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三十九章 功法
    ()  “我说我勾勾小手指暗示了一下,人家陈警官就凑上来了,你信吗?”

    “我不信。你要是有这本事还用读什么书?随便去大街上转一圈对那些富婆勾勾手指,这辈子都可以吃香喝辣了。”

    听到达叔的话,曹玮心里暗叹这果然是软饭硬吃曹达华会说的话,三句不离本行。而也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就反呛道。

    “不信你还问?这不明摆着是人家陈警官过来找我有正事!达叔,我求求你,思想不要这样龌龊。你这样搞,很容易就闹出误会的。”

    “不是啊,我看你们刚刚那模样,还有陈警官那表情...她可是一块冰山来着的,我就没有听说过她会对谁有这个表情!”

    “别闹了,达叔。你这种只有理论经验的人能看出来什么啊。还有啊,你不是昨天才认识的陈警官,你怎么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

    后面这个问题可不好接,曹达华总不能说他虽然是个卧底,但警局里的八卦他还是很熟悉的。他还不愿意在曹玮这里暴露自己的特殊身份,所以也只能是仰头打了个哈哈,他立马就开始转移起了话题。

    “这...当然是看出来的。算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可管不了。你自己小心吧,可别让何老师知道了!”

    “靠,我又没做什么。只是简简单单的帮陈警官一个忙,有什么不能被人知道的。”

    “你有信心玩得转就好。”

    曹达华在这方面倒是很豁达,或者说他早就看出来了,就曹玮的这幅面相,天生就是招蜂引蝶的那块材料。他能管得了初一,还能管得了十五。所以还不如放任自然,等曹玮招架不住的时候,他自然也就会被人给收回心来。

    况且相比较于曹玮的感情生活,曹达华此刻倒更在意另外的一个问题。

    “呐,船票我已经买好了。晚上九点的船,直杀葡京。阿叔我现在可是把全部的身家都压在了你身上,你可别让我失望啊,阿玮。”

    自从昨天晚上被曹玮五把梭哈赢得连底裤都差点丢掉了,曹达华如今对于曹玮的赌博技术已经是奉为天人。

    一辈子基本都在输钱,最走运的时候也不过是赢个千八百块的曹达华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居然能有靠着赌博发家致富的一天。

    他只是不敢作这样的白日梦,可不代表他不会有这个想法。

    发财,这可是这个时代的香江人最朴实的一个梦想。而对于一个资本把持,上升渠道狭窄的殖民地来说,想要通过常规手段发财可不容易,而非常规的手段里最好的,也就能让人心安理得接受的,也就是一场豪赌,一夜暴富。

    赌马、彩票、股票,乃至于跑去葡京折腾一宿,这都是广大白日梦患者们最常见的选择。

    当然,绝大多数人的后遗症是一觉醒来痛哭流涕。然后运气好的在下个月发工资之前还能靠着白饭就腌菜救活;运气不好的,就基本可以到楼上排队,准备和一众难兄难弟一起自由飞翔了。

    曹达华一向胆小谨慎,他或许曾经雄心万丈到想要在这种赌桌上博一个富贵。但当年那些从高楼大厦上无索飞降下来的勇士们却是直接给他浇了一盆冷水,让他意识到了自己的几斤几两。

    可以说如果不是曹玮当着他的面展现出了那种惊人的技术,恐怕他都不敢发这样的臆梦。但既然老天爷把机会送到他的面前,那么他自然也不会气。

    反正赌场总是要有人赢钱的。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不能是他们?总比便宜了那些本来就很有钱的富豪还有老千们强吧。

    总之,达叔已经看到百万家财在向着自己招手了,所以他自然会显得有些急迫。而相比较于他这种恨不得现在就插个膀子飞过去的想法,曹玮倒是要平淡上许多。

    “急什么,这才下午呢?晚上的船,现在可还早呢,更何况,你打算就这么去吗?”

    指了指两人的衣服。达叔倒还好,针织外套配上格子衫再加上吊带裤,虽然不像是西装革履的精英人士,但多少也有点中产阶级小市民的模样。

    这种小市民虽然不适合天天混迹在赌场里,但在裤兜里有些闲钱的情况下来赌场消费一番,倒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奇怪的只会是曹玮。

    尽管如今的他穿着便服,但过于年轻的脸庞还是让人很轻易就能看出来,他如今还没有成年的这个事实。

    葡京好歹是合法赌场,还不至于说会让未成年人进入。毕竟,未成年人也不是他们的主要接待对象不是。

    但同样的,这年头的管理还不会像是后世那么严格,尤其是这种场所,你堵着每一个顾查身份证只会让顾流失。所以一般情况下,只要你不表现的太明显,让赌场的管理人员堵到你面前去查你的身份证,那么你就可以作为一个顾安心的享受被掏光口袋的乐趣。

    曹玮想到了这个茬,所以他直接掏笔给曹达华开了一个清单。

    “西装、手表、眼镜、发蜡?你要这些东西干什么?”

    “弄身行头乔装打扮一下,如果你不想我被人抓到是未成年而提前踢出赌场的话!”

    “那你为什么不自己去买?拜托,我刚刚才从外面回来!”

    “我现在要睡一觉,为晚上养精蓄锐。当然,我去也可以。不过到时候我脑子转不过来了你可别怪我!”

    “别,你还是养精蓄锐去吧。跑腿的事情交给我,你只要负责给我赢钱就好。”

    孰轻孰重,曹达华自然是分得清楚。他也没有什么包袱的,随口嘀咕了一句,就再度走出了家门。

    而曹玮,也的确是如他所说的那样跑回了自己的房间里。不过不是真的休息,而是打开了技能栏,察看起了刚刚升级的技能来。

    精通级别的龙虎大丹真传,其边框上的白银色泽已经璀璨到几乎耀眼的地步。这意味着什么曹玮暂时还不清楚,但他知道升了级的龙虎大丹法绝对和之前不一样。

    这可是真正的道家无上秘传,要论起源甚至可以追溯到钟离权、吕洞宾这样的北派鼻祖。足以和龙虎山正一道的《太上三五正一盟威宝箓》、阁皂山灵宝派的《太上洞玄灵宝无量度人上品妙经》、茅山上清派的《上清大洞真经》相提并论。

    别的不多说,自打他从陈近南那得到启发领会了炼精化气之说,让龙虎大丹秘传进阶到精通之后,他首先的一个感觉就是全身上下无一处不自然、不通透。

    身体里的五脏六腑就好像是化作了一个烘炉,仿佛无时无刻不在燃烧一样,给他的身体提供着近乎澎湃的动力。

    这可和那种靠着练拳练出来的强健体魄所带给人的感觉可不同。

    用个形象点的比喻大概就是,如果以往他的身躯是靠着心肺供血方面的功能来提供一个足够强劲的动力的话,那么此刻他的身体里无疑是多了一套额外的动力系统。就好像是给一个机器里添加了另一个发动机一样。

    那应该就是以炼精化气之法,由他自身而产出的名为炁的玩意。活泼柔韧、绵绵不绝,和之前陈近南所使用的内力倒是有那么几分相似之处,但是好像也不全然相同。

    陈近南的内力真气给他的感觉是有些死气沉沉,远不如他身上这种炁来的活泛。此外,那股内力给他的感觉也偏向于阴柔,而不像他的炁这样,光是流淌在身体里就有一种仿佛正午骄阳高照的炙热。

    这倒也不奇怪。毕竟是道号纯阳子的吕祖所传之丹法,纯阳如一,不沾阴邪乃是常理。只是,这东西到底该怎么用,曹玮还是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绪。

    没办法,这龙虎大丹到底是无上的秘传,难度先天性的就摆在那里。可以说除了他们这一门的祖师之外,往上数好像也就只有张三丰以及北宗五祖能堪得其中奥妙。而别说他爷爷,就算是他祖爷爷以及祖爷爷的那个师父,都没有能窥得这个门径。

    所以自然的,他们除了能照本宣科的把祖师爷留下的金丹宝箓给流传下来之外,也没法给曹玮提供什么有用的见地。

    曹玮只能是自己摸索,可这属实不容易,最起码他想了这半天的,也只有一点不成熟的想法。

    “以科学的观点来看,炁这种东西应该和内力一样,都是以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在身体里凭空产生出的能量。而人说到底是碳基生命,一切能量都来自于细胞中的线粒体。”

    “线粒体在呼吸作用下消耗有机物和氧气,产生二氧化碳和水,中途释放出能量。这能量主要表现为热能。而人体自身转化产出的热能...这是不是就是炁的表现呢?”

    “所以炁应该是人体细胞高功率运作下所释放出来的额外的热能?”

    “那假如线粒体释放的热能是炁,那么内力是什么?炁的二道转化?就像核反应堆释放的热量不能直接转化为电能,必须要经过烧开水这个步骤来进行转化一样。这样看的话,内力会不会是炁的一个下级衍生物呢?”

    “可如果是的话,为什么要做这种转化?能量守恒原则确定了能量在转化过程中是要有着消耗的。所以,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那,是不是有什么办法可以直接运用炁这股能量?拳法?还是那个北斗悟圣注死剑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