一发牌,起手就是一个黑桃A,一个黑桃K。黑杰克一露出来,当场就让场上一片低呼,就连荷官也是一下子变了脸色。

    要知道曹玮下注一向凶猛,而这一把梭哈之下,连同他本钱和之前赢下来的筹码,已经超过了五十万。

    一旦庄家拿不到黑杰克,那庄家直接就要赔付七十多万。也就是说曹玮等于短短一个小时不到,就在这张赌桌上赢下了一百多万。

    她只是个小荷官,哪怕说背后有偌大一个葡京酒店为她撑腰,她也受不住这样的压力。而就在她有些腿软的时候,一个衣装笔挺的长发男人却是走了过来。

    “小兰,你去休息,这里交给我。”

    “先生,我是赌场的管理人之一,你不介意换个荷官吧。”

    “随便。”曹玮无所谓的摇了摇头,然后随手抽了块筹码的就丢给了之前的荷官。“小姐,你的小费。”

    这动作固然有些不合规矩,但也没有人说什么。毕竟黑杰克在手,他已经立于了不败之地。而这出手的阔绰,也基本符合了赌场对于豪的一贯印象。

    没必要的情况下,他们可不愿意得罪了这样的豪。所以即便是管理人,这个长发男人也是视若无睹的对着女荷官小兰点了点头。

    “人赏你的,就拿着。还不和人说声谢谢。”

    “谢谢人。”

    一身旗袍的女荷官连忙躬身致谢,看她那满眼水波荡漾的表情,在场的男人们是一点不怀疑给她一个机会,她会不会直接一头扎进曹玮的怀里。

    毕竟女人和男人差不多,有几个不爱钱,有几个不爱俏的?

    哪怕说是罗兰度这样对曹玮有些敌视的家伙,在见识了他的阔绰之后,也是忍不住的嘀咕道。

    “靠,我要是个女人多好。吊到这种凯子,还怕发不了财?”

    “醒醒吧,你要是女人。男人就该戒色了!”

    听到他的嘀咕,达叔眉开眼笑之余,也是直接嘲笑了一句。

    “靠,你还是不是朋友。我输得这么惨你不安慰我就算了,居然还嘲讽我?”

    “没办法,谁叫我在赢钱呢!”

    达叔运气不错,虽然没有那个脑子,但凭借着运气使然,也差不多赚了三千块。

    当然,和曹玮即将到手的一百多万比,这三千块微不足道。但谁叫那一百多万有他的份呢,他这个时候要是还不开心,那才叫有问题呢。

    小打小闹的玩家长发男人不在意,他在意的只有曹玮。

    因为尽管表面上看曹玮只是个运气好的普通豪,但从他从坐到这个位置开始赢钱场次已经超过了七成来看,长发男人都有理由相信,这是个赌术的高手。

    和这种高手对弈,一般荷官可没有这个本事。所以他亲自过来,一方面是代表赌场坐镇,另一方面也是想要亲眼看看,曹玮到底有没有作弊。

    他们是赌场,不是善堂。如果有人敢在这里作弊的话,那么就要想想以后要怎么靠两截光秃秃的手腕来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