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二十六章 初闻
    ()  “啊?什么事情?”

    “就是你说的那个驱邪抓鬼的事情啊?”

    说真的,曹玮对于这种事情还真是挺感兴趣的。连同上辈子在一起几十年的时间里,他还从来都没有见识过鬼的存在。

    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存在,是切实存在的、能感知到的物体,还是一种无法捕捉的能量。是唯心主义下人类对自然生死敬畏而诞生出来的意识造物,还是说这是自然中本来存在的一个环节,只不过是人类一直没有发现而已?

    他很好奇。或者说在重生了一遍之后,他开始越发的对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产生疑问,并且想要去探寻这个究竟。

    林海的出现无疑是给他提了一个醒,而何敏则是在他面前打开了一扇门。过此门而不入,这可不是他的风格。所以他自然是满怀好奇的再度追问起来。

    “那个啊,其实达叔说得对。你现在还是个学生,没必要关心这些神神道道的东西。就当我从来没有提过这个东西不好吗?”

    “少来,我说过的。我最讨厌别人说话只把话说到一半。把我的兴致给勾起来的就不管不顾,这可是犯罪来着的。”

    一边翻着白眼,一边蹭了蹭何敏的手臂。曹玮在用这种小动作让何敏一下子惊慌失措之余,也是趁虚而入道。

    “话说,敏姐姐。你不会是把我当成是什么神棍、骗子了吧。”

    “没...好吧,我承认,我的确是有些怀疑。不过不是怀疑你,而是怀疑那些所谓的神神怪怪的东西。按照现在的观点来看,这都是迷信不是吗?既然是迷信,那么为什么我还要想着用这种迷信的手段去解决。相信科学不好吗?”

    这个说法倒很有现代女性该有的风范。最起码比那些拿着名校的学历,但是却一个个扎推一般往宗教迷信这个大坑里跳的傻子们要理智多了。

    对于她的这个观点,曹玮也没有唱什么反调。相反的,他此刻也是认同的点起了头来。

    “我也这么觉得。因为虽然说我有个道士的身份,并且从小就学习了这方面的知识。但是说实话,不管是什么妖魔鬼怪还是神仙佛陀,我都没有见到过哪怕一次。这自然就会让我好奇,这些东西到底是真的存在呢,还是单纯的只是人类对不了解事物的臆想。”

    “就好像是几百年前,人类还没有学会发电的时候会把天空中的雷霆当做是有神灵在呼啸一样。现在我们自然能够了解,那不过是大气云层的电荷碰撞,但古人不了解啊。而同样的道理,我们现在不了解这所谓的鬼神究竟是何等的存在,不代表未来它也依然会是个未解之谜啊。”

    话题从迷信一下子上升到这种高度,何敏明显就是有些不太适应。所以她迟疑了好一阵子,方才眨了眨眼睛的,以一种古怪的神色看向了曹玮。

    “你...把我有些搞迷糊了,不是,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啊?”

    “给个机会啊,敏姐姐。反正我俩都不信这种鬼怪玩意的存在,那么为什么不去用科学的方法探究一下呢?有我在,不管怎么说我都能保护你的安全。你只要把你的情报提供出来。指不定就是个世纪大发现呢?”

    世纪大发现是纯粹扯淡,但是能帮助曹玮更深层次的了解世界倒是真的。何敏虽然猜不透曹玮的想法,但是她肯定没有这么容易被忽悠。不过,到底也是稍微有些动摇的,她在侧着头盯着曹玮看了半晌之后,方才幽幽的问道。

    “阿玮,你就这么想要和这些古怪的东西打交道?”

    “当然。非常想,夜里估计都睡不着觉的那种。”

    “那...好吧。”

    看着曹玮真挚的眼神,何敏到底是不好说出什么拒绝的话。于是她深吸一口气的,就开始把故事娓娓道来。

    “这和我的一个小学老师有关系。我有一个老师叫罗兰,她是个很好的老师,不管是对我还是对其他的学生,她都是很慈祥、很爱护的那种。毕竟在教书的岗位上已经几十年了,说是她把那些孩子当成是了自己的亲生的孩子来看待都不为过。而这样的一个好老师,理应在退休之后安养天年的才对。但是...”

    “出事了?”

    何敏故事中的主角既然是她的这个老师,而她又认为这可能和鬼怪扯上关系,那么这肯定就没有好事。而就如同曹玮猜测的这样,何敏只是神色一黯,就默默的点起了头来。

    “嗯...她疯了。我也是后来才知道这件事情的。据说有一天罗老师发现班里有个小女孩好几天没去上课,所以她就在放学之后去那个小女孩家探访。但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她一下子就疯了。”

    “据说她当时弄伤了好几个警员,还把一个警察的手指给咬断了。警方认为她有极大的社会危害,直接把她给送到了精神病院。但我很清楚,罗老师根本没有问题。她从来都是一个慈祥的老人,怎么可能突然做出这么可怕的事情。所以,我就在想...”

    “你觉得她是中邪了?或者是被鬼附身了?”

    有些紧张的咬了咬唇瓣,何敏这个时候也是苦笑着点了点头。

    “除了这个理由之外,我似乎找不到什么其他的理由来解释这样一个情况。你可能不了解,我小时候父母工作紧张,再加上那个时候罗老师就住在我隔壁。所以我童年里的很多时光都是在罗老师家渡过的。”

    “她没有孩子,丈夫也早早去世了。所以她对我很疼爱,几乎就是把我当成是了她的女儿一样。从小到大,我们都没有断过联系。哪怕说直到这事发生之前,我时常会去看望她。明明前一阵子她还好好的,所以怎么可能的她突然就这么疯了?”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一个人的疯狂如果排除先天性的精神疾病的话,那么往往都是由于生活环境的压抑以及突然间的剧烈刺激造成的。照你这么说,这个罗老师应该不存在生活压抑的情况,毕竟她一个老师,而且还有你去经常看望,怎么也不可能会感觉到压抑。那么,是受了什么刺激吗?”

    “我不知道。”

    何敏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也是越发的无奈了起来。

    “我只知道警方是在一个棺材铺里找到罗老师的,那个棺材铺是旷课女孩的家,她的父母当时就死在家中。可能是因为看到了尸体吧...”

    “尸体虽然可怕,但也不至于把人吓成这样吧。罗老师又不是什么小孩子,一把年纪的人了。所以,除非是什么比尸体更可怕的东西...”

    “我也是这么想的。但从科学的角度来说,这根本就不成立吧。”

    “哎!科学只教我们以辩证的方法看待事物,以实事求是的原则来研究真理。它可没有告诉我们什么东西是绝对的。鬼这东西存不存在,接触以后才知道。反正就目前来看,我认为这很有可能。”

    对于何敏的悲观态度,曹玮倒是不以为然。甚至说,他反而是越发的来了兴致。这可比什么起诉古惑仔有意思多了。

    “敏姐姐你看,不只是你,连我在听说这件事之后都会第一时间认为这是中了邪。说明这种可能具有一定的普适性。而既然这种事情以常理而存在着,那么为什么它不可能是真的?实践出真知,你不尝试一下,怎么知道答案呢?”

    “可...”

    何敏明显有些被说动了,这一点从她脸上的犹豫就能看得出来。而曹玮也是趁热打铁道。

    “别可不可了。敏姐姐,你都说罗老师是个好人了,难道你忍心让她忍受这种不白之冤,往后余生都待在精神病院里。尝试一下吗?又没有什么坏处。如果成功了,那可是救了罗老师一命。这种事情,你有什么好犹豫的?”

    这句话到底是说动了何敏,她也的确是没法对罗老师的遭遇无动于衷。所以她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定了心里的复杂情绪之后,果断的就点了点头。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么我们就尝试一下。可...这该怎么尝试?”

    “什么该怎么尝试?你约个时间,把我一块带过去不就行了?”

    “就这样?这么简单?”

    何敏明显有些惊讶,而曹玮则是一头雾水。

    “就这么简单啊,怎么,你还想弄得多复杂吗?”

    “可我看电影里,还有那些人找大师做法事什么的,都要准备很多东西的啊。像什么糯米、黑狗血、黄纸之类的,这些你不需要?”

    虽然是反问,但是曹玮已经很明显的从何敏的语气里听出了另外一种意思。那就是在质疑他到底靠不靠谱的问题。

    而男人能说自己不靠谱吗?答案是当然不。所以他立马就露出了自信帅气的微笑,同时竖起大拇指的往自己身上一指。

    “放心吧,敏姐姐。我可是专业的!我北辰观虽然小,但也是道家真传的内丹派。我作为第十九代传人,真要是有什么妖魔鬼怪的我会对付不了,那才叫搞笑了好吧。”

    “你确定?”

    “当然。我好歹也是一派掌教真人,你要对我有信心!”

    话是这么说,但何敏怎么就那么觉得不靠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