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十九章 市民心思
    ()  “阿玮啊,阿玮你在哪啊!”

    这边正在和高冷的警察大姐姐聊着天,曹玮却是突然听到了达叔的声音。

    回头一看,还真是达叔。何老师不知道为什么的也凑了一脚,此刻的她正搀扶着达叔,向着办公室内部就开始了四处张望。对此,曹玮立马就开始招手示意。

    “达叔,这里啊!”

    “哇,臭小子。你搞什么飞机啊!这才刚来几天,你就给我惹这么大的麻烦!居然还进了局子?你这样让我怎么跟你死去的老爸老妈交代!”

    一见到曹玮,达叔立马就开始数落起来。他是真的没想到,自己的这个侄子居然这么能惹事。也就是半天的功夫不到,逃课就算了,居然还卷入了一场命案里。

    也就是听警察说他没有什么大碍,他这才慌慌张张的往警局这边来。而半路上正好碰上来家访的何老师,两人直接就结伴而来。

    达叔的唠叨曹玮不在意,只是何老师的出现让他有些尴尬。前面刚让黄小龟给他打了个幌子,结果转眼就在警察局被抓到。这个情况确实出乎意料,以至于说他都不得不靠着一副装傻的笑容来打起了马虎眼来。

    “真巧啊,何老师,你也在啊。不知道是什么风把你吹到了警察局来?交罚单吗?”

    一眼就看出来曹玮在和自己装傻,何敏当即就板着脸的冷哼了一声。

    “我听黄小龟说你受伤了,本来还想去看看你伤得怎么样,结果你居然在街上闲逛,还卷进了命案里?曹玮,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只是个学生,不是警察。你那么好的脑子,难道不清楚卷进这样的事情里到底会有多大的风险吗?”

    “知道,当然知道。放心啦,何老师,这只是小麻烦,轻轻松松就解决了,你说是不是,陈警官?”

    “呵呵...”陈静仪是个实诚人,并不想搭理曹玮这个时候对她施以的眼色。所以她径直的站起了身,并对着两人伸出了手。

    “两位是曹玮的监护人和老师吧。我是陈静仪,刑事情报科的警官,关于曹玮在这次案件中的身份,我需要做一些说明。”

    曹达华本来还在对曹玮嘀嘀咕咕,说他不尊重自己这个叔叔,明明是一块来的居然只盯着人家何老师不放,简直见色忘义之类的。但一听陈静仪说话,他立马就警醒了起来。

    “陈警官,我们家阿玮还只是个孩子啊。他做不了主的,有什么事你可以直接跟我说。”

    他作为一个卧底老油条,可是很清楚这种古惑仔案件的麻烦之处。

    涉事双方是死了人不错,但社团那边肯定不会那么老实,愿意为这个事情负责。按照一贯的惯例,必然是扯皮。如果说没有人施压的话,这基本上也就是个不了了之。

    古惑仔吗,死了也就死了。上到政府下到市民,除了死者家属之外,估计都只会拍手叫快,根本不会在意这是一条人命。

    但眼下唯一的问题是,死者是个学生。哪怕说是有着社团方面的背景,他依然是个学生。

    这足以引发社会上的舆论压力,进而让警方对社团施压。像眼下这情况,就已经是一个标准的进入了指控流程的情况。

    按照香江这边的法律,在这种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只要有目击证人出来指控,那么社团就必须要交人出来。

    可问题是社团也要保证自己的利益和地位啊。如果说手下人犯了事就要被抓,就要被蹲大牢,那么试问哪个小弟敢为大佬卖命。所以社团肯定会顶住这股压力,就算顶不住,也十有八九的会让哪个小弟跑出来顶缸,而不是真就把犯了事的小弟交出去。

    但光这样还不够。让小弟出来顶缸是要给钱的,这损失谁来赔?还有社团丢掉的面子,要是说以后出了什么事都有人敢出来作证的话,那么社团还有什么,还有什么资格在街上作威作福?

    所以他们必然会报复。当然这报复的对象不可能是警察,人家的拳头可比社团大。那自然的,这所谓的目击证人就成为了他们最好的报复对象。

    整不了香江皇家警察,还整不了你一个普通小市民?这是香江广大社团的心声,也已经是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毕竟,只有打击报复到让所有的普通人都怕了,都不敢趟这个浑水了,他们才能有继续为非作歹的资本不是。

    老一辈的香江人都明白这个道理。达叔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也是摆明了不想让曹玮牵扯到这样的事情中。

    和一个黑涩会团体作对?别看他是个卧底警察,已经当了二十几年咸鱼的他还真没有这个勇气。

    “达叔是吧。我想你可能不了解情况。现在的情况是,所有参与到这次命案中的古惑仔都已经是被抓捕了起来。而导致他们被抓捕起来的不是别人,就是你的侄子曹玮。”

    “我靠,要不要搞的这么大?”

    惊诧了一句,曹达华立马转向了曹玮,对着他就是一通数落。

    “你个臭小子,你是不是疯了啊,你去招惹那群古惑仔干什么?”

    “见义勇为喽。”

    即便是面对一脸紧张的达叔,曹玮也依然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达叔,你不知道当时的情况。那些古惑仔搞了事还想跑,我让他们不要想着肇事逃逸,他他们非但不听,还胆敢威胁我,对我动手动脚的。这种事放在你身上,你能忍!”

    “忍!为什么不能忍?”提着嗓门喊了一句,曹达华也是立马就愁眉苦脸了起来。“你个臭小子,你知道你这么搞是什么下场吗?那些黑涩会他们是没人性的,你让他们的人被抓起来了,他们肯定是会报复你的。”

    “到时候他们勒索我们一大笔钱,我们怎么办?哪有那么多钱,难道要让你阿叔我去当牛郎吗?”

    “噗...”一听这个形容,曹玮忍不住就是噗嗤一笑。然后看着曹达华那一张幽怨的老脸,他只能是连忙的安慰道。“不好意思啊,达叔。我不是笑你,我只是...想到了高兴的事情。”

    “靠,你想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说出来让我也高兴高兴啊。”

    “我在想那些黑涩会过来勒索我们,我们是不是可以告他们恐吓、诈骗啊,只要勒索的人逮住,再找个录像机一录,证据确凿。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让他们也赔我们一大笔钱?这不就发了吗?”

    这逻辑...鬼才啊。

    一听曹玮这话,曹达华立马瞪大了眼睛,摆出了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随后他立马就一掐腰,劈头盖脸的就对着曹玮教训了起来。

    “神经病啊你,你知道对方是干什么的吗?你让黑涩会赔钱,你当他们是开善堂的啊!”

    “你又说他们会来勒索我们,搞得跟我们家是开善堂的一样。”

    “他们是黑涩会,我们是普通小市民!我们怎么和黑涩会斗啊?阿玮啊,我求求你,你千万别乱来了,我们曹家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后了,你这样乱来,我没法向列祖列宗交代的啊。”

    “达叔啊,我也求求你,不就是一个黑涩会吗,你用得着怕成这样吗?”

    “你爷爷,我祖爷爷参加过辛亥革命、护国战争和抗日战争,杀过的鬼子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你老爹,我爷爷参加过抗美援朝,干掉的美国鬼子和他的狗腿子们加起来,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个!你大哥,我老爹,虽然只是个警察,但打死过的歹徒悍匪没有五六十,也有二三十!我们这样的家庭背景,需要怕一群古惑仔?说出去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

    “阿玮啊,不一样的啦!”

    “有什么不一样啊。你别告诉我香江的古惑仔还能比得了当年的米国大兵!只要不动枪,凭我们叔侄俩祖传的功夫,这些古惑仔来多少都能给他埋了!他要是动了枪,总不能说香江那么多警察都是吃白饭的吧。你说是不是,陈警官?”

    搭着曹达华的肩膀,曹玮就好像是一家之主一样直接摆出了一副就这么决定了的模样。而面对他的决定,曹达华很难说出什么反对意见的,只能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了身边的何老师。

    何敏的脸上有些迟疑。但到底的,她还是一脸正色的说道。

    “曹玮,这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事情。你还是学生,既然是学生,那么就没有必要和社会上的那些古惑仔接触。这是大人的事情,或者说,这就是警察的职责。纳税人每年支付那么多税金是让警察来保护我们这些普通市民的安全的,而不是让警察把我们置身在危险之中的。所以,你没有必要冒这样的风险,懂吗?”

    “这位老师,你这么说我可就有不同的意见了。如果所有的公民都跟你说的这样,不愿意冒必要的风险去配合我们警方的工作。我们怎么去打击罪恶?等到那些罪犯开始为非作歹了,你们又去埋怨我们警方不作为,你不觉得这样的事情对于我们警方来说,太不公平了吗?”

    陈静仪一听何敏这么说,立马就忍不住开口针锋相对了起来。而何敏本来这话说得就有些违心,眼下被她这么一质问,却是有些哑口无言了。

    她认同陈静仪的观点,但是却不肯在嘴上认输。这无关乎道理,只是她作为女性单纯的不肯在同类面前低头而已。而就在这个她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个男人的大喊声却是突然间的响彻了整个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