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三十一章 求援
    ()  “温老师?请进,寒舍简陋,还请多多包涵。”

    第二天,因为请了假的缘故,曹玮倒是安安心心的端坐在了家中。

    他本来以为首先过来的会是警方的人,结果没想到,居然是温嘉文和警方的联袂而来。有些猜到了这伙人的来意,他也是主动的将双方邀请了入内。

    “曹先生,我们这次来是想要...”

    “安抚人心,希望我配合警方的工作?”

    奉上茶水,曹玮只是摇头。这让说话的陈静仪心里一沉,不过很快她就听到了曹玮接下来的话语。

    “你们应该对我有信心的才对,我可不是什么墙头草。既然答应了你们出庭作证,那么只要你们自己不出什么乱子,我这边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你这么说我们也就放心了。如果警民合作都能像是你这么顺利的话,那么香江的社会治安也不会乱成今天的这个样子。”

    陈静仪明显松了一口气。但她脱口而出的这句话,曹玮却是不大赞同。

    “这可不是我们这种普通市民合不合作的事情。一个社会治安的稳定如果要靠公民的基本道德准则来维系的话,那么只能说是这个社会司法和管理上的失败。而就我目前的看法,我觉得香江社会治安这么烂,政府...没错,我说的就是港英政府,最少要负九成以上的责任。”

    “咳咳...曹玮同学,你不觉得当着一个公职人员的面说这个话,有些不太合适吗?”

    “怕什么,先不说我说的是大实话。就在场的两位,难道你们还打算告发我不成?问题是我也不怕这个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陈静仪摇了摇头,也是为自己稍微辩解了一下。“当着我们的面自然无所谓,可问题是,一旦你的这种政治言论传到别人的耳朵里,那对你,对你的未来可是有影响的。”

    “你和一般这个年纪的学生不同,所以你更应该为自己的前途多做打算的才对。”

    “放心,我既然敢说,自然是有恃无恐。我可没有给英国佬这种破落户打工的打算,所以,就算是我政治倾向再明显,它也不可能拿我怎么样。”

    “它到底已经不复一个世纪前日不落帝国的光辉万丈了。现在的它顶多就是一抹落日余晖,要傍着米国的霸权地位才能勉强的过一过狐假虎威的日子。等到香江回归,少了这么一个亚洲金融中心的殖民地吸血,它的日子只会更惨。”

    “傻子才会把未来押注在这么一个没有前途的国家上。我甚至可以说一句,现在那些移民不列颠的人有多得意,等二三十年之后,他们就会有多后悔。没落二流乃至快要跌落三流国家的四等公民。不知道了解真相以后,他们会不会直接眼泪都掉下来!”

    “曹先生似乎对政治很有研究?”

    一直显得有些心事重重的温嘉文听到曹玮说起了这个话题,也是忍不住的好奇了起来。而对此,曹玮只是摇头表示。

    “我对政治没多大研究,但是我对未来很有研究。假如温老师相信我的话,不妨在教育行业里深耕。只要你能保持着今天的这份正直原则,同时不背离我们中华儿女该有的家国情怀,那么我想再过二三十年,你是可以笑对那些自觉国家无望,宁愿跑到国外当狗也不愿意留在祖宗土地上的移民者的。”

    “你...偏向大陆?”

    无怪乎温嘉文会这么问,而是这个时间段的香江真就是有一种魔化大陆的风气在弥漫。别说是现在了,就算是三十年后,也依然会有人觉得大陆贫穷落后,是个如北棒那样的野蛮国家。这种人,你都不好说他什么,只能把他当成是傻子来对待。可温嘉文在曹玮眼里却是个可造之材,他可不想让这个家伙也变成个傻子。

    “当然,先不说我祖上三代都在为国家建设抛头颅洒热血。单就说这个有着五千年文明的国家正在从百年积弱中一步步走出来,正在以十三亿人口,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辽阔国土为依靠,一步步走向富强。这难道不是一个比日已落更值得投注的未来吗?”

    “而且别忘了,温老师。你我都是中华儿女,不偏向自己的国家、自己祖先安眠的土地,却偏偏去给洋人当狗?你该不会以为那些洋人真的会把我们当成是同类吧。”

    这话说得已经很是透彻了。哪怕说温嘉文现在有些神思不属,他也不得不承认曹玮说的很有他的道理。

    但曹玮这个说法却也明显是得罪了其他的一些人,比如说陈静仪,她就当场冷哼了一声。

    或许本身没有给洋人当狗的意愿,但别忘了,她作为香江皇家警察,可是在入职的时候宣誓效忠女皇的。这样一来,她自然感觉曹玮是在含沙射影。脸上也理所当然的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看。

    “抱歉,我忘了陈警官你还在。我不是针对你,你们作为公务人员难免会有违心的时候,这一点我能理解,所以还请不要多想。”

    勉强说得过去的理由,陈静仪也是接受了这个说辞。虽然说依旧有些恼怒的情绪,但向来不喜形于色的她还是默默的点了点头,算是揭过了这一茬。

    “对了,说正事。陈警官找我的理由我能猜到。那温老师,你是...为了从我这学几手吗?”

    点了点头,温嘉文也是不掩饰自己的来意。虽然说神色上有些落寂,但他还是坦诚的说道。

    “我回去以后想了很久,也和同事聊过。虽然很多人都劝我说最好不要让学生掺和到这种事情里面,但是我还是有些不甘心。”

    “我是老师,是以身作则,言传身教的榜样。如果连我们都对这种社会上的黑暗置之不理,让学生面对这种黑恶势力只知道屈服和逃避,那我还有什么资格去当这个老师,又有怎么资格去教一代又一代的学生?”

    “我不想等我百年以后有人指着我的墓碑唾骂,说我是个混蛋,只教了一堆缩头乌龟出来。但我同样也不想把我的学生往火坑里面推。所以我想求教你,曹玮同学。我知道你是个有本事的,我要求不多,只要能保护得了我的学生,你要我怎么样都行!”

    “当然,就凭你这番话,我也肯定会帮你的。这一点你放心吧,温老师。”

    稍微清了清茶几上的稿纸,曹玮从一堆纸张下面摸出了一包烟来。先是给自己点了一根,然后又递了一根给温嘉文。曹玮也是丝毫不掩饰的说道。

    “有些事我先要先说明,温老师。你要知道,你这个年纪已经过了学武的最好时候。”

    “一般来说,十一二岁筋骨刚长开的这个时候是练武最好的时候,等二十多岁筋骨已经定型了,再想要养成一个定型就不是那么容易了。你现在这个年龄就是这么个情况,下再大的苦功也就是练个基础。想要成为高手,不能说不可能,只能说很难。”

    “曹玮同学,你这...”

    有些愣愣的看着曹玮在那里熟练的吞云吐雾,温嘉文一脸的欲言又止。显然是忍得非常的辛苦。

    他这种书生意气的老实人,曹玮一眼就能看出来他在在意些什么。而也是毫不在意的弹了弹烟灰,他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抱歉,一点小毛病。我这个人喜欢在想问题的时候抽两根烟,尼古丁的刺激有助于我思考。”

    “你...这是不对的。有问题可以问老师,吸烟,一是有害身体健康,二也是这是你们学生所不允许的事项。正好我也是老师,如果你有什么问题的话不妨...”

    本着教书育人的原则,温嘉文在看到这种情况后的第一反应是开导学生。只是,他刚一看曹玮递过来的那些稿纸,什么“积分形式的流体力学方程组”、什么“微分形式的流体力学方程组”,内容不仅超纲,而且是非常的超纲。

    作为香江教育大学的高材生,他当然能看出来这是某种复杂数学公式的推导过程,但要让他具体说出个所以然来,很显然,他没有这个水平。

    他没有这个水平,自然他也不相信曹玮有这个水平。毕竟日常所见都是那些个混子一般的学生,他还真不相信有人能在这个年纪里来研究这种难度的数学问题。所以,也是有些狐疑的,他就再度看向了曹玮。

    “曹同学,你这些手稿是...”

    “没什么,我自己的研究,关于NS方程的一些推导...”

    拥有着欧拉的天赋,曹玮觉得自己不在这种研究粘性不可压缩流体动量守恒的运动方面深耕,简直就是对自己天赋的极大浪费。所以趁着空闲,他自然也是开始了自己的研究。只是,这在温嘉文眼里,属实有些不可思议。

    “你...看得懂这些公式?”

    “瞧你说的,多稀奇。不就是非线性偏微分方程吗?我都能写在稿纸上了,你说我明不明白?”

    温嘉文明白他的意思。这种级别的数学你要是不明白含义,让你抄你都费劲。更何况这还是人家的手稿演算,你连抄都没得抄。可越是这样,他就越是觉得难以置信。

    “可你还是个高中生啊?”

    “高中生怎么了,高中生就不能研究这些东西了吗?我十六岁就拿了国际奥林匹克数学和物理的双金奖,有这个能力我不去研究这个,难道让我去研究课本吗?”

    曹玮的反驳,让温嘉文有些无话可说。他算是明白了,自己眼前的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存在。

    难怪他说话做事一点都不把什么黑涩会放在眼里,合着人家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