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综之大成就曹玮 > 正文卷 第十七章 以暴制暴
    ()  曹玮的步步紧逼让这个最后的倒霉蛋开始一步步的后退,一脸的惶恐无助之下,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一个要被糟蹋了的小媳妇。

    但周围的围观群众不会对此刻的他有一分一毫的同情,他们只会说一句该。

    平日里对于这些古惑仔是多么的忌惮和畏惧,是多么的忍气吞声,现在的他们就有多么的快意,有多么的乐见其成。

    有谁不想看这些古惑仔倒霉?香江人早已经苦古惑仔久矣,可以说古惑仔完蛋了,香江就太平了。古惑仔没了,香江的青天就有了。

    眼下虽然还没有到整个香江的古惑仔一下子就彻底完蛋的地步,但光看着眼前这些往日里耀武扬威的王八蛋变成如今这幅扑街模样,他们心里就觉得万分的解气。有人甚至都忍不住的在边上小声的嘀咕。

    “打,打死这个扑街王八蛋。最好跟李小龙一样,一脚把他踹飞三丈远!”

    这个要求曹玮听到了,但表示属实有些难办。难的不是一脚把他踹飞三丈远,而是在把他踹飞这么远之后还能让他活着喘气。

    要是一不小心把他给踹死了,那自己可就成了众目睽睽之下的杀人犯了。为了个古惑仔把自己搞成这幅模样,这可不值当。

    “给你个机会,省得我动手。自己老实点双手抱头趴在那里!”

    这个古惑仔有些意动。毕竟如果真的跑不掉的话,那么少挨一顿皮肉之苦也是好的。只是还没有等他考虑好,一个人影却是突然间从人群中冲出来的,一把就将曹玮给抱住。

    “佐治,你快跑啊!警察马上来了,你快跑啊!”

    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孩是那个叫做阿珍的学生,也就是卖鱼丸和烧麦的那个阿婆的孙女。曹玮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女孩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做出这样的事情,而他更没有想到的是,他所谓的男朋友佐治就是眼前的这个古惑仔。

    之前听人家的家事时他还不置可否,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他又不认识什么佐治、大卫的,当然不敢肯定人家会不会是只好鸟。

    但现在可以肯定的,就这幅标准古惑仔的做派,那阿婆说的一点不错,跟了他简直就跟往火坑里跳一样,跟自寻死路没得区别。

    对于这种傻妞,曹玮可没有什么好气的。抬手直接在这傻妞的后颈上一捏,在某个穴位的刺激下,她的身体当即就像是被电了一般,声音戛然而止,颈部以下的身子一下子就麻木了起来。

    这让刚准备跑的佐治瞬间就尴尬了。他这边脚都抬起来了,那边曹玮却已经是挣脱了开来,并且还在用一副玩味的模样看着自己。意思可以说是很明显,那就是你跑一个给我试试?

    而自觉自己不可能跑得掉,佐治也只能尴尬地陪笑着,然后老老实实的再一次趴倒在了地上。

    “佐治啊...”

    阿珍这个傻丫头此刻倒是还没有放弃。

    她大概也明白佐治如果在这里被抓住的话会意味着什么。而根本不想自己的男朋友面临牢狱之灾,她这个时候也是强忍着半身的麻痹,再一次的抓住了曹玮的脚踝。

    “快走啊,佐治。千万不要被抓到啊。”

    “大姐,还来啊!”说这话的不是曹玮,而是佐治。毕竟对于眼下这个情况,他真是太有既视感了一些。

    刚刚抱得那么紧你都没能抓牢靠了,眼下就抓住了一个脚脖子,你当我是傻子,才会去赌这种可能吗?

    佐治很清醒,所以他这个时候只是对着曹玮一味的赔笑。

    “大佬,我不认识她!她要干什么我是一点都不明白。有什么气你对她发,我是我无辜的啊。”

    好家伙,这么渣的吗?

    虽然明白古惑仔没有什么好东西,但是作为一个男人能说出这种话,也算是刷新了曹玮对古惑仔的认知下限。

    和这种人,他连一句话都懒得多说。只是对着仍旧在抓着自己的脚,一脸不可置信的阿珍摇了摇头。

    “这就是你男朋友?说真的,我感觉养一条狗可能都比他有用一点。”

    阿珍此刻显然也是深受打击,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而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人却也是从地上猛地窜了起来。

    刀疤。强忍着刚刚那一脚带给他的钻心剧痛,刀疤一个猛扑,直接从后面将曹玮连同双臂一起给死死环抱住。

    他这么做自然不是为了给佐治争取什么逃跑的机会。两人最多只能算是同一个社团下的马仔,关系还没有好到刀疤宁愿牺牲自己也要给佐治争取一个逃命机会的地步。他之所以这么做,主要还是因为怀揣了一个绝境翻盘的想法。所以一困住曹玮,他立刻就大喊道。

    “佐治,拿刀啊,捅死这个王八蛋!”

    刀?一听这话,佐治立刻环顾四周,同时也是在身边看到了刚刚傻仔掉落的那把刀。

    他没有犹豫,或者说也根本不敢犹豫的,赶忙把刀子拾了起来,然后一声大叫的就冲着曹玮发起了冲刺。

    这情况让人下意识就联想到了血溅五步,围观的人都是忍不住的发起了惊呼。但这个时候的曹玮,却只是对他发出了阵阵的冷笑。

    身子一崩、一抖、一靠,不仅仅是在瞬间挣脱了刀疤的束缚,同时更是把肩膀如同重锤一样的顶靠在了刀疤的胸口上。

    巨大的力量只让刀疤觉得胸口处一阵仿佛针扎般的刺痛和麻木,心脏都好像是骤停了一般。浑身当下失去了力气,整个身体也是不由自主的倒飞了出去,直至嘭的一声砸在地上。然后他整个人就开始止不住的咳嗽着,口鼻中甚至不可抑制的喷出了血沫来。

    这模样着实瘆人,但此刻的佐治已经是骑虎难下。他人都已经到近前了,难道还能停手不干吗?

    索性也是怒从心中期,恶向胆边生。他脸色一下子就变得狰狞起来,然后一边大喊着“去死!”,一边就再度加快了挺进的脚步。

    但这并没有什么意义,两人之间的差距不会因为多了一把刀就有太大的改变。

    随便一个侧身的躲开刺过来的刀锋,曹玮反手一劈,直接就将刀子从佐治的手上打落。佐治这才有些清醒过来,可他刚想要求饶,曹玮已经是毫不留情的一掌托出,以股掌边缘直击佐治下巴的一下子就把他给打飞了出去。

    这一掌将他打得是满地找牙,字面意思上的。但曹玮并不满足于此,毕竟这个家伙刚刚可是带着副要捅死自己的气势过来的,要是这么简简单单的就把他给放过了,那也太对不起他的这个气势了不是吗?

    只是他刚准备有所动作,阿珍这边却是再一次的扯住了她的脚。而虽然也是知道,自己此刻全然没有资格去要求些什么。但她还是忍不住的对着曹玮哀求道。

    “求求你,放过他吧。”

    “你这里面装的都是浆糊吗?”蹲下来,敲了敲阿珍的脑壳,曹玮的语气里也满是无奈。“他都那样子对你了,你还看不出来他是个什么人?怎么,你真的要为这种垃圾玩意搭上自己的一辈子?”

    迷途少女不知悔改?这个问题曹玮没接触过,也不知道怎么解决才好。说真的,也就是他不打女人。不然像是阿珍这样在这一直给他捣乱的,他早就一脚踹过去了。

    阿珍也知道自己的要求有些无理。但是眼看着佐治现在这个惨样,她还是没法下定决心的对他来个无动于衷。所以她只能继续哀求道。

    “不要再打他了,再打他可能就要死了!把他交给警察吧,有什么错,让警察给他定罪不行吗!难道就一定要打死他吗?”

    “对啊,大侠,打死我不合算的啊。打死我你也要坐牢啊,把我交给警察吧,我求求你,让警察和法律来制裁我吧。”

    这个时候也是恰好的传来了警笛的呼啸声。警察的的到来意味着曹玮不可能再继续下去。毕竟之前他还可以说是自卫,但眼下这要再说是自卫,那也就太把别人当傻子糊弄了。所以他只能对着佐治摇头叹息。

    “算你运气好。不过话说回来了,你以前要是有这样的思想觉悟不就好了?”

    “我改,我一定改。谢谢大侠饶命,谢谢大侠饶命,我以后一定改过自新,一定改头换名!我不改不是人...”

    尽管满口是血,一说话连嘴都有些合不拢的直接了就是牙齿混合着血水一块淌落下来。但佐治还是露出了一副劫后余生,喜极而泣的模样。

    没办法,因为他是真怕再那么继续下去,他会被曹玮给直接打死。

    惹谁不好,惹这个人间太岁神?他真怀疑这是他们几个动了太岁,才会碰到这么一个倒霉的事情。不过还好,这一切总算是结束了。

    从来没有像是今天这样如此迫切的希望警察出现,以至于说一看到香江警察那标志性的军装,他立马就痛哭流涕着,大声嚷嚷了起来。

    “阿sir!阿sir!我有罪,我认罪啊。求求你们快来抓我啊,求求你们快点把我给拷走吧。我受不了啦,我真的受不了啦!”

    别说是临时调动过来的几个军装警有些发愣,就连接到并负责这次命案的O记督察林海,也是有些纳闷的挠起了头来。

    “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到底谁是嫌犯?”