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二十一章 黑暗
    ()  看着曹玮无辜的表情,林海忍不住就是犯起了嘀咕。

    都已经是这样了还算是没有出力的结果,那你出了力会怎么样,当场打死人吗?

    只能把这当成是一种年轻人的玩笑话,所以在笑了笑之后,他也就正色地说道。

    “说正事,我刚刚说警方会发起诉讼。但香江的法律程序是这样的,我们光抓住了人还不够,还需要人证和物证。物证已经有了,但人证,目前除了靓仔你之外,还没有人愿意当这个人证。”

    “我一个不够吗?”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香江的法律就是这样,我只能说有些麻烦。所以,最好的办法是,要有一个关键性人证。而在这一点上我想要拜托温老师你!”

    “我?”温嘉文,也就是这个温老师指了指自己,心里面有了些费解。“是要我当人证吗?”

    “你只能算是个围观群众。我说的关键性人证是你的一个学生,朱婉芳!”

    “我看过周围人的口供了,他们说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恶性斗殴事件就是因为两拨人因为这个朱婉芳在争风吃醋。而恰巧她当时又在场,所以只要她肯出来作证,那我们就能咬死那群古惑仔,把他们送到赤柱去。这是好事,但朱婉芳的家长不同意。所以,我希望你这个老师能帮忙做做她的思想工作。”

    “总不能你们天天嚷着让我们警察维护社会治安,结果等到我们警察开始做事的时候,你们又在那拖后腿吧。”

    “我明白,我相信你们警方和法律的力量。”

    温嘉文显然没有多想,很快就应承了下来。而一看他点头答应,林海立马就伸出手的和他握了握手。

    “那么就拜托你了,温老师。希望你尽快给我一个好消息。只要朱婉芳愿意出来作证,那么我们很快就可以把这几个古惑仔给钉死。这也算是安慰了那个死掉学生的在天之灵吧。”

    “行了,既然已经说定了,那么我就不再留你们了。我想你们也不愿意这么一直呆在局子里。陈警官,帮忙送一下这几位吧。”

    林海刚接手了这么个案子,自然是焦头烂额有着一大堆事情需要忙着处理,可没有空在这里和他们嘘寒问暖。

    而也是径直把他们一行人给带出警察局的,陈静仪并没有立刻说再见,而是稍微犹豫了一下之后,才对着温嘉文说道。

    “温老师。虽然说作为警察我不应该说这样的话,但是我还是觉得需要提醒你一下。你要慎重一点的做出选择。”

    “陈警官,你这是什么意思?”

    听出来陈静仪话语里的提点意思,温嘉文也是有些奇怪的挠起了头。

    他家境不错,大学毕业之后又是直接进了学校当老师。基本上和社会没有什么深入接触的他大概是很难理解这个社会的黑暗之处。

    这一点,也是陈静仪提醒他的原因所在。她能看出来这是个书呆子,属于那种想法上比较天真的人。倒不是说这种天真不好,而是在眼下这个情况下,这种天真很容易就害人害己。

    “我的意思是,你劝说那个叫朱婉芳的学生没问题。但是没必要强求。有曹玮在这里当证人,其实已经有相当的把握可以把那几个古惑仔定罪了。朱婉芳愿意最好,不愿意也无所谓。”

    “我不明白。定罪这种事情,不是越证据确凿,把握越大越好吗?”

    “哎,这有什么不明白的啊。”

    看到温嘉文这个时候还摸不到头脑,一边早已经在心里憋了一肚子怨气的达叔立马就很是不耐烦的讲解了起来。

    “madam的意思是,她怕那个小女孩被黑涩会威胁、骚扰。一个小姑娘,又不跟我家阿玮这样天不怕、地不怕,连古惑仔都不放在眼里的。你说她出庭作证了之后那些黑涩会会怎么对付她?”

    “怎么对付啊?”

    “笨,黑涩会能干什么好事?当然是勒索啦!”

    很是鄙视的对着温嘉文甩手,曹达华这个时候倒是想起来自己还有个帕金森的人设。所以他一边抖着手的,一边就摘下来自己的眼镜,故意表演道。

    “看那个小妞家里有没有钱。有的话敲他一大笔,少说也是个十几二十万吧。如果没有,那就完蛋了。”

    “那个小妞要是长得漂亮的话还好,最起码还能有本事把这个钱还上。要是没这个本事那就惨啦,全家人都要被黑涩会欺负,说不定就要家破人亡。”

    “我还是不明白,怎么长得漂亮就能还钱?还有,既然是被勒索,那为什么要给钱。直接报警把他们给抓起来不就好了?”

    “你说长得漂亮这么还钱?当然是被黑涩会抓去卖啊。至于报警?你报啊,警察最多把他们抓进去关四十八个小时,等他们一出来,你觉得他们会不会变本加厉的报复回去?”

    温嘉文只是天真了一点,又不是傻。曹达华这么一说,他立马就明白了问题的严重性。但他到底还是对法律有所信心的。所以他也是立马就看向了陈静仪。

    “陈警官,是不是真的是这样?你们警方难道就不能保护证人吗?”

    “保护?怎么保护。你当警察不用做事啊,他们还能一辈子都围在那个小姑娘身边不成?也就是在开庭之前,一旦判决下来了,警察才没有功夫去围着个小丫头转。除非说真的闹出了什么大事,但真要是到了那个时候,警察再出现又有什么意义呢?”

    陈静仪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达叔的这个说法。而也是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关隘,温嘉文脸色瞬间一垮,然后忍不住的就揪起了自己的头发来。

    “那...我该怎么做?”

    此刻的他是真的迷茫了。毕竟作为一名正直的老师,他一辈子为人处世的观念都是要坚持一个基本的做人原则。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人不能行差踏错,这是肯定的。但今天曹达华的这一番教育却让他知道了,这世上并非是对错分明那么简单。

    他固然是可以坚持原则,支持朱婉芳出庭作证,但如果要是因此而导致了朱婉芳受到什么连累,以至于有什么无法挽回的后果,那他一辈子都没法原谅自己。

    可如果说这个时候他选择了屈服,选择了放弃自己的原则。那么无疑就是颠覆了他的整个人生和世界,这就更加的让他没法接受了。

    他无法抉择,脸色越来越纠结之下,已经是显现出了几分痛苦的模样。而见得他这幅模样,曹玮却是突然的开口说道。

    “温老师,我觉得这事没有什么好纠结的。人嘛,只要做自己认为是对的事情就够了。至于说后果如何,做了再说。不就是一群古惑仔吗,你要相信,邪不压正的才对。”

    温嘉文本来正在做着痛苦的抉择,眼下曹玮一出声,他却像是突然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的,一把抓住了曹玮和曹达华的胳膊,连声就对他们追问了起来。

    “曹玮同学,你们既然知道这一点,为什么还敢出庭作证,难道说你们不怕黑涩会报复吗?还是说你们有什么办法能阻止黑涩会报复?如果有这个办法的话,一定要教教我。我的那个学生,她还小。我不能让她因为这事而毁了一生啊。”

    “呐,这事你别问我。要问就问这个臭小子。我是不想趟这个浑水的,是他自己一定要这么做的。”

    说起这个,曹达华还是一肚子的怨气。别看他是个警察,以他一辈子胆小怕事当咸鱼的性格来看,估计他还真没有什么去招惹黑涩会的想法。也就是他平时软弱惯了,不然也不可能被曹玮这么半推半架的就默认了这个事实。

    曹玮也知道自己这么做有些对不起达叔。但没办法,达叔这种人真就是咸鱼一样,你不逼他一下子,他连翻身的想法都没有。虽然说达叔未来有着成为软饭硬吃——重案组之虎的可能,但鬼知道在多了自己这么个意外因素之后,他还有没有这样的希望。

    与其寄希望于命运的馈赠,那还不如尝试着加强一下手底下的硬实力。这也是他执意这么把达叔拉下水的原因。

    当然,更主要的一个因素还是,他不觉得黑涩会这种小喽啰能对他造成什么威胁。说不定,他们还是善财童子呢。

    想到这,曹玮用力的搂了搂达叔的肩膀。然后笑着就对他竖了个大拇指,指了指自己。

    “放心,达叔。有我在,那些古惑仔来多少都是菜。就跟我之前说的,你把他们当成是来送钱的就行了。”

    “哎呀呀,送钱的。你说得轻松啊。”冷哼了一声,达叔白眼直翻,倒也是认了命一般的只剩下了小声的嘀咕。“别以为你功夫好就了不起。到时候被古惑仔群殴了,可别怪阿叔我救不了你!”

    “曹玮同学,你功夫那么好吗?”

    虽然是从林海那里听过曹玮的彪悍战绩,但到底不是亲眼所见,温嘉文还是缺乏一个足够的认识。而对此,曹玮则是不怎么谦虚的就说道。

    “也就是一般般的水平吧。怎么说呢,十步以内,来多少人都不够我打的。差不多就是这样。”

    这话说得,有些玄学了。但温嘉文此刻也已经是有些病急乱投医的意思,所以也顾不上真假的,他就赶忙追问道。

    “那你能不能教我两手,我要求不多,能帮我的学生对付一下那些古惑仔就行了。”

    “这个...你还别说。我还真有办法教温老师你一手。要不,我们周末约个时间?”

    看着温嘉文这张颇有辨识度的脸,曹玮脸上不自觉的就浮现出了一个玩味的神色来。

    总舵主大战古惑仔?一想就很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