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三十六章 送客
    ()  “嘶,我的脖子啊,怎么这么疼。咦,陈警官,你这是什么表情?怎么跟见鬼了一样。”

    看着温嘉文摇身一变的,又重新变成了之前那副柔柔弱弱的书生模样。陈静仪忍不住就表情有些呆滞的,露出了两个可爱的小兔牙来。

    别说,她平日里总是那副冷冰冰的,公事公办的模样。哪怕说偶尔流露出点人情味也少得可怜。但一旦破了功,她立马就显露出一种别样的娇憨。

    曹玮忍不住看了她一眼,但还是很快就把注意力挪回到了温嘉文的身上。

    此刻,陈近南已经是被他送了回去。所以他现在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就是,温嘉文到底有没有接收到陈近南给他的遗产。为此,他也是立马问出了声。

    “温老师,先别问这些有的没的。先感受一下你的身体,是不是有一种热流在你小腹往上,丹田的方向流转?”

    “你在说什么啊,曹道长?我又没有吃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感觉?”

    “让你试你就试,哪来的这么多废话!”

    啪的一声把一截木头一脚跺成了粉碎,曹玮懒得废话的直接做起了暴力恐吓。而也是被这一个动作吓了一跳,温嘉文不敢再废话,连忙闭上眼睛装模作样的感受起来。

    “哎,好像还真有啊。”

    “试想一下这股气在身体里面流动,然后用你感觉最习惯的方法把它给施展出来!”

    “最习惯的方法?”闭着眼睛在那一通瞎比划,温嘉文很快就找到了一个比较顺手的姿势。

    简单点说就是高举着右手然后猛地往前面一挥。

    一般来说,他都是用这个动作来抽那些坏学生的后脑勺的,而眼下,可没有什么坏学生站在他面前。有的只有一截手臂粗的木棍。

    那原本是茶几的一个腿,只是刚刚在曹玮和陈近南的交锋中散了架,如今倒也算是被废物利用,被拿来测试一下温嘉文现在的杀伤力。而不测试还好,一测试,直接就惊掉了他们的眼球。

    只见啪的一声,这一截实木的桌腿当场断裂。破碎处木茬纷飞,仔细察看,不难看到那些木质纤维在暴力下的扭曲破碎。

    这玩意,你说它是被人拿拆迁用的大铁锤砸的都有人信。可是这只是温嘉文的随手一巴掌,这就属实有些太离谱了。

    温嘉文有些难以置信,忍不住就瞪大了眼睛。刚刚他闭着眼的时候还没察觉,可一拍到木腿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下意识的一睁眼,却只看到如此暴力的一个场景。这让他忍不住就望向了自己的巴掌。

    “我靠,我这只手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不是你的手变得厉害了。是你走运,这次请到高手了。”

    “高手?”

    温嘉文喃喃自语了一句,已经是相信了曹玮的这番话。没办法,事实摆在他面前由不得他不相信。而接受了这个神奇的事情之后,他当即也是变得有些兴奋了起来。

    “话说是什么高手?你们认识吗?”

    “认识!当然认识。这可是闻名遐迩好吧。可以说只要报上他的名字,就没有几个不认识他的。”

    “谁啊?这么有名?”

    “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啊。”

    一听这个名字,温嘉文首先就是一愣。然后他立马就指着曹玮,以一副我已经看穿你的表情发笑了起来。

    “曹道长,你可真爱开玩笑。别以为我不知道,陈近南可是小说里的人物。现实里只有一个陈永华,他可不是什么武林高手!”

    “没跟你开玩笑。可能他真名是陈永华没错,但是他自我介绍的时候可是说的很清楚,他就是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不信你问陈警官!”

    看着曹玮一下子把皮球踢给了自己,陈静仪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但到底还是摆正了脸色,一脸严肃的确认道。

    “他说的没错,刚刚你的确是自称为陈近南。而且以我个人的眼光来判断,我也认为他是那个天地会总舵主没错。”

    陈静仪一直以一个足够严肃认真的态度对人,所以她说话的可信度还是很高的。最起码温嘉文没有再怀疑这些,而是有些好奇的挠起了自己的脑壳。

    “可怎么可能?明明只是一个小说里的人物,怎么就会被请到了我的身上?”

    “刚刚陈近南附身的时候说过,你和他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他自己都在猜测你会不会是他的后世子孙。或者我们可以想的干脆一点,也许你就是他的转世之身也说不定呢?”

    “这个玩笑可开得太大了?我是陈近南的后代?可我也不姓陈啊...”

    这是温嘉文嘴上的说法,到底信不信,恐怕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才知道答案。

    当然,不管怎么说,他们都不可能猜到真正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曹玮本身也不会去公布这个答案,所以他也乐得这两个人自己去脑补这个问题。

    “行了,既然问题已经解决了,那么我这里就不留两位了。对了,温老师,留个地址吧。过两天我把账单给你寄过去!”

    “账单?什么账单?”

    一听到这个,温嘉文本能的紧张。虽然说他的家庭环境还算是不错。但作为一个大龄未婚青年,他现在可还要为了娶老婆做准备了。

    而娶老婆,是不是要买房子?买了房子之后是不是要考虑一下生孩子的费用?孩子的奶粉钱怎么算,以后教育的支出是不是又是一笔开支?

    这样一算,这可不会是一个小数目。而很有远见的他尽管已经开始早早的存钱了,但香港日益飙升的房价还是让他感觉到了压力山大。

    可以说,现在的他已经是恨不得把一块钱掰成两半花了。所以自然的,他会对账单这个词有些敏感。

    “怎么说呢?本来应该收你两份钱的。但看在你为人正直,是个好人的份上。这个请神的费用我就给你省了。但,打坏我这里这么多家具,你当不用赔钱的啊。这可是我叔叔家,我也是借住在这里。你要是不给我个交代,我可没法交差!”

    看着周围这一片狼藉,他不认为这会是曹玮自己打砸了自家的家具,然后赖在了他的身上。而也是想到曹玮学生的身份,温嘉文还真不不好意思开这个口去讨价还价。

    没办法,谁叫他和陈近南有着那样的关系呢?所以他只能认下这笔账。

    而看着温嘉文这么老实的就留下了自己的地址,曹玮也是安慰式的就拍了拍他的肩膀。

    “放心,不会坑你的。只是一些厅沙发和茶几之类的,用不了多少钱。”

    “但愿吧。”摇了摇头,温嘉文倒也没有把这种损失放在心上。他知道现在是该告退的时候了,所以也是随口对着陈静仪一问。

    “陈警官,我要回去了。需要我载你一程吗?”

    “不用,我还有些事情想要和曹道长聊聊。你可以先走,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电话联系。”

    听到陈静仪称呼曹玮为曹道长而不是什么曹玮同学,温嘉文大致就能猜测出来,她要找曹玮的事情十有八九是和那些神神道道的事情有关。而尽管好奇,但他到底是没有追根究底的打算。因此对着曹玮打了个招呼的,他就径直离开了这个蜗居,顺带还帮着两人带上了门。

    而连温嘉文都能看得出来的事情,曹玮自然不可能看不出来。所以一等温嘉文离开,他立马就开门见山道。

    “陈警官,有什么事请直说。再过一会儿我叔叔就要回来了,我可不想让他起什么误会?”

    “我是警察,你是学生,能有什么误会?”

    “那不好说。我是男的,你是女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说会有什么误会?”

    “放心,我又不会说你是色狼!”

    陈静仪翻了个白眼,感觉自己是看穿了曹玮的小心思。想利用这种花招来调戏自己,她只能说果然是少年郎,这手段当真是稚嫩的厉害。

    可谁想,曹玮根本不按套路出牌的。一个摇头,就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不,我怕是被人误会你对我有什么企图。从小到大我早就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男孩子在外面一定要学着保护自己!”

    这话听得陈静仪一阵火大,差一点没忍住一拳捣在曹玮那张英俊的脸蛋上。

    明明张了张那么好看的脸,怎么就这么不会说话呢?也幸亏他长得这么好看,不然光凭他刚刚那句话,她就要先控告他一个骚扰再说。

    眼见得陈静仪眼睛瞪得滚圆,一副憋着气却兀自强忍着的模样。曹玮忍不住嘿嘿一笑,也是不再继续刺激她的神经。

    “行了,不跟你开玩笑了。有什么事情直说吧,我可不想浪费太多的时间。”

    “是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

    说起了正事,陈静仪也是很快就收敛起了神色,变得严肃而且认真了起来。

    “首先是刚刚你跟陈近南说的那些话,你是认真的?你真不怕他知道那些东西之后会改变历史吗?”

    时光悖论,科幻小说中的老生常谈。陈静仪虽然并不接触这些东西,但多少也有点耳闻。而就她有限的认知来看,曹玮刚刚的那番操作当真是有着巨大的风险的。

    一个不小心,说不定过往三百年的历史都要发生改变。而这对以维护社会秩序为己任的警察来说,还真是一个有些无法接受的事情。

    她问这个,情理之中。但曹玮却感觉到,她似乎只是在做什么掩饰。不过也懒得揭穿她的这种小把戏,只是呵呵一笑的,曹玮就坦言说道。

    “关我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