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二十八章 发财大计
    ()  回到楼上,曹玮一打开门,就看到正在往衣服里塞杂志的达叔。

    长袖长裤下厚厚的一沓把他本来就臃肿的身躯凸显的更加臃肿,而根本搞不清楚他是什么路数,曹玮立马就好奇了起来。

    “达叔,你这是在唱哪一出?”

    “你怎么回来了?刚刚那几个古惑仔呢?”

    “搞定啦,几个古惑仔能有什么了不起的?”

    看着达叔遮遮掩掩的模样,曹玮不难从他的水桶腰上看到一截鼓鼓囊囊的玩意。考虑到达叔的身份,他光靠猜都能猜得出来,这十有八九是把他自己的点三八给摸出来了。

    靠点三八来威慑古惑仔?好吧,香江的古惑仔本来也不是什么能上得了台面的玩意,这一波勉强也算是半斤对八两。

    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这个点三八,而在于达叔的这个态度。

    万年老咸鱼打算翻身了?惊叹于达叔这股突然的勇气。曹玮也是很快就意识到了,这恐怕是因为自己的缘故。于是有些感动之下,他立马就抱住了达叔的肩膀。

    “可以啊,达叔。你这个模样,是打算跟我同生死共进退吗?”

    “呸呸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什么死不死的,你就不能说点吉利的话啊。”

    翻了个白眼,摆了个臭脸色。达叔先是教训了曹玮一句,然后才苦着一张老脸的,有些苦口婆心的对着他说道。

    “不过阿玮啊,你也看到了。那些古惑仔已经开始威胁你了!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不打算改变主意,还要去给警察作证?”

    “这不是当然的。这群王八蛋都已经堵到我家门口了。我这要是怂了的话,那我这张脸往哪放,我以后还要不要出来混了!”

    曹玮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只看得曹达华一阵阵止不住的抽搐胃疼。

    有心想要逼他改变主意吧,没这个立场。不说曹玮一看就是那种很有主见,十有八九不会听他唠叨的模样。就说他们老曹家的这个家教家风,都容不得他们在面对这种黑恶势力的时候有任何的退缩。

    要说另类,他曹达华才是家族里的那个另类。所以他还真没有那个底气去以长辈的架势威逼曹玮低头认错。

    但,一想到要和一个黑涩会团体硬碰硬,他到底还是未战先怯的,腿肚子就忍不住先软了三分。

    事到如今,他已经有了向组织上求救的打算。而就在他在心里编排着,要怎么和他老大打这个招呼的时候。曹玮却是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的,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对了,达叔。你有多少积蓄来着?”

    “怎么,你想要拿我的棺材本跑路吗?”

    说起钱,曹达华立马就提起了精神。谨小慎微一辈子才攒下了这么点积蓄,他可不想让曹玮这么给他霍霍了。

    “开玩笑,一个黑涩会就要逼到我跑路,我不要面子的啊!”

    “那你问我这个干吗?我警告你啊,要借钱,免谈!就算是你说要去和何老师约会也别想动我的棺材本。最多我支援你五百!”

    “我要是真去和何老师约会,你觉得会用我付钱吗?”

    看着反问的曹玮冲着自己露出一个帅气十足,足以打动绝大多数女人的轻佻浅笑,曹达华一下子就陷入了沉默。

    “放心,达叔。我跟你要你的棺材本可不是干什么坏事,甚至说是好事来着的。”

    “什么好事?你可别晃点我啊,我告诉你啊,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都多,你唬不住我的!”

    “去发财,这算不算是好事?”

    “发财?”一听这两个字,曹达华首先就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但马上的,他就狠狠的摇了摇头,然后变得狐疑了起来。“阿玮啊,你又想要干什么啊?我告诉你啊,穷我们是穷了点,但是违法乱纪的事情我们不能做啊。”

    “放心,达叔。那种脏钱你让我去赚,我都懒得赚的。既然我说让你发财,那肯定是走合法途径。你把这个心放到肚子里好了。”

    “真的假的?”曹玮这么一说,曹达华也是更加的摸不着头脑。而本着自己一贯谨小慎微的原则,他则是干脆就追问了起来。“你先说说,你到底打算怎么带我发财?”

    “简单,去澳门!”

    “嘁嘢!”很是不屑的一甩手,曹达华表示,你这简直就是在浪费我的感情。“我还以为你有什么高招呢,原来就是这个啊。你当阿叔我不知道去澳门能发财啊。可问题是这玩意说不准的,你去澳门是有可能发财,也有可能是把内裤都给输掉。”

    “听阿叔一句劝,这里面的水很深你把握不住的,还是别做这种白日梦了。有这功夫跑到澳门去当善财童子,还不如你去夜总会打工,说不定发财的几率还更大一点。”

    “不是吧,达叔。你对我就这么没信心吗?”

    曹玮脸上一阵苦笑,他是真没有想到,曹达华居然会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

    讲道理,要不是他真的需要在短时间内弄到这笔启动资金,他根本就不会有这种打算。毕竟在他眼里赌和毒性质都一样,都是能把普通人逼到家破人亡的玩意。如非必要,他甚至都不打算和这玩意有任何的瓜葛。

    他是怎么想的,曹达华不知道。但是曹达华很清楚自己是怎么想的。

    他觉得曹玮还年轻,还不懂得世道的险恶。以为随便学了点东西就能跑到澳门那种地方大杀特杀,这是典型的初生牛犊不怕虎,是送死的行为。他可不想把自己仅有的这个侄子连同着棺材本一起赔进去。所以他立马就是苦口婆心的劝说了起来。

    “不是我对你没信心,是阿叔我对那些个赌场没信心啊。阿玮啊,你还年轻,不知道这里面的道道。你以为人家赌场是善堂啊,你想赢多少钱就能赢多少钱啊。我告诉你,他们可不是什么善茬。”

    “澳门的大赌场几乎个个都有高手坐镇。这些家伙要么是过去的老千,要么是各个地方的赌王门徒。想要从他们手里赢钱,难度简直就是起飞。更何况那几个大赌场还专门找风水师设计过。”

    “你看人家的赌场,专门被设计成一个鸟笼子。那叫什么?那叫易进不易出。拢财用的!还有啊,人家把大门设计成蝙蝠的模样,那叫蝙蝠吸血。让你进了门之后,就跟鸟进笼子遇到蝙蝠一样,又惊又怕又被吸血,气运上首先就要弱上三分。”

    “然后就是人家赌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在装修。这叫‘庄收’,意思是天天庄家赢钱,财源广进。这一套下来,再配上人家赌场专门设计的百鸟归巢局,那是叫一个斩财吸金,无往不利。你一个后生仔,凭什么和人家斗。”

    “凭脑子啊,达叔。你真以为这些玩意对会动脑子的人来说有多大难度吗?”

    曹达华似乎很有经验的样子,让曹玮忍不住就怀疑他当年是不是在澳门那边把裤子都给输掉过。不过他到底不好揭曹达华的老底,所以他也只能是不为所动的回了一句。

    “凭脑子?”

    好歹也曾经混迹过赌坛,曹达华一听曹玮那么说,立刻就是脸色一变,整个人都变得愠怒了起来。

    “阿玮,你跟我实话实说,你是不是学过赌术啊?哇,你个臭小子不学好,居然学这种下三滥的玩意。你给我等着,你看我请不请家法出来打断你的腿!”

    “哎,达叔,你可别冤枉我啊。我们家的门风你是知道的,我就是饿死,也不可能去学这种下九流的玩意不是!”

    “那你刚刚说凭脑子赌钱是什么意思?难道不是说学人家做局骗钱吗?”

    “当然不是!”扯着嗓子给自己一叫屈,曹玮也是立马的给自己辩护了起来。“我说靠脑子是真靠脑子,用数学来着的。”

    “数学?你唬我啊?”

    “真的啊,达叔。你看,扑克牌一共也才五十四张,如果是德州扑克的话,也才五十二张。扑克牌刚开封的时候顺序是固定的。而切牌虽然可以打乱扑克牌的顺序,但这并不是完全无序的打乱,而是根据切牌人的手法有着一定的规律可循。这也就意味着,这里面每一张牌的位置都是可以通过数学计算推算出来答案的。”

    “一般来说,只要给我看到排顶的三到五张牌,我就差不多可以推算出接下来的牌是那张,无非就是个概率学问题而已,真没你想的那么复杂。”

    曹玮夸夸而谈,好像这种风靡世界的扑克牌游戏在他眼里就跟过家家一样的简单。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对于一个记忆里超群的数学家来说,这种游戏真就是没有什么挑战性。

    很多人吹捧赌术、老千,觉得那些牌桌上出千的人简直就是神仙一般的手段。但事实上,伴随着科技的进步,尤其是监控系统的发展,这种传统的老千手法已然是没有了用武之地。

    毕竟你手再快,也不可能快的过放慢几十倍的监控录像。而只要你敢在那种大赌场出千,那么大家按江湖规矩来,就看你有几只手可以剁。

    所以一般情况下,赌场不会怕老千光顾。因为他们需要老千来招揽人气,而老千也需要赌场来给他们提供发挥的场地。

    二者与其说是对手,不如说是合作伙伴,狼狈为奸的那种。所以很多时候,那些有名的老千都是以一个光鲜的身份活跃在那些大赌场里。就好像是一条猎狗,为的就是能从那些个有钱人手里捞一波大的。

    什么赌王、赌神、赌霸、赌魔,都是差不多的情况。最多也不过是从猎狗变成了合作伙伴,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赌场什么人都欢迎,但有一种人是绝对的例外。那就是数学家,尤其是那些记忆力好的数学家。

    而有一种说法就是,普通人来赌场是赌钱,有输有赢很正常。而数学家来赌场是提钱,他能赢多少只取决于他想赢多少。

    这就很离谱,但这也是现实。而如今的曹玮,就是想要复制这种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