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二十四章 天方夜谭
    ()  “放心,我既然敢这么说,那自然是有把握的。不说一两天时间就能把他调教成绝世高手,最起码让他单挑十几个古惑仔还是不成问题的。”

    “真的假的?”

    听到这话,曹达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信。

    曹家的家传功夫他也练过,这一点到没有因为他和曹玮的老爹是同父异母而有什么差别化待遇。

    不过不知道是天分不够还是努力的不够彻底的因故,他这辈子最威风的时候居然是在上小学的时候。等到后来家庭变故,他跟着母亲一路南下,直到落脚香江,这几十年他就没有再怎么威风过。

    这让他一度怀疑过自家的功夫,但后来听说自家大哥也就是曹玮的老爸,一个人在边界上干掉几十号毒枭悍匪,最终被人用炸弹炸死在一座废弃厂房里他才知道,原来人和人之间,哪怕是亲兄弟都是有差距的。

    打那之后他就学会了躺平、认命。但躺平归躺平,不代表他就没有了那个基础的常识。

    练武这东西,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他觉得自己在这方面没有成就的一个主要原因就在于下不了这个苦功。而同样的道理,那个温老师一看就是个弱鸡模样。想要在一晚上把他调教成高手,请关二爷附身还差不多。

    “当然是真的,达叔,你不会忘了我们家祖传的行当吧。”

    “什么行当?你不会是说老爷子嘴里的那个道观吧。这个道观从我爷爷的嘴里一直念叨到你爷爷的嘴里,怎么,到最后老爹他还是没有放弃吗?”

    都是一家人,曹达华自然也是知道家里面的一些隐秘。在他想来,老爷子去世都已经十年了,家里面就剩曹玮孤儿寡母两个人。这种老黄历,怎么也该掀过去了才对。可怎么也没想到,曹玮居然提起了这个。这就让他有些费解了。

    “怎么可能放得下,那可是祖爷爷留下来的遗愿。老爷子临走的时候还在跟我念叨,让我把我们这一脉给传下去。对了,老爷子还给我走了个后门,弄了个冠巾状和道士证。名义上,我现在可还是北辰观的观主真人。”

    “还观主真人,我呸。这个北辰观早几十年就是一堆破砖烂瓦,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还观主。而且再说了,老爷子传下来的这一脉里除了你还有别的活人吗?”

    “这不是还有你吗,达叔。”

    “我警告你啊,你少来这套!这都二十世纪了,我们讲科学,不讲迷信。而且阿玮啊,不是我说,老爷子那一套现在都已经落后于时代了。你可别抱着这些老古董去玩什么死心眼!”

    “达叔,你这么说就过分了吧。虽然说现在的确是科学的时代,但老一辈的东西也并不是全无可取之处的。比方说我们家传的功夫,我这十几年功夫练下来不说一个人打一群的本事,就是这个强身健体,百病不侵的功效,总不能说是假的吧。”

    曹玮这么说自然也不是无的放矢。因为他自己的技能栏里清清楚楚的挂着三个特殊的技能。

    四象拳(大师级)——特性:灵威加持。

    龙虎大丹真传(入门)——特性:百邪不侵,灵气自生。

    北斗悟圣注死剑诀(入门)——特性:丹鼎火炼。

    这是曹玮全身上下一千五百多个技能里最特殊的三个。因为其他的技能,哪怕说是他那个厨艺老师的绝活,号称是百年秘方的一道大菜,也不过是个黄铜边框的稀有标识而已。其他林林种种绝大多数都只是白色边框,最多也不过是和这个黄铜菜谱相当。

    但这三个祖上传下来的本事却不一样,因为它们分别是以青铜和白银边框给标识出来的。

    这就让曹玮有了个判断,那就是这世界上的确是存在着一些秘而不宣,以至于说常人可能一辈子都接触不到的神秘技能。而也只有这些东西,才会被他身上的这个系统给刻意标注出来。其他的像是普通人只要愿意去学就能学得到的玩意,系统最多也就是给个黄铜标记。就这,可能还是因为这种技能罕见的缘故。

    曹玮估计,也就是这些年互联网还没有兴盛起来,老一辈那种传男不传女的门户之见还没有消除掉。不然等以后,好多老一辈的人为了传承头都挠秃,不得已之下把这些祖传的老东西给散布到网上。说不准他手里的那道百年大菜还要再掉一个色下去呢。

    当然,这种事情也只有他清楚。曹达华可不知道。而以他的观点来看,曹玮学的这些个东西根本就没卵用。

    “我说老爷子传下来的那一套过时了你还不信。我问你,功夫练得再高,你能斗得过枪吗?”

    “没打过,不知道。”

    曹玮实话实话。他觉得自己应该有十步之内,我比枪快的本事。但这只是一种猜测和臆想,至于究竟是不是,他又没有招惹过什么拿枪的悍匪,怎么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这个能耐。

    “还没打过?我告诉你,你就是练成李小龙那样,一枪下去该死照样还是要死。”

    曹达华不满意曹玮的这个态度。他总觉得曹玮在功夫方面过于自信了一些,以至于说早晚要在这方面栽跟头。为此,他自然是想方设法的敲打他,免得他以后走歪了路。

    “还有啊。香江的大师可不少,一个个混的风生水起的也挺多。但是你看看人家会什么业务,你再看看老爷子教的都是什么东西?看风水,改运势,你会吗?”

    “不会,我们家是内丹派。”

    曹玮实话实话,直摇头。

    “那看卦算命你会吗?”

    曹玮继续摇头。

    “这玩意要是能算出来,你觉得我们家这一脉至于沦落到今天吗?”

    “那不就得了?说了这么多,能挣钱的你一个不会,就会两招功夫。就这,你还不叫跟不上时代?”

    难得的压制住了老曹家的这个天之骄子,曹达华说起话来都已经是开始用鼻孔看人了。

    “阿玮啊,听阿叔一个劝。这些东西啊,你玩玩可以。可千万别陷进去了。既然有这个脑子,就好好的去读书。以后出人头地靠的是脑子,是学历,可不是这些个神神道道的玩意!知道吗?”

    “放心,我脑子有规划的。再说了,就我现在这个年龄,我想要当大师也没人理我啊。”

    也是明白曹玮到底是聪明,脑子里应该是清醒的。曹达华倒是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而转回到正题,他也是又想起了之前的那个茬。

    “对了,你说有办法帮那个温老师?是什么办法啊。”

    “很简单啊。我用一招金针刺穴秘术激发他的人体潜能,再来一个请神上身,看看能不能捞一个武林高手附到他的身上。只要成了,一个晚上的功夫够他形成点肌肉记忆,打下一点功夫的底子了。再加上我随手调教两下,对付几个古惑仔还不是轻轻松松?”

    这是纯粹的扯淡,为得就是遮掩一下他的那个角色降临系统。可问题是曹达华不知道啊,他看曹玮说的煞有其事,还以为是真的,忍不住就是拍案而起。

    “我靠,居然还有这么方便的玩意。老爷子真偏心啊,这么好用的东西居然不早拿出来。这要是早拿出来给我用上了,我岂不就是香江第一辣手神探..神仙怕怕,菩萨摇头,全香江古惑仔看到我都要叫我大爷的大佬了?”

    装?你接着装。厕所水箱里的警枪都没有藏好,还装什么自己不是警察。

    懒得拆穿曹达华的把戏,曹玮在这个时候则是很干脆的对他一摇头。

    “你放弃吧,达叔。先不说你这被掏空的身子还能不能激发出什么潜力,就算是能,我请了神人家也未必看得上你。”

    “人家温老师好歹是个读书人,不说是正气浩然吧,那也是赤子丹心。这种人,鬼神都会下意识的敬重一下,自然是会乐意帮忙。可你呢,你觉得你有什么能打动那些鬼神的地方?”

    这是给曹达华打一个预防针,省得曹达华在这方面打什么歪主意。毕竟以他对曹达华的了解,假使不设这个限制的,指不定他就会对自己死缠烂打的让自己给他来一通。

    虽然说不是不行,可问题是达叔的那些角色实在是比较坑。总不能说他一个狠心的,把二当家给叫过来吧。

    达叔的确是起了这些鬼心思。而一听曹玮这么说,他当场就恨恨的一拍大腿。

    “靠,这些神仙这么挑剔?阿玮,你不是骗我吧。”

    “怎么可能,达叔你这么精的人,我要是骗你,那还不是一眼就被你看穿了。我会干这种蠢事吗?”

    “说的也是。”

    达叔深以为然。而这个时候,感觉一直像听天方夜谭的何敏也是忍不住的揉了揉自己有些呆滞的脸蛋,然后一脸狐疑的对着曹玮问道。

    “阿玮...你,居然还是个道士?”

    “当然,贫道曹玮,道号明昭子,绝对的如假包换,我证书还在行李里呢。”

    稽首一礼,曹玮瞬间云淡风轻的表情,一下子就给了何敏一种世外神仙的感觉。当然,这里面颜值要占很大一部分因素,换做达叔,她十有八九会把对方当成是骗子。

    “那你刚刚说的那些,请神什么的,你真的会这些东西?”

    “祖传的好吧。这一点你可以问达叔。我家这一脉虽然是小门小支,但也是源流久远,可是能一直追溯到重阳真人的。”

    真不真人的何敏不知道,但她知道曹玮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复。而对此,她稍一迟疑,就问出了一个有些古怪的问题。

    “那...你会驱邪抓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