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三十章 利害
    ()  “潇洒哥,我就是个治病的医生。你要说你有兄弟被人砍了或者治跌打损伤呢,我就有办法。但要说对付这样的一个高手,先不说我有没有这样的本事。就是我这个年龄,我好歹也是五六十岁的人了,你好意思让我去找一个小年轻挨揍吗?”

    “哎,瞧你说的。沙皮,给黄医生包给红包,塞大一点。”

    一封满满的红包塞到衣兜里。本来还不想多说些什么的黄医生瞬间就变了个态度。

    “别怪我说实话啊,潇洒哥。这种高手啊,你最好还是能不招惹就别招惹的好。唐雎不辱使命的故事你听过没有?”

    “好像听过,是千金买马骨的那个?”

    这话没法接,黄医生明显一梗,才若无其事的接着说道。

    “话说当年唐雎面对秦始皇要以五百里地易安陵的要求,心知有诈,只说不敢。始皇帝当场就说了一句你听过天子之怒吗?那是‘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想要借此来威慑住唐雎。你知道唐雎是怎么回答吗?”

    “哇,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好巴闭啊。秦始皇当年这么威风的吗?”

    潇洒还在想着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他的一个小弟突然间却是发出了赞叹。这让潇洒感觉一下子被打断思路,忍不住就对他投之以了死亡凝视。小弟一看这眼神,刚想要道歉,潇洒就直接来了一句。

    “妈的,你很多话啊。来来来,你说说,唐雎这个时候他妈的会说什么?”

    “老大,我不知道啊?”

    一听这个问题,小弟瞬间懵逼。他小学都没有上完,字都认不全。怎么可能知道两千年前的古人在这种重要场合会说什么样的话。但潇洒不管这个,他当场就拍了桌子。

    “让你说你就说。妈的,有用的东西说不出来半个,整天就知道叽叽哇哇。你要是说不出来,明天就去给我当泊车小弟!省得让外人说我潇洒的小弟没规矩,给我丢人现眼!”

    “老大...”小弟想要哀求,但一看潇洒的脸色就干脆的闭上了嘴。他到底不想当泊车小弟,所以想了一想,他就试探性的说道。“唐雎说...说,大哥够威?我认栽了?就当交个朋友?”

    “放你妈的屁!”一巴掌拍在这小弟的脑壳上,潇洒直接就摆出了一副恨其不争的模样来。不过他倒是没有再为难这个小弟,而是话锋一转的就冲着黄医生说道。

    “你也不看看人家唐雎是什么身份,那是能和始皇帝面对面谈话的大佬,不比港督牌面大。他会说这种下三滥的话,你脑子呢?你说是不是啊,黄医生。”

    黄医生算是看出来。潇洒表面这是在训斥自己的小弟没脑子,实际上在遮掩自己的没文化。关键是他还掩饰的挺好,要不是刚刚那句千金买马骨漏了陷,他还真以为这货肚子里还有点墨水。

    不过也是懒得嘲笑人家,毕竟自己刚刚收了钱。所以干咳了那么一声的,他就含糊应是道。

    “这是当然。毕竟唐雎可是一国使者,放在今天就跟各国使节一样的人物。他当然不可能说这种话,更不可能在始皇帝面前弱了声势、气节。毕竟这是千载流传的人物。所以他当时是这么说的。”

    “陛下听过布衣之怒吗?始皇帝当时立马嘲笑,说布衣之怒不过是免冠徒跣,以头抢地耳。这是说他看不起那些布衣,认为他们在面对自己的时候只能摘下帽子光着脚,拿头撞地求饶而已。但唐雎不是这个意思,他直接威胁道。”

    “那是没有本事的人发怒,不是有本事的人发怒。夫专诸刺王僚,彗星袭月;聂政刺韩傀,白虹贯日;要离刺庆忌,仓鹰击于殿上。这是说古代的三个刺,刺杀当时的王侯将相,每每发作,都有天象启示。他这个时候已经以刺自比,当场就来了一句。与臣而将四矣。”

    “若士必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今日是也。”

    “这句话说他唐雎,大不了一怒之下和你始皇帝同归于尽。到时候地上你我两具尸首,虽然没有流血千里那样夸张只能血溅五步。但你始皇帝可是要死定了的。到时候整个天下都为你哭丧,你又有什么本事来威胁我呢!”

    “厉害啊!看看人家,看看人家这威风、气势。他妈的,我要是能这么威风,那这一辈子可真就够本了!”

    一个历史小故事,听得潇洒当即热血沸腾。只是沸腾过后,他也有些纳闷了起来。

    “黄医生,你跟我说这个故事干什么?难不成要我去和港督来一出匹夫一怒,血溅五步?”

    “你找港督可没用,想要有这个效果,你要去不列颠本土找当今的女王、首相才行。”

    翻了个白眼,黄医生越发的感叹于这些古惑仔的不学无术。为此,他也只能是解释道。

    “我说这个不是让你去当什么唐雎,而是让你小心,别让人家当了唐雎!”

    “和那种高手结死仇,除非你有本事把他一棒子打死。不然等他盯上了你准备报复,你就等着天天晚上睡不着觉吧。”

    “这种级别的高手,真要是下起狠来,杀人如屠狗,碰见了也就是一个照面的事情。你要是给他抓住了机会,别说你身边这几个小弟。就是再多上两三倍,恐怕也是根本不济事的。”

    “他妈的,这么吊?”

    总算是听明白了黄医生的意思,潇洒脸色瞬间一僵,然后忍不住就反问了起来。

    而对此,为了不让自己显得是在胡吹大气,黄医生干脆把手一背,如同大爷遛弯一般的就往潇洒身边一走。

    潇洒这边还在奇怪,有些弄不清他是什么意思。可下一刻,他双手猛地一探,直如老鹰掠食一般,一手直扣潇洒的眼珠,而另一手则是一下子就扣住了他的脖颈。

    周围人还在发愣,刚回过神的想要动作。黄医生就已经是退后了一步,收手道。

    “我这一招鹰爪功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顷刻就能扣掉你的眼珠,抓破你的颈动脉。那是神仙难救。而我这本事可上不了什么台面。也就是说如果换成那种高手,可能只是假装不小心的撞了你一下,你就已经是内腑出血,可以等着呼白车了。”

    “这种伤势,一般是救不回来的。而潇洒哥,你现在还觉得有必要和这种人结仇吗?”

    抹了抹自己的额头,上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满是冷汗。潇洒哥没有立刻回话,而是低着头的就开始沉吟。

    黄医生知道对于这些道上的大哥来说,面子有时候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他也不强劝,而是一边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一边就说道。

    “总之,我该说的差不多都说了。潇洒哥你自己做决定吧。”

    “黄医生,等等...”

    “这种高手我自然是不想招惹。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我是说如果我真的和人家结了仇的话,有什么办法可以...”

    听到这话,黄医生叹了口气,只是摇头。可潇洒已经非常上道的直接掏了一叠钞票塞到了他的衣兜里,这就让他不得不说点什么了。

    “要说办法的话,也不是没有。”

    “当年八卦门的眼镜程也是一代宗师,一手龙形八卦冠绝京城。恰逢八国联军入京,眼镜程不忿洋人在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地盘上作威作福,所以就开始暗中截杀。结果谁知,因为杀戮过重而引来了洋人注意,洋人和清兵暗中勾结,到底是洋枪排阵,将眼睛程击毙在了巷道之中。”

    “这就是习武之人的末路了。任是你功夫再深,本事再高。面对洋枪洋炮,到底还不是对手。这也是大势所趋,没办法的事情了。”

    黄医生说到这也是一拱手,当即头也不转的就抽身离去。而看着他消失的背影,沙皮忍不住就对着潇洒问道。

    “老大,这老头是什么意思?”

    “笨,意思是用枪啊!妈的,全是废话。老子要是有本事搞那么多只枪,还用得着拉皮条,养这么多姑爷仔?随便找个银行抢一票不比这挣钱。艹!白花了这两千块钱。”

    忍不住的骂骂咧咧,潇洒哥是自家知道自家的苦。别看他在小弟和那些良好市民面前威风八面,一副吊炸天的模样。实际上在整个香江的黑道上,他都是上不了台面的那种。

    所谓姑爷仔,指的是泡妞然后再把妞踢进火坑,逼着她们去卖,赚这种皮肉生意的下三滥货色。而他的主业也就是这个。当然,也还包括了收高利贷和看场子。但这些加在一起,也不如道上那些大哥走粉卖军火来的威风。

    他自己也知道这一点,所以这些年赚了钱他都用来招兵买马。一时间倒也是养了几十号马仔的,稍微成了点气候。

    但道上不是马仔多就一定够猛。想要在道上成为呼风唤雨的大哥,两个硬性条件。

    一个是兄弟够多。一声令下,几百上千个弟兄做出做事,道上的是个人都要卖你点面子。

    还有一个就是枪够多,人够狠。随随便便能掏出几十只枪的,别说道上了,警察都要先怕你三分。

    潇洒有心想要弄一批枪,但是他也知道一旦有了枪,那警察就不是盯着你这么简单了。所以他一直很犹豫。

    而眼下吗...只能说他开始更加的犹豫起来。

    而这个时候,卷毛的一句话确实给他加了个砝码。那就是...

    “老大,我想起来了。那个家伙还让我给你带话来着的。他说了,只要他身边的人少一个毛,他都要算到你身上。让你到时候祈祷别落在他手上,不然他非要把你全身的骨头都给一根根敲出来!”

    “他妈的,威胁我!”

    一听这话,潇洒脸色一横,也是当即就下定了决心来。

    没办法,这真是手里没家伙心里就很慌。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他决定,豁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