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三十四章 便称英雄也枉然
    ()  “你就是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

    一听温嘉文此刻的自报姓名,陈静仪根本按捺不住内心里的惊讶,一下子就叫出了声来。

    而一听她这么开口,曹玮本能叫糟。因为果不其然的,本来就有所防范的温嘉文是立刻就动起了手来。

    温嘉文,或者说此刻的陈近南这么突然发作,并非没有原因。

    因为曹玮和陈静仪两人衣着古怪,并且还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他掳到这种诡异地方不说。那个女人的动作姿态尤其之可疑。

    他陈近南闯荡江湖数十年,一双招子可谓是练得如火眼金睛一般。只是一眼,他就能看出来这女人是公门中人。而他印象中的公门绝非良善,必是清廷走狗无疑。所以他本能的就有所敌意,而这一出手更是为了先发制人。

    先制住这两个清廷走狗,再问出他为何身在此处。这便是陈近南此刻的想法。

    本质上来说这想法没问题,可曹玮却并不愿意就这么受制于人。所以当即之下,他也是身形一动,犹如猛虎穿林,双拳一握便已经是直扑了上去。

    面对鹿鼎记中威震南北,号称“平生不识陈近南,便称英雄也枉然”的天地会总舵主。曹玮自然不会托大到会如同对付几个古惑仔一般还留上一手。所以他这一出手,直接就是使出了真本领,以祖传拳法四象拳中的白虎之形直接在空气中打出了如同猛虎咆哮般的暴烈声音。

    霎时间腥风阵阵,陈静仪被这陡然的虎咆之声震慑的忍不住就捂住了耳朵,开始尖叫。而作为这一招白虎拳的目标,陈近南则更是能体会到这一拳的霸烈。

    好似一只威猛而不可一世的吊睛白额巨虎于高山之上猛扑而下,先不说威力如何,但是这个气势威风就已经是足以震慑住等闲高手的心神,让其未战而先却。

    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既是兵法上的高招,也是武功上的绝技。他心知这一招不可能虎头蛇尾,威力必是惊人。但他作为天地会总舵主,却万万没有还未交锋便先避其锋芒的道理。

    数十年苦修的绝世武功便是他的依仗所在,所以不躲不闪,只是大喊一声“好拳法”,他单手一推就已经是如同推云按磨般的迎了上来。

    白虎乃是西方庚辛金之主,西方七宿之神。以金之锐利主杀伐之象。素是刚猛霸烈,宁折不屈。所以这一记白虎拳既是作白虎之形,自然也是要取其中刚猛锐利之势。

    不退不让,不闪不避。哪怕说明知道眼前的是威震天下的陈总舵主,曹玮也依然是要与其先硬碰硬的较量上一番再说。

    二者都是类似的意思,所以下一刻,只听空气中如同重炮声响。桌几沙发顷刻震飞,无形空气都似乎是变成了滔滔浪潮一般,一下子就把站在曹玮身后的陈静仪给拍飞了出去。

    当然,她只是受了些许的波及,最多翻几个跟头,并不会有什么大碍。而相比较之下,曹玮却是当真感觉到了盛名之下无虚士。陈总舵主为人如何先不说,这功夫属实是厉害的可怕。

    明明只是平平淡淡的一掌,他却只感觉自己好像是一拳轰在了千年老树之上。层层滞碍让他一双铁拳反震不轻,还有一股如同江河般的绵延细流顺着手掌和拳头的接触就径直涌遍了他的全身。

    呼吸瞬间忍不住的一滞,然后就是只感觉这细流恍若化作刀兵一般的直在自己体内肆虐。这可不是什么幻象,而且再真实不过的切实体会。

    曹玮气息已乱,浑身劲力一下子就溃散开来。这让他瞬间止不住的倒退,显然是落入了下风。

    但陈近南此刻却并没有乘胜追击。因为别看他表面上有些云淡风轻的,实际上他身上也不是那么的好受。

    四象拳是近百年来北辰观先祖杂糅四象之说,形意之法,在兼之些许道家秘术所创立出来的一门拳法。本质上和形意八极之类的国术无异,乃是一门凝练劲力,锻伐筋骨,兼之有杀敌制胜效果的法门。

    这种拳法属实是陈近南平生罕见。冒然接触之下,纵然他身上有着数十年深厚内力护身,挨了这一拳也只感浑身筋酸骨软,就好像是有一个披坚执锐的大力士挥舞重锤猛地砸在了他的身上一样。护体的真气都有了种要溃散掉的感觉。

    这让他有些惊疑不定。因为看曹玮也不过是十七八岁的模样,而十七八岁的少年郎居然有这么一身神异的功夫,几乎能与那些成名已久的江湖耆老比肩,这几乎是不可思议的。

    尤其是他走南闯北,天地会势力也算是遍布了整个天下。江湖上有什么高手他即便是没见过也该是有所耳闻的才对。可这少年郎属实陌生得紧,这让他就忍不住的猜测起了曹玮的身份。

    是清廷秘密培养的绝顶高手?不大可能啊。江湖上真正顶尖的高手就那么一小撮,这些人哪怕说是为了声名计议,也不会去投靠清廷,更不要说给清廷培养出这样的少年高手。

    况且,清廷如今主少国疑,大臣未附。内有权臣鳌拜进逼君权,外有三藩势力虎视眈眈。位置都快坐不稳了,哪还有功夫培养这种江湖打手?

    再说了,看这个少年郎的模样。虽然未束发戴冠,但也不是剃头留辫。与其说他是清廷走狗,倒更像是还俗的佛门弟子。

    这情况实在可疑。再加上爱才之心涌动,陈近南当即把手一背的,就露出了个罢手言和的意思。

    “小兄弟小小年纪,功夫属实了得,实在是让人佩服。只是陈某不知究竟是在何处得罪了小兄弟,居然会让小兄弟趁陈某不备,将陈某掳来此处。若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陈某愿意陪酒告罪。若是误会,大家不打不相识,不妨就此罢手言和如何?”

    陈近南风度翩翩,说起话来不卑不亢,让人如沐春风。别说是曹玮这个当事人,就连灰头土脸刚爬起来的陈静仪也是不得不承认,这人好一派温润气度。

    本来就是个误会,曹玮自然不会抓着这点小小矛盾不放。所以一见陈近南有意和解,他也是一拱手的就急忙说道。

    “冒然把陈总舵主请来这里是我们的不对,要说赔罪也是我们赔罪才是。不过请陈总舵主先仔细看看自己,再回想一下脑中记忆。若是发现了什么不太对劲的地方,我们再坐下来细说如何。”

    “这,自是无妨。不过在这之前,还请让陈某帮小兄弟祛除一下身上的内力。小兄弟功夫了得,刚刚交手陈某实在不敢留手。如今内力浸透之下,若是不及时根治,我怕伤及到小兄弟的内腑,那就是我陈某人的罪过了。”

    虽然很是在意自己现在的情况,但陈近南还是首先关心了一下曹玮的身体。

    刚刚接触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这少年郎虽然拳法了得,但身上却并没有练就出什么内力。而没有内力,自然就无从抵抗内力的侵袭。这要是放在个奸邪小人身上,指不定就要用这招害了曹玮的性命。

    但他陈近南是何等人物,光风霁月之下,他不仅如实相告,还打算亲自动手帮曹玮拔除掉这个祸根。

    不管他是不是始作俑者,单就是这份坦荡荡的君子之风,就足以让人心折。

    陈静仪听着既是佩服,也是害怕。既佩服于陈近南的为人,也害怕曹玮出了什么闪失。甚至说因为有些担心曹玮好面子拉不下这个脸的,她都要有了个越俎代庖,替曹玮直接答应下来的打算了。却不想,还没等她出声,曹玮就是一摇头。

    “不需陈总舵主挂碍,我自有办法。”

    曹玮不是打肿脸充胖子。而是他真就感觉,自己体内盘绕的那股绵延细流并非是无法应对的。

    没错,四象拳是国术,练不出武侠小说中的那种内力。但他身怀的绝技可不止一个四象拳,要说根本,这龙虎大丹之法才是真正的玄门正宗,道家的不传之秘。

    武当真人张三丰祖师曾经说过“自修祖性不休丹,万劫阴灵难入圣。”而想要修成这道家参天造化的龙虎大丹,那需得是“福德胜三辈天子,智慧胜七辈状元”,才有这炼食金丹的可能。

    道家诸多流派只有吕洞宾、张三丰一脉得了这龙虎大丹的真传。而他北辰观,也是因为全真秘传,再加上在元末明初之际,有不世出的祖师真人先后于华山、武当论道,才得窥到了这一点龙虎大丹的门径。

    这是性命根,生死窍。如果说这世上修炼内功的法门皆出自于道家炼气之说,那这龙虎大丹便是这道家炼气之说的秘中之秘,不传之法。是几近乎内功本源的妙道。

    所以自然的,它不会对这区区内力纠缠束手无策。

    曹玮几乎是本能的就有所感应。一番吐纳呼吸之下,只觉内腑有如烘炉一般,炙烤的那绵延细流无处可藏,瞬间干竭。

    而接着,他就就好像是一株久旱的莲花骤逢大雨一样,身体本能的一阵欢欣。仿佛是脱胎换骨一般的,连眼睛都绽放出了瑰丽的神采来。

    道家有炼精化气之说,往日里他总是不得门窍。而如今借由着一股内力,他那已经养成习惯的吐纳丹法就好像是被人点拨开来了一样,一下子就了悟到了这炼精化气的神奇。

    这放在技能栏里就是龙虎大丹真传后面的入门一下子变做了精通。而那后面的“百邪不侵,灵气自生”的词缀,也是摇身一变的加上了个“龙虎归真,炼精化炁”的新词缀。

    这是个什么意思,曹玮现在还摸不清楚。但陈近南多少已经是能看出来一点关窍。

    “原来是玄门高徒,失敬了。想不到继三丰真人百年之后,还能见到玄门正宗的丹法秘传。就是不知小兄弟究竟师从何人?又是哪派的高徒呢?”

    “在下全真北辰观弟子,曹玮,道号明昭子!阁下也可以叫我曹明昭。”

    “明昭子?明字辈?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